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22

22

同学们陆陆续续从他身边经过,间或会有人停下来问要不要去自己家玩。Hal礼貌地道谢并推脱,忐忑并疑惑地继续站在学校门口等待。

“Jordan?”

“嘿Pony小姐!”

“你家长还没来?”Pony走过来,关切地问。Hal摇摇头。她抱歉地搭上他肩膀:“需要我陪陪你吗?”

“不必,我……我很好。”男孩紧张地抿唇,“其实我知道回家的路,我只是怕跟他们错过去——我自己走也没关系。”

“好像我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似的。”Pony笑着拎出手机,“需要我催一催你的家长吗?”

“可以尝试,但……”Hal拧着眉,“我觉得,如果他还会接电话,那他不至于没空来接我。”

“……说的也是。”无可反驳的Pony哑然地张张嘴,干笑两声,讪讪地关上通讯录,“好吧,你养父在警局工作对吗?”

“你要打给CCPD?”

“我相信他们留了一条线路专门用来对付学校。”Pony神秘兮兮地朝他挤挤眼,却被Hal制止了,“怎么……”

“你可以先试试另一个号码,那是我……嗯……叔叔。”男孩犹豫着报了一串数字,“就是……别被他吓着,他为人热情,而且语速很快。”

“哇哦,听上去真吓人。”Pony宠爱地应和两句,那边已经传来线路接通的声音,“噢嘿!请问是不是……”

Hal小声补充:“Wally West。”

“Wally West先生?”

『对,怎么了?』另一端的年轻男人茫然地回复,『你是Kyle的房东吗?可是那房子不早就……』

“不不不,我叫Pony,是Hal的班主任。Hal Jordan。您是他叔叔对吗?”

『Hal是我叔——噢!噢Hal!是的是的是的!我是他叔叔!哇赞透了没错没错没错我是他叔叔!』

班导小姐被对面一连串欢呼吓得一怵,再看腿边的小男孩正摊着手一脸“告诉过你了”,无奈地看着她。

『呃,你说你是他班主任?怎么了Hal在学校遇到什么麻烦了?』男人蓦地愤慨起来,『是上次那三个小混蛋又来找他不愉快了对不对?小瘪三给老子等着你看我不好好教训……』

“West先生!”Pony在这边差点尖叫,勉强清清嗓子稳了稳声线,“小Jordan先生很好,就是……学校已经下课了,可到现在也没人来接他。小Jordan先生你的号码……”

『噢——噢天,当然,我现在过去。你等一下,我保证三秒之内就能接手。你们先别动。我所说的三秒——』

“您不必着急,我会陪着他直到——”

“——就是正好三秒。”

红发的男人气喘吁吁地在他们身后站定,傻笑着朝男孩张开手臂:“嘿小飞行员!”

“嘿Wally!”Hal冲进他怀里,坐在男人臂弯欢快地朝目瞪口呆的班主任挥挥手,“再见——今天要谢谢你Pony小姐!”

“再、再见,路上小心。”女人愣愣地招招手告别。

……还真是……相当风风火火的性子。


“Barry和Joe呢?”

“我记得刚刚发生一件案子,他们估计还没整理出头绪。”Wally小心调整了一下Hal在自己怀里的位置,装作打抱不平,“太过分了,再忙怎么可以忘了我们的小可爱!”

“噫!好恶心!”Hal嫌弃地捂上他的嘴,突然又担忧起来,“那Barry会记得吃饭吗?”

“肯定想不起来啦,叔叔认真起来可是六亲不认的。等什么时候饿得快晕倒了就会像只仓鼠一样闻着味儿出洞了。向来如此。这么多年也就长大了的你能管管他。”Wally不以为然,“我先陪你去吃晚饭,吃完了给他和Joe带一份。”

“Emmmmmm……不。”

“诶?”

“就算送到嘴边,估计也会被他敷衍掉。”Hal想了想,“案子很棘手吗?”

“……其实一般般吧。明眼人都能看出不对劲,找出关键转折点只是时间问题。”Wally心情莫名低落,“只是这件案子给人一种不舒服的既视感。”

Hal摸摸下巴。

“直接把我送去CCPD吧,Wally。”


现场拍摄的照片以一种凌乱的逻辑铺满整个白板,Barry皱着眉一边演算一边推翻,听见化验完成的提示音又赶紧跑过去看。敲门声响起,法证官敷衍地应道:“请进。”

“Barry?”

“嘿,Hal?”Barry惊讶地看到门口小心翼翼冒了个头的男孩,“你不是在上——该死的,五点了。”他懊丧地捏住自己眉心,“抱歉,甜心。”

“没关系,Pony小姐帮我联系了Wally。”Hal关心地看着对面形容疲惫的大人,“你不下班吗,Barry?”

“嗯。”Barry心不在焉地回答。Hal“噢”了声,乖巧地倚在门框上,双手背在身后,脚尖抵在一起挨挨蹭蹭的,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半天没听见动静Barry疑惑地回了神,刚想发问就听见一串“咕噜噜”……

“肚子饿了?”

“还、还好……”

“Wally怎么没先带你去吃饭?”他飞快地翻找了一阵,搜出一串钥匙和两张整钱,“走吧,去外面吃。”

“很忙吗?”Hal乖巧地牵上他的手,“实在脱不开身的话其实不用管我也不要紧……”

“案子的线索还不明朗。”Barry温柔地说,“没事,一顿饭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我保证会吃很快。”

“不可以。用你正常速度。吃太快了不消化。”

“可你在忙……”

“我是闪电侠。而我甚至没能抽出两三秒去接你放学。”Barry扶上他肩膀,“抱歉Hal……”

“其实没什么。”Hal悄悄在背后对翘首以盼的大人们比了个“OK”,“我知道回家的路,我自己走也没关系。"

“好像我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似的。”

吃瓜群众:“……”

Eddie淡定地看了眼刚掐的秒表:“就算无限放宽标准,也比他男朋友的最好记录快了一分钟。”

Wally感慨脸:“孩子是家庭维系的纽带——Ouch!干嘛打我啊爷!?”

“干嘛不带Hal去吃饭?”Joe冷着脸,“是不是都进你肚里了?”

“……”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手动再见】。


Barry最后找了家中餐馆。

孩子心性的Hal对着招牌上的酱排骨和小笼包垂涎欲滴,而闪电侠却难得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虽然恍神的时候还是被同行的那位塞了不少。

大致投喂进去两倍普通大人的食量,Hal才满意地收了手,戳弄着自己碗里的那颗包子:“Barry。”

“嗯?”

“你想聊聊吗?”

“……不,Hal。”Barry叹着气,“只是件普通的案子罢了。”

“你的反应可不是‘普通’那么简单。”

“……我很抱歉我忘记接你了。”

“现在你在逃避问题。”Hal抱臂,不赞同地审视。

“……Hal……”

“你是不想跟人分享,还是不想跟我分享?”Hal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受伤。

“……不……”

“如果是长大的我在这里,你会向他倾诉的对吗?”

“……”

Barry无言以对。

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因为答案是“是的”。

如果另一个Hal在的话他会告诉他。因为他能理解。他知道Barry在纠结什么痛苦什么,他能明白。而他的安慰Barry会听。

可眼前、眼前的Hal还是个孩子,过早地触及亲人的死亡,在最痛苦的时候被迫接受物是人非。他也许已经知道“死”意味着什么,但不代表他现在就得搞清楚隐藏在这个字背后的复杂与血腥。

比如Hal与母亲永远的遗恨。

比如Barry父母身上发生的悲剧。

“一个无辜的人被错怪了,我——CCPD,我们得证明她的清白。”Barry委婉地告诉他。

Hal皱起眉:“总有好人被陷害。”

“谁说不是呢。”

“你会成功的,Barry。”他安慰道,“你在校长面前证明了我的清白。”

“……不,我只是用比他家长更厉害的人物打压他们罢了。”Barry干巴巴地说。

“但你还是保护了我,对吗?我现在在学校的生活顺利多了。”

……根本就是滋润吧。

“你得相信你自己,Barry。”Hal鼓励地说,“而且,有的证据需要时间慢慢酝酿出来,也许嗯……你再等等,也许它自己就出现了不是吗?”

“……”

Barry胸口一紧。

“什么能洗脱一个人的嫌疑呢?”Hal碎碎念着,“不在场证明?还是说要找出真凶才行?没有监控吗Barry?”

“……自己家里,没这么幸运刚巧有台录制设备正在工作吧。”Barry叹了声,“大人的活,你别瞎想了。”

tbc

热度 127
时间 2018.01.16
评论(19)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