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12

12

圣诞节之后街上的商店陆陆续续开了业。Jitters的店员们依旧戴着可爱的驯鹿头箍或圣诞帽,在节日后的早晨忙忙碌碌。
“嘿Barry!”Josie开心地挥挥手,“今天这么早?”
“是啊。”Barry干笑着,“呃,给我来一杯……”
“我想要圣诞特饮。”小男孩在柜台后冒了个头。
“一杯抹茶牛奶。”
“我想要白摩卡……”
“抹茶牛奶。”
“嘿!它太甜了!”
“半糖,谢谢。”
“Bar!”
“你不是不喜欢咖啡味吗?”
“你喜欢啊。”Hal扁起嘴,眼巴巴地看着店员小姐姐熟练地记上账,“Noooooooo……”
“Yes。”Barry假笑着,“给我一杯白摩卡。”
“我尝一口。”
“不。”
“就尝一口~”
“不,你喝了就不睡了。你一不睡觉就折腾。反正旁边没人,所以你只能折腾我。”
“我可是相当乖巧的!”
“噢是吗?”
“是的!”
“那就喝你的抹茶牛奶。”
“不——”
“你的抹茶牛奶。”Josie灿烂地笑着,将红绿圣诞主题的纸杯子放在他们面前。Barry道着谢,一边自己拿在手里,一边调侃着身旁气鼓鼓的小男孩:“为什么不喜欢它啊?你可喜欢绿色了不是吗?”
Hal垮下脸:“可是……”
“说到绿色——你看平安夜的新闻了吗Barry?”Josie百忙中冒了个头。
Barry僵硬片刻:“……啊哈。”
“你说,闪电侠那个反应,会意味着什么?”Josie皱眉思索状,“如果是,谁会舍得自己孩子跟着做这么危险的工作,那孩子看上去多大?八岁?十二岁?”
“我十岁了。”Hal不服气地嘀咕。
Barry把杯子往他手里一塞,将人扯到身前一手按在他胸上,一手遮住他的嘴,掩饰地低斥:“别打岔。”
“可如果不是——”女孩不为所动地继续喋喋不休,“他为什么要带着一个孩子?”
“谁知道呢。”Barry敷衍地回答说,“噢,再帮我打包一份华夫,淋上蓝莓酱。”
“我要草莓可颂!”Hal扒开男人的手及时补充。
Josie又滑到柜台前:“闪电侠超宝贝那个孩子的。”兴致冲冲的女孩子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要让你说,你觉得那个小孩是谁?”她好奇地询问,“会不会有可能……”
“我觉得,这样随意猜测,对孩子不太好吧?”Barry温和地微笑,语气中却满怀不赞同,“如果他真的和闪电侠有什么联系,闪电侠肯定也不愿意让孩子曝光的。”
“……噢。”Josie眨眨眼,“噢呃……对,你说、说的也是。”她稍稍塌下了肩膀,“所以……嗯……还需要别的吗?我们圣诞节出了很多新品,现在活动时间还没过。”
“我可以点树根蛋糕吗?”Hal陷在Barry怀抱里,指着灯牌开心地问,他对那干枯的形状很感兴趣,“我可以把它当午餐——或者把可颂当午餐。我可以点吗?”
“吃太多甜的小心你的牙。”
“按时刷牙是不会有事的。”男孩理直气壮地争辩,“况且,”他想了想,“这真的是个很棒的点子?”
“什么?”Barry随意地答应着,对依旧在等待的Josie说,“一份草莓可颂,一块树根蛋糕,呃要不再加个鸡肉卷好了——Hal你想说什么?”
“你看,如果我牙痛了拖着不去,”小男孩兴奋地说,“他会不会因为疼痛难忍而回来把我拎去看牙医?”
“……”
“毕竟问题不出在他身上,他去看牙医没有用……”
“不,Hal。”
“嘿!这点子棒极了!”
Barry扫了眼Josie来来回回忙碌的身影,压低声音,语气却很严厉:“这跟青少年用自䰯残来引起大人注意有什么区别?”
“……我不是那种自私的蠢蛋。”Hal防备地抱臂。
“你的确不是。”
“我不是为了自己才这么做的。”
“……”
Barry呆住了。他的眼神惊愕又有些恐惧。
“怎么了?”
“……天,Hal……”Barry捂着眼睛,“Hal!”
Hal吓了一跳:“怎么……”
“我们待会儿要认真地谈谈这个,我们必须——噢谢谢,Josie。”Barry立马换上一副亲切的笑容,“没了你我该怎么办。”
“不客气,这是我的工作。”店员紧张地抿着嘴唇,“你看,Barry,我得道歉,我之前猎奇心太重了,我的确没有仔细考虑关于那个孩子的安全的问题……”
“不,不是你的问题,其实很多人都忽略了。”Barry勉强地笑笑,“我可能——我以前也不怎么周到。可能因为自己也带着孩子吧。”
“噢——噢,我还以为只是你带出来玩——所以这是你的——噢嘿,你好小伙子。”Josie伸出手跟他握了握,“你是这孩子的监护人?”
“对。”
“他是……”女孩结巴着,“他是?”
“嗯?呃不……”Barry挠着头,脑子有些混乱的他无措中第一次想要解释,“我是他……”
Hal不解地看看Barry,又看了看可爱爽朗的店员姐姐,依旧不解Barry刚刚为什么失控的他目睹眼前的这幕,心里莫名有些闷闷的。
他抬起头:“爸爸,我的牛奶要凉了。”
“……”
“……”
Josie傻了。
Barry也傻了。
掏钱包的动作冻在一半。
“呃……”Josie勉强地扯扯唇角,“真的是你的孩子?”
“呃……”Barry僵着脸,“是、是吧……”
“这样吗……”女孩咧咧嘴,“孩子……跟你长得不像啊。”
终于回过神的Barry收敛了表情,取出一张整钞递给她,皮笑肉不笑:“长得像他妈。”
*
两人找了一处不起眼的拐角处落座,Barry抓狂地问对面的小孩子:“你干嘛那样说!?”
“哪样?”
“爸爸!?”
“太客气了,Bar。”
“……Hal Jordan!”
“而且,你才不能那么说。”
“……什么?”
“‘孩子长得像他妈’——你不能这么说。”小Hal严肃地摇摇手指,“你那么说,配上当时的表情——讲真Barry就好像你被绿了似的。”
“……”
上帝啊打孩子得被拘留多少天来着!?
“……Barry?”
“……”
“Barry,”Hal鼓起勇气,“你刚刚想对我说什么来着?”
“……”
Barry深吸一口气:“你不能那样。”
“可是……”
“称呼的事先放到一边,Hal你说想通过牙痛把Hal逼回来并不是为了你自己——你指的是什么?”
“我为了你啊。”
“……”
“你……想他,对吗?”Hal落寞地晃着腿,“你晚上做噩梦会喊他的名字——我知道不是在叫我,你的……语气不一样,Barry。”
“是的。”Barry轻轻地说,“是的,我想他,我爱他,Hal,我是真心跟他在一起的。可我也爱你,我的甜心,我爱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现在跟他二为一体。我担心你。所以我不能看着你用伤害自己的方式……”
“只是牙疼。”Hal不以为意地撇撇嘴,“我可以忍受牙疼……七天……也许三天……”
“一分钟都不行。”Barry强硬地打断他,“Hal——天,他总是这样,他总是——他觉得只要结果是好的就行了但其实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他也很重要——你很重要,Hal,我从来不觉得让你受到伤害的方式会是什么好点子,从来不是!牙疼比起在ICU挣扎于生死线上不算什么,比起不得不捡起黄戒指,比起、比起黑灯——它可能真的不算什么但你的初衷——我的天呐为了我?不要说什么为了我因为你根本不明白我想要什么而且你不能因为这么无聊的事……”
“这不无聊……”
“这很无聊!”Barry有些濒临失控,“无聊,不负责任,自大——你知道黑灯意味着什么吗Hal?你知道……上帝啊……”
Barry双手叠成个塔形,盖在额前,挡住了自己的脸,对面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Hal缩缩脖子:“我很……抱歉,Barry。”他讷讷地说。
Barry点点头:“你总是这样。”他哑着嗓子,“他总是这样,我都有点习惯了——我真恨这一点,但我的确都不会再大惊小怪。可如果连你都这样……”
如果一个小孩子为了他做出什么傻事,如果他连小时候的Hal都保护不好……
“我已经失去太多、太多我爱的人了。”Barry哽咽着,“如果再失去你——Hal我没法保证自己不去质疑这个世界。”
Hal蜷在角落里。
“一颗牙而已……”
“再犟嘴你一个星期别想吃甜的。”
“我错了,Barry。”
“没有下次。”
“没有下次。”
Barry长出一口气。
Hal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吃吧。”
小孩子一声欢呼。
“还有不要再叫我爸爸。”Barry翻来找去给他递纸巾,“我是你的监护人,但Hal是我恋人讲真你那么说会让我……”
“混乱?”
“是的。”
Hal想了想。
“妈妈?”
“……”

tbc

热度 149
时间 2018.01.05
评论(29)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