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十六更

Olie……我对不起你😂

十六更

Oliver Queen,星城守护者,向来是好脾气的反义词,尤其旁边跟着个名唤Hal Jordan的绿灯泡时。
真的,你就没法面对着他还不生气。某人在这方面与生俱来某种卓越的天赋——恰到好处戳你痛脚,让你暴走炸毛却又舍不得跟他绝交。
同样的,你也不知道怎么拒绝他。
……他是不是贱?
弓箭手抱着膀子守在车边一脸冷漠。他半小时前收到某人的短信,啥也不解释,就让自己来海滨接他,驾着最快的那辆车,一小时见不到人就说明他不爱他。
听听这说的都是什么混账话。
他俩之间有超能力的究竟是谁啊???
Olie生气,烦躁,心情陷入遇见正主之前的愤世嫉俗。而这些,在他看到某飞行夹克时更是飙到顶点。
他要车干什么?
肯定是泡妞啊!
白眼狼露面第一句话竟然还“不是说让你到楼上接我吗”……
“给你脸了!”Oliver“啪”地摔上车门恨不得一拳揍上那张漂亮的脸,“重申一遍,你要是敢跟人在我车上搞起来……!?”
绿箭侠眼疾手快地捞住他一个趔趄差点扑街的身子,打横抱着人半跪在地上,惊魂未定间内心悲愤莫名。
啥也别说了,他就是贱……
“说了不是去猎艳。”Hal捂着头,“有点……麻烦,这状态用灯戒不安全……”
“……怎么回事?”Oliver冷着脸把他扶上车。
“他有麻烦了。”
“你的哨兵?”
“对。”
“……”所以还是去猎艳的。
“他今天早上去上班,之后就再没联系……”Hal吃痛地闭上眼缓了缓,“超过12小时没有肢体接触了,连接……”
“去哪?”
“中城。”
“巧了。”Oliver干脆地挂挡,狠笑,“那有我熟人。”

Barry盘腿坐着干瞪眼。
他的小雨燕站在旁边,歪着头意味不明地看着他。
“你是在嘲笑我吗?”
“……”
“算了你笑吧……”
雨燕焦躁地扑哒着瘦弱的翅膀。
“你有办法去Hal那儿的吧?该死的你一定有办法。”Barry忍无可忍地扑向前,指甲狠狠刮搔无形的镜面,“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第一次的时候是怎么做到的?你在他身边……至少帮我看看他……”
Hal现在一定也很难受。他想。
连接过度拉伸的痛苦他们经历过一次,那真的是相当操蛋的经历。现在他的皮肤又泛起细细密密的刺痛,制服裹在身上,麻痒难耐,让人恨不得马上脱光衣服。
太久了,他和Hal分开太久了。五感已经开始失控。但他在镜子里,现世喧嚣被扭曲的次元过滤,视觉和听觉不至于太受刺激,对比之前的人间炼狱,眼下的境况还不至于太难捱。
但是Hal在外面。
他在外面,可能还不明白自己的哨兵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处在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中孤立无援。
他的向导在外面,有无数思想等候趁虚而入,凌迟过他的脑子。
而他被困在这里。
他什么都做不了。
Barry挫败地低吼,发了狠地捶打着玻璃。他还没学会心电感应,他在这方面总是有些迟钝。他也联络不上S.T.A.R.,镜子隔绝了他与正常世界。他被困进一座写字楼中间一层,即便Cisco知道是哪栋建筑,每面玻璃挨个搜查也要花上好几个小时。
Caitlin也许能冻住整栋大楼,但风险太大,真的塌了蝙蝠侠能活埋了他。
可是Hal还在外面。
Hal还在外面。
该死,如果Hal因此有什么闪失,他会让Scudder坐一辈子的牢!
一辈子都别想出来!

“能定位吗?”
一路狂飙到中城,开上主干道,Oliver皱着眉看向身边腰都挺不起来的人。
“不行。”勉强没晕倒的Hal颤颤地吐息,“他可能被困在别的维度,心灵感应……不起作用。”
“……我发誓我在遇见你之前的生活还算是正常。”咦?有点耳熟?
“被丧钟追杀的那种正常?”
“闭嘴吧。”绿箭侠紧张地打着方向盘,“打算怎么办?先去哪?需要外援吗?”
“不用。暂时。”他屏住一口气勉强直起身,“来不及了。”
“那你……”
大脑突然嗡鸣。
那是源于太古的声响,静谧悠长。庞大的阴影遮天闭月,仿佛沉寂在天空中的巨兽终被唤醒,得以游弋于浩瀚天际。
Oliver一个急刹车,震惊地从车窗往外看,一声尖叫堵在喉咙:“我的天……”
蓝鲸浮现于中城上空。
零零星星同样具有类似体质的路人皆目瞪口呆地驻足。
“Sphinx!”Hal大喊。
Sphinx啼鸣一声作为回应,拖曳着尾巴,缓慢穿梭在林立的高楼间。
“你完了。”绿箭侠失语地喃喃,“你完完全全地完了……”
“随便好了。”
“蝙蝠侠会活剥了你。”
“我又不归他管。”Hal喘息着催促,“走。”
“找到了?”
“嗯。”他艰难地咽咽唾沫,吐息间已染上灼热,“可能需要借助你的小玩具了。”
“我就不说这情况本身有多不科学了……”Oliver碎碎念着重新坐回去发动引擎。
Hal手指僵硬地摁着手机,努力坚持不晕过去:“我们都可以这么做。”
“我就不会——干嘛呢?”
“联系他队友——很容易啊。”
“体会不到。”
“我让你体验一次啊。”
“你这么好心?”
“一节课两万啊。”
“滚!”
“你又不在乎这点钱。”
“我在乎一个已结合的向导来教。”Oliver恶狠狠地吐槽,“我要承担的风险你倒贴钱都不够。”

“Sphinx!”
Barry离老远就看见了半空中缓慢摇摆着,仿佛在逡巡领地的蓝鲸。月光下海洋动物巨大的躯干依稀幽幽泛着蓝光,伴随安静的鲸鸣,梦幻得不可思议。
她侧身停留于囚禁Barry的镜面,宁静的眸底漾起释怀的欣慰。
Barry迫不及待地凑得更近,焦虑地压向前,掌心抚上虚无的镜面。
“我美丽的女孩……”他喃喃着,“他在哪里?他也来了是吗?他还好吗?”
雨燕愉快地在他头顶蹦来跳去。
“消停点,完全没帮上忙的臭小子。”Barry拍了他一把,“他受伤了吗?”
Sphinx温柔地注视着他和他跳脱的小鸟。避无可避的Barry跟她坦诚相对,脸颊慢慢晕起红潮:“他、他很痛对不对?他都没法自己飞过来……”懊悔地抠着镜像,“我知道你听见的都是反话,但你能理解我,对不对?告诉他我真的很抱歉。我会想办法出去的,我一直都……”
性急的雨燕扑棱着还没发育完全的翅膀,一下下撞上隔在他们中间的屏障,委屈地叽喳叫唤。蓝鲸摆动着尾和鳍,耐心地聆听他飞快的倾诉,无声安抚她的雏鸟。突然她张了张嘴,悠然一声长吟,甩甩尾巴,转身游走了。
Barry紧张了一把,却很快反应过来。
Caitlin到了。
“嘿,队长。”女孩吊着钩锁从天而降,解开防护手环半开玩笑地说,“这下你可有好一通要解释的了。”
“??”
Barry没明白,他只知道他的冰霜女孩已经冻住了整张镜面。他发动神速力震成一团虚影穿过冰冷的屏障。一瞬间所有感官到位,被镜像阻滞了的痛楚迅速回归。
然而他根本不在意。
“Hal!!!”
光速狂奔下楼的闪电侠一落地就看见了自己的向导,紧绷的连接叫嚣着急切,促使他飞扑进另一个人怀里,惶惑地攫取那双没有血色的唇。
好烫。
Barry愧疚地偎近。
他的向导果然发烧了。
他死死抓着他的衣领不放手,直到Hal环上他的腰肢、身体不再发抖、眉头逐渐舒展,才慢慢卸了力道,有一下没一下地与他唇舌轻啄,捧着他的下颌低喃:“Hal我很抱歉,我真的非常、非常抱歉……等等你身上是哪个花蝴蝶的味道?”
旁边,在Caitlin露面时才猛然醒悟所谓的契合哨兵是何许人,震惊于“卧槽这货是哨兵”“卧槽这货是那混小子的哨兵”“卧槽是说他们结合了”“卧槽亲上了”“卧槽卧槽卧槽有相机吗”的Oliver闻言陡然一激灵:
“花蝴蝶???”

“……Olie我错了。”
“滚。”
“Olie我真没发现是你。”
“友尽,滚。”
“我不在状态你体谅体谅……”
“体谅,不原谅,滚。”
“求你了Olie我真不是故意的。”
“不听,滚。”
大半夜S.T.A.R.里还忙忙碌碌得热闹着。Hal躺病床上有气无力地哼哼唧,活脱脱还没缓过劲的可怜样儿。Barry帮忙按冰袋,一边攥着他手轻声安慰一边向大受打击的老友讨饶:“我当时感官过载,觉醒后没跟你见过面,我又不知道那味儿是你的。突如其来出现在Hal身上,又在那么敏感的时刻……”
言下之意——
谁准你碰我向导了(งᵒ̌皿ᵒ̌)ง⁼³₌₃
Oliver Queen,莫名其妙被好友叫来救他的哨兵,莫名其妙撞破两位好友的奸情,莫名其妙被另一位好友敌视,莫名其妙接受对方一点也不诚挚的歉意还得站在玻璃门后面以防刺激到哨兵变态的占有欲。
再说一遍,他就是贱的才会掺和进这俩人的破事。
瞪着那只就没从向导身上剥下来过的爪子,Oliver只觉得牙疼:“噢,原来你也知道好久没跟我联系了?你他妈……你觉醒成了哨兵,你跟人结合了,你有了契合伴侣,精神向导都孵出来了,那么大的事就从没想过跟我报个信!?你刚做闪电侠那会儿还是我训练的你!小没良心的在这点上你还不如那只白眼狼!”掀桌,“我们完了Barry Allen,我告诉你,完了!”
“跟你报信干嘛你是他干爹吗?”Hal龇牙咧嘴地“昂昂”呻吟着撑了撑自己不停往下出溜的身体,“你俩啥时候认识的我都不知道……话说你还杵在这儿干嘛,又没你事了……”
“我他妈担心你你个有异性没人性的!”
“Barry不是异性……”
“这不是重点!”
“我们没处对象。”
“你们都快长对方身上了告诉我没处对象!?”Oliver跳脚,“你旁边那只瞪了我半天了你告诉我没处对象!?”
“我控制不了!”Barry无辜叫屈。
“与其纠结这个不如担心担心明天的头条。”Caitlin凉凉地说。
“……啊?”
“你的向导为了找你放出了自己的蓝鲸。我不清楚你们怎么通过精神体传递消息,反正现在全城哨兵向导都知道有个精神力非常强大的向导在找闪电侠……”
“而且,”Cisco结结巴巴的,“我刚刚做出一款可以照出精神体的相机……借给了Iris……Iris好像又借给了报社……”
“……”

tbc

热度 82
时间 2017.08.02
评论(2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