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21

那春药的名字快笑死我了告诉我有人和我一样哈哈哈!

二十一更

雨燕蜷在Hal额头。
不似面对主人时的嚣张,毛绒绒的小东西此刻安安静静的,累极了似的,圆滚滚的身子盖住向导半截鼻梁,蠢萌得有些搞笑。
可是Barry眼睛发涩。
他的思绪沉在精神图景边缘,手掌搭着并不存在的屏障,徒劳地拍打,找寻淹没在浩瀚暴风星云间的蓝鲸,绝望地试图唤醒沉睡的伴侣。
Hal保护他的思想,他保护Hal。
但他失败了。
“我知道我太依赖你了。”他喃喃着,“在此之前我对这个身份一无所知。我被教授的一切都是你给我的。我无法想象失去你自己会变成什么样子——那副样子。我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不知道是不是没有我对你来说更好,只是我……”
只是他无法放手。
Barry明白。失去向导给哨兵带来的创伤是不可能修复的。蓝闪电还活着,但他疯了。他一直不习惯哨兵的体质,他到二十多岁才犹犹豫豫地觉醒,刚觉醒就遇到了Hal,他在作为哨兵的岁月里一直拥有Hal。十几年。
然后他失去了。
神速力裂隙的影响从很早就开始了,恐怕比他现在这个时间点还要靠前。十五年间他依旧错过了很多很多,那些因为溜走的时间没来及拯救的人,一刀一刀划在哨兵的心头,每一道都是无法自愈的伤口。
可是Hal在那。
Hal在那,他是他的向导。他可以疏导他,安慰他,拙劣的笑话,一场太空旅行,甚或那些灭亡的星球残骸。他告诉他,即便是英雄,即便他速度再快,都会有来不及挽回的事。每个人都会在回忆过去时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懊恼不已。懊恼过后得往前走。他可以穿越回过去,他可以在神速力的影响下容颜不衰,但他的时间从来没有停下脚步。而他一直会在这儿。
有一天他不在了。
Hal组建了他的精神世界,孵育了他的精神体,为他屏蔽来自外界负面的诋毁。他用他浩瀚如星空的包容照顾他,宠他,呵护他。在他因为受害者自责内疚的时间里是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
而他失去他了。
他看得出蓝闪电的绝望。并不仅仅是因为时空裂缝影响下的遗憾。损坏的连接快杀死他了,却又不能把他真正地杀死。他想他。另一个Hal。他在脑子被搅得一团糟的情况下也顾及着牵念着的人。
他想他。
这种思念快淹没他了。
他失去了。
“Barry?”Caitlin敲了敲门。
他打起精神:“嗯?”
“Oliver来了。”女孩无奈地笑笑,“小心着点儿,他心情很糟。”
“自己好朋友变成这样心情能不糟吗?”Barry叹着气跟她往外走。
“不仅如此。”她语塞,“还有……”
“如果不是你队友你是不是又要瞒着我直到生米煮成熟饭!?”
“……你又忘给他打电话了。”Caitlin附在他耳边悄悄地说。
Barry“呃~”:“Olie你、你……”
“我怎么知道的?”Oliver不耐烦地敲敲桌子,“Caitlin告诉Felicity,Felicity告诉了我呗——顺便,谢了Cait。”
女孩耸耸肩。
Barry愧疚地走过去:“我很抱歉……”
“你是应该——一个哨兵未经你允许步入你的领地,两次!你一点反应都没有!”男人谴责地咒骂着,“真不知道那小子平时都教了你什么……”
“……”
Oliver在众人谴责的视线中欲言又止地张张嘴,换了个话题:“所以究竟怎么回事?电话里听得不是很明白。”
“呃……”
“出去吃个饭,慢慢说给我听。”
“啥、啥?不,等等Oliver,我不能……”
“你就出去个几十分钟,他不会醒也不会走。”星城守护人二话没说扔给他一件大衣,“走,带我去你的地盘逛逛。”
“……没什么好逛的……”
“不许用神速力。”
“那就更没什么好逛的……”
男人朝身后翘首以盼的同僚们比了个拇指,拍拍另一个哨兵的背,搂着他哥俩好地出门了。

Oliver点了杯伏特加,跟身边人碰了碰杯。Barry Allen是个很好的酒友,喝不醉,不存在酒品问题,还会认真听你说话。
——前提是他心情好。
“Wowow,等等等等。”Oliver把他又要举杯的手按下,眼看着两人面前已经摆了一沓,酒保都惊悚地瞟他们好几次了,感觉随时会大声呼叫保安,“你悠着点儿,不少你这点酒钱也不是给你这么糟蹋的……”
“我以为你叫我出来就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了?”Barry撑着脸不满地看着他。
“我是这么打算的——前提是你能喝醉。”金主翻个白眼,强行把酒瓶从他手上夺过来,“所以,怎样,你就这样认了?”
“他不现身,我能拿他怎么样?”Barry忧伤地支着下巴,“他跟Savitar不一样,他的目的……就算我们解决了他又能怎样?裂缝在那,总得有人……总得有速跑者……”
总得释放一个速跑者的神速力填补它。
Oliver明白。
但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你是我朋友,”他强硬地说,“Hal也是,还是那句话,我不会让他醒来发现自己哨兵莫名其妙没了,还是自齾杀的。太蠢了。对他不公平。”
“你有更好的办法?”Barry趁他不注意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裂缝……”
“先别管裂缝,先把你小命保住。”Oliver打断他,酝酿了一会儿,又说道,“你和男人做过吗?”
“哈?没,怎……”
“给你。”
“什么?”
“Damiana.”
“啊?”
“春药。”
“!?”
“上了他。”
“Oliver!?”
“你们结合了未来的你不就没办法了吗?”弓箭手一脸“这不很简单吗你傻吗”的表情,“现在他昏迷着可能会影响兴致,以防万一你拿着。虽然我觉得也用不上——别告诉我你不想要他,他没受伤之前你看着他好像恨不得把人囫囵吞下去。”
“我不能乘人之危!”Barry脸通红地把东西往他怀里一推。
“救命要紧——我去给Cisco和Caitlin说明一下,晚上把空间留给你俩。”
“你给我回来——回来!别开玩笑了——该死的!Oliver!!!”
围观群众:“……”
现在的小年轻都这么明目张胆了?

他又在这儿了。
Barry忧伤地叹了口气。
Oliver的馊主意得到了闪电小队全票支持。就连Joe都一脸讳莫如深地塞给他一袋不可言说,鼓励地拍拍他肩膀,跟那群没良心的一起走了。
Barry举着金红包装——那上面竟然还有他的Logo——这是变相地诅咒使用者吗——有人付他版权费没有——为什么是樱桃味儿的——我感受到了侮辱——表情扭曲。
认真的?
Joe你可是个警察!
小雨燕站在他对面鄙夷地看着他,Barry懊丧得跟他斗嘴的力气都没有,盘腿往地上一坐,气馁地塌下肩膀。
清场,两个人,绝对安静,病床都加宽了。Caitlin体贴地合上门还关掉大灯,监视器留了隔着两间屋的,监护室里额外加了三个神速力报警器。
“监控蓝闪的,对你也有用。所以最好……我也知道男人意乱情迷……但你……要知道你……呃……”Cisco欲言又止地“呃呃”了半天,最后心一横,“会死人的。”
“……”
我谢谢你们哦我的好队友。
Barry闷闷不乐地躲在精神图景里刨坑。别管那药是不是真的,首先,他连盖都没开,其次,他刚躺Hal身边就失去意识了……
丢死人了。
不远处小雏鸟扑哒着翅膀嚷嚷着,跌跌撞撞地飞,Barry也不管他。他承认自己嫉妒了。蓝闪电就脑子有点问题。他比他成熟比他强大,比他经验丰富,比他多跟Hal相处了二十——十五年。
连精神体都比自己的威风凛凛。
他把一只小笨燕子养成了老鹰,这事说出去绝对够跟Oliver喝一壶(某个把狼当狗使唤了十几年才发觉的)。但人正主在这儿,来势汹汹的,他在句子里把主语换成自己,怎么讲都觉得别扭。
虽然那都是以后的他会有的,但被人提前剧透了……
好、想、跳、过、中、间、过、程。
Barry闷闷地吐出一口气。
他的这只还那么闹腾……
“在自己精神世界里就别叫唤了,你瞎蹦什么呢——!?”
灰白的暴风骤然变暗。
他震惊地站起来,看着从边界迅速晕染开来的墨蓝色星空,心跳声在梦里都听得清清楚楚。
Barry紧张得手指都在发抖。
他猛地转身,看到了Hal,不远处Sphinx也优雅地晃着身子飘游在星云中。
Hal手束在夹克里,看见他回头于是笑了笑,招招手,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
“我晕过去的时候好像感到你受伤了。”
Barry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雨燕欢快地啾鸣着扑向蓝鲸,Barry扑进Hal怀里,攥着他衣领,飞快地倾诉,语无伦次的:“你没事、你没事对不对?他们都说你没事,但我找不到你,你去哪里了我找不到你……你真的没事对吗?”
“我可是向导啊。再让你练二十年,想困住我也嫩了点。”Hal搂着他安抚地深吻,“有偷偷亲我吗?”
“有。”Barry诚实地回答。
“……天。”Hal失笑地抵着他额头,“你让我怎么舍得放开你……”
“你醒了吗?”Barry死死偎在他身上,“你快醒了吗?”
Hal摇摇头:“还是有些困难。”
“发生了什么?”Barry发着抖,“究竟怎么回事……”
“详情蝙蝠侠应该都能查到。我当时以为他是你。大意了。”
Barry鼓着嘴:“我跟他一点也不一样……”
“嗯,不一样。”Hal搂着他摇啊摇,“你想那么帅还得修炼二十年……”
“嘿!”
“玩笑玩笑。”Hal讨好地碰碰他的唇角,“听着Barry,有更重要的事交给你。”
“啊?”
“下次他再出现,尽可能地拖住他。”
“诶?”
“他的向导——好吧,我——不在了,虽然非人的愈合能力让他得以存活,但精神世界完全崩溃了。”Hal轻轻抚触他的脸颊,“我可以帮他重建。”
“……什么!?”
“但他的速度……”
“不——等等,你疯了吗!?”Barry抓着他肩膀死命晃,“你现在好不容易好了点、要是他知道你醒了、如果他注意到你醒了……”
“那也不过是再睡一阵子罢了。”Hal手指抵着他的唇,温柔地叫停,“听着,Barry,那是你,不管他做了什么,他也是我的哨兵,我没办法坐视不管——我也得保护你,这是我的义务。”他轻轻地说,“也许他清醒过来就会放过自己呢?他会放过你——想一想Barry,你不想离开我的对不对?”
“……”Barry委屈地撇嘴。
“他太快了,停留的时间太短。我不想拖到他要对你动手的那一刻,变数太多。”
“可、可是……”Barry结结巴巴的,“好、好吧我试试……”
“我知道你打不过他。”
“……住口。”
Hal笑出声地凑近了亲亲他恼红的脸:“尽力吧,好吗?”
Barry徒劳地收紧陷在他衣领里的手指:“你真的没事,对吧?你不会有事……”
“他的目标不是我,Barry。”Hal温柔地摸摸他耳侧,“你多小心。”

tbc

热度 84
时间 2017.08.07
评论(3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