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Dickjay】Talon and the Hood(利爪!Dick)04

作者:firefright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05364

简介授权见01:

http://samantha911.lofter.com/post/3824c1_11d80d60 

注意:

病病的大少,黑化的大少,占有欲爆棚的大少,对“Dick Grayson”身份很排斥的大少。以及保护欲满格的二少,沉迷大少美貌的二少【不是】

04 To The Sound Of Your Heartbeat

曾经有一个罗宾。

或者说——

曾经有两个罗宾。两个穿着红黄绿颜色的男孩。两个男孩飞翔着然后——

两个男孩折断了翅膀,在地上摔得粉碎。

Talon感觉一口气滞在胸腔——不像许多人想的那样,他是需要呼吸的。

即便以哥谭的标准而言现在也很晚了。Jason让他一起跟去的那个会议几小时前就结束了,现在只有他们俩,钻进一栋摇摇欲坠的公寓楼,找了间窝,唯一的光源是街边闪烁的橘黄路灯。

Jason声称这里很安全。

他低下头,指尖描绘着熟睡男孩嘴唇的轮廓(无论当事人如何争辩,他依旧是个男孩),看着Jason人事不知的容颜,依旧觉得不可思议。他还活着,真实而鲜活。他躺在床上,枕着Talon的大腿,好像对方不是能徒手取他性命的刺客似的。这很容易,就眼下而言实在太容易了,划破他的喉咙或者把他闷死在睡梦中。Jason甚至不会反抗。在他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之前一切便可尘埃落定。一秒,便能分隔生与死。

然而Talon不会杀他。

他的小夜莺已经死过一次,他可不想这么快就看到他又睡进坟墓。

Talon记得那一天,他看到报纸上醒目的头标。他从机场开始,跟着Bruce Wayne,看那个悲痛欲绝的男人将儿子的尸体从埃塞俄比亚带回家,带去墓园安葬。

那段记忆至今依旧刺痛。

一个利爪不该有感觉的。一个利爪不该忠于主人之外的任何事物。

Talon的主人消失很久了。

事情发生那天Jason也在场。蝙蝠侠捣毁猫头鹰法庭的时候他还是个新手,穿着远超过他个头的鲜亮制服。Talon还记得那个男孩,事情结束时他站在蝙蝠侠背后,显得那么小;张着嘴巴,好像看到了什么令他望而生畏的东西。

彼时蝙蝠侠正努力说服最后一名刺客留下。

「Dick!是我!是我Bruce!」

他瓦解了法庭,他取下了面罩。

「你得停下!跟我回家!我们可以修复一切!」

他没有。他逃了。而他最后一次向上看,落入眼中的并不是那位父亲颓唐的身影,而是男人脚边明快鲜亮的罗宾鸟。

有点伤人。

Talon的手指从Jason嘴唇上移开,陷进浓密的黑发。他不想加重之前接吻时在Jason唇上留下的伤口,不想吵醒沉睡的男孩。Jason脸上有浓重的黑眼圈,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也许是因为噩梦,也许仅仅是因为之前并没有足够的安全感能让他入眠。

突然Talon发现自己在努力克制不可理喻的大笑欲望——他已经……他也不知道自己多久没笑过了,他笑过吗?安全,Jason在Talon身边觉得安全。这太荒谬了。然而也没别的说法解释他为何能安然入睡。

也许他不该大惊小怪,Jason总会做出些鲁莽的举动,即便对象是Talon也不例外——聪明人会远离利爪,而不是追上来。

罗宾追捕过他,然后Talon反过来追捕他。这一开始对他们来说只是个单纯的游戏。后来有些变味了。

他在这儿,真的在这儿,而且还活着。当Talon将手轻轻搁上Jason薄薄的棉T恤,他感受到了他的心跳,睡梦中缓慢而稳定。

他长大了,他变了,但他还是他的小夜莺,曾在离自己很远很远的地方停止呼吸。

“……该睡觉的。”

Talon没动,暗骂自己竟然没有发现Jason快醒了。他任由自己失了神,沉湎于过去而不是现在:“我不需要太多睡眠。”

“骗子。每个人都需要睡觉。”

“那你怎么不睡了?”他几乎在微笑。自从Jason走后他便不再微笑了。

男孩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我睡着了。你思考的声音太大把我吵醒了。”

“这是不可能的。”

“除非你是个心灵感应者。”

这倒能说明所有问题。Talon抚过Jason胸膛,捧着他下巴:“可你不是个心灵感应者。”

“该死。”Jason懒懒地笑,半梦半醒的。他离开的这几年长得太快了,几乎没伸手就触碰上Talon冰凉的唇,“你赢了。”指节轻轻蹭过年长者光滑的脸颊,“刚刚想什么呢?”

Talon考虑着不告诉他,考虑着转过脸亲吻他正在触碰自己的指节好分散他的注意力。他也这么做了,争取到几秒钟来组织语言。

“你。我在想你。”

Jason笑意更深,因为他的话而清醒了些。

“我在想你走了。”

笑容凝固了。

Jason眼中的雀跃瞬间被伤痛取代,蒙上一层阴影,暗示着曾经的死亡:“我在这儿呢。”他回答,安静而迫切,好像只要他说得足够用力就可以抹消过去到现在空荡荡的这么多年,“我哪儿都不去。”

“你在这。”他承认,“但你不一样了。”

Jason收回手,离开他的怀抱,从床上坐起来。黑暗中两人面对面,外面橘色的灯光映上他们的脸,轮廓分明。

年轻人看上去防备而警惕,几乎是恐惧地问:“这样算坏事吗?”

Talon简短地想了想那一袋子人头,想想另一个房间的茶几上红色的头盔。他思考着那个激烈的寻求帮助的请求,思考着一个击中了他内心不为人知角落的推论。一个计划。

“你依然是Jason。”他说。

在他听来这并不足够,然而Jason看上去像是刚刚收到了什么特别珍贵的礼物。他皱着脸,那一丝疑虑消失了。他滑进Talon双腿间,环着他肩膀把他拉入一个紧到窒息的拥抱。Jason的体型来做这个动作有点勉强,他长得太高太壮了,但Talon不在乎。他身上的重量温暖而安稳——一个真实的活着的男孩。

“我还是我。”Jason说得温柔却热切,滚烫的吐息喷洒在他皮肤上就像是爱抚,“我还是我。在我走后花了好一段时间来想明白这一点。但我现在知道了。这就是我,这就是我应该成为的样子。”

他再次抚上男孩的头发,手指陷在松散的卷发中,指节缠绕上去。另一只手环上他的腰。这姿势让他很容易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很容易亲吻Jason,品尝他唇上的生机。他感受到腹中的渴望。之前的亲吻还不够,远远不够。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91413419006536

几分钟、也许在不知道的时候几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才又试着动一动,变换姿势好睡得舒服一点。Talon最终把脑袋搁上Jason胸口。他感受到有手指缠在发间,温柔地解开里面打了结的发球,直到它们不再纠缠。汗晾干了,但城市的夜晚足够温暖,他们没管那块毯子,只是肌肤相亲着沐浴在余晖中。

Jason手指没再移动,Talon知道他睡着了。他听见男孩的心跳再次轻缓下来,有那么一瞬Talon觉得它会停下。他等待着,惶惑地默数每一拍心跳,直到确定这种担忧不是真的。

他们会有更多的明天,更多问题,更多答案,甚至更多亲手沾染的鲜血。有太多事他想要了解(比如Jason绿色的眼睛和额前那一缕白发),还有Jason亲定的计划亟待施行。他默默担忧着,想知道Jason是否真的已经有了主意。

这些都可以等到明天早上。

现在……

现在他任由自己放空,思绪游离,甚至慢慢沉入睡眠。

因为,在他耳下,Jason的心脏正安稳地跳动着。

tbc

热度 141
时间 2018.01.01
评论(3)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