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23

23

“为什么这么多好吃的!?”
放学回到家的Hal一进客厅眼睛顿时亮了,书包都没来及卸下就尖叫着扑向琳琅满目的餐桌。
Hal惊呼着戳戳餐盘里烤得酥脆的鸭子:“今天是我的生日吗!?”
“现在才刚2月份。”
“情人节!?”
“……不。”
“那为什么?”Hal巴着桌沿垂涎三尺,“家里要来客人?”
“不。”男人失笑,“这是补偿。”
“咦?”
“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
“……找到凶手了!?”
“……算是吧。”
“发生了什么?”
“……”Barry叹了声。
是自曁杀。
其实这次的案件十分简单,只是过于相似的桥段蒙蔽了他的双眼。
德高望重的老教授,事故后截瘫,现在衣食起居全靠妻子照顾。重大打击,为人师表的自尊,对无能为力的自己的厌倦,对家人的愧疚……
足以压垮任何心智健全的人。
是他反应过度了。
Barry懊恼地揉乱头发:“我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说明你在乎,Barry。”Hal戴上对他而言有些过于宽大的一次性手套,捏了两片肉放卷饼上,“他们该很幸运有你。”
“停止你的日常谄媚,小东西。”
“什么是谄媚?”
“就是无缘无故地奉承我。”
“什么是奉承?”
“……夸我。”
“夸你才不是无缘无故的,Barry。”
“什么都知道昂?”Barry笑骂道,“你慢点吃。”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Barry?”Hal乖巧地嚼啊嚼,举止突然安静,“那个人怎么了?”
“……你看,Hal,”他犹豫片刻,小心地斟酌,“有时候,大人会觉得疲惫,会觉得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友好。”
Hal担忧状:“Barry你很累吗?”
“嗯?不不不,我是说……有的人。那些……那些……”
“Barry,”Hal塞了满口肉卷,眼眸中的光点黯淡了些,“我父亲死于空难,飞机在我面前坠毁。你可以直接跟我实话实说,没关系。”
“Hal……”
“而且动画片和侦探小说都有。”小男孩嘴巴鼓囊囊的,“那位老人自杀了是吗?”
“……是啊。”一直紧张兮兮的法证官肩膀蓦地垮下来,松懈地倚在靠背上,“是啊。”
“为什么?”
“他生病了,Hal,”Barry温和地回答,“他不想再拖累她。”
“怎么能是拖累呢?”男孩疑惑地问,“只要他还活着就够了不是吗?”
“对他而言是不够的。”他不禁失笑,“可能他不想……被照顾。他不想再让无能为力的自己面对自己的妻子。可能在他眼里,这样的他什么都做不了了。他不能再给她幸福。而她还年轻,年轻漂亮,人生才进行了一小半……”
“这不公平。”Hal小声嗫喏,“他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想法。”
“是啊。”Barry无奈地笑着将牛奶推给他,“但,可能就因为她不会同意。因为就像你说的,她所求的不过是能与他相守。而且如果让她知道了……无论最终同意与否,这种罪孽她都将背负余生……”
Hal抿起唇,表情绷得紧紧的,踌躇半晌后才轻轻地问出声:
“可是现在她的余生呢?”
Barry又卷好一块递给他,语声安抚:“至少,在他看来,他不再是她的负担。以后爱谁恨谁,都不要再顾虑一个行将就木的男人。”
“可是很自私啊。”他从他手里接过卷饼,“他给她留下了什么?”男孩失落地咬着肉卷,“可是留下了什么都不是他……”
“……”
Barry突然僵住了。
“Barry?”
他张了张嘴。
“……Barry?”
“Hal我……”他恍惚地站起来,手臂乱挥,打到盛水的杯子,急着后退时带翻椅子踉跄了一下,表情失魂落魄的,“我……”
“Barry,”Hal急了,“怎么……”
“我出去一下。”Barry低低地说,语速飞快,“你乖乖在家待着,把剩下的吃完。碗我回来洗——你乖乖的。”
“Bar——”
Hal手足无措地独自面对空荡荡的客厅,餐桌上还摆着冷掉的肉片和牛奶。他呆了片刻,尔后突然跳下了椅子,焦急地在衣帽间的外套中翻找出手机:“Wally!”

Barry冲到街上。
他踉跄着停住,茫然地睁着眼睛急促换气,视野里一片空白。路过的行人三三两两,或驻足或步履匆匆,看着他,偷瞄他,举起手机拍照,表情惊疑——他穿着制服。他穿上了制服。可Barry脑子一团浆糊。他不想……他不能想……

「在他眼里这样的他什么都做不了了。」
「他不能再给她幸福。」
「他根本没有考虑过她的想法。」
「就因为她不会同意。」
「至少在他看来自己不再是她的负担。」
「她的人生才进行了一小半。」
「他给她留下了什么?」
Barry突然觉得冷。很冷。冷得他忍不住颤抖,忍不住迈开腿沿着中城的街巷没命奔跑。
他不能再给她幸福。
——他不能再给他幸福。
就因为她不会同意。
——因为他不会同意。
这样他不再是她的负担。
——不再是他的负担。
——他的人生才进行了一小半。
——以后爱谁恨谁,都不要再顾虑一个行将就木的男人。

他给他留下了什么?

Barry大口大口地喘息。
Hal Jordan……
他窜上最高的信号塔,穿过最窄最暗的小道,爆裂的电流灼伤了行道树。他还在奔跑。
Hal Jordan。
他跑出中城,跑进海滨,跑过寂静无人的Ferris机场。奔跑,奔跑,奔跑。
Hal Jordan!
他绊倒了,重重地摔了出去,磕在坚冷的石碑上。他抬起头,看到上面的字,“Thomas AND Martha Wayne”。这是一切开始的地方。至黑之夜。黑灯的章节从这里展开。他们因此经历了无比刻骨铭心的,然而那时候Barry还不知道……
“Hal……”
他不知道……
“Hal?”
不知道……
“Hal Jordan!!!”
Barry倒了下来,整个人垮了一般,几乎委顿在地上。他呜咽着,眼泪砸进湿黏的土壤,手指痉挛地抠进青色的石碑,隔着手套指甲几乎劈断。
为什么走了?得到戒指之后,为什么你走了?
他睁着空茫的眼睛,失魂落魄地想。
为什么不来告别?为什么你走了?
为什么Kyle怎么都找不到你?
——你根本没打算回来,是吗?
Barry蜷缩着,脸埋进草泥中嘶吼。
你根本没有打算回来,是吗?

他以为Hal控制黑灯尸分身乏术,他以为他去找办法拿掉戒指,他以为离别只是暂时的就像他每一次出差每一次任务每一次每一次……
不是的。
Hal Jordan已经死了。
蜕变为宇宙最危险的存在之一,白灯都对他无可奈何。
所以他走了。
走得果断而决绝。因为在他看来他已经死了,他不肯再留给恋人空茫的希望(他根本没有考虑过他的想法),他自作主张戴上黑灯(因为他不会同意),甚至没回地球来告一声别(他给不了他的幸福)……
他干脆地走了,消失在茫茫天际。白灯无法定位,紫灯早就转换了心意。他走了,好像再没有人牵挂他,也再没有人能让他牵挂。
他抛下Barry一个人。以后,爱也罢恨也罢,都不要再顾虑一个行将就木的黑灯尸。
——他给他留下了什么?

Barty倒在那,失了力气,眼珠没有焦距,浑浑噩噩良久。突然他停止了呜咽,机械地爬起来,泪珠还挂在眼角,摘下面罩,对着冷清的墓碑发了会儿呆,才转身,僵尸一样,一步一步,跌跌撞撞地朝墓园外走。黯淡的金发沾了些泥,制服被露水打湿了,他胡乱擦了把脸,整个人狼狈又落魄。
他浑然不觉地向前走。
镂空的铁门口等着两个人。
“Barry叔叔。”
Wally嘴唇颤抖地轻声招呼他。
“Barry?”
他怀里的小男孩哽咽着唤他名字。
Barry茫然地看着那个孩子,有着浅棕色短发和一双跟Hal一样的眼睛。另一个Hal。
他给他留下了什么?
Wally将男孩放在地上,Hal红着眼睛跑向他。Barry无意识地蹲下,张开手臂,将这个无辜的孩子纳进怀里。
Hal声音带着哭腔:“Barry?”
“Hal,”速跑者蹭过他耳朵,将脸深深地、深深地埋进他脖颈,“Hal……我亲爱的……”
“Barry?”Hal缩在他肩头,“我们回家,好吗?”
Barry点点头,将Hal抱了起来,保护性地搂在怀里。他向Wally点点头无声示意,下一秒便飚起神速消失了。

他给他留下了什么?
他留下了Hal Jordan。

tbc

热度 141
时间 2018.01.17
评论(32)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