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24

弱弱地问一句这篇出本本有人理我吗?
有的话,有没有画手帮忙画个封面(T▽T)
联系了三位触都没有回音我很方(T▽T)
我不想用纯色或者表情包当封面!

二十四更

Diana为自己没能帮上忙而愤怒。但他们心里都明白,蓝闪电如果一心周旋,神奇女侠这种重击手恐怕爱莫能助。
这是Barry自己的战斗。
他谢绝了公主的协战邀请,他请所有人规避——遭到拒绝。他不想牵扯进太多人。他们的最后一役肯定是要在神速力裂缝周围,而现在除了穿梭在时间洪流中的蓝色速跑者没人知道在哪。
“他花了二十年才搞明白。”Barry有些泄气,“我们就别妄想了——就像我说的,总得有人为此付出。”
“可凭什么是你?”Cisco愤愤不平,“他为什么……”
他没说完。
他也察觉了这个问题有多不合适。
虽然其实不止一个人在心里悄悄质疑:
为什么?
为什么未来的闪电侠不干脆自龢杀来得清净?
Barry没法揣摩二十年后已经疯了的自己的脑内剧场。或许——或许他的自我厌弃已经到了顶点。
他可能真的不只是来杀Barry的。
“唉,要我说,既然你都已经准备好英勇就义了……”Oliver凑近捣捣他,半开玩笑半恼火地说,“死之前带你吃顿好的?”
Barry半死不活的,戳两下动一下地换了一边趴着:“Hal不在……”
队友们语塞。
是的,Hal不在。疏于五感练习的新手哨兵甚至还没处理好自己过于灵敏的味觉和高热量食谱的磨合期。
——他已经连续好几天只能吃蔬菜沙拉喝白粥了。
“你这样不行,”Iris很恼火,“你吃饱喝足跟他打都打不过遑论饿肚子!?”
“Iris说的没错,你打不过。”Cisco一脸真诚,“跑吧。”
“……”
“我们也许没法彻底消灭他,但我们可以把你藏起来?他不是在被黑闪电追逐吗,就算他一直跑也跑不了多久。也许——只是也许,我们可以拖到那个时候?而且他并不想把无辜人牵扯进来,虽然很拙劣,但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
“不,Cisco。”Barry坚定地回绝,“不。”
“Barry!?”
“我有很重要的事,我需要他的答案。我必须再跟他见上一面。”Barry慢慢站起来,“就算要为此赌上性命。”
他飞快地拿下制服跑走了。
Cisco看向超能力者探测仪。
代表深蓝闪电的亮光稍纵即逝。

“你竟然没有跑?”
狂奔过数十个城市之后巴里突然停了下来,背对着尾随而来的男人,冷淡地说:“也没叫外援——放弃治疗了吗?”
“……这就是裂缝?”Barry震惊地发问。
巴里抬头看着头顶猩红色的缺口,语气毫无波动:“是的——你还没回答我……”
“我永远不可能向你低头。但我有一件事需要搞清楚。”Barry站直了身子,“Hal,把他带走的那场灾难,是什么?”
巴里愣了一下,随即讥嘲地一笑:“知道这个干什么?你又活不到那时候了。”
“谁说得准呢?”Barry沉下声,“告诉我。”
“你没办法的。”巴里出神地自言自语,“有办法我早就……”
“你没办法,也许我有。我没有的话还有正义联盟。我们会一起想办法——总会有办法。”Barry动怒了,“我不会逞强做一个孤胆英雄,我不像你!”
“我就是你。”巴里猛地转身讥讽地看着他,“我是你经历了我经历的一切后会变成的样子,否认这点没有意义。”
“我管你经历了什么!”Barry吼道,“你袭击了他你个混蛋!”
“只是达成目的必须的手段罢了。”巴里冷漠地说,“比起我要对你做的,Hal不过是睡了一觉错过这一切……”
“醒过来发现失去了自己哨兵?”Barry一时失语,“你就这么对他?”
巴里轻蔑地瞥了他一眼,神情中满满的厌弃和不屑:“就凭你?”
Barry还想反驳什么,突然后脑被人敲了一闷棍似的,疼得差点失去意识。那感觉稍纵即逝,却还是让他不堪忍受地跪倒在地上。
“连接消失了。”
蓝闪电眨眼出现在Barry面前,拽着他头发让他抬头看向自己。
“疼吗?”
Barry痛苦地呻吟。
“你们只是精神连接罢了。”巴里冷硬的语气里出现一丝裂痕,“你知道我失去他的时候经历了什么吗?”

“妈的……”
一直不懈挣扎于将醒未醒边缘的Hal被突如其来一阵钝痛打击得险些又晕过去。他捂着头躺床上,监护仪全在激烈地报警,奇怪的是没有一个人跑下来查看。
就在他嘶嘶呻吟的档口,一个人影出现在他床头。
“终于……”他郁闷地长出一口气,“还在想你什么时候过来……”
Hal捂着头痛苦地找鞋,“正好,帮我把戒指和提灯拿来——你知道在什么地方是吧?我……嘿!你干嘛!?嘿!!放我下来我自己能飞你听到没——喂!!!”

“那感觉就像是有一只手伸在你颅骨里活活掏你脑子,再泼进一壶开水。它从里到外地撕裂你,你惨叫,它不会停。”
巴里一拳一拳揍在过去的自己身上,失了先机的Barry甚至无法反抗。
“你的精神体也会尖叫,雨燕叫起来真的很吵——不管多么乖巧的精神体都会反过来攻击他的主人。因为你让他失去了曾亲密无间的伴侣。”
他勉强分开半个身位,却又迅速被人缠上,一膝盖狠狠顶上他的胃。Barry差点吐出来。
“然后你的血在沸腾,肌肉抽搐,心脏都快爆出来了,还仿佛有小鬼在掏你的肠——你知道在神速力里经历这见鬼的一切是什么体验吗!?”
他狼狈地吐出一口血。
“这不是最糟的。”他发着抖,“最糟的是你甚至不想结束它,你宁愿承受着这一切因为你知道当它停止——当所有的痛苦都消失,你就彻底失去他了。
“你连为他感受痛苦的权利都没有了。”
Barry被踹翻在裂缝周围,他挣扎着想站起来反击,可是他腿断了,五脏六腑都在绞。蓝闪说的话一字一句都敲在他心上,比起肉体的疼痛更让他不堪忍受。
“我不怕你叫外援。”他一步步靠近,“我跟正义联盟对峙唯一的优势是他们不杀人。而只要我活着,我总会达到我的目的——你必须死,Barry Allen。”
他掐住他的脖子。
“Wally West会成为比你更称职的闪电侠。他有责任感,崇拜着你,而且他不是向导也不是哨兵,他没有发疯的危险,也不用经受那种痛苦。”巴里眼睛爆出冰蓝的闪电,“安心受死吧闪电侠……”
[住手。]
一只手臂突然探出来,拦住他的腰把他往后拖。另一边,刚刚苏醒还不太能控制身体的Hal踉跄地冲向了虚弱的Barry,把不停吐血的哨兵搂紧了护在怀里:“Barry!?Baby……”
“Hal?”Barry难以置信地抚上他的颊,“你醒了?你还好吗?你穿着病服?你的戒指呢?你怎么来的?”
“我没事,我很好。”Hal焦虑地上下检查着他,“我的天……我就下线半个月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我没事。”他惶惑地看向在场的其它人,“那是……”
巴里咆哮着,想要冲出这个怀抱。只要再一下,一下就好,只差一步他就可以杀死过去的自己,填补这个裂缝,弥补他犯下的所有过错。
他震动着试图摆脱不知名的钳制,可突然连抬起一根小指的力气都没有。冰蓝色的闪电噼啪跃动,抽搐般从他身上慢慢剥离。巴里茫然而恐惧地看着神速力从自己身上溜走,填塞进裂缝狰狞的缺口。
这是……
又一只手从他身后探过来,横在他胸前,用一种禁锢式的保护姿态将他笼罩在幽绿色的阴影中。
[乖,别闹,有事回家说。]
巴里瞳孔骤缩。
两人身影变淡。
眼见着形势不对,Barry激动地想冲过去拦住他们:“等一下!”
告诉我、告诉我是什么时候,告诉我未来的他发生了什么,告诉我我可以避免这一切!不然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你折腾这一遭的意义是什么!?你得告诉我!我们不能失去他,我不能失去他……
一个人挡在他面前,他想推开,但他抓得很紧,紧紧地紧紧地把他抱在怀里:
“来不及了,Barry,来不及了。”
“来得及!现在怎样都来得及!”Barry崩溃地吼道,“他告诉我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我会从一开始阻止它发生,我赶得上的,我可以的……”
“太晚了,放弃吧Barry,没关系的。”Hal摸摸他脸颊,“你阻止不了的……”
Barry愣愣地看着他,突然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
他还是会失去他。十五年后那场带走哈尔逼疯巴里的灾难。他会失去他,他什么都改变不了,什么都做不了,他到时候也得眼睁睁看他走,眼巴巴地等着,用他的眼睛他的五感没用地候着,看他在遥不可及的地方孤独痛苦地停止呼吸……
Barry哭了很久,整个人蜷在Hal怀里。他想知道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会不会哭泣,而那个时候谁又能站在他身边替他遮风挡雨?
过了良久良久依旧不怎么能平复的闪电侠躲在向导臂弯抽抽搭搭,俩眼都肿了起来,红得像兔子,瘪着嘴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Hal病号服的领子。
“连接断开了。”
Barry委屈地拽着布料扯啊扯。
小雨燕躲在精神图景的角落里抹眼泪。
Hal失笑地倾过去含住他的嘴唇,Barry惊呼一声,久违的触感让他激动得指尖轻颤。脑仁处丝丝缕缕的细密瘙痒让他骨头都酥了,没出息地整个儿软他怀里。
“再连上就是了。多大点儿事。”Hal安慰地摸摸他脸颊,抚上那些没来及消的淤青,皱眉,“臭小子对自己下手这么狠。”
Barry傻笑两声擦掉脸上的血和眼泪:“一会儿就好了……我断了脚筋也没事……”
“这不是借口。”
“真没事——你看都快好了。”俩腿活泼地扑腾了两下,Barry状况外地转头四处看。树林幽静深邃,已经不见了狰狞的罅隙。
缺口被填好了。
“刚才那是谁?他怎么……”
“回家再说。”Hal呻吟着把人拉起来,“能站吗?妈的那混蛋也不怕我躺这么久突然剧烈活动血栓栓塞了……你能跑吗?你通讯器还能用吗?操的拽我过来的时候把戒指给我落下现在影子都没了……”

“这不可能……”
巴里被带到一座城市的上空,他抗拒地抵着人肩膀,难以置信地瞪着眼睛。
“这不可能……”他语气激烈又失魂落魄,“我知道有这回事,我知道他们去选灵魂了——他们去了炼狱!你不可能在那里,你值得最好的,你怎么会在那里!?”
[我不在炼狱。]他嗓音沙哑,语气轻缓,[不在地狱,不在天堂。我在这里。]
空闲的手抚上他心口。
[我一直在这里。]

tbc

热度 79
时间 2017.08.10
评论(7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