【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七更

补剧到第四季……向导能力才刚觉醒……心好累……
文力崩溃

七更

Barry一整个凌乱。Hal笑得理所当然,蓝鲸正以不符她体型的欢快地在风暴星云间游来钻去,完完全全的事不关己。
疯了:“你给自己的精神体取名字!?”
“对啊,好听吗?”
“这甚至不是一个女孩的名字!”
“你如果愿意,我也可以称呼你Barbara。”
“不要!”
“不然Beryl?”
“这不是重点!”小哨兵气得直蹦,“Bruce、可是Bruce告诉我……”
“Yeah,Yeah,我知道你想说什么。”Hal轻松地挑出下一块图景碎片,“而且他没错。”
“可……”
“具化精神体的名讳可能导致思维独立,如果主仆地位分化过于明显,久而久之会出现认知障碍甚至人格分裂。”手指一弹,又一块漆黑的空洞被繁星替代,“我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Barry结结巴巴:“那你……”
“我那时还是个孩子。”他笑笑的,“没有人教我怎么控制,也没有人告诉我这个能力有什么用处。我跟她,相依为命,在浩瀚无垠的星空里漂流。久而久之你也做不到用物种来称呼自己的精神向导——用不着反应那么大嘛小熊。”
“……”Barry眨眨眼,“小熊?”
“你表现得好像我再多叫几次大鲸鱼的名字就会崩溃。放心我不会哪天一觉醒来以为自己是条鱼的,小熊。”
“小熊?”
Hal一脸乐观:“唉,我的都叫Sphinx了,小熊你要不要先订一下?”
“小熊???”
“男孩叫Khufu?”
“等等你给我解释一下……”
“女孩叫Kleopatra?”
“……你是埃及文化的爱好者吗?”
“我只是觉得Sphinx好听,而取名要取成套的才有意思——Cobra?”
“……那他要是只鸟呢?”
“唔,让我想想有哪个神带翅膀,小熊……”
“你先给我说清楚什么‘小熊’!?”

“他这样多久了?”
“我们离开没几分钟就人事不知了。”
“家长不在小朋友就放飞自我了。”
“果然向导抱抱就能睡着。”
“嘘,看他睡得多好。”
“像个宝宝~”
“冷静,Diana,他不是泥巴做的。”
“这个姿势有必要吗?”
“研究表明与向导的直接肢体接触对哨兵产生的安抚效果的确更佳。”
“何止安抚,都快爱抚了。”
“我眼睛疼——我们一定要在这围着吗?”
“你可以走。”
“正常吗?已经十几个小时了。”
“没关系。也不看他几天没合眼了。”
“有向导在,哨兵的状态不劳外人费心。”
“哦我们是外人。”
“在哨向结合关系中其他人都是外人。”
“哦我们果然是外人。”
“谈话的重点不是这两只吗你们干嘛看着我和Bruce?”
“我们是外人。”
“知道就好。”
“我是无辜的——有人听吗?”
“哨兵真是神奇的存在。”
“向导真是神奇的存在。”
“真正神奇的是他们凑一起的时候。”
“我以后要是有心理疾病可以找向导吗?”
“我很怀疑这位Jordan先生能给你什么建设性意见。”
“我很怀疑这位Wayne先生会给你什么建设性意见。”
“你还认识别的向导吗?”
“那算了。”
“收声。快醒了。”
Barry不安稳地动了动耳朵,有一搭没一搭的窃窃私语令意识不情不愿回笼。他埋怨地呜嘤了声,因疲倦而怠惰的五感重振旗鼓,大脑隐隐抽痛,像睡了太久。可手下温软又过于舒适,让人欲罢不能。
哨兵勉强抬起一边眼睑,呆滞地面对头顶存在感无比鲜明的镜头:“Diana?”
“Morning sunshine~”大公主唱歌般哼哼,在他俩眼聚焦之前施施然藏起了收获颇丰的单反,“他的确是很棒的向导,对吗?”
哨兵迷糊地咕哝着往颊下的热源蹭了蹭:“是啊——不,等等,怎么……”
Hal在他身下。
Barry尖叫着弹了起来。好吧的确他睡着了,还把自己的向导当作床垫,真是谢天谢地还没流口水,也不知Hal、Hal……
Hal没动静。
他还熟睡着,呼吸流畅,脸色有些白,但表情恢复了平静。掌心温度还是有点高,点滴已经被收走了,贴了胶布的手抵在Barry的腰上。
天知道他们这姿势睡了多久。
Barry通红着脸把快滑到臀上的爪子扒拉下来妥帖地裹回被窝,懵懵地转向兴致勃勃的队友,怔:“发生了什么?”
“这话该问你自己。”Diana耸耸肩,“恭喜,可算睡着了。”
“……啊哈哈……”
Barry干笑地挠着头爬下床,哪知刚踩上地面就一阵天旋地转差点跌Hal身上。Clark眼疾手快拉住他的胳膊让他倒向一边:“悠着点,刚从彻夜难眠后的长睡不醒中回神,就算是你也得先缓一缓。”
小菜鸟砸吧着嘴,脑子嗡嗡的,舌头差点打结:“我很抱歉……”
“闪电侠死于过劳猝死,正义联盟又颜面何存?”Clark开着玩笑,“为什么只有你醒来了,他呢?”
“他没事。”Barry大声呻吟着试着再爬起来,“他得修复我们精神图景和连接崩碎的地方,暂时回不来。”
Arthur不以为然地撇嘴:“折腾了一大圈不还得老老实实伺候自己的哨兵……”
蝙蝠侠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噢嗨,Iris……”午睡被打断的Caitlin懵懵地看了眼时钟,“什么事?”
小记者语气严肃:『我该怎么跟爸解释,他儿子是自愿跟那个男人跑了,而不是被拐卖的?』
“……啊?”

“没事了?”
“嗯。”
Diana捧着冰淇淋走进会议室一眼瞧见了整装待发的闪电侠:“你要走?”
“是啊。”金发男孩腼腆地笑笑,“再不回去Singh能活剥了我。”
“灯侠还没醒呢。”
“让他再睡会儿吧。”
“不等他一起?”
“我们不顺路啊。”
“等等,”Diana简直难以置信,“你的意思是你们俩在精神世界腻歪这么久,结果还是要分开!?”
“……有问题吗?”
“你疯了吗!?”刚走进来的Arthur怀疑自己开门方式不对,“在经历了灾难般的独处后你还要冒这个险!?”
“这又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Barry委屈兮兮地辩解,“我当然不想再经历一次……”
“那就留下。”
“但他不愿意……”
“你是哨兵,Barry,你是这段关系中的‘领导者’,你是核心,你是主人。”Diana坐到他面前,耐着性子,声调轻柔,语气诚恳,“让他留下。”
“即便他不愿意?”
“哦,他会愿意的。”
“什么意思?”
“Well,”公主防备地抱臂,“当你的意愿足够强烈时,那也会成为他的意愿。”
“……”
Barry琢磨一会儿后下巴差点掉下来:“你要我强迫他臣服!?”
“才没那么粗暴。听说过‘Sire’吗?”
“……你这样解释感觉更粗暴了啊!”
“不用害羞,小哨兵。”
“这不是害羞!不,听着Diana,我不管亚马逊人怎么定义这层关系……”
“她们大概视向导为抢来的新娘。”Arthur杵着叉子咕哝,“要知道这种原始神话里的种族从骨子里就流动着‘野蛮’……”
“你的离去同样令他痛苦万分。”受到质疑的公主十分不高兴。
“我知道,所以我们会定期见面,像对刚交好的朋友,但不至于完全黏对方身上,也不要利用本能,你懂我的意思吗?”Barry叹着气将面罩拉上,“至少这次我们睡不舒服另一个都会立刻赶过去。不会出事的。再说Bruce一直关照着……”
“我才没工夫监督你们两个蠢货。”会议桌另一头的大转椅后蝙蝠侠阴森森地说。
“他会看好我们的。”乐天的大男孩自信满满地比了对“OK”的手势,“嗖”地留下一溜金红相间的残影。
“……”
Diana愤怒地拍桌子:“这种冥顽不灵的行径在天堂岛我们会把俩人浸在结合池中泡上三天三夜!”
“结合池?”
“……某种类似春药的东西吧……”
“那是众神赐予的圣物!”
“所以的确是春药池吧……”
“大胆!”女神神情凛然,“伊乃精神伴侣水乳龢交融之地!”
“……”
果然是春药啊!

半路解决了一场小小的抢劫,刷完办公室积存的检查报告,帮West一家带了夜宵,在熬夜等他的小青梅那“整整两天两夜你去哪儿浪了”“你竟然就这样把我丢给了爸爸你良心何在”“八卦我要听八卦”的恐怖眼神中,Barry掏着耳朵钻进卧室,将所有质问和警告关在门外,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大床怔愣片刻,尔后挫败地垮下肩膀。
逞什么强啊……
胡乱地扯下在远离正义大厅一个小时就摩擦得皮肤又痒又痛的衬衫,Barry挠着被四角裤边勒红的腰走进浴室。
“好的放松,Barry Allen,放松点儿,这没什么。”小哨兵对着浮在水面上的大白蛋喃喃自语,“只是跟你的大鱼分开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不能见面了。他答应过会照看你——我是说,他知道你没他不行,所以一定会关照着的。别紧张,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你的蛋。就像平常那样进去就行了啊啊啊!”
还没踩到浴缸的底Barry就尖叫着跳了出来。太诡异了,就好像一只湿滑的手掌慢慢圈住了他的脚踝,抽离时又挑逗地扫过足心。暧昧的抚触在慢动作中无限放大,对于闪电侠更是加倍的折磨。
Barry瞪着水面上随水波涌动而欢快荡漾的圆球球:“哦你喜欢这样,你特么爱死了对不对!?”
没有回应,当然了。
整整折腾了三个小时Barry才勉强结束洗漱。他不想用莲蓬,水珠落在身上就好像细细密密的子弹。但泡澡,像之前表现的,也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他后悔了。
十分钟第五次被座钟走针声吵醒,即便睡了一天多Barry依旧瞪着眼睛躺在床上恨得咬牙切齿。
他后悔了,他干嘛那么厚道?他就算是绑的也该把Hal搞来中城!管他上司多恐怖资历比他老多少!他现在难受死了难受死了难受死了!
脑海中翻过所有捆绑手段肆无忌惮意淫了一轮又一轮,小菜鸟突然泄了气,烦躁地翻个身,瞪着床头毫无动静的蛋蛋。
所以这种能力的意义是什么?Barry不无悲愤地想,这颗蛋又有什么用?目前为止无限放大的感官带给他的除了麻烦就是痛苦,不仅是自己,还牵扯了一个无辜的人。这有什么意义?就像神速力……
“哨兵起源于印第安部落,他们在丛林中放哨巡逻,为子民带来安宁。”一抹绿光突兀地闪烁,“至于精神体,他就是你。”
Barry翻身坐了起来:“Hal!?”
“嘿小熊。”男人卸了制服,露出寸缕未着的胸膛,熟门熟路地钻进他身边的位置,蹭啊蹭把人蹭进自己怀里,“别问,明天解释,我快困死了……”
……叫谁小熊嘛……
被人揽在胸臂间的Barry睁着眼睛大气都不敢出,紧张兮兮地屏住呼吸,半晌后才敢小心翼翼向上看一眼。
Hal睡着了。
Barry眨眨眼。
他的向导睡着了。
他戳戳他鼻子,确定人真的没动静后,十分正直地茫然了。
所以他来干嘛的?
一分钟后,房间里响起了两段频率不同的呼噜声。

tbc

热度 123
时间 2017.06.19
评论(2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