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Dickjay】Talon and the Hood(利爪!Dick) 02

作者:firefright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05364 
简介授权见01:
http://samantha911.lofter.com/post/3824c1_11d80d60 

注意:
病病的大少,黑化的大少,占有欲爆棚的大少,对“Dick Grayson”身份很排斥的大少。以及保护欲满格的二少,沉迷大少美貌的二少【不是】

“Talon”被当成个名字说的时候就不翻了。嗷小桶简直是天使(怪阿姨捧心状)。圣诞快乐!

02 Warmth in Winter

对于Jason来说,等到合适的时机总是有些困难。
合适的时机,是指Bruce不在周遭而Alfred因别的事情无暇他顾;是指当他孤身一人走上哥谭街头时没人注意他跑掉了,没人知道他要去哪,或者更理想的——直到他的事办妥当也没人知道他曾溜出去过。之后他就不在乎自己会不会被抓包了,随便找个理由都能搪塞过去。
今天,12月17日,就是这样一个完美的时刻。早晨的时候正义联盟突发紧急情况,Bruce被召唤过去——谢天谢地——这也意味着在Wayne集团圣诞节歇业前Alfred都得独自操持那些本属于他雇主的繁杂事务——伪造签名、编造借口之类。
任何青春期男孩都会将之视为偷懒的黄金时机:睡个懒觉,参加各种小团体活动。但他们不是Jason。Jason在监护人的缺席中觉察到另一层意义上独一无二的机会。等待夜晚来临几乎算得上酷刑。快圣诞节了,Bruce正朝着成为Jason的称职监护人而努力,他肯定会尽其所能地确保节日当天自己能够待在家里。所以,如果不充分利用这个空窗期,Jason得等庆典结束才能再找到机会了。
抱着这个想法,Jason将脑袋探进厨房,偷瞄一眼,确定没有危险后径直朝餐台上一碟碟已经准备好的点心扑去。
在Wayne庄园住了三年,一下看到这么多吃的堆在那已经不像以前那样会让他反胃难受了。Alfred不是浪费,他会打点自己料理的食品,而且跟他一起坐在厨房学习烹饪的时光让Jason也开始关切起每一份食物。
曲奇,姜饼,杯糕和糖果。Jason小心翼翼地从每个碟子边缘挑走一点点,放进之前在橱柜里找到的特百惠盒子,收进上学用的背包,叠在事先准备好的包裹上。他不想把东西弄脏或者混到一起,他要做的事太重要了。你不能把沾满了糖霜的礼物送给别人——你就是不能。即便糖霜本身也是礼物的一部分。
他想尽善尽美,他必须尽善尽美,如果不能……
“Jason少爷,你到底以为自己在做什么?”
Jason吓得蹦了起来。一个孩子字面意义上被抓到在偷饼干(A kid was caught with his hand in the cookie jar 抓到偷吃饼干的小孩)。他回头,眼见着Alfred站在门口。饼干罐还举在嘴角,他知道自己看起来不能更像是在捣蛋了:“呃……”
Alfred摇摇头,叹息着走进厨房:“我给你说过,我给你说过无数次,你不必偷食物带给自己犯罪巷的小朋友。如果你向我开了口,我非常乐意来亲手准备。”
“噢……我……”热血冲上Jason脸颊,滚烫滚烫的。他低头看着地板,愧疚地吞咽,尽管内心暗自窃喜管家提供了可供利用的借口,“是的,我……我很抱歉Alfred,我只是……我猜我只是习惯了,你知道吗?”
Alfred咂咂嘴,听上去饱含理解以及不赞成:“一个我们期望已经帮你改正的习惯。毕竟,这是你的家,你和其他家人一样可以随意取走这个屋子里的任何食物。”
Jason更艰涩地盯着厨房的板砖——家哦:“是,我知道。”
听见冰箱被打开的声音,Jason抬起头,在他依旧被负罪感淹没的时候Alfred从另外的橱柜里拿出一条面包,一盘冷火腿,还有个黄油碟,一起放在了砧板上。
“你要……”
“饼干和糖果是很好的点心,但它们算不上正式的餐品,小少爷。我认为再带一些三明治会更好,你觉得呢?”
愧疚感在胃里翻搅,叫嚣着要把他撕碎。这种无私的善良太超过了,他没法承受——考虑到今晚他要见谁。
这不是Jason第一次感觉到坦白的话已经涌到嘴边。他所掌握的真相一定会给面前的老人带来无限宽慰。但他发过誓的。他不能违背。无论如何,不是现在。
他得等那个人准备好了再让真相大白。
于是Jason鼓起勇气,走上前,偎在Alfred身边,拥抱似的将脑袋抵在他肋骨上,好让管家看不到浮在自己脸上的谎言:“谢谢你,Alf。”
Alfred一开始僵住了。也不奇怪,毕竟他不怎么跟人如此接触。但很快,他就把手放在了Jason的脑袋上,像是温柔的祝福。
“不用客气,Jason少爷。现在,如果你能把那边的面包刀递给我,我保证今晚你可以携带足够的物资出门。”
不知何故,Jason挤出一抹微笑,站开些敬了个礼,替Alfred拿面包刀。
不会一直这样下去的。他告诉自己,多亏自己直到现在还守口如瓶,未来的某一天他们肯定会好起来。
(或者,至少,他希望如此。)

三个小时后,Jason抓着冬款制服的长披风围着自己,在哥谭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他晃过了犯罪巷和大半段充斥着廉价酒吧的街区,现在正站在某个屋顶上,面朝着伯恩利和海港旁边的一群废弃仓库,徘徊着等待那个让他翘首以盼的人出现——如果他真的会来的话。
有时他会,有时候不。这便是两人之间除了当面交流以外没有其他正式联络途径的副作用。每个Jason漫无目的寻找他的夜晚都像是抛硬币,在那块小金属片克服重重困难落地前你根本不知道最终朝上的会是哪一面。
——从统计学来看几乎不可能了。
他犹豫着,考虑要不要继续等下去。哥谭是个大城市,而他的、他的朋友,仅是芸芸众生中一抹小小的影子。这意味着他可以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而傻子都知道冬天不会是他喜欢的季节。所以如果某人当真选择蜷在哪个隐蔽的洞窟里拒绝露面,Jason也不会埋怨。也许现在他正缩在厚厚的毯子下面,手边放着一杯热水(这也是Jason回家之后的打算——前提是在此之前他没有被冻成冰雕)。
“快来啊……”Jason喃喃着,绕过被冰和污泥覆盖的地方,试着让自己的牙齿不再打颤。他的冬款制服是用某种特殊的产热纤维制成的,好让使用者在北极也能保持温暖——或南极。随便好了。无论哪里,跟冬天的哥谭相比都是小巫见大巫。南北极见到哥谭也会羞愧难当地从“世界最冷之地”的宝座上退位并让她权倾天下。Jason相当确定如果他再不找个暖和的地方待着他手指就要像脆树枝一样断在手套里了。注意力从任务上游离,他几乎看到了热可可和温暖的壁炉在向自己招手。他真的快待不下去了。
“拜托了,T,哪儿去了……”
“找我么?”
Jason转身,刚好看到一抹黑影掠过工厂烟囱下的水坑,貌似打滑了一下,但又及时掌握住平衡,没有从屋顶跌落摔进20英尺下的那条河。
“该死的,Talon!”他呻吟着,站住脚步恼怒地喷鼻,尽管其实内心雀跃不已并为他的出现松了一口气,“你跟了我多久?”
“这次没多久。”Talon吃吃笑着,“吓到你了?”
“没有。”Jason简短地说,扯了扯肩上的背包带,雾气喷上他的脸颊,“当然没有。”
Talon微笑着走到他面前,冰天雪地依然能在波浪状的铁皮上完美地保持平衡。他戴上了护目镜,Jason看不到那对诡异的双色瞳,却还是在Talon手套上的利齿越过披风领子攀上后颈时抖了一下。但他不是害怕。
“你确定?”
“当然。”Jason嘟囔着,想了想又说,“你个混蛋。”
后颈的手指因他的出言不逊收紧了些,可Talon依旧轻缓地笑着,戏弄般倾身与他面对面:“要知道,你蹦来蹦去的样子特别可爱。”
他看着他。Jason在那样的凝视中强自镇静,而这似乎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变得愈发困难:“对你来说也许如此。但我正努力让自己不要在20岁之前死于心脏病。”
“我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
“哪种?心脏病还是死在20岁之前?”
Talon的手指从他后颈移开,滑过脊背:“你猜。”
Jason朝他怒吼,可又一阵寒风穿过烟囱呼啸而来。他咬紧下唇,甚至咬进一小部分皮肤,跺着脚抬头看到Talon泰然自若的样子。严寒中他上前抱住了他。
Talon收敛了笑容。
明年他要让Bruce给罗宾制服加一顶盔式绒帽——也许两个,这样他就能给Talon一个了。
“那么,呃……”Jason畏缩一下,努力克制着本能的寒战,“我是不是不该奢求附近有什么暖和点儿的地方好让我们去那聊聊?”
大概去年Jason就知道Talon不喜欢寒冷,新雪的降临曾不止一次让这位刺客从自己身边逃走。基于此,Jason没法想象他会跑出自己根据地多远。如果当真如此,也许这次Talon可以慷慨地向自己展示他的住处,今后他们相处得会更加自然而不用打断本就仓促的会面。
“冷吗,小鸟?”
“比女巫的奶子都冷。”Jason明智地回答。他知道Talon不会承认自己的不适(或者对他说脏话表示不满),“拜托,”他退开一点,看向那张几乎是精密计算后摆出的表情,“你一定知道哪里可去,对不对?”
Talon歪着脑袋,沉思般看着他,摸了摸Jason背的小包,点点头,无声地示意他跟上。
值了。
Jason想,为这举动下暗喻的信任而欣喜。
他们穿过几座建筑,降落在大街上,推开破旧的栅栏,走进杂草丛生的花园。一栋两层小楼就在面前。窗户用木板封了起来,但当Talon转动后门把手的时候门轻易就开了,甚至没有发出荒废之地通常会出现的铁锈侵蚀的吱呀声。
房间有些落灰,有些阴暗沉闷,但也不坏。当Talon带他来到客厅Jason甚至发现几件完整的家具,一堆毛毯铺在硬木地板上。 
看他住在这种地方让Jason有些难受,特别是在知道Talon曾经是谁、来自什么地方的情况下。但他明白自己最好对此绝口不提。
他曾经也住这种地方,而当时的他甚至不像Talon会有人前来拜访。至少这里足够坚固可以挡风,看上去也很干燥。凭他丰富的街头经验,这里作为一处废弃的流浪者之家而言已经非常好了。
“为什么找我?”
Jason舔舔嘴唇,将注意力从房间转到Talon身上:“蝙蝠侠今晚不在,而我不确定在那之前还有没有下一次机会。”
“在什么之前?”
“圣诞节啊,废话。”Jason站在地毯边缘踌躇要不要先取得屋主的同意,最后心想管他呢一屁股坐了下来。Talon立马加入,坐在他左边,揉乱Jason松散的头发。
触碰行为在最近明显频繁起来。他们之间越熟悉,Talon似乎就越乐意打破更多界限。他触碰,他抚摸,而现在很少会进行恐吓了。有时Jason会为此踌躇片刻,但大部分情况下他都接受良好。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整个城市都亮着灯?”Talon干巴巴地说,“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Jason笑了,将背包绕过头顶取了下来:“是啊。你看,我给你带了东西。礼物——算是吧。”
“Jason……”
“干嘛?我可是你唯一的圣诞老人诶。”Jason试着不要脸红,顺便阻止Talon的抗议并提防他在自己示意可以打开背包之前就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出来,“都是你的。”
Talon沉默了一会儿。他嘟着苍白好看的唇,手指从Jason发间收回,拿起背包的皮带,某种程度上动作依然僵硬,而Jason明白他正在脑中天人交战。法庭灌输的所谓“存在意义”与眼下经历的事激烈冲突着,可能是“好利爪都没有收到过礼物更别提坏利爪了”之类的狗屎,毕竟猫头鹰法庭就喜欢鼓吹那套垃圾。
果然,他的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
“因为我愿意。”Jason适时回答,“因为这是朋友会做的事,而每个人都有权利在圣诞节得到礼物。显而易见,这是规矩。”
他不确定自己该不该就此定义他们的关系,但当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找理由时,有些话就这么溜出来了。Jason希望Talon能够理解——他已经跟他分享一段时间的庄园食物了,单凭这一点他都不该为此小题大做。
Talon摘下护目镜。漆黑的房间里那双环金的眼瞳几乎在发光。Jason没开夜视,他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但他知道旁边这人看得见。他知道Talon正在审视他,观察他脸上哪怕微乎其微的一丝抽搐,像科学家研究显微镜下的样本一样评估他的真实目的。
“就……”Jason诅咒着自己的耐性,他总忍不住想说话,即便在这样严峻的情势下也情不自禁想叨叨些什么,“就只是看看里面有什么,好吗?没有很多,而且你不想要的话也不必留着。看一眼就好。”
他脸上隐约又浮现出笑意:“如果你坚持的话,小鸟。”
“我坚持。”Jason回答,凑近了看Talon解封打包带。纤细的手指裹在手套里,细致的运作令人赏心悦目。最上层是食物,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下面的才是今晚的重头戏。
Talon打开盛三明治的小包,看上去被取悦了。接着是装点心的特百惠盒子。如果换作Jason,仅仅这些就会很开心——童年的贫困让他早早明白如何知足常乐。填饱肚子的一餐本身便能令人感到快乐——热的更好,也更难得。
他迫不及待地在大腿上敲打着手指。
然后Talon发现了背包底部的两个包裹,用廉价的圣诞彩纸装饰着——Jason拿自己的钱在市中心某个药店买的,因为他不想让Alfred发现自己动了庄园里那些昂贵的铂金纸。Talon把它们一个个取了出来,捧在手中估算重量。两个都不大,尽管其中一个明显更柔软。
Talon把它们翻过来,Jason几乎都能看见他脑子里的齿轮在运转。上面没有礼物标签,Jason不觉得那有什么必要,而且不注明似乎更安全——以防万一。
“……我得等到圣诞节吗?”
“不用,你现在就可以看看。”Jason飞快应允。他想让他现在就打开。他想看到他拆开礼物时的表情,他想知道自己做的好不好、有没有搞砸什么。这样他就能继续下去,或者在回到庄园后狠狠唾弃自己。
获得许可后,Talon打开了稍微大点的那件。他很小心地用手套上的利齿划破表层的玻璃胶带,最后揭开层层叠叠的纸片,取出里面的东西——一条围巾,羊驼绒的,染成深蓝色。这玩意比Jason买给自己的任何东西都值钱——也许是买过的所有东西里最昂贵的。但围巾的品牌就已经确保了它会比普通老棉花暖和——甚至羊毛。Jason决定这钱花的值得。
当“给致命刺客圣诞惊喜”的念头划过脑海时,Jason认为一份实用的礼物更容易让Talon接受,一个确实有用的东西、可以随身携带、在他快速奔波于城市间时也不累赘,这样的话礼物才更有可能保留下来,而不是一转身就被抛至脑后。
“你说你喜欢蓝色,记得吗?我们乘着火车绕着哥谭转的那个晚上。”他不安地说,突然有些质疑自己的记忆,又加了一句,“你确实说了对吧?”
小小的微笑慢慢漾开。他看着Talon举起围巾尾端凑在鼻子上嗅了嗅,然后埋首其中用脸颊感受纤维的柔软:“是的,Jason,我说过。”
谢天谢地!
他可以将之视为第一阶段的胜利,毕竟Talon正像只磕嗨了的猫一样用脸蹭着这玩意——现在他一点都不像鸟了。
“太好了!”Jason松了口气,也朝他笑起来,注意力转到另一个包裹上,“所以,第二个……”
Talon期待地弯起眉毛。可能Jason比自己还渴望看着他打开礼物,而他乐意奉陪。再次用爪子划开包装纸,Talon取出里面的东西,放在大腿的围巾上。
三个铝和塑料制成的薄棉套。
当Jason决定把它们送出去的时候就猜到Talon可能会不知道其用处,于是他马上凑近了——近得几乎可以触碰彼此——从他腿上拿起一个。
“我们在蝙蝠洞研发的,通常会在去真的真的特别冷的地方时使用。”他慢慢地解释,“电暖手宝,比商店里卖的玩意儿好多了。那些只能用几个小时,这个可以持续好几天。你看,里面有超厉害的强效电池,就像绿灯侠的戒指。”他夸大了一点,但他清楚地感觉到Talon将脑袋压上了自己额头,好就近看他演示,“你只需要按下这一头的按钮然后……”
Jason激活了装置,热度立刻袭上手心。他将它递给Talon,试图表现得不那么热切地等待对方的反应。起初Talon脸上划过一抹讶异,紧接着是孩子般的欣喜。
——妈的值了。
Talon双手轻轻抱着暖手宝,又将脸贴了上去,怡人的温度蔓延上苍白的皮肤,他满足地眯起眼睛,再睁开,对Jason微笑。
Jason觉得现在他可以将其称之为“2/2”的胜利了。
“谢谢你,小小鸟。”Talon吐息着,证实了这一点。
“没什么。”Jason脸红了,“我觉得能帮到你,就这样。冬天你带着它们。没电了就来找我,我帮你充满。很简单的。”
从目前的反应来看,Talon已经不太可能把它们丢掉了。他解开了制服——Jason从没见他这么做过,即便在最炎热的夏天——将暖宝宝塞了进去,再次满足地叹息,比第一声更低沉悠长:“他不会找它们吗?”
“谁?噢,他——不会,没关系,我们有很多。他问的话我就说我拿走了然后弄丢了。”Jason耸耸肩,禁不住偷瞄他裸露的脖颈,毕竟半真半假比单纯地撒谎更容易,“所以,你真的喜欢它们?”
Talon笑意更浓,手掌整个盖住Jason的后颈,轻轻摩挲他颅底的碎发。这感觉很好,温暖的嗡鸣在脊柱上蹿下跳像颗悠悠球,Jason命令自己不要乱动。但他还不到15岁,执行起来比听上去困难得多。
“我真的喜欢。”
“好极了,我……我很开心——还有围巾,希望你能喜欢它……!?”
Talon另一只手抬起来,抚上他的脸颊,抬起他脑袋,四目相对,Jason僵住了:“呃……T?”
“只是突然想到,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
“噢,没、没关系,不必在意,我做这些不是为了索取什么。我只是……”他稍稍挣动了一下,“我只是想帮忙。就像我说的,不是为求回报才做的。”
他意识到Talon的嘴唇跟自己离得太近,确实太近了,近得都能感受到他温暖的吐息鬼魅般轻抚过自己嘴唇。Jason试着不去做出任何自杀式行为,可身体却情不自禁要背叛自己。
“那是为了什么?”
Jason咽下喉头的滞涩,说出一句从贺曼卡片上学到的话:“让人知道你在关心他们。”
近距离观察Talon处理过载信息时眼睛中剧烈的波动和他错综复杂的脑回路其实很有意思。拇指手套上的利刃轻轻划过Jason光滑的脸颊,有些痒,但不会刮破。
“而你关心我?”
这次会面的走势开始朝与Jason所预期的截然不同的方向转变。他可以说谎,但本能告诉他这不是个好主意,尽管如此他也没有正面回应:“我不在乎的话我会大半夜跑出来把自己的屁股冻掉吗?”
“不。”Talon轻缓地说,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我不认为你会。”
这次他再也掩饰不住战栗:“Talon,我……”
嘴唇掠过的触感稍纵即逝,但却让Jason大脑一片空白。他张大了嘴,全身的血液都涌上脸颊:“怎么……”
“这是让别人知道你在关心他们的另一种方式,不是吗?”Talon坐了回去,看上去相当自鸣得意,让人没法判断他是不是在开玩笑,“我没有礼物送给你,我想你会喜欢这个。”
拥抱!Jason差点就喊出来了,拥抱通常才是第一步!
但刚刚发生的事让他太开心了,他才不会说出口让Talon把“礼物”收回去:“是、是啊,我是说,没错……”
他的手还抚在他后颈上,Talon转身去取旁边食物的时候还一直温柔地攥着他。这感觉真好,隔着皮革也能体会到温暖。很舒服,就像……就像清风第一次为他转了向,萦绕在他周围——萦绕在他们周围。
心怀希冀没什么不对,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至于Talon……如果Talon不是认真的,他不会这么做。
Jason确定他不会。
他用冻僵的手指接过他递来的饼干,本能地举到嘴边咬一口咀嚼,直到肉桂的香气萦绕唇齿间时才回过神。然而即便甜美的香辛料也没法与他唇角的热度相比。
即便他们道过别,Talon印上去的余温依旧逗留了整个漫长夜晚。

tbc

热度 202
时间 2017.12.24
评论(21)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