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33

33

Hal半侧过身,戒备地看着悬浮在自己头顶的人。

或者不能说“人”:“你……”

周身被令人不舒服的黄光笼罩着,他睥睨地看着脚下的孩子,姿态傲慢,金色的眼珠刻板而冷酷:“Sinestro。”

“我见过你。”Hal抱着夹克,警觉地后退半步,“你的披风呢?”

“不错的记忆力。”他缓缓地说,“视差已经完成了他的使命。”

“你不像是我的朋友。”

“可悲的是,正如我对真正的你所说的那样,”红皮肤的外星人缓缓降落,“我们永远都是朋友。”

Hal感觉受到了冒犯。虽然他在劝服Barry时说过类似的话,他自己也心知肚明,某些人好几次差点就说出了口——但没人会失礼到当着他的面说出来。

况且这SB以为自己是谁啊:“我就是真的。”Hal皱起鼻子,“不存在另一个‘真正的我’。我们两个都是真的。”

都是Barry在乎的。

男孩酸涩地悄悄在心里加上这句。

Sinestro不屑地嗤笑:“弱小者才会这样自欺欺人。”

“你来做什么?”Hal没心情跟他周旋,“我不认识你,但我记得你在那一次战斗之后夹着尾巴逃了。还说永远不会出现在我的面前——你现在又要干什么?”

“一点儿年纪就学会了偷偷摸摸窃听的小贼。”对方微愠地蹙眉,“我出去寻找解决之道,总得有个靠谱的人来完成这件事。然而即使是我,搞清楚祸戎的手段也花了不少时间……”

“解决什么?什么祸戎的手段?”Hal紧张地缩起肩膀,“我?”

“我试图与真正的——他——我试图与他接洽上。但每次都无疾而终。”

“……你找他做什么?”Hal梗着脖子,固执地昂着下巴,“你找我们做什么?”

大人冷漠地看着他:“恐惧。”

“……什么?”

“你的灵魂叫嚣着恐惧——你在害怕。你的心瑟缩在不起眼的一隅,卑微地颤抖。你伪装出色厉内荏的表象,其实内里正尖叫着乞求饶恕。”外星人厌恶地撇嘴,“人类的、无能的幼虫……”

“我还是个小孩子!”Hal大声反驳,“我被允许害怕——Barry说了我可以害怕!因为大人存在的意义就是保护小孩子!”

“可我看不到谁会来保护你。”

Hal突然觉得呼吸被卡住了。外星人掐着他的喉咙把他拎了起来。男孩手脚胡乱扑腾着想摆脱桎梏,挣扎间他父亲的夹克被甩落到一旁。

“不……”

外星人赤色的脸盘凑到他面前,野兽般的眼珠狼一般锁定在他的身上。Hal使劲掰着几乎卡进自己肌肉的手指,两条小瘦腿徒劳地踢打具化出的铠甲:“放开我你个欺负小孩的渣渣!”

“我假设你这么着急地出来找自己原身,是因为知道了前因后果,对不对?”Sinestro威胁地凑近,看进那双还未经受太多风雨的眼睛,“那么你为什么不感谢我?”手指蓦地施力,“既然有人替你做出这样艰难的选择……”

“为什么你要表现得好像很在乎?”男孩突然尖叫着质问,“我们沦落到现在这副模样不就是你害得吗!?”

Sinestro惊讶地扬起一边眉毛。

“你占据了最后一枚灯戒,你控制了我的能源,你在死亡地带抢走了唯一通往生门的绿戒指,你逼我跳下悬崖成为黑灯——你害得Barry那么伤心!”他大声指控,“这都是你害得!”

“……你的监护人告诉你的?”对面人阴狠地笑道,“他又是从哪知道的!?”

“我也是Hal Jordan,”Hal艰难地喘息间还不忘瞪大眼睛怒视着他,“他知道什么我知道什么!”

“……他在转移主控权?”黄灯脸色顿时变了,“多久了?”

“关你屁……”

“多久了!?”

“你害我们现在必须选择一个活下去,又私自决定杀了我复活另一个我?”Hal对着眼前莫名其妙的大人拳打脚踢,“哪能什么事都称你心意!?”

“变小了的你胆子果然也跟着如鼠辈一般?”Sinestro怒极反笑,“Hal Jordan可从不怕死。”

“Hal Jordan现在也不怕。而且这跟我勇不勇敢没有关系。我只是不会再跟你做交易。”Hal呸了他一口,“你也许教了另一个我很多——但我不信任你!”

唾沫星儿溅进眼珠,惹得黄灯首领下意识闭了眼,再睁开时里面奔涌着金赤的滔天怒火:“这次我承认你勇气可嘉……”

“我管你呢!”Hal依旧不懈地抗议,“放开我!你放开——我要Barry!”

“由不得你……”

破空的风声呼啸着向他袭来,Sinestro下意识具化出手指将一整根钢筋弹向一边。就在他分心的这一刹那,钳住孩子的右手腕上一阵尖锐的疼痛,恍神间他便两手空空,半道坠落。

Hal在大气的剧烈挤压下好一会儿说不出话,头晕目眩地陷在援兵的怀里,气管被过度挤压半晌缓不过来,咳了好久勉强回神:“我、我爸的夹克!”

下一秒他便被熟悉的味道包裹。与此同时黄灯首领也站了起来,恼羞成怒地重新召回被夺走的戒指。

“即便是你,欺负一个孩子也有些过于低级了。”Barry护着咳得撕心裂肺的小孩子,温存的蓝眼睛几乎要喷火,“我以为你至少不该沦落成逆闪那一步!”

“我只做我认为正确的事。”Sinestro倨傲地回答,“把你手里的孩子交给我。”

“休想!”

Barry抱起Hal飞速狂奔。现在联络瞭望塔开启通道可能来不及,但至少得把他送去S.T.A.R.,Cisco和Caitlin应该还有些善后工作,他们能帮上忙……

“你知不知道再继续拖下去,他们两个都会死!?”

Barry踉跄了一下,但环抱着Hal的双臂始终稳如磐石。就跟绿灯护盾在保护闪电侠的时候从不皲裂一样,热衷平地摔的闪电侠抱着绿灯侠绝对不会绊脚。 

这是独属于两人的默契。早在他们心意相通之前便达成的无言约定。他们永远不会放弃对方,永远不会背离对方远去。

不会。

不能。

不该。

尽管Barry心脏像被抓住了一般,一抽一抽地疼。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听你的鬼话吧黄灯!?”

“随便你。”Sinestro冷酷地说,“但今天我要挖出那个小鬼的心。”

“你知道就算是杀人这方式也有点变态了是吧!”Hal斗胆冒了个头,大声抗议。Barry赶紧把他按回去:“你给我老实——!?”

巨大的屏障陡然出现在他们周围,明黄色的具象物随即化为绳索缠绕上来。被迫刹车的Barry挣揣着想要逃脱,一边用身体挡住试图突破防守偷走他孩子的具化触手:“不行——你休想!”

“我以为你是在乎他的?你不想让他回来吗?”黄灯冷笑着,“真是可惜了他对你一往情深,甚至因为你错失最后成为绿灯侠的机会……”

“……你说什么?”

“别听他的Barry!”

“在死亡地带,新的绿灯被拖走前留下一枚子戒,当时它直奔着他去了……”

“你是个阴险小人!”Hal挣扎出一只手,指着半空大骂,“你夺走了戒指!”

“我只是让戒指给他展现了你当时的状态。”黄灯悲悯般说,“该怎么评价呢?被诬陷入狱的样子还真是落魄不是吗?Barry Allen。”

Barry惶恐地睁大眼睛。

“他一看到你就动摇了。勇气消失了那么一刹那。一刹也就够了。”Sinestro举起左手,“最终被拖回生界的人——是我。”

“……骗子……”

“你害他留在死域,你害他跳下悬崖,你害他被迫分成两份个体,你害得他流离失所。”恐惧领主毫不留情地攻击人类内心最柔软的痛处,“你是他最大的错误,闪电侠。你让他软弱……”

“我犯过最大的错误就是一次又一次相信了你!”Hal突然抓住一块尖利的具化物,“而你休想利用我威胁Barry……”

“Hal!?”

Barry眼睁睁地看着明黄的匕首在割破孩子脖颈的浅皮时碎裂消弭。他惊惶地睁大眼睛一时未反应过来。小Hal茫然地摸摸破皮的地方,愣愣地说:“你他妈还挺爱我的啊?”

始作俑者怔愣半晌后顿时恼羞成怒:“不会再有第二次!”

〔到此为止了。〕

黑色漩涡突兀出现在半空,干瘪灰败的亡灵一涌而出,张牙舞爪地冲向夜色中灯塔般的恐惧之源。

为首的男人胸前招摇地印着黑灯的标志,然而围绕其周的却是绿灯灯炉。他悬立于至高点,冷眼旁观生前的宿敌瞬间湮没于失却理智的灯尸间。

“Hal Jordan!”他咆哮着。

“Hal Jordan?”小Hal被监护人死死拥着,跪在碎裂的具化物间,呆呆地抬头看。

“……Hal。”

Barry喃喃。

tbc

热度 151
时间 2018.01.27
评论(47)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