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11

至黑这一段简直大型私奔现场

11

晚餐的时候一直心不在焉琢磨着Wells在家过节不来后多出来的食材够吃几顿的Barry等第一位客人敲开房门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件大错——
Hal的情况,他没有提前知会Jay和Alan。
更没有告诉Wally。
于是红发男生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双手背在身后笑得爱娇又可爱既视感强烈到无法忽视的小男孩。他愣了那么五六七八拍,颤巍巍地抬起手,哆哆嗦嗦地指啊指,语气虚软,嗓音发抖:“你、你、你俩都有儿子了?”
“不是……”
“还这么大啦!?”
“……”
Hal疑惑地看了Barry一眼。
Barry眼神死。
终于弄明白前因后果的继任闪电侠发出一声非常不爷们的尖叫,吓得Hal哆嗦一下——抓拍成功【赞】——惊喜地窜上来试图扑抱眼前的迷你萌版“Hal叔叔”。
被监护人无情地挡了回去。
之后Barry一直担心着聚会时Hal的状态,毕竟商场那次小小的宣泄之后他们并没有为此再细致讨论过。他本想事先跟其他人解释清楚,让他们过来后不要这么大惊小怪。
结果他个金鱼脑子将这事忘得一干二净。
第一个进门的还是最不淡定的那位。
讲真那一瞬间Barry都想把他大侄子拎出去绕着地球跑跑跑到失忆。
——流年不利。
但其实Hal玩得超开心。
因为他的确全场最小。
之前已经全方位沦陷的S.T.A.R.全员撇开不提,和蔼可亲的Jay也没怎么出人意料(老人看上去都快萌碎了),可Alan——艾玛Barry再次唾弃自己为什么没有邀请钢骨——向来见到Hal能怼一句是一句的Alan,整晚都维持着一种诡异的温和气场。
Barry端着烤好的火鸡回到客厅甚至发现房间中央一大片具化出来的绿色鱼池,Wally正蹲在池边,教身旁跃跃欲试的小男孩怎么钓金鱼。
Alan菊苣掩饰地喝了一大口蛋酒。
Barry:“……”
讲真你掩饰有用吗?
五分钟后闪电侠又及时叫停了差点把戒指都套孩子手上的初代灯侠。
Jay你不拦一下也就算了,还特么一脸慈祥地举着手机是几个意思!?
提醒老子以后真有了孩子绝对不能交给你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手动再见】
没精力吐槽“Wally你又不是没带过孩子”“Alan你又不是没有孩子”“Jay你人设崩了”“其他那群人我要你们何用”,也不能(gan)在一堆人面前训孩子,无可奈何的Barry也就指使着Hal跑跑腿,平平稳稳热热闹闹地庆祝到晚餐结束,一大帮子人陆陆续续走得差不多,只剩四个人挤在沙发上等着看节目。
Barry动作迅速地收拾餐桌并将碗碟放进洗碗机,Hal见完全用不着自己帮忙也就耸耸肩加入了大人们的声援队。超能力者警报响起时家主正琢磨着观影甜点,听见Wally在外面嗷呜了一嗓子“交给我们就行”还应了声,心想没什么棘手的事这仨一起上也的确用不着自己瞎操心。
结果,等他轻轻松松地哼着歌端着水果拼盘招呼着“Hal”回到客厅,却发现那里人去楼空空空如也。
瞬间摸清始末的闪电侠先生眼前一黑心脏差点骤停。
“Wally West!!!???”
Barry Allen,30岁,非单身可疑守寡中,土生土长的中城人,闪电侠,性格温吞,尊老爱幼,世界公认的老好人,这辈子没说过几句重话,正义联盟的良心之存在,被人爱称“小天使”……
在平安夜这天当街吼了自己小侄子。
Wally:明明四个人一致密的谋凭什么事情败露后只凶我!?
20岁汉子没人权是不是!?

折腾到凌晨十二点才上床的Barry身心俱疲地往床上一趴。被他早早罚进卧室面壁思过的Hal在他手边意识模糊地拱了拱,含混地嘀咕两句,搂着Barry胳膊蹭了蹭,头一蒙再次睡得人事不知。
Barry忧伤地望天叹了口气。
好像他有资格批评别人似的……

他记得那天黑死帝降临,收割曾施予凡人的惠泽。
大半联盟成员都已沦陷,死亡的阴影笼罩着每个已死或者死过的英雄。
而他拖着Hal,没命奔跑。风声猎猎向后急掠,欲将两人重新拖回死亡国度的黑色戒指紧追不舍。
Hal伏在他肩上,仅仅抓着具化的锁链:『那些戒指有了新目标。』
「我注意到了。」
『而且他们速度很快。』
「我也注意到了。」
Barry眼中暴出火星。
「但我更快。」
他拖着Hal奔跑,细碎的静电交汇成涌动的电流,Hal战栗的呼吸喷洒在他耳边,过伸的时空在他们身后断裂,Barry在几乎窒息的那一刻闭上眼。
戒指宣布着“连接中断”。
戒指落在地上。
现实的图景重新在眼前凝汇,他慢慢缓下脚步。
他们逃过一劫。他跑过了死亡。他带着他最好的朋友穿越到两秒后的未来。戒指因与猎物失去感应而湮没。在那个两秒,地球甚至整个宇宙,都失去了Barry Allen或Hal Jordan。
在那个两秒,他们没有任何踪迹。
一同被世界放逐。
可Barry是开心的。
因为他做到了。
他在与死亡角逐战中赢得短暂的胜利,他骗过了黑死帝,他救了Hal……
那两秒的时间只有Barry可以感受。两秒中全世界哪里也没有闪电侠和绿灯侠。
黑色戒指静静地躺在他们脚下,还没缓过神的Hal飘在对面,捂着因时空过度拉伸而抽痛的额头。
而Barry想要拥抱他,想要大笑。劫后余生的庆幸中,好想吻上那双没有血色的唇。
有那么两秒他跟Hal只有彼此。
在那两秒里Hal完完全全只属于自己。
呼吸间的不稳和热度依稀储存进肉体记忆,Barry看着面前心系战况的男人。他在说超人和神奇女侠。可Barry只是呆呆地想着你为什么不笑一下。一下。一下就好。他救了他,他们赢了,他跑过了黑灯,他不会属于黑死帝,他们都不属于黑死帝。Hal不会属于任何人。Hal是他的。而他保护了他。为什么他不笑一下……
为什么他不看着他?
他抱住Hal的脸,想将那些话吼出来,想质问他。他直视着那双白翳,想透过具象看进他的爱人不屈的灵魂……
掌心的肌肉放松下来。
触感僵硬而干瘪。
男人眉间的坚毅和焦虑消失了。
取而代之是空洞。
Barry呆住了。
Hal看向他。
『为什么要这么看着我Barry?』
『为什么要救我?』
『为什么带我一起走?』
『你离开了,Barry,你先离开的。无数次,你从我身边离开了。』
『无数次。』
『你抛下我的。』
『这一次为什么却紧抓着不放了呢?』
为什么?
为什么不放手让你死吗?
Barry突然想笑。
歇斯底里地想。
你问我为什么。
因为从来没有过。
因为你总在那里。
你不会离开我。
你不会让我等待,不会让我难过,不会这么欺负我。
——因为我不想看着你走。
Hal……
Barry看着那双白翳,手上突然失了力道。
Hal……
他后退。
Hal……
后退。
他看到了完整的Hal Jordan。
黑色的。
Hal穿着黑色。
黑色制服。
黑色的血——
黑灯尸。

黑死帝还是赢过了Barry Allen。

〔紫色,红色,黄色,蓝色。〕
低沉的嗓音如大提琴般婉转,漂浮在他梦境上面。
Barry眼睑轻颤。
〔爱,愤怒,恐惧,希望。〕
〔——或是伤心呢?〕
有手指碾过他眼角。
〔你在做什么梦呢,Barry?〕
冰冷的手掌贴着他脸颊,另一边落上一枚凉吻。
Barry突然感觉悲痛得无以复加。
〔纪念日快乐,我亲爱的……〕
惊醒。
Barry捂着被冷汗浸湿的额头,左手保持着微蜷的姿势,像照片上那样。心脏怦怦怦几乎要跃出胸腔:“……Hal?”
没人回应。
恐慌笼罩了他整个身体:“Hal!?”
“Barry?”
男孩穿着单薄的睡衣,小心地在门口冒出个脑袋。Barry呆呆地看着他,好半天才猛出一口气,稳住心神,稍稍缓了缓,摇摇头拍拍旁边的枕头:“快过来——干嘛去了?”
“上厕所。”小男孩灵活地钻进被窝,热乎乎地偎在他腰间,“做噩梦了吗Barry?”
“……不。”Barry叹了声,搂着他一起躺了回去,“没什么……”
“可是……”
“来吧,白天要出门的,你还能再睡两个小时。”
Hal乖巧地“噢”了声,沉在男人的臂弯,被他体温包围着,没多会儿便又沉沉睡去。
Barry睁着眼睛。
一直到天明。

tbc

热度 183
时间 2018.01.04
评论(37)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