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Dickjay】Talon and the Hood(利爪!Dick) 07-下

作者:firefright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05364 

简介授权见01:

http://samantha911.lofter.com/post/3824c1_11d80d60 

注意:

病病的大少,黑化的大少,占有欲爆棚的大少,对“Dick Grayson”身份很排斥的大少。以及保护欲满格的二少,沉迷大少美貌的二少【不是】

07 In History's Shadow-下

他是不是就在离他们俩的公寓两栋大楼之外的地方打了一架?今夜反转如此剧烈,Tim觉得自己要过度呼吸了。

“他受伤了。”Dick回答,在Jason的语气下仍然泰然自若,他绕过Tim去脏兮兮的咖啡桌上区还打开着的急救箱。

“你是说去确认他没有发现我们,而不是直接把他带进我们的客厅!”

Jason又看向Tim,Tim坦然地看回去,随即又受了惊般迅速转向窗户。

一个巨大的、正在消退的淤青占据了Jason的下巴。

“蝙蝠侠可能……”

“他不知道我出门了。”Tim迅速澄清,试图稳住形势,手指在大腿上搅紧,他没站起来,没做任何看上去像是威胁的举动,“我本该在家待着,休班中。我没告诉他我在做什么。而我不会、我不会告诉他这件事。”

“我们又凭什么相信你?”

“Jason。”Dick打断了他,语气竟蕴含着尖刻的谴责。Tim眼睁睁看着他的手搭上Jason肩头,滑向胸口,手指覆在年轻男人的心脏上,在Tim专注于Jason身上时把护目镜推到头顶。Tim情不自禁地看向Dick裸露的眼睛。他记得它们曾是清澈的、明亮的蓝色,现在它们围绕一圈浊金。

“什么?”二代罗宾、现在的红头罩厉声说,“我们不能!蝙蝠侠就在外面搜捕我们!而这个傻小子……”

Dick走到他身前,背对着Tim,所以他看不到两人之间无声的交流。无论他们交换了怎样的眼神,那让Jason立刻闭了嘴。他攥紧拳头看向地板,利爪退开走向Tim,手里拿着干净衣服和抗生素。

Tim吞咽一口唾沫,在Dick跪到他面前时迅速环视公寓一圈。第一件他注意到的就是这里缺少……好吧,任何东西。房间里几乎没有家具,没有衣服,技术上说甚至没看到食物。无论对他们而言这算什么地方,显然只是暂时的,再看地板上堆了一堆的纸箱子……

“你们这是……要走了?”他问,在Dick擦掉他脸上的血的时候眨眨眼。整个局面非常不真实,一个利爪正在照顾他,好像他是个掉出巢的小鸡崽。

Jason回答了他,语气挖苦:“你也知道他们都怎么说的:杀了小丑,卷铺盖走。老头子可不是容易宽恕人的类型。”

“他——他没想赶你们走。”Tim试着解释,嘴巴却被布挡住了,“他——”

“我们打破了他宝贵的规则,Drake。”当然他们会知道他的身份,但听见自己名字被如此大声地说出来还是震了Tim一下,“Bruce唯一想让我们去的地方就是监狱,或者阿卡姆。这是对待无可救药的个案通常的解决方式,不是吗?”

“他没有觉得你们无可救药。”Tim辩解。因为他不得不。因为他相信。

Jason双臂抱在胸前,动作明显很僵:“这就是你寻找我们的理由,试图说服我们自投罗网?”

“Jason。”Dick退开,转头看向年轻的男人。和之前截然不同的警告。

“不,Talon,我得知道:为什么你要找我们,孩子?你以为你他妈在做什么?”

“我……”他吞咽了下,因为——坦白而言?Tim其实也不确定。但在他发现是谁隐藏在红头罩之下以及谁是小丑死亡的幕后主使之后,他抛弃了往常更谨慎的行事准则,觉得自己必须找到他们。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期望着切实与二人对峙,或者只是像Bruce那样找寻过往的阴魂。

当Tim抬手撕掉面具时Jason一边眉毛几乎挑进发际线。这样直接动手有点痛,但Tim想做出一个姿态、一个在他们的世界里确实意味着什么的操蛋事,即便他们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我想见你。”他安静地说,手指间夹着多米诺面具,“我一直都想见你。”

“你说什么?”

Dick从Tim身边退开,以一种他学不来的轻盈优雅的姿势站着,在他说话的时候滑向Jason那边。Tim不知道他是准备充当二人的中介还是单纯地想离另一位年轻人近一点。某种意义上的他并不急着为自己辩护,只是着迷地看着男人的动作。就他骇进蝙蝠侠留下的初代罗宾的记录里所看到的,Grayson从没表现出任何想起自己过去是谁的迹象,或者与谁有任何纽带。然而他在这儿,呵护着Tim,修复那些不起眼的小伤口,而且看上去在Jason Todd周围让他觉得很自在。

那个在他之后代替他穿上精灵靴的男人。

有太多话Tim想要说,但他还不敢:“在我更小的时候,我经常偷偷溜出家门,去看你和蝙蝠侠。我有拍下你的照片,你是我的英雄。”

他噎住了他,Tim想,他确确实实地噎住了Jason。那个男人看上去像是被冻在了原地,眼睛(比Tim印象里更绿一些)张大充满难以置信:“什——”

“你就是那个拿着相机的男孩。”

Tim和Jason都看向了Dick,Dick一只手臂环着Jason的腰,脸颊搁在他宽阔的肩膀上。Tim呛住了,既为两人的亲密的举动也为突如其来被揭露的真相:“你、你知道?你看到我了?”

“你不是唯一一个跟踪蝙蝠侠和罗宾的人。”Dick看上去思索了什么一会儿,然后Tim看见他志得意满地笑了,“鸟宝宝。”

Tim几乎立刻就脸红了。

“为什么你从没告诉过我!?”Jason难以置信地问,试着转头看向他的……搭档?

“你看见他了。”这下是Dick在皱眉了,他抬起头迎向Jason的眼睛,“我曾看见你向他招手。”

利爪看见了他。利爪跟踪过他。Tim觉得不寒而栗:“他说的没错,你——呃——你那样做了。”

Jason脸上浮现出混杂了失落和困惑的表情:“我不、我不记得了。”当Dick抬手触碰他的脸颊时Jason有些微退缩,他转头避开他的抚触看向Tim,后者正认真考虑着重新评估二人之间的关系,“难道就因为这个你才蠢到在他向你伸出橄榄枝的时候接替了这个位置?”

Tim本该预见到这个问题。他环抱住自己,争取时间为自己选择成为在大多数人(甚至包括Bruce)看来意味着不幸的角色而辩护:“不是他雇佣的我。是我自己要求的。我没让他有拒绝的余地。”

如果之前Tim没能获取二人全部的注意力,那么现在他得到了。

“狗屎!”Jason厉声说,“你要么是该死的疯了,要么就是个天杀的骗子!”

“我没说谎!”他撑着墙站起来,在二人面前显得可悲的渺小。Jason在15岁的时候显得比Tim还年幼,可现在他足足有六英尺高,而Dick也就矮了几英寸,“我自己搞清楚的,他是谁,你是谁。我弄清楚了你们所有人的身份,并利用这些去说服他让我成为罗宾。”

“你怎么——你他妈为什么要这么做!?”Jason猛地逼向前,全靠Dick一只手拦着才没有侵入Tim的安全距离,“你自己许下的死亡心愿,小孩!?你知道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对吧?你知道什么发生在——”他看出Jason犹豫了,目光瞟向Dick又投向Tim,放弃了说了一半的句子。

“蝙蝠侠需要一个罗宾。”

Jason僵住了,然后开始狂笑。他的声音噪杂又破碎,没有一丝欣悦:“他需要一个罗宾——就像他需要脑子上被开个洞!跟罗宾一起行动的时候他不能被信任!你他妈又是从哪得出的这个结论!?”

“这是事实。”Tim欺向前,坚守这么多年来——自他穿上这件斗篷起便驱使他前进的信念,“他需要一个人来帮他保持平衡。你死后他差点就越界了,做最危险的任务、犯低级错误,他最后可能会害死自己!”他不知道Jason是否相信自己,而在他身后的Dick表情已经全然空白,“这个城市需要蝙蝠侠,而蝙蝠侠需要罗宾!”

“你知道吗?我算是明白了,你他妈绝对疯了,Drake。只有疯子才会成为这样富有自毁倾向的利他主义者。”Jason在Dick的胳膊间扭动着挣脱桎梏,背对着Tim,“我受够了,从我屋子里滚出去。”

“我不是你!”这些话从他嘴里吼了出来——最后绝望的呐喊,“我不是、我不是你们中的任何一个!”Jason 顿住了。他背对着Tim,但是他在听。Tim的心脏在胸腔砰砰跳动,“我希望我是。”他希望他有Dick的自然天赋,他希望他有Jason的激情和韧性;他希望他具备他所钦羡的前任们的所有美好品质,“我从未奢求成为罗宾,但是我现在是了,我在尽我所能做到最好,因为这是对的。不管你信不信,它就是对的。”

Jason没有说一句话,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但他的肩膀绷出僵硬的线条,然后他走开了,脚步重重地踏在地板上,消失在另一个房间,在身后重重地甩上房门。

现在只有Dick和Tim了。

“我很抱歉。”Tim脱口而出,“我很抱歉,我、我不该说这些,我会离开。我……”

利爪瞬间站到他身前的地板上,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

Tim僵在原地。

你还记得在马戏团见过的我吗?

他想问。

你还记得在所谓“拿着相机的男孩”之前的我吗?

他想告诉Dick所有他拍下的照片,关于他的,还有Jason的;想把照片都拿出来展示给他看;想看它们是否会带来奇迹。

“他会没事的。”

Tim吞咽一口,碾碎了内心深处的小小的渴望,点点头:“你和他,你们呃……很亲近?”

他又扬起一抹微笑。是的,Tim想,在牙齿的冷光之下依旧隐藏着他曾经见过的,那个飞跃马戏团帐篷半空、灿笑着的杂技演员。

“我们照顾彼此。”Dick神秘秘地告诉他,“你的腿怎么样了?”

“没事了。我能自己回家。”他所需要的就只是坐下来让它歇上几分钟。利爪将钩枪还给他,Tim接过,“你知道你没必要离开的,对吧?如果你能留下来,如果你能跟Bruce谈谈……”

Dick摇摇头。他走到Tim身边打开窗户锁,推着他背朝向外面:“我们一早就走。不要再来这儿了。”

Tim不情不愿地重新戴上面具。他没有试着去问他们要去哪里:“我还能再见到你们吗?”

利爪停顿了一下,然后从腰带里拿出了什么,Tim认出那是个耳机。Dick抓住他的手翻掌向上,把那个装置放进他手心,环金的眼眸看起来如此严肃,暗藏了隐约的哀伤,让Tim蜷起手指攥紧那个装置时不自觉吞吞口水。

“只能用一次。”Dick告诉他,“当你陷入没人可以帮助你的境地的时候。”

Tim知道,他了解如果他为了别的事使用这条线路,如果他草率地使用了它,那么他将再也无法接收到关乎两人的任何消息。

“我明白。”还有一件事他不得不说,“D——Talon,”Jason只称呼他为Talon,Tim觉得他最好也这么做,“谢谢你。为你的所作的一切。为你杀了小丑。”

他为他自己说的,为了这个城市,为了Bruce——一个永远不可能说出这句话的人。

Dick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然后轻轻点了下头,把Tim推出窗外。他的手很稳:“别把自己搅进麻烦,罗宾宝宝。”

当他落上消防梯时,窗户在他身后关上了。Tim向后撇了一眼,公寓又变得漆黑冷清,好像空无一人。他在黑暗中站了一会儿,好像之前那些奇怪的遭遇都没有发生。Tim在手指间滚动着耳机、他唯一的证据,然后郑重地藏进自己的腰带里。他知道他现在应该通知蝙蝠侠,通知神谕,他应该让他们知道自己发现的事。他这么做可能还有机会将红头罩和利爪一带回家。但他同样会毁了自己在Dick那儿争取到的一点点即便微不足道的信任。

同样的,如果他隐瞒了,Bruce可能永远不会原谅他。

他权衡着利弊,即便他知道在那个小巷里Dick出面干预的时候他便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Tim只希望长远来看他的选择会是正确的。

tbc

热度 120
时间 2018.02.10
评论(3)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