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十九更

十九更

朋友们在确认自己没法帮上忙后纷纷都离开了。Oliver死活让Barry发誓有什么进展会通知他,不然就放狼咬他的鸟。而Bruce,在拒绝了超人带他一程的建议后拽着人坐进自己的玛莎拉蒂。
“有事去找Clark。”Bruce大方地表态,副驾驶上的Clark系着安全带咕哝这不科学,“虽然他的五感也是双重加强过的你在这儿呼叫理论上他能听见,但他注意力不在这儿的话就很容易忽略。跑去大都会对你来说不麻烦——别怕刺激他的领地意识,在这方面他的神经粗得像电缆。”
“我也搞不懂我们两个之间为什么你却是领地意识更强的那个。”第一次去找自己向导被一句“滚出我的哥谭”赶回家的超人看上去依旧耿耿于怀,“真怀疑老天把我俩撮合到一起的时候技能点点错了……”
Bruce头都不回地扯扯他腮帮,觉得手感不错又拍了一巴掌:“总之你可以去找他,没关系。”
Barry心不在焉地答道“哦”。
肩头上雨燕一直不耐烦地啄他脸。
Hal昏迷后,白狼小氪还有蝙蝠枭(是的现在所有人都这么称呼他了)跟雨燕聚在一处监控盲点,煞有介事地进行了一场外人无法看破的独属于精神体的谈话。
谈了什么Barry不清楚也听不懂,反正打那以后这只向来娶了媳妇忘了娘的白眼鸟就一直忠诚地在他周围转悠——只是Barry跟Hal从此不能分开超过十分钟。
——当事人迷迷糊糊无所谓,周围队友反倒操碎了心。
Hal的情况一直不好不坏——没有恶化,对外界刺激也没什么反应。Bruce好几次尝试用向导的方式与他建立联系,结果也是无疾而终。
“袭击者非但没有威胁他的生命,反而加固了屏障。它阻止别人复苏他,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抵挡外来伤害。”Bruce表情严肃,“我还是那句话,他不想伤害他。Hal不是目标。你自己要小心。”
Barry恍惚地应了声,也不知听没听见。

“为什么是蓝色?”Cisco转着笔,“极速-9又被偷了?”
“极速那件事之后我就没再研制了。”Caitlin瞪他,“我们确定已经把那些蓝色速跑者解决了是吗?Zoom?Savitar?”
“他们才不会顾虑这么多,他们会直接对Hal下手——如果那样的话事情可能还简单点。”Barry把Hal的手指捏在掌心,神经质地揉来揉去,“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他怎么让Hal休眠的?我又做不到,或许他催眠了Hal让他自己动手?可如果他有这个实力为什么不直接找上我?”
“因为你们还连接着,伤到你也会伤到他?蝙蝠侠不也说了,无论那人是谁,他并不想把你的向导牵累进去。”Caitlin耸耸肩,“但好像没见过哨兵出事后向导猝死的报告?这说法成立吗?”
“理论上说是有影响的,但向导的领域在精神方面,他们的暴毙从表面上看跟普通人没有区别,所以经常被官方忽略?”Cisco拼命翻资料,“哨兵比较拉仇恨一点。”
“问题是,如果真的是Hal被迷惑了,一个极速者为什么要学催眠?感觉就像超人突然升了魔防一样诡异。”
“恐怖。”Cisco咕哝,“灵肉双修,这种人还有得打吗?”
“蝙蝠侠不就是这样的?”
“至少他除了向导能力没有别的非人技能。”
“或许我们都想错了?或许袭击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有道理,速跑者搞定安防,另外的人动手。反正Barry能看到的只有速跑者的踪迹而已。可还是那个问题:他——或者他们——图什么?为什么想找Barry麻烦还不愿意伤害向导?”
“会不会是来抢向导的?”
小雨燕“哧溜”一下竖起脑袋。
Barry眉心跳了跳:“啊哈?”
“隔三差五不就有这样的吗?几个哨兵为了争夺向导打起来?”Caitlin挥了挥注射器,“照你们的说法,他应该是很强大的向导不是吗?或许有人觊觎他的能力呢?”
“不想伤害向导又要搞定哨兵?”Cisco飞快地念叨,“说得通。”
“但、但是,谁?”Barry有些无所适从,“Hal没提过他有什么狂热追求者……”
“真有的话谁愿意说——你们才认识一个月都不到。”
“他在军队待过,最近又被曝光是闪电侠的向导,新账旧账都有可能找上门。抑或是旧债有了超能力——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是不可能。”女孩噔噔噔跑回主控室,“我来联系绿箭和Felicity让他们调查一下。”
“我继续看看哨兵向导有什么隐藏技能。”技术宅晃晃砖头书。
“但是……”Barry追在他们后面跟了上去——他真的非常、非常不喜欢这个假设,“速跑者的事怎么算!?”
“一起查查吧,也许有交集呢?”Caitlin头也没抬,“先别说这个——你多久没睡觉了?”
Barry语塞:“10……那个……也许……”
“30个小时。”Caitlin拍板,“去睡觉。”
“我没关系……”
“去睡觉,Barry。”
“……睡不着……”
皱眉挑眼:“他没教你怎么自行入睡?”
“教了,但……”
“你再这么连轴转地透支下去我就要联系蝙蝠侠让他催眠你了。”女孩恐吓道,“去睡觉,醒来后再出门吃个饭,就算那只小鸟啄得你满头包也不行——Hal还没什么事反倒你,老把自己作得那么惨。”
看着好友委屈又沮丧的表情,Caitlin叹了一声,缓和了语气:“至少得试一下,也许睡着后会有意外收获呢?”
“……”
“你们就是在梦里认识的,不是吗?”
Barry懵懂地点点头,乖乖回了监护病房。队友们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但还是先完成手头的工作要紧。
一个小时后Caitlin再去看,发现他正蜷在Hal手边,脑袋枕着向导胸口,呼吸均匀,已经睡熟了。
像只归巢的雏鸟。
Caitlin喜爱又恼火地“啧”。
得把病床加宽了……

“你在干嘛?”
小氪追着猫头鹰玩去了,Bruce支着下巴坐在一排显示屏前,本就不苟言笑此时表情更严肃。不很明白蝙蝠侠工作模式的Clark在一边无聊地自给自足了几小时,最终还是决定去骚扰自己向导。
Bruce招招手让人伏在自己肩头:“物色S.T.A.R.附近的房子。我还要来了Ferris当天的所有监控。幸存的那部分没发现异常,被毁掉的原文件已经交给红罗宾和神谕,绿箭侠也分了几个。还在等修复结果。”
“你很在乎?”
“嗯?”
“他们俩,你很关心他们的进展——我没说这样不好,我也喜欢那孩子。”
“绿灯军团在宇宙间很有名——这点还是你告诉我们的。如果能得到他们的助力,将对今后的战况大有裨益。现在插手,或许还能卖给灯侠个人情。至于房子……”Bruce摇摇头,“Diana拜托的。”
“……是吗?”
“她觉得亲自驻守比较放心。”Bruce飞快地浏览过相关的图文信息,“这件事上她一直很在乎。”
“我知道。”Clark附议,“Hal跟那个飞行员的感觉很像。”
“没有谁合该失去自己的向导。无论作为队友还是哨兵,她都会为了帮助他们不择手段。同样的,”Bruce的语气毫无波澜,“没有一个向导活该失去他的哨兵。”
“……耶?”
“Hal Jordan受攻击是幌子,真正危险的是闪电侠。但是被向导遭遇危险的表象蒙蔽,即便已经多次提醒他这一点,Barry恐怕也放不在心上。莫名其妙陷入沉睡已经够荒唐了,要是醒过来发现自己哨兵不在了,怕是能驾驭灯戒的精神力也会崩溃。”
“B?”
“不知道这家隔了两条街的Diana满不满意。”
“你是在关心我吗?”
“我去问问Tim进展如何了。”
“B?”
“快圣诞节了,这事得在过年之前解决。”
“B~”
“滚(ㅍ_ㅍ)”

Barry举着咖啡站在川流的人群间,挫败地叹了声。
他还是被赶出来了。
两天来过于紊乱的作息把负责全队成员生理健康的生化博士彻底惹毛,勒令他去休息不说,还在结束小憩之后联合下班的Iris一起把他赶出实验室。不吃饱别回去。
认真的?
他要吃饱很困难的好吗?
雨燕又开始家暴他的主人。Barry愤愤地又咬了口汉堡,胡乱拂了头顶一把。
更正。
他的精神体依旧是有异性没人性娶了媳妇忘了娘的白目鸟一只。
再啃一口汉堡,Barry决定去打包一份套餐。
还是带回去吃好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Cisco指了指监控,“这才几分钟他吃什么就吃饱了?”
Iris瞄了眼监控开始撸袖子:“死小子还敢阳奉阴违了……”
“……等等。”

吵嚷间忽然“叮”的一声。
新邮件到了。
“Tim的。”Bruce瞬间严肃,“修复好了。”

镜头里的人双手束在风衣口袋,站在Hal床前,一动没动的,呆呆地看着他,出神地看着他。突然他伸出右手,迟疑地抽搐一下,凑近了一点,试探地碰了碰他的手背,尔后将手蜷进向导微蜷的掌心,拇指在他鱼际上暧昧地轻轻摩挲。
屏幕前的三人疑惑地对视一眼。

Hal一边擦头发一边噼里啪啦地翻抽屉,镜头边缘突兀暴起冰蓝的闪电,人影晃动。觉察有不速之客的Hal嘴巴开始不停地蠕动,似乎在说着什么。
Clark屏住了呼吸。

他弯下腰,用另一只手撩开了Hal额前的碎发,覆于其上,似乎在试他体温。他一直这个姿势,很久很久,肢体语言疏离又流露出迫切,小心翼翼得好像在对待这世间最神奇的造物。
Cisco不自在地挪动两下,张了张嘴想叫停。镜头里的人面对着他的向导,姿态专注而爱惜,透过镜头关注一切让他莫名有种窥视好友隐私的罪恶感。
“Cisco?”Caitlin突然出声,嗓音发抖,“Barry出门的时候,穿的什么衣服?”

Hal放弃了找寻,扔开毛巾转过身。镜头里能看到他明显顿了一下,但他没有躲。
另一个人开始靠近了。

“你们在做什么?”
突如其来的询问声让聚在屏幕前的三个人怵了一下,猛地转过头。
Barry拎着夜宵,疑惑地看着他们一个个惊悚的表情:“怎么了?”
然后他瞟到了监视镜头。
外卖袋应声而落。
Barry疯了一样推开Cisco扑到屏幕前,画面里的人也在这时似有所觉地抬起头。

“……那是……”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隔着镜头四目相对。

“……Barry?”Clark呆呆地说。

病床边的人冷笑一声。
妖异的冰蓝一闪而过。

tbc

热度 74
时间 2017.08.05
评论(29)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