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24

24

阳光很好。
他忘了拉上窗帘。
金发的闪电侠兜兜转转有了意识。还有点懵。他很长时间没有睡到自然醒了。今天是周末?S.T.A.R.没发警报吗?
或者他真的做到了?在闹钟报警之前起床?
Barry皱着脸,转头,挣扎着看向闹钟。
然后惊恐地发现已经十一点了。
Shit!
他“噌”地弹起来,被子缠在腰上,茫然地呆坐了一会儿,然后更惊恐地发现房间里没人。
“Hal!?”
Hal应该上学去了。
蓦地想到这茬,Barry冷静了些,下意识翻出手机查看,发现Wally承诺会负责接送Hal并且应对闪电侠工作的短信。他松了口气,随即油然生出强烈的罪恶感和自我厌恶。
真是糟糕……
法证官翻身下床走进浴室。
糟糕的人……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Barry瞪着镜子里发丝凌乱脸色惨白的男人,眼周浓重的黑晕仿佛是在嘲笑。他屏住呼吸,想缓过喉咙里那阵滞涩,忽然又懊丧地泄了气,一拳砸在镜子上。
他真的是个特别糟糕的人。
等他叼着吃剩的披萨走进客厅看到那张小孩子留给他的字条时,一直剜刻着自己心脏的负疚感又沉重了一点点。
『我给Joe打过电话帮你请假了,今天就休息一天吧。爱你的Hal』
爱你的小Hal。
Barry喜爱地咕哝着,在心里更正这一句。还有一个Hal,同样的名字,同样的血脉,同样的出身,同样的多情温柔笑盈盈的棕色大眼睛,同样爱着Barry……
可原本酸涩甜蜜的概念现在涌进脑子里只让他心绞着疼。他发现自己突然不太确定这件事了,不确定他是不是还爱着自己。他还惦念着他吗?依旧把他当作回到地球的锚点吗?那些情啊爱啊,赌过的咒发过的誓,飞向星辰,他带着他在宇宙里遨游,置身于双鱼座的包围中陶醉地热吻。那么多、那么多美好的事,有的甚至在他们交往之前……
他都不要了。
他走了。
婚姻的誓言都能被死亡隔绝,无形无影的感情算得了什么?
Barry瑟缩地怵了下。为自己的懦弱感到恶心。
Hal还想着他吗?戴久了黑灯会不会对他脑子也有影响?他还在乎生者的世界吗?生前的事,他还在乎吗?
……他还把他放在心上吗?
Barry浑身都在发冷,寒毛倒竖。当年达克赛德那件事他被选为死神,他记得被时空幽灵附身时的想法和心情。亡灵是最主要的,是他存在的意义,收集,收割。Hal是光神,但很短暂。他凭借强大的意志力和狡猾的逻辑将母戒从起源处销毁,将神力失去凭依后造成的破坏恢复如初。他那么果敢,那么坚定。而他不愿成为神是因为……
神是没有感情的。
Barry咽下软弱的呜咽。
神是没有感情的。
这也是他作为神时领悟到的。
——而可以左右生死穿梭阴阳的黑灯尸,跟神又有什么区别?

“Wally,是我,嗨,我已经到学校门口了,我来接Hal回家就好,你不用再跑一趟了。”
电话另一边飞快地开解并鼓励着什么,Barry“嗯嗯”地答应着,恍惚耳边传来下课铃的叮咚声,紧随其后潮水般的喧闹证明了这一点:“他们放学了,我会带他去玩一圈补偿他。放心好了我现在没事了……”
“Barry?”
“好了我挂了,Hal出来了。”Barry收起手机,粲笑着迎向他走了几步,“嘿我的甜心~”
“嘿,天使。”Hal双臂环在他颈后,一只手揉揉不听话的金发,“你好点儿了?”
“感觉一直是我在让你操心,对不对?”
“你难以想象。”
“那么作为监护人,我得做出行动了。”Barry稍稍退开半分,笑得眯起来的眼睛看上去很愉快,“想去哪里玩吗,小猛男?”
Hal惊喜地追问:“真的吗!?”
“当然。”男人接过他的书包,“当然首先我们得先找点吃的。我饿死了。”
“我一点都不奇怪。”Hal蹦蹦跳跳的,“我们去游乐园。我们可以沿途买一些零食。听说有一个车子,车主是哥谭来的,他做的辣热狗简直好吃哭了。”
“别吃太辣的。”
“我能吃辣!”
“对你肠胃不好。”
“你在用对待老年人的方式要求我!”Hal痛心疾首地捧心,“可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
Barry停了一拍,脚步也绊了下。虽然只有一瞬间,但Hal还是察觉到了:“Barry……”
“……没事,我没事,我很好——你不是要吃辣热狗吗?快走吧,一会儿放学下班的人要多起来了。需要我抱你……”
“Barry。”
“可我不太清楚位置,游乐园里面还是外——你知道吗?你可以给我指路,告诉我怎么走……”
“Barry。”
男孩有些强硬的语气让他停了下来。Barry绷着下巴,僵持片刻后挫败地捂上脸:“我就是没法粉饰太平对吗?”
“这不是缺点。”Hal担忧地拽拽他衣袖,“Barry,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他深吸一口气,“这很复杂。但都会过去的。没什么,Hal。”
“昨天你聊着聊着突然……”他畏缩地哆嗦了一下,“我不知道怎么了,Barry,但是如果……”男孩精致的小脸沮丧地皱起来,“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
“不,Hal,”Barry讶异地睁大眼睛,扶着墙壁慢慢蹲下来,仰视着迎上他的视线,“不,天呐亲爱的,你什么都没做错……”
“那你怎么了,Barry?”孩子的声线中隐隐有了哭腔。Barry心疼地伸出手,揽着他拢向自己,让那颗沉甸甸的小脑袋埋进自己颈窝,手掌安慰地轻拍那略显单薄的肩背。
“我只是……”微微哽住,“我只是……可能想通了什么。我确定我想通了一件事。而真相……真相不像原本我以为的那样。”
“什么的真相?”
“关于一段过去。”
“它是什么样的?”
“它……”Barry隐忍地抿起唇,斟酌着,“它曾经是咖啡,苦的,但我甘之如饴,我甚至有点喜欢它的味道。可事实上,它只是苦的,苦得人脑仁疼。我没法接受这个,我没法承受。
“所以我逃了。”
Hal从他肩膀上撑起自己,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是另一个我,对吗?”他轻轻地问。
Barry闭上眼。
“你知道他为什么不回来了,是吗?”
猛地睁开。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小小的孩子,汹涌的情绪在他心里撕扯,咆哮着什么。他张张嘴,听见自己这么说:
“你知道?”
Hal看上去也很茫然:“我能感受到……一点点。他的情绪。就像在瞭望塔上,我看见你的时候能感受到心里发烫。我就知道你对他很重要。而当我接受我们之间的联系之后我就可以感受……感受他的心情。他一直在想念,想念海滨城,想念弟弟,想念蓝天,阳光,沙滩,还有冰啤。他还想念星空。那些我叫不上名字的星星。他一直在想念,但是……”他皱着眉,似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我感受不到……他试过缓解这种想念。”
Barry颤颤地深深吸进一口气。
他没有试过去缓解这种想念。
——他没有想过要回来。
“所以我想……我觉得……也许离开是他自己的选择。”攥着男人衣襟的拳头紧张地蜷起来,“对不起,Barry……”
“……没什么。”Barry陡然回了神,溺了水般狂喘几口气,眨眨氤氲的蓝眼睛,似乎在努力聚焦,“不,你没……天这不关你的事。你什么都没做错。你没必要道歉。”
他能因为Hal的隐瞒责怪他吗?
他能因为Hal不想他受伤去责怪他、迁怒他?
他又何尝没有隐瞒Hal母亲和兄长的事(而他也会继续守口如瓶)呢?
他怎么可能,去责备、去埋怨、去憎恨,一个孩子,小小的、无辜的、茫然的……
Hal Jordan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东西。
思绪游离时小小的Hal Jordan突然摸上他的脸颊,唤回大人的几分神智:“我还感受过……”
“嗯?”
Hal勾起一抹小小的微笑,流露出不属于这个年龄的成熟。
极具安抚:“我感受到他有多想你。”
瞠目。
Barry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大脑中一片空白,蓝眼睛又开始积聚水汽,嘴唇颤抖说不出话。直到下眼睑开始发痒,他才迟钝地察觉,掩饰地胡乱抹了两把。
“……那现在呢?”Barry重新抬起头,看着他,小心地发问,声音低哑,语气中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近乎卑微的希冀,“他现在还会想我吗?”
“噢,Bar。”
Hal闻言竟然失笑。他倾过身,捧着男人的下颌,偏头吻了吻温暖搏动着的太阳穴。
“他一直在想你,我的天使。”

tbc

热度 162
时间 2018.01.18
评论(32)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