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二十更

妈呀写得不打这Tag都觉得对不起女神( ‘-ωก̀ )
女神口头禅是“赫拉”,所以……

二十更

金红冰蓝的残影纠缠着一路打到中城大厦的天台,Barry在他又要蹿下楼的时候把人狠狠踢了出去,对方后退数十米,勉强稳住身形。
赢得了短暂的喘息时间,Barry捂着小腹,他已经受了不少伤,虽然很快能恢复,但那种被人压着打的窝火令他难以平复。
“你是谁!?”他厉声质问。
与他对峙着的人闻言顿了顿,尔后嗤笑一声站直了,寒冰一般的眼眸直勾勾地看进Barry快要喷火的眼睛。
“没有这二十年你果然还是副弱鸡的模样,闪电侠。”

“等等等等……”Cisco消化不良地摆出暂停手势,“所以,他是你?真正的你?来自二十年后,不是Savitar那种时间孑遗而是真正意义上的——你???”
Barry呻吟一声,Caitlin翻个白眼继续给他消毒。
“这就说得通了。”Cisco狂热地分析,“你只能看到神速力残留但是闻不到具有攻击意味的气息——那是你自己,你忽略了。”
“所以真的是他干的?”她关切地问,“二十年后的你在精神力上就可以和现在的Hal匹敌——和催眠没有关系,他动手封锁了Hal的精神图景?”
Barry满不是滋味地“哼”。
“兄弟,你跟自己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Iris拤腰,难以置信地质问,“为什么每次未来的闪电侠跑回现在都是找自己的麻烦——还要对你的交往对象动手?”
“问我有什么用,问这中间差了的二十几年啊!”Barry没好气地把冰袋跩一边,“还有我——Aw!跟Hal——嘿!没有交往——Ouch!Caitlin!?”
“臭小子对自己下手真够狠的。”女孩怜悯又鄙夷地换了个棉签,“看来这二十多年你进步不小?”
“他说他跟Bruce和Dinah练过……”Barry不开心地回答。
“……”
队友们纷纷向他投去同情的目光。

毛绒绒的小雨燕扑腾着瘦弱的翅膀愤愤不平地替自己主人叫嚣,Barry不合时宜地乱感动了一把。雏鸟跌跌撞撞地冲过去似乎想跟人理论,却很快吱哇惨叫着扑了回来。
Barry赶紧接住他,震惊地看向对方肩头突兀出现的黑色大鸟。刀削似的翅膀斜着横在蓝闪电脑后,炸起尾羽尖锐如钳,成年的尖尾雨燕瞪着一双游隼般的眼瞳,凶狠地注视着还是雏鸟的自己。
萌新闪电侠在那样的目光中捂着自己的小小鸟不自觉瑟缩。
好、好……

“好帅。”Iris捧着脸喃喃。
Barry恨不能把棉球丢她头发里:“Iris!”
“他告诉你来的目的了吗?”Caitlin直击主题,“他说他为什么要对Hal下手了吗——呃你确定他是来自未来不是平行世界?”
“他不是,他说……未来出现了许多邪恶的速跑者,反复错误地穿越时空,神速力上被撕开了一道裂缝。”Barry艰难地吞咽,“每次使用神速力时间就会从裂缝里溜走,他因此错过许多事,耽误了很多人。许多人因为他赶不及而受到伤害。他受够了。发明了一种可以精准定位时间的AI……”
“Gideon.”Cisco叹服地喃喃。
“是的。”Barry挣扎着措辞,“他沿着时间线奔走,挽回那些来不及拯救的人、没来及处理的事。他已经把所有可能会影响时间线的人都解决了,都结束了。现在……现在他只需要释放我的神速力来填补裂缝。”
“释放神速力……”Cisco一个激灵,“他还想杀了你!?”
Barry点点头。
“……解决了……”Caitlin震惊地小声问,“你说解决了是什么意思?”
“……”
Barry欲言又止地看着他们。
“……不。”她矢口否认,“不可能……”
“Cait……”
“不可能!你……”
“你们见过Savitar……”Barry撇过头,“你们知道我失去理智会是什么样子……”
Savitar死前致力于让Barry成为他。
现在看来他算是成功了。
“Hal呢?”Iris颤颤地问,“这跟Hal又有什么关系……”
“……”
“Barry?”
“他来的那天晚上——他袭击Hal的那天晚上,”Barry发着抖,“我们本来会结合的……”

你会跑去Hal家,质问他有关费洛蒙的事。他会把在瞭望塔的那一套说辞再搬出来。你问他是不是被别的哨兵伤害过,他说没有,只是见过。于是你吻了他。吻得很用力,这辈子没有再像那样发过狠。然后你问他讨厌吗,他说不。你说你从没像这样吻过Iris。你又问他想这样吻别人吗,他说不。你们又接吻。感觉从来没有那么对过。于是你们结合了。你让他进入你的身体和脑子,你用你的坚持和无知绑住了他。他成为了你的向导,他被你打上所有权的标记、彻底归顺于你的领地。
蓝闪电的声音在他脑海里阴恻恻地响起。他看进自己多经历过二十载的眼睛,被那蛇一般的目光割得发怵。
他永远属于你了。

“他要杀了你,所以阻止Hal和你结合,因为他不想让你的死亡影响自己曾经的向导?”捋清逻辑关系的Cisco一脸接受不能,“为什么他不干脆去你成为哨兵之前???”
Iris给了他一下。
“他说什么东西追逐着他来了,什么会阻止他的东西。跨越二十多年的时间维度来追捕他了。”Barry“嘶嘶”倒抽着凉气从临时病床上爬下来。
Caitlin似乎有点明白:“黑闪电?”
“我猜也是。他说他可能已经改变了未来,现在死期将至是罪有应得。但他得完成这个。他跑不到更远的地方……赶在我们结合之前已经是极限。”Barry僵硬地活动依稀还有些疼痛的身体,“他已经搞定了Hal,还有最后一个星期。他现在正不断地在这最后的时间线上跳跃,等到我们连接断了……”Barry按了按额角,“等我们连接断了……”
他会过来要Barry的命。
Cisco震惊得结结巴巴,慌得不知该说什么:“可是为、为什么……他放倒Hal之后直接跳到最后一天不是更好?为什么还给我们机会让我们掌握情报……”
“他可能……想要确保万无一失,防止Hal提前醒过来后跟我彻底结合。而且,虽然他没说,但是……”Barry捂着眼睛,“他想见他,Cisco。”
“……啊?”
“谁也不能确保他杀了我之后他会怎么样。或许他能替代我活下去,或许就这么跟着一起被抹消了。他就是、控制不住——他想再看看他。”
“……”
“Hal呢?”无言片刻后Cisco又问,“二十年后的Hal为什么没能阻止他?”
Caitlin吼道:“Cisco!”
“怎么?二十年后的闪电侠回到过去要杀死自己!凭什么Barry一个人承担这一切还得替他着想?”Cisco动怒了,“他呢?他该死的为什么没能阻止……”
“他的Hal不在了。”
实验室戛然沉默。
Barry表情空白。
“在他的时间里Hal五年前就去世了。”

“嘿,”Diana从他背后探过来,“Bruce说你可能想跟我谈谈?”
Barry无言地看着她在自己身边坐定。
“Steve……我的向导,他闯进天堂岛的时候才刚觉醒,背后追了一群纳粹哨兵。他又害怕又无措,掉进亚马逊人的海域——我救了他。”女神精致的容颜闪过一丝光彩,“我把他拖上岸的时候发现我们已经结合了。”
Barry看着她。
“他的精神体是一只黑黄色的小狼狗。”她笨拙地比划,“就这么大,小小的一点,像你的一样,从头开始长。不需要吃奶也喜欢咬着我手指不放。Steve特别害羞,开始的时候会不停地向我道歉。”她笑,“我总是嫌他烦。现在想想,那真的特别可爱。”
Barry抿着唇,紧张地点点头。
“我就想:噢,这就是我的契合向导吗?感觉还不错。于是那天晚上,我们打了一场胜仗,救了一个村的人。我们很开心,喝了酒,跳了舞,那天晚上下雪了,他送我回房间,他要走,我看着他。他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办。然后我的小熊把狗狗叼走了,他就留了下来——我们结合了。”
“小熊。”Barry喃喃着。
“也不小。”Diana指了指背后,“两天后,我对战Ares,他带着整个飞机的毒气弹走了。飞机在空中爆炸,我被Ares禁锢着,我眼睁睁地看着——我失去他了。”
Barry眼睛湿漉漉的。
“那真的太他妈痛了。”Diana轻轻地说,“十几分钟前他的小狼狗还在我怀里奶声奶气地叫唤,他把他父亲的手表交给我。然而那一瞬间什么都没有了。我崩溃了,我攻击了整个德军基地,我杀了Ares,我浑浑噩噩了好几个月,我错过了战争结束的狂欢。我以为我会死,像所有失去契合伴侣或者退一万步那些失去结合向导的普通哨兵一样,死于五感暴走的崩溃。但是——我没有——我活到现在。”
“……那……”
“我花了十几年才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她微笑着看着天空,“失去向导所导致的殉情,实质上是一种脑死亡。”
Barry微微瞠目。
“向导存在的意义便是安抚哨兵,稳固他们的精神世界,换作比较科学的角度,就是保养他们的神经系统。”她解释,“当结合伴侣死亡,连接断裂,维护连接的那部分大脑受到损伤——那真的是很大一部分。普通人不可能承受这种程度的伤害,所以他们发疯、惨死。但是我——你跟我——我们这种人,有幸遇见契合伴侣又不幸失去他们的时候,我们会活下去。即便精神图景崩裂得一塌糊涂,我们也会活下去。只是因为我们有幸并不幸地比起损害的速度愈合得更快一点。
“——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没有心碎。”
他噙着眼泪看着她。
“当我看到你们在一起,”她突然说,“当他从天而降,抱住刚刚觉醒不知所措的你,你像只小狼狗,急切地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你们契合了,我突然感受到一种命运的微妙。当我再从Bruce的资料里看到普通身份的他,我就对自己说,我得让你们在一起。无论如何,我要看到你们在一起。而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也知道,我们这个身份不可能每个人都善始善终,未来总有意外,失去一个人的可能性远远高于白头偕老。但——我是个半神,Barry,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会先失去他。只是,我设想了我们可能会有的几十年,然后我决定这样做值得。虽然现实比我当初以为的短了许多许多,但那七天——我拥有他的那七天,抵得过今后漫长岁月的寂寞。
“我知道你问了未来的你什么。为什么Hal死了你还活着?我也问过自己,很多很多年反复质问自己。但事实就是——你活下来了,Barry,这没有什么好谴责的。”
她起身,带着她的棕熊准备离开天台。
“你是受过最残酷的惩罚活下来的。”
“Diana?”他叫住她。
Diana回过头。
“那是什么感觉?”他几不可闻地问出声,“失去向导,是什么感觉?”
向来稳重矜持的女英雄回报以一抹忧伤的微笑。
“感觉啊,”她轻轻地回答,“就像灵魂都撕裂了。
“大脑塞在油锅里煎炸,心脏被人抓住挤压。
“痛毙了。
“痛得让你觉得你再爱那个人,都不应该活该承受这个。”

tbc

热度 106
时间 2017.08.06
评论(49)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