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Dickjay】Talon and the Hood(利爪!Dick)05-上

作者:firefright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05364 

简介授权见01:

http://samantha911.lofter.com/post/3824c1_11d80d60 

注意:

病病的大少,黑化的大少,占有欲爆棚的大少,对“Dick Grayson”身份很排斥的大少。以及保护欲满格的二少,沉迷大少美貌的二少【不是】

05 Fire and Fury-上

蝙蝠侠和替代品(替代品的替代品,他苦涩地想)紧紧跟随着他的脚步。Jason竭力跑过哥谭的屋顶,皮夹克在身后猎猎作响。

Talon在附近某处,他知道。那种感觉就像后颈上的刺痛,深入骨髓的熟悉。利爪占领了高处,以防Jason速度不及让他们抓到了他——哪怕只是看上去快要得手了,他都会介入。但在那之前他将按兵不动。

他是最后的王牌,暗影中的鬼魂,是Jason再次错估自己与蝙蝠差距时的后备计划。

他跳起来,割断了快要缠住脚踝的绳子,轻松地从下一栋建筑边沿跃起,抓住悬挂的绳索。心脏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狂跳不已,Jason真切地意识到他的追赶者们咬得有多紧。

他猛地摔进下方的火车站。

就像计划的那样。

摩托车就在之前停靠的地方,Jason完全没有浪费时间,将它从藏匿点拖出来爬上去。无需回头确认,Jason能听到义警们追着从屋顶跳了下来。但他也按下了口袋里的开关,启动了事先留下的爆炸陷阱。

烟雾散去后他幸灾乐祸地看到新罗宾挤在藏身的钢轨间痛苦地抱着腿——一定是落地的姿势不对。Jason本该为此感到抱歉(他的一小部分的确这么觉得),但其实这次的跌落能确保这个孩子退出游戏。如此他们也没必要采取更极端的方式了。

Timothy Drake并不在计划中。这一切都只是他们和老头子之间的遗留问题。伤腿能让他好好地待在庄园,或者,如果Bruce当真感受到了局势的步步紧逼,他会把他送去泰坦塔。

他希望他会这么做。

Jason在头盔下笑了。当火车呼啸着从他们身边经过时,他转过头,越过自己肩膀,忍不住叫嚣。在一步之遥之处刺激着自己的前导师。

“宝刀未老啊,Bruce。”

Jason估计他得为此琢磨好一会儿了。他咯咯笑着打着了摩托车的引擎,在火车车厢的掩护下逃回城。

到家的时候Dick跟上了他。他跳下救生梯,在Jason停稳摩托前扑向他,把他抵上小巷的墙。追逐战时分泌的肾上腺素依旧在血管中激荡,Talon先发制人地咬上Jason的唇。他的脸还卡在头盔里。

“你差点被抓住了。”

“差很多点。”Jason坚持,在Dick手指划过喉咙时歪过头,按压着衬衫高领下的淤伤。Jason早就敏锐地意识到爱人对自己的脖子有着某种病态的迷恋,而他不能——也不想——为此抱怨什么,即便这意味着每天早晨他的身体都很难移动,“所有事都正如我们所预料的那样。”

“如果他抓住你——”

“如果他抓住了我,你会阻止他。”

他说这话的时候Dick没看见他脸上的窃笑。Jason兴高采烈的,在胜利的喜悦中感受到涌动的生机:“计划会成功的,我们会成功的,T。”

他继续说着,声音低沉而兴奋,手指按在Dick制服的皮革上触碰他的胸膛。同时他感觉到另一个人的手正摸索着解下自己的头盔。

“我们甚至还尝试了把新罗宾安全地推出这次任务。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

Talon暂停了一下,目光转向巷子入口的方位,Jason好奇地看着他。

“……他没事吗?”

……不,他才没有为他语气中的关切觉得痛苦,没有觉得受到了刺激,没有不安全感——一点也不。毕竟罗宾是他们在这捣乱的重点,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不会再有童兵为了这个事业而被遗失,不会再有小鸟因为蝙蝠侠没法搞定一个疯子而死去。

“伤了他的腿,应该是扭到了,不像断了。只要我们继续向黑面具施压,就能确保很长一段时间他不会挡我们的路。”

头盔“咔”地打开了,Dick毫无停歇地把它从他脑袋上扯下来。至少这次他没立马把它扔地上,Jason想。当两人身处的地方足够安全比如他们的其中一个安全屋的时候,他经常这么做(Jason还没告诉他里面装有炸药,只是一直阻止他而已)。因为他的利爪说不喜欢他的新伪装可不是开玩笑的。Jason能肯定终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的头盔不见了。

如果它能存活那么久的话。

男人的手指梳过他头发,划过头皮,解开被汗水浸得一缕一缕的的发丝。然后他们接吻,粗重地,潮湿的。他们反复确认着所有事情都位于正轨。Jason可能策划并主导了整个逼迫蝙蝠越界的疯狂计划。但在这里,这个,Dick才是统治者。

屈于另一个人股掌从来不容易,也不会容易,特别是在那个疯子对他做了那种事之后。可是Dick、Dick让这事变得容易起来。曾经的Jason害怕他,与此同时对他强烈好奇着——还被恐吓过。那个即便在坠落后依旧被Bruce牵念着的男孩,盒子中的制服,计算机显示屏上大笑的幽灵,暗黑夜晚里致命的威胁……

直到Jason驯服了他。

不……不是说他驯服了Dick,这说法并不恰当。他的利爪不会被驯服,现在也没有。他听从Jason指挥只是因为他愿意,因为……

想想将之打上“爱”的标签,Jason的胃在腹中翻搅。而他也不确定这是不是一种恰当的说法。他们之间感觉比爱更深沉,更像“占有”,是某种灵魂深处的需求。某个方面而言可能有些病态,然而他们两个都不在乎。

也许根本不需要确切的定义。他们之间的事也许只是——感觉Dick每一个吻都像是在偷走他的一小片灵魂。Jason对此接受良好。

如果这意味着Dick是他的,那么他不介意要分享出这一切。

Jason刻意不去回想自己回归哥谭时的恐慌。如果他归来时,发现Dick已经离去。当他着手自己的追求、要为哥谭带来真正的正义、却没有一个人站在他这边,那种恐慌——

他自己,一个人。

Jason跟仅存利爪之间的关系是唯一一件他没法向Talia坦白的事,这也让它成为唯一一项他没法向她索取相关情报的事。当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Dick就是他的秘密。即便离开了Bruce,他也不愿跟任何人分享。

他不想冒着失去他的风险,让他陷进蝙蝠或者联盟的阴谋中。

这很自私,他很自私,但在他可能会成为的任何东西中,就这个?

他们亲吻了很久,远超待在小巷的安全时间。终于,Dick退开了,看上去不像鸟,而是只偷了腥儿的猫。

当他按上他嘴唇,Jason亲了亲他的拇指,伸舌舔过他的皮肤,朝公寓门的方向歪了歪脑袋:“来吧,我们进去。”

晚会儿蝙蝠侠要对阵一队刺客。这感觉无比正确,好像他身上缺失的那块拼图终于卡对了位置。Jason试着不去想把那柄沾血的匕首丢给自己前导师可能意味着什么。他给予了Bruce证实红头罩身份最终的线索。

Talon阻止他的思绪反复纠结于此。他上了他,像在之前仓促混乱的人生中没有碰过他似的肏着Jason。

这一定是一场战斗。

他在迷乱的余晖中出神。

一场Dick在一边看着却不被允许介入的战斗。

如果他继续让自己陷入危险境地,Talon不可能一直坚守坐视不管的策略。而这让Jason敏锐地意识到他爱人的耐心正逐渐被消磨。

“再一小会儿就好。”他对着Dick汗湿的头发喃喃,“再等一等。”

Jason试过折衷的方式。他带着Dick一起监督毒贩为红头罩工作、杀死那些破坏了牢不可破的“不许卖药给孩子”规矩的人渣并朝黑面具窗户发射了一枚火箭炮。这起到很小的作用,但也足够了。现在,哥谭新罪犯首领有个致命的影子追随,类似的流言正在哥谭地下世界的情报网中疯传。

然后,最终,他们从Jason留在阿卡姆的眼线那儿得到等待已久的消息。

“他出来了……”Jason轻声说,挂断电话时一阵头晕目眩,然后将手里的一次性电话摔到地上,一脚踩碎,“小丑越狱了。”

强壮的手臂从背后探过来环住他,拖着他身体往后倒向Dick的胸膛。坚实的支撑让他振作了些,将Jason带离血腥的复仇欲和撬棍击打在身上交织而成的绿色勾边的噩梦。

“我们该行动了。”Jason几乎是用触觉“听”到Dick抵着他后颈说的话。他为其言下之意难以自止地战栗。

终于到了纠正一切的时候了。

tbc

热度 146
时间 2018.01.09
评论(4)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