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Little Warrior 35

我也想知道为什么还没完结……

35

这个模式有点奇怪。

小Hal悄咪咪地想。

三人一回到家他就被赶去了房间。诚然,Barry说的没错,早就过了好孩子的睡觉时间——好吧好吧是他的错,但是……

拜托好像谁会不知道他们要谈什么似的。

他偷偷推开一点门缝。客厅里断断续续的对话终于真切了些。Barry换上了居家的衣服。黑灯还是黑灯。向来温和的闪电侠压着声音冲对面激烈地指责着什么,尽管一句回音也没有得到。

突然另一个人有了动静。

他伸开一只手臂。

Barry抵触地瞪着他,绷直的颈线诉说着抗拒。

但他很快就屈服了。

小Hal安静地窥视着,看着Barry偎近Hal——另一个Hal,看他蜷入他怀里、凭依在他身上。黑灯抹去多米诺面具,露出那双深情的、和生前别无二致的金棕色眼睛。Barry捂着嘴巴。他开始哭,手掌扶上他的下颌,向他诉苦,责难的语气带着情人间才能理解的撒娇。黑灯温柔地抬手碰了碰他的唇角。他们亲吻。

……这个模式有点奇怪。

“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的?”Barry贴着他嘴唇轻轻地问。

〔……黄色的。〕Hal如实回答,〔混了些蓝色进去,还有紫色……〕

“你还能看见我吗?”他悲伤地问。

他抚上他的脸颊:〔这些组成了你,我一直在看着你,我亲爱的。〕

Barry眉头隐忍地蹙起。

“他说的是真的吗?”他的声音发哽,“你是因为看到我……”

黑灯轻轻梳理着他柔顺的金发:〔现在这还重要吗?〕

“我不是故意的。”Barry失魂落魄地想要辩解,“你离开我——你走太久了,我特别乱,我当时很不在状态。我被人算计了。太蠢了——虽然不久就处理好了但是……”他摇摇头,掌根抵着眼角,“该死,我很抱歉。”他挫败地咕哝,“我是你的弱点,对吗?”

〔是啊。〕

“……噢你可真会安慰人啊,天才。”

黑灯的手安稳地压着他后背,鼻尖蹭进蓬松的发间,叹息般小声咕哝:〔所以你要好好的。〕

“……听你说出这种话真是讽刺,”Barry恨恨地吐出一口气,“你抛下了我——音信全无,三个月——甚至更久——我不知道该联络谁,我每天都在害怕——”

〔我以为这样更好。〕

“……什么?”

〔我以为这样更好。〕他讷讷地嗫喏,〔因为我死了。〕

那种感觉无法忽视。

跳崖。

上一回死亡的过程太过仓促,他几乎没什么感觉,火光燃起闭眼睁眼就是另一个世界。但这次——坠落、撞击,骨头折断,内脏破裂——他甚至没有马上死去,然后再被黑灯戒指一点一点组装回去……

他没法遗忘那种感觉。

他与生者脱离,与世界永诀。他不能继续呼吸,不能看到多彩的世界。即使被万尸簇拥着盛大归来,他也没法不想着——

想着他已经死了。

〔我以为,可以还给你一个崭新的Hal Jordan。〕他喃喃着说,〔他很年轻。纯洁而无辜,可以陪你很久……〕

Barry猛地撑开他的肩膀。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他在发抖。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吗?”

声音也在发抖。

“他跟你差了有二十岁——二十!我几乎可以做他父亲!我当然会爱那个孩子!怎么可能会有人不爱他!?但他怎么可能是什么属于我的崭新的‘Hal Jordan’——在我认识了你之后!?我知道的Hal Jordan跟我差不多大!他是我爱人而那个混蛋一声招呼没打就离开了快小半年!还有一大半时间两脚都踩在棺材里——Kyle告诉我你死了!”

〔Bar……〕

“如果你只是想离开你就直接说——你敢就这么离开我……”Barry呜咽着挡住眼睛,“Hal Jordan我看你还敢……”

〔我很抱歉。〕男人重新把他揽进怀里,收紧手臂让他完全依靠着自己臂弯。他握住他手腕,用毋庸置疑的力道缓缓牵开,又低头深深亲吻他的眼睑。

怀里的人还在断断续续地抽噎。

〔我很抱歉。〕

——无可取代。

男孩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词。

虽然他大概猜到Barry这么老实的好先生喜欢一个人的时候绝对一心一意。但当真看在眼里,他才惊觉赤红的速跑者对爱人的那份——全身心的交付。

其实Hal是有点开心的,毕竟,知道在你长大后会有人将你视若珍宝,这感觉真的很棒。而你也很喜欢那个人——事情简直不能更赞了。你看,没有人可以取代Hal Jordan在Barry Allen心中的位置。无论他走了多久,无论他怎样犯傻,无论、无论是否出现一个一模一样的替代品……

小Hal突然觉得鼻子有点酸。

他矮着身,一点点后退,在确认安全后踮着脚飞快地跑回房间。小猫一般,没有弄出一丝动静。

他没必要再看下去了。

第二天醒转时旁边的位置是空的。这有些稀罕,毕竟无论周末与否,永远是他叫Barry起床来着。然而考虑到昨晚他上床的时候客厅那边还没结束,小Hal觉得也不是那么难以理解。

〔你醒了?〕

Hal睡眼惺忪地看过去。成年后的他倚在门框上审视着他,没什么表情,却也不是冷冰冰的,甚至有些……温和?

“是啊。”小Hal揉着眼睛满床找穿的,“你换了身衣服?”

对面大人穿着一件黑色的长风衣,看起来有些冷硬,不那么适合他——倒依旧很养眼,但总比胸前印着黑绿灯合体Logo的紧身制服要适合上街。

〔灯戒颜色换来换去,其实原理差不多。〕他解释着,走过来帮孩子捡起掉了一地的衣裤,〔它们可以随宿主的喜好任意改变制服款式。而且,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黑色比绿色百搭多了。〕

“……噢。”毛衣套了个头的小Hal看着大人的手指,迟钝地眨眨眼,“所以……你没有摘下戒指。”

他耸耸肩:〔我现在是具尸体。〕

“……了解。”Hal穿戴整齐蹦上地面,“所以呃……今天是你陪我?”

他跟着站了起来:〔Barry同意让我们单独聊聊。〕

“好吧。”男孩想了想,“我也同意了。”

失笑:〔是吗?〕

“为什么不呢——我们去哪?”

〔听你的。我带着Barry的钱包呢。〕

公寓门“咔哒”一声在两人身后落了锁,包得严严实实的小Hal笨拙地追上去主动牵起大人的手:“你知道吗?”

〔嗯?〕

“我长大后的确挺帅的。”

〔那是必须的。〕

小小一只领着大的那个去Jitters点了两杯咖啡,在服务生姐姐目瞪口呆的眼神中享受地并排走出店门。他举着棉花糖大声称赞上次那家辣热狗,直到两手和嘴巴都被塞满。他们又去了游乐园,玩了两三个项目后又蹲到了金鱼摊边,膝盖抵着膝盖,眼巴巴旁观一池子欢快游弋的小鱼儿。

“……我也养了两条金鱼。”

〔我看到了。〕

“我想给绿色那只取名丑丑来着。”

〔那是绿色?〕

“金鱼里的绿色吧。我也不知道最开始给水产写百科的那人是怎么想的。”

〔其实我看不到。〕

“噢对,Wally说过好像在黑灯眼里的世界跟常人不一样来着。”他好奇地挨近,“是什么样的?”

〔……颜色。〕

“……噢。”

〔所有生命体都是一团有轮廓的色块。〕年长者努力给他解释,〔情感光谱的七种颜色。就像坏了的液晶电视。〕

“哇哦。”小男孩叹服样,“我是什么颜色?”

〔……绿色。〕

“真是一点惊喜都没有。”嘀嘀咕咕,“总之,我觉得那只鱼也就那样了,但Barry坚持它会变好看。所以最后还是跟红色一起取名字叫‘双鱼座’。”

〔好吧。反正Barry永远是对的。〕

“我同意。”

〔所以你想捞小鱼吗?〕

“……不,我想……不了。”小Hal眼巴巴地看了会儿,拉着大人站起来走了,“领回家没多久就会死的。”

〔上次给你的打击颇深啊。〕

“你无法想象。”叹,“所以不能随便领养小动物回家。”

〔……嗯?〕

“你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就会死。”他低落地踢踢石子,“留下养他的人伤心个不停。”

〔……你知道了。〕

不是疑问句。

“我知道了。”Hal抿抿唇,“好吧,其实我害怕了。”

〔害怕死亡吗?〕

“不。昨晚,你们在客厅,我偷看来着。”Hal坦率地承认,“我看到你们两个依偎着拥抱着,他让你别走你说你不会有事。我突然……”他皱起眉,“我突然就害怕了。”

〔……啊。〕

“你懂的,是吗?”

〔是啊。〕

因为父亲——他们的父亲,出事故的前一天晚上,他跟母亲在客厅……

就是那副模样。

“所以,如果上帝决定我看到这样场景的第二天必须要失去谁,”小Hal耸耸肩,“然后我就想:‘好吧,那就带走我吧。’”

〔……〕

黑灯皱着眉停下脚步。

tbc

热度 154
时间 2018.01.29
评论(57)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