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Dickjay】Talon and the Hood(利爪!Dick)01

作者:firefright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05364

授权:



简介:
16岁时,Dick被猫头鹰法庭绑架,并且训练成利爪,在此过程中失去了记忆。法庭被蝙蝠侠摧毁后,这个新利爪失踪了。令人始料未及的是他却与二代罗宾——Jason Todd——之间形成奇妙的纽带,这种联系甚至经受住了Jason的死亡与重生。

译者:
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照搬标题的,所以标题就不翻译了_(:з」∠)_

注意:
病病的大少,黑化的大少,占有欲爆棚的大少,对“Dick Grayson”身份很排斥的大少,以及保护欲爆棚的二少

【假装翻译是在学英语Orz都快考试了呜呜】

01 Fly, Little Bird

Jason跑着,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因为在某处、不久之前、他做出一项非常糟糕的决定。
[当你看到他,离得远远的,罗宾,立刻上报给我并且老实待着。]
现在Jason真心希望自己听了Bruce的话。
起初没什么,他仅仅是瞥到屋顶上一抹违和的阴影。Jason越过高高的烟囱张望,黑影分解成鸦黑的头发和苍白的皮肤,年轻的男孩,冷酷的容颜……
Jason从未想过能再次见到他。
Dick Grayson。罗宾。利爪。
猫头鹰法庭案六个月前就了结了——除了眼前的这个。所以,大晚上的Jason看到自己前任出现在面前,真的能怪他忘了申报流程吗?他以为这家伙死了,尽管Bruce看起来依旧抱有希望。事实上,一开始就是这份希望驱使Jason付诸行动。
他没有做什么所谓明智的事——没有通知Bruce。Jason试图孤身追踪利爪,尽可能悄无声息地穿梭在黑暗的屋顶和高大烟囱间。哥谭的老工业区布局危险,而且暗处藏有各种罪犯。所以也不奇怪在逃脱了超级英雄追捕后,草木皆兵的Grayson会藏在这种城市的角落。
Jason知道,在这个迷宫里,坐以待毙只会失去那失忆刺客的踪迹。他可以仅仅报告给Bruce一个单薄的背影,然而对比之下,直接亮出利爪的藏身处简直赞透了。
于是他说服了自己。
(然后,也许,Bruce会看着他,好像他有多么骄傲。也许他会对他微笑。而不仅仅是把Jason当成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的复制品。Jason厌倦了躲在Dick Grayson的阴影里,他想彻底证明他也可以。)
不幸的是他完全低估了自己对手的能力。
四下俱寂,只能听见Jason的精灵靴轻轻蹭过屋顶松掉瓦片的声音。但这已经足够一个利爪跟上他了。他过于强大。Jason都没意识到他已经露出马脚,甚至还沾沾自喜地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
然后他转过工厂一个拐角。
跟噩梦面对了面。
“艹!!!”
现在Jason只能做一件明智的事了。
他跑了。
“该死!该死!该死!”他喘息着,落在地上,滚进两个建筑之间的狭缝,勉强把自己塞进窄得都不能被称为小巷的空隙,从另一头挤出来,一栋未完工的建筑进入视野。
“拜托……拜托……”一定有哪里他可以躲……
如果接下来的五分钟Jason没被第一任罗宾干掉,晚会儿Bruce也绝对会杀了他。
他冒险回了个头,黑暗中什么都没看见。今晚哥谭阴天,没有月亮,云层上偶尔响起雷声隆隆,预示着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该死,他完全不知道利爪在哪,这也就意味着他随时可能会因某种可怕的混乱而痛苦的方式死去。他见识过利爪们如何对待猎物。他们的死法不只是惩罚,也是种警戒。
可去他妈的,Jason绝不会轻易下去。他不会傻站着等死。Jason跳上脚手架(这里可能会成为写字楼,如果哥谭的日常灾难没有先把它毁了的话),抓住根垂下的铁索,试图在房梁上稳住自己。
然后他知道自己犯了大错。
铁索松了。
它不能支撑他的体重。
Jason听见头顶看不见的地方某些非常沉重的东西开始崩塌,他几乎没有意识到坠落的铁管直直地朝他砸来。
一抹人影滑出黑暗把Jason撞开。
落地方式糟糕透了。Jason痛呼着,两人在粗糙的地面上滑出好长一段,堪堪避开从湿土中戳出来的一堆尖刺。尽管Jason觉得Grayson可能更疼——他垫在他下面。
真该找人跟这公司通个电话谈谈工地安全的问题。但如果他告诉了Bruce,他只会被强调下次多留意周遭的环境。
两人勉强停下了滑动。Jason手脚并用拼命挣扎着试图从利爪怀里挣脱。这人救他可能只是为了就近动手杀死他。可他的手指钳子一样扣着Jason手臂,轻松地把他摁进湿漉漉泥地呃——愚蠢的绿鳞小短裤完全被浸透了——他制服的一部分——这算谁的错?
屈辱中Jason色厉内荏地怒视着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人。
“从我身上起开!”
他的手腕被人单手摁在头顶,紧接着Jason感到脖子一凉。冰冷的金属紧贴着喉咙,金色环绕的眼珠玩味地看着他。
“小小鸟,”他的声音宛若丝绸,“你以为自己在做什么?”
“试着摆脱你,混球!还有,我是罗宾,不是什么小鸟!你个怪胎!”
“在我看来你只是让自己卷进麻烦。”刀刃沿着他静脉滑动,Jason艰难地吞咽,“难道你不知道,知更鸟不能追捕猫头鹰吗?”
“不会再有猫头鹰了,只剩你了。”他阴沉地回复,在天上开始落雨时皱了皱鼻子,“你要杀了我吗?”
“我还没决定。”
“那你得快点,我没一整晚的功夫跟你耗。”
Grayson笑了出来,然后吓了一跳,好像他都不确定刚刚的声音是自己发出来的。Jason看着他。利爪思考片刻,摇摇头:“你是只有趣的小鸟。”
“罗宾。”
“我更喜欢‘小鸟’。你看上去那么小。”
Jason恼怒地咆哮。这不是他的错。他从一年前才开始正常进食三餐,而且Alfred保证他以后会长高的:“我会更壮的!”
“我确信你会的。”小刀离开了他的脖子,可Grayson依旧把他钉在原地。雨下得紧了,水珠从利爪穿的黑色皮革上滑落。周围的泥地一会儿可能会变成泥坑,而Jason一点都不想再待下去。
他冒着险,小心翼翼地问:“你会放我走吗?”
“暂时。”
“暂时!?”轰隆的雷声响起,他不得不提高声音。下一道闪电紧随其后,Jason没有看漏利爪瑟缩的样子。丢掉护目镜,那双能在黑暗中视物自如的双眼一定对光线非常敏感,Jason会记着利用这一点的——如果他还有机会的话。
“那是什么意思!?”
利爪倾身,附在他耳边。Jason僵住了。冰冷的嘴唇划过他皮肤,他的胃在翻搅:“这意味着,小小鸟,我会看着你。我发觉你很有意思。”
“怪胎。”Jason吞咽着,舔了舔嘴唇,在上面尝到了雨水。他决定冒个险——不然可能再也没机会了,“你瞧,我知道你是谁,你……”
攥着他手腕的掌心突然收紧,力道重的能留下淤青,骨头几乎要磨碎的痛楚让Jason喊出了声。这他妈确实有效地让他闭上了嘴。
“如果你给蝙蝠侠透露一个字,”Grayson看上去没那么亲切了,他毫无疑问在威胁Jason,“哪怕一个字,我都会让你后悔追捕我。明白了吗,小小鸟?”
极度恐慌的Jason只得无言地点点头。
“很好。”
然后他走了。利爪的重量从他胯上消失了,Jason从泥地上跳起来,揉着酸痛手腕,觉得自己突然又能呼吸了。他透过黑暗和雨幕张望,无法定位Grayson离开的方向。好像他从没出现过似的。
这一切都太他妈可怕了。
该死的,Jason又让自己卷进了什么麻烦?
他歇了会儿,直到砰动的心脏缓下来,才找路离开建筑群,返回大街上。Jason觉得恶心,他知道当Alfred看见自己这个样子会多么焦虑。但他还是有可能得到一杯热巧克力,所以没关系。Bruce才是真正需要担心的,因为Jason必须想出什么不牵扯上利爪的借口来解释他是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幅样子。
Jason想都没想就照Grayson说的做了。他的确不想挑战利爪发现他将两人奇怪的邂逅透露给Bruce后会有多少耐心。但也有另一个理由让他向自己的导师撒谎。因为也许、只是也许,如果他能再见到利爪,如果他能跟他聊聊,他就能帮Bruce将Dick Grayson带回家。
而这绝对会让Bruce为他感到骄傲。
Jason被这想法温暖了。他穿过冰冷的雨幕,赶到集合点去见蝙蝠侠,集中精神在即将得到的热可可和暖烘烘的毯子上,而不是记忆里抵在喉咙上冰冷的利刃。

tbc

热度 277
时间 2017.12.16
评论(46)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