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十更

十更

“你今天早上嚎什么呢?”
Barry一个激灵:“啊啥没啥!”
Iris狐疑地上下打量他:“你这反应就很说明问题好吗——家里又招耗子了?”
噎:“就那么一次你是准备记一辈子吗?”
“记到你另一个把柄落我手上,到时候两个一起埋汰你。”女孩得意洋洋地晃着脑袋,“老实交代,发生了什么,你叫得好像被歹徒非礼了一样?”
“……”
“……真的?”
“没……”
“不是吧!”
“收收你的脑洞啊女人!”恼羞成怒的Barry“啪”捞出坐垫糊了她一脸,“你在自己家被非礼啊!?”
“如果这是真的,你得说出来。”Iris扶着垫子攥着他手腕,语重心长地说,“没什么好羞耻的,坚强一点,总是要往前看,我们都在你身边Barry。”
“噢是吗我好感动。”Barry干巴巴地说。
“所以告诉我,我好让爸爸给我那屋玻璃多添几层……”
“滚滚滚该干嘛干嘛去!”
“我在关心我的小竹马……”
“调、戏,你只是在调戏——所以不,今天早上的交流到此为止!”Barry一把夺过垫子塞回屁股下面,“再不去上班我就到你上司那举报你这个月全勤免谈而且甭想让Linda给你打掩护!”
“……Barry Allen我看你敢!”
“哼!”
“发小爱呢!?”
“在你重启那台座钟之后就没了!”
小记者愤懑地咒骂着“嫁出去的哨兵泼出去的水”,转身拎起手包踩着高跷噔噔噔几步没了人影。
Barry朝她背影翻了个白眼。
现在的女孩脑子里都是些啥!?

歹徒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但他有Hal。

当时他在洗澡。
他觉得自己会很快。
结果泡沫刚打上,Hal那边也晃晃悠悠地爬起来了。
刚起床,要放水要洗漱。
同样习惯了一个人住的绿灯侠于是豪迈地拉开了浴室的门。
两个男人。
一个半裸一个全裸。
瞠目结舌地互瞪了大概有半分多钟。
然后Barry一毛巾砸他脸上:“卧槽你看屁关门啊啊啊!”
“……”Hal掏掏生疼的耳朵抱着毛巾把门在身后踢上,打着哈欠走向洗漱台。
难以置信地目睹着人从这头走到那头最后在镜子前站定摸出牙刷牙膏和玻璃杯,途中还迷迷糊糊坦坦荡荡地放了个水,Barry一整个崩溃,揽着浴巾挥着花洒恨不得手里拿的是Diana的利剑和盾牌:“你到底进来干嘛干嘛干嘛的!?”
“洗漱啊……”
“等我出去不行啊!?”
Hal翘着一头棕毛蔫巴巴地撑着瓷台,口含牙刷,睡眼惺忪地将额头抵上镜子,蹭来蹭去,机械重复着口腔摩擦摩擦的动作:“我快迟到了……”
“还早呢!”
“洗洗涮涮就到点了……”
“我送你行吧!?”
“好。”
安静半分钟。
Barry抓狂:“那你出去啊!”
“别急嘛,马上就好了……”
“分点轻重缓急啊!”
“你是姑娘吗……”
“我是你的哨兵!”
“看一眼又不能怀孕。”
“说什么鬼话!”
呸:“我会对你负责的。”
“噢。”等会儿,“谁要你负责啊!”
“那咱说清楚,是你自己不要的啊。”
“你别偷换概念啊啊啊!”
“早就不新鲜了。”
“……What?”
Hal“呸”地又吐出牙膏沫,裹了一口水含嘴里呜噜呜噜:“早就看光光了。”
(Ŏ♢Ŏ ‧̣̥̇)“啥!?”
“比如你胸口正中有颗雀斑……”
Barry恨不得拿浴巾缠上他嘴:“你怎么知道的!?”
“看到的啊。”
“什么时候!?”
“刚结合的时候。”
(Ŏ口Ŏ ‧̣̥̇)
“……我是说连接……”
“为为为为为什么你不是也晕过去了吗!?”
“因为你刚组建精神图景甚至都不会给自己脑身衣服你说为为为为为什么。我就算不晕过去我扒你衣服干什么!”
“我们可以共享图景你现在给我说你甚至不能帮我脑出一身衣服!?”
“衣服的作用是保暖遮羞好看在我俩脑子里这三样哪种需要吧你说?”鄙夷脸。
“……遮羞不重要吗!?”
“羞个鬼啊都是男人。”
“就算为了美观也给我脑条内裤啊!”
“你不穿最好看。”
“我没问你这个!”
“别害羞嘛小人儿。”
“你诡辩——Ow!”
Barry疼得一缩,手指胡乱地在眼上摸索,整张脸都皱了起来,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手足无措时疼痛突然减轻了,愣神间左手一空,花洒也被人拿了去。一注温水迎面扑下来,眼角被温柔地摩挲,还顺势按住了他乱揉的手。
Barry配合地眨眨眼。泡沫被冲走之后异样感又回来了,眼球蛰得泛起血丝,扁着嘴,委屈兮兮的。
Hal仔细地把他脸洗干净,问了两回确认他不疼了后又抬高蓬头,五指陷进发丝间搓揉黏到一起的俏短金发:“多大人了洗个头还能迷眼。”
随他摆弄的Barry咕哝着“都怪你”,跟着水流超前偎了偎,脸埋他肩膀有下没一下地蹭蹭酸胀的眼睑。
跟着他移动水流的Hal:“……”
“Barry?”
“……”
“Barry??”
“……”
“……大哥我穿着裤子呢。”
“哦。”
“我裤子湿了。”
“哦。”
“我就这一个睡裤。”
“活该谁让你站进来的……”
向导的眼睛意味不明地眯起来。他表情危险地深思般看了怀里的人片刻,半天没见Barry有动弹或忏悔的意思恶向胆边生的Hal突然抬手,沿着他腹股沟向上摸到他小腹,戳了下他的肚脐。
……然后他就眼睁睁看着Barry“嗷呜”一声,撞开他的脸蹦了起来,像颗发疯的电子那样一路火花带闪电地绕墙狂奔,差点拆了整间浴房。
一刻钟后,内裤都被浸透了的最伟大的绿灯侠捂着被他的暴走小闪电撞得乌紫的下巴咧着嘴换了个冰袋,动着被他自己咬肿的舌,晃着拳头耍狠,言语间溢满威胁以及莫名的成就感。
小样儿当心着点,你那五感我能往低了调也能往高了升。再惹我我让你大白天出门都得光着走!
本来心里还有一丢丢小愧疚的Barry闻言一下挑起眉头,哼哼怪笑着放下手里的东西转身蹿出了门,在人来得及有任何反应之前顺手把他反锁在房间。
等着被你上司凌迟吧渣渣!

想想现在可能还猛拍窗户孤立无援的某人,Barry不得不承认自己内心某个阴暗角落的确暗搓搓翻涌着隐晦的快感,洋溢着小青梅的刨根问底都无法破坏的好心情。
轻飘飘的愉快中Barry隐约感觉自己脑子痒了一下。
他以为是错觉。
结果又痒了一下。
「小熊!」
……Fuck!

“他干嘛呢?”晚到的Caitlin奇怪地指了指病床上双手交叠姿态安详表情扭曲的好友,“他不上班?”
Cisco打了个呵欠:“请了假。跟他向导吵架呢。”
“……吵架。”
“他是这么说的。”
“你用的是正在进行时。”女孩迟疑地示意某人挺尸的状态。震波酸唧唧地哼哼两声:“没错。”
“……心灵感应?”
“嗯哼。”
“……哇哦。”
“是啊,哇哦。”
女孩略带艳羡地停顿两秒。
“因为什么吵起来了?”
“谁知道呢?”Cisco捏着嗓子飘去接了一杯咖啡,“哨兵和向导不可言说的小情趣我们这群普通人不懂。”

Barry继续在自己脑子里奋战。
“你拿我的精神体威胁我!?”
“你自己不把他看好怪我天赋异禀咯。”Hal一手高高举着他的蛋(噫)不让他碰一手牢牢卡着他的腰不让他蹦,“干脆点,闪电侠。保大还是保小。”
Barry努力垫脚够啊够:“保什么大什么小!?”
“男人的尊严还是男人的本钱?”
“我都要——你还给我!”
“做人不可以贪心。”摇摇晃晃托在头顶不给就是不给。
“这是我的权利!”
“按时上班也是我的权利。”
“你明明可以自己开锁!”
“在我自己脑海里看我哨兵的裸龢体也是我的权利。”
“那是我的隐私!”
“我哨兵的精神体也是我的隐私。”
“那是对于第三者而言你滚!”
“那我滚了。”
“把我蛋蛋留下!”够够够够够。
“在我手里就是我的。”
“你是三岁小孩吗!?”
“你是十三岁小女孩吗?”
“真伤着他Sphinx第一个跟你没完!”
“我可以把它喂给Sphinx。”
“!?不可以!!!”
两人僵持不下之际突然听见“咔嚓”一声。
Hal表情出现一丝裂痕。
“……你做了什么啊啊啊啊啊!?”
“我什么都没做啊啊啊啊啊!!!”
两人揪着头发抓狂地对吼半天才猛然惊觉,碎裂的蛋壳不是从外往里陷,而是自里面开始往外掉的渣。
醍醐灌顶的Barry跟他的向导惊愕地对视一眼后又齐齐看回Hal手掌,屏息凝神眼巴巴地瞅着蛋蛋上颤巍巍的裂缝。
一下,两下……
Barry心都快跳出来了。

“Cait!Cisco!”
正在监测新仪器的两人突然被一边抓了一个肩膀剧烈摇晃,中间冒出个金灿灿的脑袋,睡醒了的哨兵兴奋地大声嚷嚷:“我有了!我有了我有了!”
Cisco喷了一地咖啡。
Caitlin呆滞状:“哦,你有了你有了……要不要吃酸的?”

tbc

热度 99
时间 2017.07.27
评论(24)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