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26

昂又爆字数了所以就这么多了(T▽T)
明天最后一更,收个尾巴
能出本的话我再加一小段幽灵和蓝闪的肉

二十六更

主场

“Hal……”他贴着他胸膛喃喃,“Hal,Hal,Hal……Hal……”
“嘿,我的小雨燕。”Hal爱惜地啄吻着他优雅的颈侧,又含了一大口在嘴里,细细地舔咬,手搭在他大腿间摩挲挑逗。
“别睡,想想,想想看想要什么样的精神图景——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了。趁着这几分钟,好好想想。”
“想要个白篱笆……”Barry咕哝着,“一栋两层的小木房子,还要有个花园……”
“不要菜园子吗?”
“你说了算……”
跟Hal慢悠悠地拌着嘴,Barry只觉得奇妙。
他们各自的精神图景都不在人间。
可是结合后,他们在脑海中构建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世界。
“还要靠着海……”Hal咕哝着,“Sphinx在哪儿都能活,但她喜欢海……”

屋外,天台。
两人安静地相偎,俯视脚下万家灯火,坦然地窃听当年彼此的热切和轻狂。
“你喜欢他,对吗?”巴里突然开口。
[嗯?]
“二十年前的我。”他低着头,“他还那么单纯,白纸一样,看着你就像在注视全世界……”
[你一直如此。]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好吧,我喜欢他。因为他是曾经的你。我也喜欢三十岁的你,四十岁的你,或者十岁的你,还是婴儿的你。身为幽灵最奇妙的一点是时间对于我来说不再是一个虚无的概念。我甚至在你母亲怀有身孕时去探望过她。我跟那时候的你说过话。]
“真的?”巴里好奇地看去,“说了什么?”
[你将是我的小哨兵。]幽灵温柔地注视着他,[他们都是你,巴里。但那个跟我经历了二十多年风风雨雨的人是你,那个傻乎乎地等我回家、笨到为我丧失理智的哨兵,是你,只有你。]
巴里闭了闭眼睛。
“……你离开太久了。”他状似满不在乎似的说,“我差点就恨你了。”
[……]
他玩着斗篷的帽檐:“为什么不来见我——我没别的意思,”见他骤然语塞,巴里着急解释,“只是如果是你……你的话,我有可能收手……”
[你速度太快了。]他淡淡地说,[等我察觉的时候你已经跑到结合之初。于是我就想,好吧,反正裂缝得有人解决。他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管。干脆让你过去的向导帮你重塑精神世界吧。]
他没有再说别的。
但他揽着Barry的手臂很僵。
“你知道我不在意。”看出他的顾虑,巴里飞快地说,“你知道,我不后悔我做过的事,但如果我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接受惩罚,我会非常开心能死在你手里。”
[你在惩罚我,巴里。]来人轻飘飘地叹息。
巴里不说话了。
“那我已经做了。”他很快又开口,“我知道你怕在我动手的时候遇见我。但现在我已经……我杀了Snart,杀了Grodd,杀了逆闪。我把坏事做透了。现在你也抓住我了。我没了神速力,我们在天台上,只要你松开手,一切都结束了。我的仇恨结束了,你的使命结束了——我们就结束了。”他抚上男人冰冷的面颊,“你会怎么做?”他梦呓般询问,“你要怎么做?”声音发抖,“可怜可怜我,幽灵。看在你爱过我的份儿上,给我个痛快,或者让我死在你怀里——求你了哈尔。”
幽灵——哈尔——没有说话。怀抱着他的手臂纹丝不动。
“让我看着你。”他呜咽着,“让我看着你,让我死在你手上。我知道我罪有应得,但你已经离开我一次了——不要再一次了。不要再背向我。这次让我先走吧,求你了哈尔,我爱你而既然你爱过我……”
幽灵微微低下头,覆上几乎挨到自己嘴边的唇。
[裂缝填补好的那一刻,你启程的时间线就已经不存在了。]良久后他们分开毫厘,哈尔抵着他的额头低沉地说,[你的归途不存在了,你杀的人不存在了,你的罪行不存在了,你——其实也应该不存在了。]
巴里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你对我做了什么?”他轻轻地问,“哈尔,我亲爱的——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凝固了你的时间。]他最终坦白,[你不属于这个世界,这个宇宙,这个时间线。你获得永生,也获得永罪。你超脱于万物,同时被万物抛弃。你是时间线的悖论,直到……]
直到幽灵反悔的那一天。
他说的很平静。
[还有,我依然爱着你,巴里。]他补充道。
他也害怕。因为没有经过巴里同意做出这个决定。他怕巴里会生气。
可他更怕失去巴里。
[我还爱着你,我不可能放下你,不可能任你抹消过去的种种,不可能……]他蓦然语塞,喉咙发梗,[不可能坐视逝去的时间线把你带走……]
“……天呐……”
巴里微微直起身,指尖轻轻碰了碰他的眼眶,看进那双无机质的眸。
“天呐哈尔……”他喃喃道,“那你呢——你是心甘情愿的吗?你就心甘情愿成为幽灵吗?你让我永世长存——你呢?当你想要放弃的时候你难道还要再为了我勉强继续吗?”巴里抚摸着他的下巴,“你不愿意,我知道。为什么你还是成为了幽灵呢——或许、或许我可以接替你?我是有罪之人,我嫉恶如仇,我也愿意诚心忏悔。如果这样能让你解脱——这样你能解脱的话……”
哈尔挡住他的唇:[可是,巴里啊。]他笑,[没有了我,你又该怎么办呢?]
巴里愣了一下。
“你知道啊?”他想笑,眼泪划过颤抖的唇角,“你他妈原来也知道啊?”
不知谁先吻上了谁。
那一瞬间巴里险些落泪。
他不知道周身光影流转的是什么,不知道他们怎么从天台来到一张床上,不知道制服什么时候被褪了干净。
“欢迎光临,”已经化为普通人模样的哈尔亲吻着他冰凉的背脊咕哝,“我的神庙。”
巴里猝不及防地低喘,反应过来后吃吃闷笑,舔了舔在打斗中破损又因神速力被抽干而未愈合的唇角,拉着他的手,抚上自己面颊,轻声轻气地问:“怎么,想圈养我?”
“……你真不该这样撩拨一个男人。”
他突然动作。
巴里仰头轻叫。
哈尔进入了他。
他咬着下唇,眼泪凝聚在眼眶。
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这样被人完全掌控、完全占据,被从内而外地呵护。
他顺从了男人的蛮横,乖巧地随之律动。当哈尔咬上他肩头、让他痛得嘶喊,把他完全禁锢在怀里亲吻,用力又不失温柔地侵占到深处,肌肤与肌肤交缠的冰冷中,他感受到胸腔勃动出的久违生机。

巴里睡着了。
哈尔看着他裸露在空气中的肉体,白净皮肤上的淤痕和齿印,放以前完全不可能得见的淫靡放浪,眼神柔软。他俯身,在他额角留下不带情欲的一吻,悄悄离开了毫无温度的被衾,无声走出卧室,周身迅速覆盖上暗色的铠甲和斗篷。
拾级而下。
他步入大厅,坐上中央的王座,看着面前一个个漂浮的时空影像,眼神悠远。
他的肉体永远留在了太阳上,在华氏一万度的高温里灰飞烟灭。
可他死后没有去传说中的任何地方。
他留在人间。
滞留在他的哨兵身边。
这不是没可能。以前发生过。连接断开时哨兵巨大的痛苦会牵绊住向导离去的脚步,如果他们契合,如果向导回馈的心情同样强烈的话,他就会留下——
作为鬼魂。
漫长时间来他一直在旁边看着,浑浑噩噩地尾随。他没有多少那个时候的意识,他只觉得冷——他的哨兵很冷,失去向导让他摇摇欲坠的精神图景彻底崩塌。巴里艾伦的内心一片天寒地冻。
他像个背后灵,追在他身后。
一如Diana的那一位。
直到四年后,幽灵需要个被联盟信赖的宿主。他被隐忍许久的Zatanna推荐了去。
[我很抱歉。]他突然说。
雨燕无声出现,安静地伏在他左边的扶手上。
[我很抱歉,我的小伙子。]他轻轻地说,[斯芬克斯再也回不来了。]
他冷漠地看着他。
良久后,他突然阖了眼,垂下脑袋,轻轻靠进幽灵冰冷的手掌。
一如初生的模样。

tbc

热度 93
时间 2017.08.12
评论(3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