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34

救命我没想写这么多的我以为今天能完结……

34

浊黄的具象吞没活死人大军,重获自由的Sinestro咆哮着,直面袭向高高在上的黑灯尸之首,附着于赤红面容的肌肉扭曲成病态的狂喜。
小Hal在监护人保护的怀抱中焦急翘首:“‘我’需要帮忙吗?虽然是对方被群殴但情势不太对啊!”
“我已经给联盟发了求救讯息至于‘你’!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待在这儿!”Barry现在十分想打孩子,“我们还没好好谈谈刚刚你准备自残的那破事!”
“那不叫自残!”Hal不服气地辩驳,“那是情势所逼下的必要手段!”
“你趁我不在偷遛出门呢?大半夜跑向流浪汉聚集区呢?你甚至没带任何联络装置——就算你经常在宇宙出差也还戴着戒指呢!我跑遍了整个中城就是为了找你你个熊孩子!”Barry怒极了,“简直跟长大后的你一个德行!”
“不要用‘跟你爸一个德行’的语气教训我,Barry!他也是我!我们当然一样!我不是你的孩子!虽然我想——但我不是!”他大声强调,“我有责任!我得替你着想——我必须保护你!”
“让自己置身危险算哪门子的保护我!?”Barry恼火地指向半空,“迎面怼上那种痴汉算哪门子的替我着想!?”
“……什么叫痴汉?”
“就是坏蛋——别转移话题,我生你气呢!”
“别生气了,Barry。”Hal抱着人下巴亲亲他冰凉的脸颊,“你不去帮帮我吗?那个戴黄戒指的比黑灯尸还麻烦。”
“……怎么帮?”被小孩子暖暖的体温慰藉到的闪电侠抬头茫然地看向夜空上的战场。黑灯明显在尝试将敌人拖离地球,而Sinestro不知哪根筋没搭对,固执地要在这儿跟他分出个你死我活。对此Barry竟然是喜忧参半的。他不知道Hal的出现是为了什么,回收年幼的自己?还是单纯帮忙赶走坏蛋?
如果是后者,战斗结束之前他们要是消失了,Barry可能这辈子都没法再见到最亲密的那个人了。
……可是现在又能怎么办?
“他们甚至不下来!”Barry想骂人。灯侠们所处战场真的太高,他也许勉强能制造出个龙卷风,但最可能的结果要么是被怼回来,要么是殃及到另一个Hal。
陆地英雄束手无策。
“可是我出现了不是吗!?”Hal急得乱蹦,看看打得风生水起的两人再看看Barry。
“……什么?”
“‘我’出现了啊!你的‘希望’出现了啊!”Hal大言不惭地指着另一个自己,“快召唤蓝灯戒啊!”
……这种旁门左道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希望’不是你说重燃就重燃的,Hal!”
“我原来不是你的‘希望’吗?”Hal伤心地捂住胸口,“我受伤了……”
“……”
再耍宝我真的揍你信不信!?

“你像个无能的逃兵,逃避、躲藏了好几个月,”Sinestro挥起拳头狠狠砸了过去,“现在出现又是因为什么!?”
黑灯面无表情地侧身闪开:〔你意图攻击我心爱的人、染指我残存的生命之火——你心知肚明我的出现是因为什么。〕
“不是因为你是个懦夫吗?”黄灯怒吼着,“不是因为你要彻底将生存资格交付一个懵懂的黄毛小子!?”
对面闻言皱紧了眉:〔你……〕
“他几乎拥有了你全部的记忆!你转交了灵魂的主导权!”被扼住咽喉的外星人愤恨地咬牙,“你觉得把生命过渡出去就能两袖清风地撒手人寰?不可能,Hal Jordan,你看着吧,我会摧毁你——我会摧毁那个没用的替身!我会摧毁你滞留人间的所有容器!我要让你知道没有人——没有人!是你逃避现实的借口!”
黑灯张张嘴还想说话,却被尖利的能量体刺穿了胸口。
“Hal!?”
凄惶的呼喊从远远的下方传来。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孩子扶着爱人的肩膀,大声劝慰着什么。黑灯走神地眨了眨眼。噢,Barry。他喃喃着。Barry,我的天使,你还在这里……
〔你不可能伤害一具尸体,Sinestro。〕他冷酷地斩断了具象,黑色的血焦油般淋淋漓漓地洒落地面,〔就像没人可以令死人复生。〕
“我不用‘伤害’你,Jordan。”非人的金色眼瞳爆发出灼热光火,“我要‘毁了’你。”
又有两具灯尸被拦腰截断。
“你瞧,这就是你的失算。你转交了灵魂的主导权,现在的你甚至不如一个孩子强大。”他左手“唰”地握住一柄燃火的利剑,“而弱者不配继续在这个世界苟活。”
〔Sinestro,Sinestro。〕黑灯突然咧开笑靥,脉管般的黑雾浮于他面容上,诡异地鼓动,〔你受召于光谱军团、左征右战这么多年,竟然还不明白……〕
一抹绿光划破天幕。
〔你不可能分割意志之源。〕

“那是什么?”
小Hal茫然地黑黄炸开的战火中突然冲出一点绿,盘旋片刻后直向观战的两人飞来。
黄灯尾随在后紧追不舍。
“……绿灯戒?”Barry难以置信地脱口而出,跟孩子交换了一个惊疑不定的眼神。
“怎、怎、怎么……不是说‘我’跳崖就是因为没有多余的灯戒把‘我’带出死域……”小孩惊恐地躲闪老是往他身上戳的外星戒指,“这是要干嘛!?”
〔来自地球的Hal Jordan……〕
“噢……我……的……天……”Barry震惊到失语,“是不是总有一枚为Hal Jordan预留的绿灯戒指……”
〔你有克服莫大恐惧的能力……〕
“我该怎么做!?它要跳上来了我该怎么做!?”小Hal怪叫着蹦来跳去,甚至脱离了监护人的怀抱。Barry还是一脸反应不良:“就……就让它跳上去好了。”闪电侠呆滞地喃喃,“然后……”
〔欢迎回到绿灯军团。〕
“……迎接失重吧。”

当一路尖叫着的莹绿色小炮弹直直冲上云霄,Sinestro能做的唯一反应就是侧身险险躲过这非死即伤的一击。过度惊吓的Hal胡乱扑腾着被带上夜空,急剧的海拔变换令他鼓膜几乎破裂。空气压出他的双肺,几欲窒息的时候他狠狠撞上一个人的胸膛。
Hal扶着脑袋窝在长大后的自己怀里头晕目眩地缓了阵,耳鸣暂缓后他兴奋得脸上几乎爆痘:“这他妈酷毙了!!!”
〔注意用词。〕黑灯无奈地纠正,〔虽然我是最没资格教训你的。〕
“你也好啊,Hal Jordan。”小Hal自来熟地揽上他脖颈,“我现在该怎么做?我们该怎么做?”
〔……看见前面的坏人没有。〕黑灯把他放下来让他站在自己腿前,循循善诱,〔想象他是一只苍蝇……〕
“苍蝇不是黄色。”
〔……苍蝇有黄色。〕
“苍蝇还有绿色的。”
〔……好吧,想象他是蜜蜂。〕
“蜜蜂很可爱。”
〔……黄蜂。〕
“黄蜂——好的,黄蜂。”小Hal跃跃欲试地小碎步蹦蹦,“然后呢?”
〔然后,你看到黄蜂会怎么做?〕
“找爸爸?”
〔……我要揍你了。〕
“不,你不能。因为我什么都没做错。”小Hal义正辞严地大声指控,摆好架势紧张地面对快要逼到近前的敌人,“反倒是你!”一拍子抡了过去,“你让Barry那么伤心!”
黑灯眼睁睁看着生前死敌像只——呃小黄蜂一样,被扇飞。
〔哇哦,〕他干巴巴地评价,〔孺子可教。〕
“……我做到的?”小Hal难以置信看着自己双手。
〔是啊。〕
“Barry!”小Hal惊喜地向地面招手,“你看!我做的!”
黑灯尸们再次重重纠缠上去,簇拥着微弱的黄光挤向半空漆黑的漩涡。黑灯首领扶上小孩子的肩膀,颔首:〔今晚可以告一段落了。〕
“Hal Jordan!”黄灯咆哮着,“你不能逃避一辈子!你不能把使命交给——”
〔那是我自己的事。〕Hal冷酷地说,〔祝你好运,Sinestro。〕
小Hal叹服地目送数百僵尸拥堵的通道口慢慢关合,不察又被人揽着肚子抱了起来:“嘿!”
黑灯带着他缓缓降落,几乎踏上地面的一瞬间,被战局遗忘的那个人便窜到他们跟前。
“Barry!”小孩子兴奋地摇着自己戴上戒指的手,“我是不是超厉害!?”
Barry没有回答。
他喘着粗气,不确定地看着对面被死亡的雾气笼罩住的男人,失魂落魄地喃喃:“Hal?”
〔……嘿,Barry。〕
“噢好极了。”小Hal扁着嘴抱起胳膊,“见到正主就忘记自己捡来的孩子了。”
“……”
大人被孩子一句话逗得失笑,紧绷的局面稍稍缓和,Barry从他手里接过闹别扭的孩子,哑着嗓子问:“你来了……做什么的?”
Hal叹了声:〔你知道。〕
“我……”
〔不要在这儿。〕他制止道,〔这不会是段轻松的对话。〕眉眼温和,〔我们回家说吧。〕

tbc

热度 171
时间 2018.01.28
评论(49)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