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Dickjay】Talon and the Hood(利爪!Dick) 05-下

老爷偏心(〝▼皿▼)

作者:firefright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05364 

简介授权见01:

http://samantha911.lofter.com/post/3824c1_11d80d60 

注意:

病病的大少,黑化的大少,占有欲爆棚的大少,对“Dick Grayson”身份很排斥的大少。以及保护欲满格的二少,沉迷大少美貌的二少【不是】

05 Fire and Fury-下

事情进展本来一切顺利。

然后情势急转直下。

他们俘获了小丑,把他带去最终演出的舞台。Jason举起撬棍。而Talon就站在一边,带着一脸年轻人无法读透的冷漠神情看他狠狠击打那个疯子。片刻后上前攥住Jason手腕,制止了他。

“够了。”Dick轻声说,“停下。”

Jason意识到自己在战栗,因愤怒而发抖。奇怪的是地板上那疯子突然咯咯笑起来的时候他竟然并没有退缩。

“我说什么来着,我就说我了解你们,小男孩。”小丑在缚具中扭动着大放厥词,咧开一排沾血的牙叽叽咕咕地笑,和Jason某个噩梦一模一样,“因为你俩真的太像了。”

没人搭理。

他们把他扔进衣橱,关门的时候停了一下确认他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自己逃脱。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而他们的荣誉嘉宾即将登场。

Jason被Talon脱下头罩,索走对上蝙蝠侠之前的最后一吻。

“准备好了吗?”他问他,掌心游弋于Talon胸侧和腰肢,放任男人的手指在自己髂骨上逡巡。

“去吧。”他的搭档温柔地推开了他,环金的瞳眸犀利依旧,“他来了。”

他们没有时间浪费了。 

“还想要多少!?”连20分钟都没到,Jason手枪指着蝙蝠侠的头,靴子踩在小丑后背咆哮着,“还要有多少失踪的或者死去的罗宾你才会懂?你的方式根本没有效果!”

他受伤了。他们没打多久,但下手毫不留情,砸碎了一堆房顶门板。Jason使用着所有他知道的下流小手段,试图让那个男人失去平衡,直到Bruce不再退让,两人一起摔进这个房间。

他现在觉得自己身上每一寸都布满淤青,嘴里尝到了血味。但最糟糕的是他不清楚另一个人在哪。Talon本该等在这儿。然而现在只有小丑和昏暗的房间。

但就算Dick躲了起来,他也要继续。

“我不能,Jason,如果我做了……”

“为什么不能?”他的声音才没有破碎,Jason这样告诉自己,“我不是在说稻草人、双面或者谜语人。我说的是他!”他一脚踹在小丑肋骨上(即便在受苦这个疯子听起来依旧咯咯笑着),“我在说猫头鹰法庭还有其他一样的人!那些真正的魔鬼,那些……”他艰难地吞咽,“那些把我们从你身边带走的人。”

他看到蝙蝠侠冷硬的表象破碎片刻,失去长子的暗示割开了他身上更古旧、疼痛的伤口,比Jason的离去更让他难受。

这件事不该发生在我身上。失去Dick已经够了。失去我们两个便是不可饶恕。

——他的搭档在哪?

“他身上发生那种事,然后是我……我以为我会是最后一个你允许他伤害的人,最后一个被你推及这种境地的孩子。”Jason艰难地喘息,怒视了小丑一眼,“如果死的是你,如果是你被杀害了,我会把地上这恶心的渣滓丢进地狱,我不会允许任何事阻止我!”

“我不能——”

“为什么!?”他嘶吼着,“因为太难了吗!?”

“不!”Bruce骤然开口,惊雷一般,随即逐渐和缓,说话声在房间轻轻回荡,“上帝啊不,就因为它太简单了。你不明白。你一直都不明白。”

Jason想知道他怎么敢对他说这个——他怎么有这个胆子?

“没有一天我不想着要杀死他,有时这是我唯一能思考的事。但是如果我这么做了、如果我毁了他、如果我在他身上讨回他对别人造成的所有痛苦然后终于——终于杀死了他?我就永远回不去了!”

“你无论如何都该这么做!你本来能拯救上千个无辜的人!”

小丑嗤笑着嘲弄这场滑稽的演出。他没看Jason,注意力一直在Bruce身上,因为蝙蝠侠永远都是小丑唯一在乎的。像Jason那样的伤亡人员只是他呈递的爱的字条,是用受难者鲜血书写的诗歌。这些都只是他扭曲游戏的一部分。

“噢~”他柔声说,“你真为我着想。”

“不,Jason,我不能……我很抱歉。”

Bruce看上去的确愧疚。但Jason太生气了,没法冷静下来,内心充斥着幽绿色的怒火。

他抽出别在腰间的另一只枪扔向对面。

黑色铁手套条件反射地接住。

他等不了了,等不了他的Talon出现了。就是现在,不然永远没机会了:“好吧,太糟了,因为我不准备给你另一个选择。”

“我不会……”

Jason一把将小丑从地上抓起来,后背抵上自己胸膛,左手扼住他喉咙,枪口对准那疯子的太阳穴:“这就是全部的意义所在,你!我们!还有他!”

透过面具解读Bruce的表情很困难,但Jason在还是罗宾的时候就这么做了——他嘴唇正因那个额外的“我们”而疑惑地扭曲。

“是时候做出你的决定了,因为如果你不准备杀死这个堕落的渣滓那么我会!而如果你想阻止我,如果你这么在乎这个疯狂的怪胎,”他艰难地吞咽,“你就必须对我开枪,对着头打!”

他在恳求,面具之下乞求Bruce看清事实、完成必须完成的事,证明他对儿子们的爱。不要再让他的孩子失望。

小丑为这句最后通牒扭曲地兴奋起来,喋喋不休着,可Jason听不见,他的注意力都在对面的人身上。

“我不会。”他的前导师重复道,扔掉那支枪,好像它烫了他的手。蝙蝠侠转过身,从他身边离开。

Jason难以置信地张大嘴。

“不!”

他不会让这件事发生的,他不会再放任Bruce回避自己的责任。

“他或者是我!你必须做出选择!他还是我!选啊!”

愤怒的绿色泡泡破裂了,汹涌的情感倾泻而出。他举枪指向Bruce后背,手指扣上扳机。小丑在大笑,笑啊,好像这是世上最棒的表演。然后——

——然后他停下了。

Jason向下看去,Bruce也转过身,手里攥着一枚蝙蝠镖但没有扔出去。他们都看清了因由——一把熟悉的刀柄竖直地插在小丑心脏上。

“噢……这不好玩。”那疯子在他最后一口气中喃喃,“这样一点都不好玩。”

雌伏于破败窗口处的阴影蓦地行动,鬼魅般滑进屋内。Jason失了支撑的力道,手里的尸体慢慢跌落:“Talon?”

“Dick?”

Bruce在男人悄无声息地掠过他身边走向Jason时开口。

“你在做什么?我以为……本该是他动手……”Jason失魂落魄地呢喃,在Talon除去他手里的枪时更加难以置信,“这不是我的计划。本来该是Bruce动手的!”

他死了,小丑死了。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导师看着他们,从交流时的语气和肢体互动中意识到两人对彼此有多么熟稔,他提高声音,牙齿磨得咯咯响,疑惑着,愤怒着,心里升腾起绝望,震惊于已经发生的事,或许也在为看到两只鬼魂一边一个地站在自己面前而恐惧。

Talon无视了他。他眼里只有Jason。他扳回火枪的保险栓,将它收进自己的腰带。

“本来是这样。”他说,Jason看着他,在多米诺面具的白翳后睁大眼睛,“但已经不用了。”

“不,这不在计划里!你保证过你会站在我这边!”

“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小小鸟。”他安稳地攥着爱人的手腕,但听上去正为Jason试图推开他而伤心,男孩脸上明摆地浮现着背叛,“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这么做。”

“闭嘴!”Jason向Dick挥出拳头,却被轻易格开。他的搭档像水一样流动着不可触碰,从他背后缠绕住他。

“放开我!”

“你们两个——”Bruce撕扯着面罩推至脑后。他似乎总觉得让Dick看到自己的脸就能抚平猫头鹰法庭对他做的一切。Jason现在能看到他的表情了,蝙蝠侠的情绪好似青天白日一样容易解读,正用一种恐怖的眼神看着自己次子:“你做了什么!?”

Jason大笑,像要补上地板躺着的那位超级反派的空白似的——而他为此憎恨自己:“看上去我一直试图对你隐瞒一些小秘密,是吧Bruce?”愤怒再次席卷了他,艰难而苦涩,“不要这样看着我!你怎么敢!?你没有权利再对我们指手画脚!”

Talon的胳膊牢固地环着Jason,透过他的肩膀防备地看着Bruce。他能感受到僵持中的张力。他们俩都不怎么轻松,面对着他们的养父,Jason还在为Talon的所作所为而恼火,可Bruce看着Dick像是要把他拽走拖回庄园,不让任何人或物能再触碰到他。Jason为此又升腾起绝对的保护欲。他发誓绝不允许这种事发生,绝不!

“会没事的。”Talon耳语着,而Jason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他。

Bruce恍然大悟:“红头罩的影子,就是你……为什么,Dick?”

他上前一步,向他摊开手,像之前这么多年做的那样,一个无声的乞求:“事情不该变成这样。”

Jason感到Dick挺直了脊背。他开口,声音中盈满空虚的情绪:“事情就是这样,你不会动手的,你永远不会。”他改用一只手攥着Jason的胳膊,好让右手伸向年轻人后兜,“所以我动手了。为了你们两个。”

什么?

Jason明白过来Talon找的是墙上炸弹的遥控器,而Bruce即便什么都不知道也足够老练地意识到他的举动不是什么好事。

“Dick,别——”

“你还有20s。”

Talon无视了他的呼喊,扣动扳机,房间顿时响起电子计时器安静的哔哔声,与Jason曾以为会是自己这辈子能听见的最后的声音诡异契合:“阻止我们或是阻止炸弹。你来选。”

他放开Jason,将他推出窗户。而Bruce转向了声源。当Jason踉跄着跟出去时他意识到Talon只是虚张声势。因为可以预见的,Bruce一如既往会让任务凌驾于个人渴望之上,在搞清楚爆炸的具体范围以及会对这栋建筑和周围区域造成多大伤害前他什么都不会做。

蝙蝠侠选择了炸弹而不是他的孩子们。

他任由Dick使用这样声东击西的方式拉着Jason离开、去往夜晚的安全地带。

他们抛下养父,让他独自面对一个死掉的小丑以及新生的伤痛。

没有爆炸。

tbc

热度 140
时间 2018.01.16
评论(4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