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十三更

十三更

Barry在问清地址之后便抱起人一路狂奔到了地方。
Hal站在办公室门口有点懵。
“小熊啊,”他抿了抿嘴唇,“你这体质不去送快递可惜了……”
火速换好衣服、拤着腰得意洋洋看着他的人闻言捅了他一肘子。Hal哼哼地反手把他搂了,顺势整个儿倾过去,下巴压他肩膀上抱怨:“困……”
Barry抓了两把他的头毛:“到你屋里睡去。”
“我不……还要走路……”
“懒死你啊,都把你送门口了。”
“Zzzz……”
“起开我也得上班去了。”
“你可以请假……”
“你怎么不请假?”
“因为我有个母老虎上司,而你的上司都是天使。”
“我的上司是Joe而他爱死你了。”
“因为我是你的向导。”
“因为他喜欢你。”
“跟家长吃什么醋?”
Barry拧他腰:“谁说我吃醋?”
“你嘶——疼。”
“那还不松手?”
“我受到了伤害作为哨兵你不能坐视不管。”
“作为哨兵我得说你活该。”
“你这叫家暴!”
“到警局投诉你都得被人轰出来。”
“警局有你的人。报社有你的人。实验室还有你的人。官官相护不说,就连舆论都护短,重要关头科学鉴定也能造假。”Hal可怜地哼哼唧,“不行,这么一想我的未来生活太没有保障了……”
“整个宇宙都是你的人。”Barry满不是滋味地回敬,“你要是不顺心想走,可比我能躲的地方多得多得多。”
“有危机意识了吧~”
“脸呢?撒手我迟到了。”
“现在知道迟到了?大早上谁兴致勃勃去开会的?”
“我不也是被薅起来的!?”
“末了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Hal“昂昂”地呻吟着,“正义联盟就这效率。”
“那是因为某人太不配合。”
“你怎么可以不配合呢?”
“……”
Barry一口咬上他脖子。
Hal疼得“嗷呜”一声:“你是属鸡的不是狗!”
“再敢说我的精神体你……”
“Hal Jordan!”
两个人吓得赶紧弹开。
Barry茫然地转头,看见一名黑发女子捧着本文件夹踩着憎天高气势汹汹地逼近,不自觉挪了两步:“呃,女士……”
“不要以为你用戒指作弊就能掩盖迟到的事实我警告你全勤奖——你谁!?”几次想跟人当面对峙都被一堵(长得还蛮可爱的)墙挡住了的Carol怒气冲冲地凶回去。
俩男人:“……”
怎么办?
哨兵就这毛病。
我也很绝望啊。
Hal干咳着把他往回拖:“Carol,这是Barry Allen……”
“上次打电话那个。”Barry赶紧补充。
“……我的哨兵。”
“……”
Barry和Carol齐齐瞠目。
怎么这是可以说的吗!?
为啥不能说啊?
说好的秘密身份呢!?
秘密身份指的是闪电侠……
“就是你?”女孩的表情以目之所及的速度缓和,“你就是那个一见面就跟他绑定了的小孩子?”
“……”孩、孩子,还小孩子?
Barry瞪Hal。
我比你俩都大好不好!?
“所以你们还是在一起了?”女孩愉快地哼着歌,“我劝过也警告过他好多次,丫就是不听,上吐下泻的还死要面子,也不知道病成那副德行有什么面子。最后躲到中城——等等,他去中城难道是找你的!?”
“……呃……”
“嘿臭小子!”Carol隔着一个人朝他挥拳头,“说好的有什么进展都告诉我呢!?”
Hal看得胆战心惊:“谁跟你说好了!”
“看在你哨兵的面子上回头收拾你。”Carol愤愤地拍给他一沓文件,“这是新机型的相关信息,看熟了,到时候别出岔子。再炸我飞机你今后也别回来了——噢很高兴见到你小甜心,以后有时间我们详聊。”
Barry心有余悸地点点头,敬畏地目送这位航空公司的头头甩甩秀发扬长而去。
“Barry?”
“……”
“Barry?”
“……”
Hal戳戳他后腰:“人走了……”
“……好可怕˚‧º·(˚ ˃̣̣̥᷄⌓˂̣̣̥᷅ )‧º·˚”
“是吧?”Hal赞同地点头,“但那是我衣食父母——我得去打工了。你呢?还想留下来围观吗?”
Barry眼睛一亮:“可以围观!?”
“可以。但今天没什么活儿,都在准备阶段。过段时间来能看试飞。”
“可以吗!?”
“其他人还要跟门卫打招呼,你直接就进来了,有什么不可以?”Hal捧着他脸揉啊揉,“这次先回去吧。”
“嗯。”Barry跃跃欲试的,“下班后可以来接你吃烧烤吗?”
“不可以(≖_≖ )”
“为什么!?”
“你消停两天。”
“昨天说好带我打牙祭的!”
“昨天是昨天。昨天你拒绝了。逾时不候。”
“不可以这样!”
“就这样了你咬我?”
“˚‧º·(˚ ˃̣̣̥᷄⌓˂̣̣̥᷅ )‧º·˚”
“……装可怜没用,走了走了。”
“昨天究竟怎么回事?”Barry抱住他不停往外搡自己的胳膊,“我会跟Joe道歉,但我怎么跟他解释?”
“……不用解释。全都推给哨兵的体质好了。解释起来超麻烦。”Hal叹气,“具体情况晚上回家说给你听。再不走你就算旷工了。”
“噢。”Barry乖乖答应了。Hal点点头,挨近在他嘴唇上亲一下。
Barry眨眨眼。
向导浑然不觉:“走了。”
目送红透了的小人儿一溜烟离开,Hal挠着头准备好要上工,转身吓得一抽抽:“Jesus Carol Ferris!”
女孩伸着头打探:“人呢?”
“走了。”
“你不送送?”
“送啥啊?”
谴责脸:“你个有超能力的让人自己打车回中城!?”
“……他那车比我快多了……”
“渣攻。”女孩戳了他一把,“这几天晚上去你公寓都没人,怎么?住人家那儿了?”
“就睡一觉。”
“……”
“……真的就只是睡一觉……”
“( ̄⊿ ̄)”
“……爱信不信。”
“他很可爱。”Carol一脸意犹未尽。
“再可爱也不是你的——我去上班了。”Hal缩缩肩膀躲过小青梅的文件暗器,轻巧巧地逃远了。
Carol站原地瞪着他背影。
儿大不中留。

Barry今天一天除了面对Joe时那几分钟的愧疚和忐忑,总而言之过得挺不错,而且难得局里没活城里也没人捣乱。于是一路开心到回家的Barry等打开房门才猛然意识到一个非常严峻的隐患。
“呃……”Barry绕过隐患皱着眉看向两个不速之客,“Cisco?Caitlin?你们来干嘛?”
……隐患炸了。
许多年后Hal曾愤愤不平地说,干脆让这两个八卦女凑一对好了。他去跟Kyle商量商量让他离个婚。
Barry无语地盖了他一下。
然而现在是现在。
现在在那两个男人生命中举重若轻的这两个女人还没有顺利会师统一战线。
现在的Iris West依旧孤军奋战。
孤军奋战的Iris West很生气。
生气的Iris被无视之后直接“嘣”。
“我是第一个知道你是哨兵的!我是第一个见过你精神体的!我是第一个意识到你不对劲让你回家休息的!我是第一个见过你的向导的!而你呢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还有什么想辩解的!?”瞥见他的欲言又止,Iris气急败坏地反问。
Barry咽咽口水:“事实上,Hal才是那些第一个……”
“噢是啊Hal Hal Hal——Hal!”小记者几乎尖叫,“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见一见你的Hal!结果呢!?”掀桌,“人在隔壁跟你睡了一星期而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什么都没做!”停顿,“就三四也许五六天!”
“一个星期!”
“没那么久!”
“再给我犟嘴!?”
“……”
小警察不服地撇嘴。
小青梅长出一口气:“人呢?晚上还来吗?”
Barry警惕地支起耳朵:“你干嘛!?”
“我要看看他是谁!”暴躁,“连爸爸都见过人了我却还蒙在鼓里!?”
“……”Joe皱起脸,“为什么我感觉受到了侮辱?”
抱着灯过来的Cisco举手:“我说我和Caitlin也没见过人会不会让你感觉好一点?”
“不!!!我甚至连那只鸟都没见过!!!”
“……我们也没见过……”
“你们吵起来的时候我就在楼上睡觉。”Wally更受打击,“然后我不仅错过了你的男朋友还错过了晚餐……”
“你错过了我的男朋友有什么好可惜的?”等等,“他不是我男朋友!”
“噢随你怎么说吧,继续自欺欺人吧!”Iris出离愤怒了,“今天见不到人晚上我就去你房间捉奸……”
“你不能进我房间!”Barry尖叫。
“你不能进他房间。”Joe表示赞同。
“噢鸟宝宝长大了都学会护巢了?”Iris不信邪地抱臂。
“那是我最后的避风港!”
“小没良心的翅膀硬了想飞是不是……”
“他才刚出壳!”
“我没说你的麻雀!”
“燕子!”
“随便好了!”
“不随便!”

“然后你就被赶出来了。”Hal总结。
Barry抽抽鼻子:“我是自己跑出来的。”
“噢。”
“真的……”
“我相信。”
“你分明不信。”
“还想不想让我收留你?”
“……”Barry死死抵着门板不让步。
Hal叹着气把他揪过来:“你睡沙发。”
“嘿!你在我家我都让你睡的床!”
“你那床挤死人了还不如我的沙发。”
“搂着我打呼噜的时候你可没有抱怨过!”
“条件有限我愿意将就一下。”
“我不将就!我要睡床!”
“……”Hal无语地瞪着手心转瞬即逝的爆音残影,打开卧室门不意外地看到人理直气壮地裹着被子卷成一个筒,“你个鸠占鹊巢的小混蛋……”
“哼!”Barry艰难地扭了两下,闷闷地说,“我真的是自己跑出来的……”
“我知道。”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小孩声音很沮丧,“我一回家看到Caitlin和Cisco就没法思考了,Iris说什么我都听不下去,我只想让他们离开。那是我家。但那并不仅仅是我家。我没那个立场。于是我跑了。但我一想到我房间门坏了而且还有一群人在外面走来走去,我就浑身不舒服。这简直莫名其妙……”
“并不是。听着Barry……”Hal无奈地扶着额,“算了你今晚先住下,我给你解释。晚饭想吃什么?”
被卷里冒出乱蓬蓬的金色小脑袋:“烧烤!”
“……”

tbc

热度 83
时间 2017.07.30
评论(15)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