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九更

九更

最后,他们还是去吃了烧烤。
Hal扶着额头看对面小哨兵快乐地从“老板推荐”选到“果蔬汤品”,啤酒都点了五六扎。来应单的小服务生表情在十分钟内已经由遇见帅哥的欣喜过渡为对吃不胖之人的仇视最后定格在“卧槽还在点”的呆滞。
——他敢说如果这是家自助烤肉估计还会掺杂进鄙视。
也不知道哪个更糟一些。
“差不多了吧。”Barry犹犹豫豫地阖上菜单,意犹未尽地递给Hal,“Hal,你看看想吃点什么?”
“……”
Hal无语凝噎了片刻把菜单还给了石化的女孩:“我偷点儿你刚刚点的就行。”
“……啊……”
“你要是还吃不饱,回家路上可以再带你去趟夜市。”Hal安抚地对整个惊悚了的服务生笑笑,“就这样吧。拜托催一下,我看他饿得不轻。”
女孩僵硬地点点头恍恍惚惚地飘走了。Barry耳朵都红了地把脸贴上桌子:“抱歉……今天下班后又加了个班……”
“我知道,我看新闻了。”Hal佯装镇定地喝着水,默默盘算今天向Carol贷的款能剩下几枚硬币,“超级英雄的非凡日常。艰苦卓绝的一天,不是吗?”
“也没有……”Barry嘟嘟囔囔的,“只是想早点结束所以卖力了些……”
“你不必那么赶,抓坏人要紧。”
“坏人是抓不完的。”Barry继续脸红红地挠耳朵,“但有的事……”
“嗯?”
“……你知道……”
“嗯?”
“……你明明知道……”
“嗯。”Hal笑开了,“其实用不着火急火燎,我晚上还过去呢。”
“你这么说我想起来了:”Barry扑他爪子,“干嘛突袭我?”
“我没有啊。”
“大半夜说来就来说走不走。”
“只是履行职责嘛。”
“噢难道Joe把我房间租给你了不成(≖_≖ )”
“不欢迎啊?我走了啊?”
扒住:“我开玩笑的!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爱死你了!我真的好久没睡那么舒服了价钱好商量你住下吧!”
“……”
顶着周遭一圈饱含深意的眼神,心情复杂的Hal硬着头皮坐了回去,清清嗓子梗着脖子煞有介事地教训道:“要珍惜自己的向导听见没?”
Barry殷勤地点点头,热切地接过刚被服务生端上来的八爪鱼。
Hal摸走一只:“现在又不当季,还贵,一点都不划算。看你嘴馋今晚算特例,权当我尽地主之谊。以后少吃这么重口的东西,尤其我不在的时候。好容易消停两天让你消化系统能缓过点劲,一醒过来就穷折腾。蛋白粉配蔬菜最健康。”
“我需要嘌呤和脂肪!”
“你可以只吃嘌呤和脂肪。”
“你这是虐待!”
“相信我,我是从专业角度分析你的饮食。而目前的结论是——非常值得担忧。”
“你才认识我几天!?”
“你的大脑储存了我需要的一切。”
“不许读心!”
“只是调取相关信息。”
Barry不以为然地哼哼着:“所以你的确是为了我来找我的。”
“……那不然我还能为了你的小青梅吗?”
“也有可能是蝙蝠之瞪……”
“我又不归他管。”撇嘴,“我宠我哨兵跟别的向导没关系。”
“……噢/////////”
两人突然无言以对,Barry开始剥蛤蜊,不知所措下眨眼便堆了一叠小山。Hal在眼花缭乱间偷空顺走十来只,放碟子里慢慢吮:“你收敛一下,隔壁桌已经怀疑地看了我们好久了。”
Barry抬头,鼓着腮帮无辜地看着他。Hal忍了又忍,默默地把刚捏手里的象鼻蚌还了回去。
闪电侠笑开:“那你会住多久?”
“怎么,都这田地了还想赶我走呐?”
“就问一下嘛,我又不是一个人,你要是久住的话我好跟Joe打声招呼。”
“用不着吧,我就晚上过去跟你挤一挤。”Hal拿走他一直搞不定的贝壳,悄悄唤醒戒指砸开了又递回去,“等你学会自己入睡,我就能功成身退了。”
“……噢。”Barry不明所以地失落,“等等这是可以学的???”
“你还真的一窍不通啊。”
“哨兵是可以自己入睡的?”
“锻炼一下听觉和触觉就可以了。”
“这都能锻炼!?”
“不然哨兵教官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那些没有向导的哨兵又是怎么撑过十几年的?”Hal耸了耸肩,“当然他们最终也都不怎么长寿就是了……”
“所以蝙蝠问要不要让Clark来中城其实是帮我这个!?”
“也许吧。但哨兵对哨兵的敌意不容小觑,还是向导亲身试教效率高,鉴于你有我,那个经验丰富的你们的头子估计也不情愿让他的哨兵冒这个险。”
“……”Barry挣扎了一下,“可是味觉为什么不能锻炼?”
“行的啊。”
“……!?”
Hal无辜地继续偷贝壳:“没说不行啊。”
“那那那那为什么不让我吃烧烤!?”
“你食谱太不健康了我帮你调调。”
“……”要你调啊!?
“那必须我调啊,指望你个不自觉的?”
“!?说了不许读心!!!”
“你的思想都快要溢出来了。”Hal敲了敲太阳穴,“由不得我。”
“骗小孩呐!?”
“刚入门的小菜鸟没资格批评我。”
“我比你大!”
“那也得叫我师傅。”
Barry愤愤地坐回去:“今晚的账单你自己结吧渣渣!”
Hal支棱起耳朵:“你准备AA的?”
“我准备请你的你个渣渣!”
“别介啊!”这次是Hal扑上他胳膊,“今天晚上床上教你保证体贴周到无微不至价钱好商量!”
“……”
来送餐的小妹妹再次可怜地僵直。
老板我再也不相信帅哥了˚‧º·(˚ ˃̣̣̥᷄⌓˂̣̣̥᷅ )‧º·˚

好容易在服务生妹妹心情复杂不知看着哪个失足少年的注视下结束了进食,没吃饱的闪电侠又拉着他的向导转了三圈夜市,最后被Cisco夺命连环Call之下才意犹未尽地换上制服,在Hal来得及提出任何异议之前抱起人飞奔回城。
我有灯戒!
Hal·前空军上尉·现任王牌试飞员·最伟大的绿灯侠·跟“晕机”八竿子打不着·Jordan挣脱小哨兵怀抱后扶着马桶吐了个天昏地暗,边吐边骂边有气无力地抗议。Barry愧疚地帮他拍背,结结巴巴赔了半天罪,最后还是Hal于心不忍地赶他,才一步三回头放心不下地跑去支援闪电小队。
他可能开创了让闪电侠消极怠工的先例。Hal有气无力地歪在床上心想。
大约快到零点Barry才回来。Hal迷迷糊糊听见浴室的水声,又过了不知多久手边突然一凉。
向导埋怨地把他裹怀里:“这么冰?”
“……吵醒你了?”
Hal支吾着应了两声,手掌在他身上揉来搓去:“怎么这么冰?”
“……我吹了个头发。”
“你不会直接去外面甩干了吧。”
“……”
“傻的。”Hal有一下没一下地挠着他微潮的尾梢,“快睡吧。”
“不是要教我吗?”
“这个点了?”
“……你要是想睡那……”
“白噪音耳塞用过吗?”
“第一天你刚走Bruce就送了我一副。”Barry可怜巴巴地揉耳朵,“但还是睡不着。白噪音本身还让我心烦意乱。我想神速力强化了我的五感。”
“行吧。”Hal眯着眼在枕头下面翻捡一阵又缩回被窝,摆弄半天后把一片硫酸纸一样触感的东西递到他嘴边,“张嘴。”
“唔?”
“含好了。”
“这是什么?”
“特制含片,入口即化,让你睡着了也不至于噎死。”
“我刷过牙了。”
“……跟清新口气没关系。”Hal无奈,“给哨兵用的。当你过分集中于某一感官的时候,其它功能就会相应削弱,术语上被称作感官蔽障。打个比方,当你需要休息,可以把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到一个不用的感官上。这是最入门的办法了。普遍而言大家会选择味觉。之所以有人发明了各种专门提供给哨兵的食物——虽然你个挑食儿童看起来根本就不屑一顾。”
“为什么不是嗅觉?我觉得嗅觉在我想入眠的时候也不需要啊。”
“当你被它干扰的时候就不这么认为了——怎么样?”
“一般般——那视觉呢?闭上眼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光感比你想象的更无处不在,到了夜晚尤其扰人——没感觉就对了,现在,集中注意,在你的舌头上。”
“这太让人分心了。”
“至少试一下。”
“我会饿的。”
“那就是另一门功课了——赶紧的。”
Barry咬了下他的手指。
Hal哼哼着“小没良心的”重新把人搂好:“照我说的,把你的感官全部集中在舌头上,脑子里想一些平静的事但不能把你注意力分走太多。”
“好难啊……”
“你只是懒。”
“这不是我的领域……”
“但你绕着地球跑十圈根本于事无补。”
“太抽象了根本找不到感觉……”
“我会帮你,就像让Sphinx等在你入梦的路上一样。”Hal附在他耳边嘀嘀咕咕,“就想着,舌头,舌头。你舌头上是什么,想一想它的味道,它什么味道的,再想一想它的触感,它好吃吗……”
“我真的饿了。”
“它没有味道,尝起来像纸片……”
“它有味道。”
“舌头刚沾上它就化了,什么也没留下……”
“它有味道,像没加酱料的意大利面……”Barry脸埋进他颈窝咕哝,“它化得也没那么快,我能感觉到它还在我舌头上……你是不是图便宜买的盗版的……你别把我喂得食物中毒……到时候中城你帮我管……”
“嗯嗯呢,帮你帮你……”Hal舌头打着结,“反正整个2814都是我的……就没见过比你们还不配合的片警一个个跟守财的恶龙似的盘踞在自己城市……尤其那个大蝙蝠……好心当做驴肝肺……”
“我以为你才是片警……”
“我是2814的警长……”
“要点儿脸……”
“我这算谦虚了……”
“噢……”
“嗯……”

第二天早上Barry抱着暖烘烘的被子挨在床头一脸懵,旁边向导正圈着他腰呼噜打得天昏地暗。
他昨天晚上怎么睡着的来着?

tbc

热度 96
时间 2017.07.26
评论(1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