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八更

依旧对情节推动毫无利处的一章……

八更

Hal醒的时候还有点懵。房间过于幽暗了,让本就不怎么规律的生物钟愈发错乱。冒出头又被深冬的寒意镇得缩了回去。怀里温软的触感沉甸甸,他茫然地低头看了看,满眼杂乱的小金毛。堵塞的大脑一时反应不来,精神触手挨蹭在男人周身,触碰时散发出慵懒的刺痒。
……哦。
终于开始运转的认知力缓慢地将眼前的场景与记忆相联系,飞行员定了定神,搂人的手没动弹,自己却对床头的闹钟发了会儿呆。片刻后在他平稳的呼吸声中又磕磕绊绊地阖起了眼。脑海安宁地混沌一片。
寂然无声。
Sphinx在烟雾般的雨云间甩了甩尾鳍。
Hal下巴在哨兵额顶拧了拧。
既然他还想睡那自己也再眯一会儿……
胸口被缓慢地挠了几下,断断续续的骚动让他懒洋洋地哼哼出声,拴在另一人身上的精神触手收紧又放松。共享的意识中迷雾逐渐消散,会意的Hal于是顺势挪开手臂,退开半个身子躺平了,一手盖上眼睛,说话轻声轻气的:“醒了?”
Barry从被窝里拱出个发尖,畏寒地皱起鼻,裹紧了被子半坐在床头,氤氲的蓝眼睛忽闪忽闪还有些迷糊:“嘿。”
“嘿……”向导呻吟两声,“快躺回来我们还能相拥着安眠一小时……”
“我快迟到了天才。”
“十点报到也不晚。”
“十点都可以吃午饭了。”
“哦勤劳的闪电侠……”
“而有你在旁边对我守时一点益处都没有。”
“我拯救了你的脑子。”
Barry“嘿嘿”笑着伏下身:“我感激涕零。”
“真不再睡会儿?”
“嗯哼……”
“怎么突然醒了?”
“我听见你眨眼的声音了。”
“……眨眼。”
“眨眼。”哨兵昵语着摔回去,蹭蹭枕头,满足地喟叹,“就像蝴蝶在我耳边扑哒了一下翅膀……”
“能听见声音说明眼皮很黏,眼皮很黏说明有睑板腺分泌物。”Hal睡意未消地咕哝,“一点都不浪漫……”
Barry给了他一下。
“这么轻易就能被吵到,”Hal努力找寻将醒未醒的状态,“你还是太敏感了。”
“唔唔嗯。只是感觉到你醒了……”
“这锅我不背。”
“你难辞其咎。”Barry打着呵欠爬出来,“唉,你还没告诉我呢。”
“嗯?”
“怎么突然过来了?”
“……”
“不是说精神图景没事了吗?”
“……”
“Hal?”
“Zzzzzz……”
“嘿!问你话呢!”
“Zzzzzzz……”
“好吧,反正都起了,我先去上班了。”哨兵小心翼翼地打算从床边溜出去,“回头你得老实交待……!?”
“早点回来,上班多没意思。”Hal突然伸手把人拎回被窝,翻到上位俯身在他唇上啄了一下,“今晚给你开小灶。”
Barry眨眨眼,不自觉唇角上扬:“这是做什么?”
向导无辜回视:“什么什么?”
“这个,”他迟疑地比划,“这些……”
“哪些?”
“你在这儿,你刚才……坦白从宽,你到底来干嘛的?”
“串门啊。”
“串到床上的那种串门?”
“这是我的风格。”
“我有点被惹恼了。”
“好吧。只是某种必需手段。”
“为了什么?”
“为了你美好的一天。”Hal搡了两把他的肩膀,“去吧小鸟,现在出门还能赶在上班前打击一下早起的虫子……”
“我都快迟到了……”
“那还不快走?”
Barry乖乖地溜下去:“你呢?”
“继续维护可爱小哨兵的精神图景……”
“……直说赖床会死……”
“放心,我有职业操守的,保证不会破坏你和小青梅的关系……”
“……”
“意会就行。”
“我什么都没说。”
“你想了。顺便一提,我不喜欢那种姿势。”
“……嘿!”
“我是你的向导,亲爱的。最好的那种。”被窝里冒出一只手比了个不正规的军礼,“我能感受你感受的,聆听你聆听的,见你所见,思你所想……”
“……再说一遍?”
“你听见了。”
“你能感应我这边的事!?”
“我以为你知道……”
“你一直可以这么干!?”
“你不喜欢上个星期三的午餐。”
“……所以你真的能看见!?”
“时不时。调整到那种状态也不是说多么轻而易举。”
“What!?”Barry几乎跳脚,“你不能……这是我的隐私!”
“就这一个月,忍耐一下。”
“除非让我也看你的。”
“Zzzzzzzz……”
“少装!”
“Zzzzzzzzz……”
“你蒙不了我了这次!”
“Zzzzzzzzzz……”
“咬死你。”Barry愤愤地掀开被子跳下床换衣服,“午餐你自生自灭吧……”
“中午我在Ferris。”声音被被子蒙着,显得闷闷的,“你想的话晚上我们可以出去。或者叫外卖。”
“你再装睡试试?”
“……”
Barry合身扑他被子上,压啊压啊压:“今晚还过来?”
“你不愿意?”
“我随你啊。”
“口是心非。”
“干嘛?”
“明明对我的胳膊上瘾。”
“胡说什么呢……”
“你不是要去上班?”
“先把民生大计规划好——晚饭怎么吃?”
“我找你,你找我,或者买回家。怎样都行。再不出门你就真的要迟到了。”
“说得好像你在乎似的。”压压压,“要不我去找你?我喜欢海鲜烧烤。我想吃海滨城的海鲜烧烤。”
“烧烤……”
“怎么?”Barry疑惑,“你要是吃腻了我们就去大胃王……”
“……你真是不要命了……”
“什么啊?”
“哨兵的味觉敏感度是普通人的百倍不止。”Hal鄙视地瞄了他一眼,“过去一周的教训忘了是吗?”
“……可是不是有你在呢吗!?”
“我只能保证你不发疯。”
“要你何用!?”
“你需要我的胳膊我的肩膀和我的脑子来睡个好觉。”
“……我要做什么才能吃大胃王?”
“……忌口吧。”
“为什么!?”
“得不偿失!”
“垃圾食品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哨兵最重要的东西是他的向导。”
“……”
“……”
“……哦//////////”
Hal意味不明地哼哼两声。
Barry耳尖通红慢慢蹭到地板上:“讲真你还睡得着吗?”
“Zzzzzzzzzz……”
“……算了。”

S.T.A.R.里所有闪电小队的成员都以为今天走进实验室的方式不对。
“有没有觉得某人今天特别开心?”
“我不瞎。”Cisco声音干巴巴的,“开心得好像二十多年的性张力都得到了纾解。”
Caitlin捣了他一肘子。
“所以,”Iris倚在他旁边的柱子上,抱着胳膊审视地上下打量,“现在你可以坦白这两天都做了什么了吧?”
Barry一脸Hold不住的傻笑转向她:“啊?”迎上小青梅明显有些发黑的脸色顿时收敛些许,“呃什么?”
“真相,闪电侠,我想知道真相。”女记者声音威胁地压低,“现在天时地利人和老实告诉我那天那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显而易见?”
“我要你说。”
“Well,他是我向导分开太久让他也不好受那天他完全烧糊涂了于是我们花了两天时间加固差点分崩离析的连接保证我俩不会精神分裂。”闪电侠端着马克杯走来走去嘴巴噼里啪啦的,后面跟了一串小尾巴,“然后,危机解除,各回各家。没了。”
“……”
“真没了。”
(ㅍ_ㅍ)
“……有问题?”
“问题?我不知道。也许。”Cisco牙疼地搭上他肩膀,“我是不清楚正常哨兵都怎么和自己向导相处的,但……是可以互相啃嘴唇的关系吗?”
Barry不以为意地随他摇晃:“我也不清楚。所以应该是那样?”
“别把我们当傻子!”
“我的确好多了。你手放这儿我都没揍你。”
“得了吧小男孩,你俩我不熟,超人和蝙蝠侠的报道还是见过的。”Iris据理力争,“我就没见蝙蝠侠在超人状态差的时候把自己的嘴凑上去过!”
“……”
认真的?一定要拿他俩举例子吗?
“听说你躲了Joe一整天?”Caitlin笑得很中立,“如果你不想接下来躲他一辈子的话,最好先拉拢拉拢自己的队友。”
“我没躲他!”
“哦。”
“……只是凑巧碰不上。”
“我怎么听说爸爸试图堵你十好几次?”
“……住口。”
“别害羞,兄弟,哨兵向导之间的羁绊可比性取向重要多了。”Cisco挨近了摸向他还剩一大半的咖啡杯,“我挺你。”
“不,我们真的是非常正经的合作关系——这我的!”
震波捂着被拍红的手背:“没听过什么合作双方需要接吻的……”
“这一趴不是已经翻篇了吗?”
“差得远呢。”
“你的精神体怎么样了?”
“老样子。干嘛?”
“你带着人失踪了两天都没捣鼓出自己的精神动物?”Caitlin面露不悦,“你俩做啥了?”
“睡了两天。”
“……”
“……字面意思。”
“……”
“真的。”
“……你又干嘛今天一来就咧着嘴傻乐?”
“……嘴大犯法啦?”
Caitlin搂着他胳膊:“我问你:接吻和牵手区别是什么?”
“体液交换。”
“所以老实交代,”Iris咯咯笑着也要勒上他,被小竹马缩着脖子躲开了,“需要体液交换的运动里你们真的只接了吻?”
Barry脸爆红:“Iris!!!”
Cisco一脸懵逼:“怎么这篇不是全年龄走向的吗?”
“我经期将至饥渴难耐只想要挖一些NC-17的料。”
“没有!!!”
“你这表情绝对有鬼所以——嘿!?嘿!!!”
众人无言地注视着闪电侠绝尘而去的方向。
“逃了。”
Iris阴着脸:
“绝对有鬼。”

tbc

热度 108
时间 2017.07.13
评论(17)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