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萌新就是用来欺负的 一发完

“我有个朋友”,Kyle POV
之前的帖子被屏蔽了
评论过的两位我对不起你们||Φ|(|T|Д|T|)|Φ||

以下正文:

Kyle这辈子都不想回忆起跟那两人的初遇。是的,当“初遇”这种美好的字眼紧随着双数宾语的时候,他要面对的要么是死生掺半的恶战,要么是瞎狗眼的日常。
而Hal Jordan就是有本事将二者双剑合璧并给新任灯侠带来绝对超过双倍的精神攻击。
倒霉催的小画家在濒临死线的致命关头被一枚闪着光的绿戒指团成团裹进球打包扔进外太空,在经历了“WTF”“要窒息了”“我ТMD稿子还没上色”的绝望天人交战后,跨星系隧道“噗”地把他连人带球地吐了出来,抬头看见一群绿莹莹的小飞人围着一长相十分岛国片的怪物狂轰滥炸。
于是新灯侠连实习期都没过就被强行拉入团,在前辈们(“朝哪儿打啊你个瞎子!?”“防护盾都不会张你他圌妈从哪来的傻【哔——】!?”“艹尼玛的打友军了!”)的友好(呸)问候中艰苦卓绝地结束了战斗。
Kyle到此还在以为自己被拖进了哪个网游次元。
尘埃落定后一半人拖走了怪物,另一小撮人簇拥在他周围,神情各异长相各异甚至种族都各异地各执一词。小画家茫然地看看这看看那,不明白什么“牺牲”什么“传承”什么“戒指选择了你”,过于震惊甚至没来及惊疑明明口型都对不上为什么自己还能听懂他们的话。
所以真不奇怪当他看到从一堆异形中突然冒出来个正常人会那么激动。呃,虽然的确有些失态。但Kyle认为自己的行为完全情理之中(事后被当事人嘲笑了好几十年——混圌蛋)。
他给了Hal Jordan一个大大的拥抱。
伟大的灯侠震惊中竟然也没推开他。或许当时大学还没毕业的小画家太显年轻让喜欢小孩子的飞行员下不去手,而他深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对一个过惯了安稳生活的普通人来说是多么毁三观的冲击。
然后那抹蓝光出现了。
Kyle在看清那人胸前酷似失踪许久的闪电侠的Logo时激动了不止一下,而对方略微皲裂的表情却让初生牛犊的灯侠事后回忆时不止一次地想轧了自己不听使唤的手。
蓝汪汪的闪电侠神色如常地缓缓降落在二人身边:“抱歉路上耽搁了。”
“该说我早就习惯了吗?”Hal笑嘻嘻地(十分顺手地)推开了某依旧惊魂未定的“小孩子”,自觉朝小电池凑过去,噘嘴,“奶一口。”
闪电侠——蓝灯Barry Allen——至落地前一直紧绷着的神色迅速缓和,笑骂着给了棕发的灯侠一下,又欣然与之碰了碰嘴唇。
深入彻底的。
蓝灯侠发动奥义“蓝灯的鼓励”,悚然惊觉自己之前行为有多找死(事后又被偶像敌视多年)的Kyle遭受暴击666。
不他不听什么“蓝灯可以为意志力充能”纯属哄小孩的理由,这种槽点满满的设定本来就够造成精神污染了。
现在退圌团来得及吗?

事后他接受灯戒和前辈们的强行科普。关于这是个怎样的团队,关于意志力具象化,关于延续与继承,关于整个灯团只有一个人带着绑定奶而虽然某人的能力是通用的但大家都默认除非你的戒指真的快饿死了否则绝对不要去蹭蓝光……
自觉自己早早被某蓝灯无声拉黑的小萌新表示完全OJBK。
绿灯军团是几乎与宇宙一样长寿的维和部队。严格归严格,其无比成熟的管理机制让类似于“欺生”现象几乎绝迹。除了初次磨合的不愉快,Kyle在OA可谓如鱼得水。
……年少无知啊年少无知。
Tomar Re的和善是一针催眠新人的麻圌醉剂,长久受训养成(类似于斯德哥尔摩)的信赖依附感让他在被委托去找那谁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还没完全将灯戒功用刻入本能的小画家并没有怀疑为什么明明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却要让他全宇宙地开定位——他还真去了,傻呵呵地摸圌到一团绚丽的灯戒造物之外。这两个词放一起本身就很奇怪,因为从戒指里出来的东西都是一个色的。但眼前光影流转,暗潮涌动间甚至闪烁出贝壳的光彩,璀璨之余也遮蔽了来自外界的所有窥伺。Hal Jordan很强大,他的想象力有时候让身为画手的Kyle都自愧弗如。他似是为继承灯戒而生的。
沉浸于崇拜前辈的Kyle到现在也没多想。为啥Hal会选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他那时候真的太单纯了。
被拒之门外的他非常自然而然地申请了通讯。
没人理。
一根筋的小菜鸟再接再厉。
被掐断。
如是三番之后对方似乎终于妥协了,讯号接通了,绿影闪烁中灯侠语气相当不耐烦:「什么!?」
『你确定现在干这个!?』
那是蓝灯的声音。
Kyle茫然地“啊?”。
「宝贝儿你也听到了它一直在响。」
『我是说这个!』
「你要我进到一半的时候退出去?你认真的???这可是你的蓝灯能量也修复不了的创伤小闪电!」
『你这样分心屏障破了怎么办?』Barry咬牙切齿的,『好吧我很开心你会为了我失控,但这样的死法也太掉价了!』
「我的意志力才没这么容易受干扰。」
『……我受到了侮辱!』
「闭嘴你个不让人省心的小混圌蛋。」Hal的声音变得含糊起来,掺杂着暧昧的水泽声,「灯戒们都会维持宿主基本生命体征,除了你心因性的饥饿感之外啥都不用担心——噢嘿?还在听吗,我们……喂?」
没在听了。我死了。
Kyle一脸灰败地切断了通讯。

什么和善都是骗人的。
新人就是拿来欺负的。
垃圌圾军团吃枣药丸麻麻我要回家Φ(TДT)Φ 

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当Kyle刚刚认识穿着差不多制圌服只是Logo和颜色跟某人有所区别的Wally时,他的脸色跟吃了屎似的。

“Barry什么时候回来啊?”
“谁知道呢?也许都在外太空奶孩子了也说不定……”
看在死线的份儿上他是发自肺腑地这么认为。
Wally你瞪我圌干嘛!?

End

热度 194
时间 2017.11.06
评论(9)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