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06

为这一更改了分级。但我是合法开车!!!

06

Hal Jordan对他来说是怎样的存在?
Barry并不能给出一个多么明确的答案。
他一直崇拜他,钦慕他,这点甚至从未改变。Hal是一束光,绿色的,充满希望和生机,野心勃勃地侵占了他的整个世界。所有的那些冒险,陪伴,背负着漫天繁星的倾诉,不知从哪一刻起他们的关系不能再被简单地定义为朋友。
但Hal一直是他最好的朋友。
——或者说他曾经这么认为。
Hal对Iris就一直有些敌视。他以为他们可以很好,他们会为了Barry Allen组建成某种同盟,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合伙拆他台,然后在当真有人找他不痛快的时候两人会迅速达成一致,同仇敌忾。
他们的确如此。
却只做到了后者。
Hal始终对他跟Iris的恋情持保留态度,可从来不解释为什么。至于Iris,她说他俩之间的关系不太健康(Barry觉得这一点莫名其妙,即便现在他也这么认为),两人因此产生许多争执。最后Iris忍无可忍提出分手。
而他,第一反应竟然是跑去了海滨,敲开难得在家的Hal的房门。
“她不爱你。”Hal递给他一罐啤酒,终于说出口。
“胡说八道。”Barry盘在沙发上,咕哝着拽掉拉环。
“好吧,她的确爱你。她爱你因为你是她弟弟,你很可爱,你不会伤害她。她跟你交往,因为你看上去很喜欢她,而她恰好也在空窗期。
“可她不是像爱个男人一样爱你。”
Hal说这话的时候正背对着他做三明治。
“但凡有那个时候有一个男人可以跟她谈恋爱,她都不会选你。”
很伤人。但他已经分手了。Barry无所谓。他含糊地应和两声,落在他背影上的眼神一直没能挪开。
——Hal屁股以前有这么翘吗?
“你俩之间从来不是什么值得人衷心祝福的感情。”Hal总结道,将准备好的晚餐端过来, “所以我一直不看好你们。”
“为什么你之前一直不说?”Barry掩饰地喝着啤酒,没怎么走心地埋怨。
Hal用一种难以捉摸的目光看着他。
“因为你看起来真的很喜欢她,Barry。”
Barry抬起眼睑。Hal就在他面前,收拾着凌乱的茶几,想给盛着食物的盘子腾出一小片地。纤长的睫毛被灯火印着呈现出金色,英俊的侧颜在柔光笼罩下美得不真实。
晕乎乎的Barry鬼使神差开了口:“搬来跟我住吧。”
Hal停下来,诧异地看着他。
“我们分手了,Iris要搬走了。”Barry硬着头皮,却依然坚持,“那间公寓一个人住有些太空了。你搬过来吧。”
“我……”Hal半真半假地推拒,“我不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同居人,你很清楚这一点,Barry。”
“拜托,没人比我俩更合拍了。”Barry坚持,“你看,你长时间不在地球,单身公寓并不划算。你需要一个经常有人打理的住处,跟人同居是最合理的安排。”
Hal抱着胳膊依旧一脸抗拒。
“我需要一个人早上叫我起床还给我做早餐。”Barry双手交握抵在唇上眼巴巴地看着他。
“……”
“求你?”
“……”
他知道自己这个样子Hal永远不会拒绝。
——他答应了。

有了Hal,Barry的日常生活规律了一点。虽然他朋友们都不肯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有灯戒傍身,常年出差在外可能连续好几个月都没法正常吃上一顿饭的灯侠,在家却会严格监督另一个人的三餐和起居。
其实很多余。Barry有神速力,他的新陈代谢可以迅速纠正身体上出现的各种大小毛病。特意改正没什么必要也很麻烦。
但他会听Hal的话。
尽管他说Hal啰嗦起来真的很烦。
Hal说他让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小伙子提前进入了更年期。要他赔。
然后在Barry讨好递过来的三明治下闭了嘴。
——Hal对待他一直有层莫名的宠溺在里面。
Barry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Hal照顾他的时候非常上心,为什么他们同居后向来百花丛中过的飞行员再也没提起新的风流史,为什么有他在的时候任性妄为的绿灯侠总会莫名收敛(蝙蝠甚至会利用这一点)。
为什么他很享受。
他也说不上来自己享受个什么。
这是一种非常暧昧的状态。

后来才知道。
后来,去年圣诞节,Hal吻了他。
莹绿色的槲寄生下,他穿着件看起来就暖烘烘红毛衣,上面缀着奶白的圣诞老人和驯鹿,意外得很好看。人也好看。这个男人天杀的真的很帅。
而他在吻他。
——那感觉该死的正确。



所以他一直觉得自己不是最适合照顾幼年Hal的人。他没法不去想另一个Hal,想他,害怕以后就这样了,怕他真的不会回来。他怕对Hal的感情会让所有举动都变了味,怕自己会迁怒这个无辜的孩子。
尽管他是最不可能伤害Hal的人。
但眼前这个小家伙不是Hal。
不是他的Hal。
他的Hal死去了,为了逃离往生状态选择跳崖,然后被黑灯选中,现在流亡在外。他不知道他在哪里,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再相遇。
可是那个幼小的男孩穿过众多强大的守护者,牵住了他的衣摆。
而Barry Allen永远不可能拒绝Hal Jordan。
“你慢点吃。”
……即便对方的要求是成山的垃圾食品。
Barry挫败地叹气,认命地把水杯推到他手边:“没营养的东西少吃。我告诉你,下不为例——沙拉吃完。”
“明明你吃的更多。”Hal不服气地吸着饮料,金棕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正为满桌佳肴雀跃不已。
Barry看得忍不住失神。
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们又是同一个人。
他看着这个孩子,这个他死去爱人的缩影。如果不是知道了前因后果,Barry也会以为是Hal的孩子。
有时候他看着小一号的Hal,会恍惚觉得自己看见了他跟Hal的孩子,甚至无视了最基本的自然法则,脑子里也从没出现过“只是Hal的孩子”这个想法。
——如果Hal能有孩子,那也是他们两个的。
温和的Barry Allen对此没有半分妥协。
“因为我是大人,而我需要更多卡路里。”
“可我又不急着长大。反正这活已经有人完成了。”小Hal煞有介事地捧着下巴沉思,“想想看,我不用再为了保证颜值或者体型克制什么的,因为我不是‘真的’。”
“别胡说。”Barry沉下脸,“谁知道你是真的被‘分’出来的还是‘变’小的。总而言之,你给我老老实实像个普通孩子一样,饮食作息都讲究着点儿。”
“小孩子不该是最自由的时候吗!?”
“你以为你那副身材很好保持吗?”
“嘿!别老教训我!我只是看上去小而已,我跟你同辈的!”
“就算是原来的你也比我小三岁。叫哥哥。”
“妈妈。”
“……”
“你就像个啰嗦的老妈。”
“……吃吧吃吧你小心长不高。”
“长大的我多高啊?”Hal好奇地问,“跟你比呢?”
“……”
打小孩犯法,犯法,犯法。

tbc

热度 190
时间 2017.12.30
评论(29)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