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Inside OUT!!!

记得今天是Hal生日?
生日快乐噻~

以下正文:

“蓝色是伤心。”

“什么?”Barry叼着一块玉米片。

“蓝色竟然代表着伤心。但这说法比‘希望’古老得多,我保留意见。”

“对吧。”

“但其他的简直不可理喻。”

“又怎么了?”

“为什么绿色是厌恶的颜色?”Hal嫌弃地皱着鼻子。

“因为小女孩讨厌花椰菜。”Barry抓了把爆米花塞得嘴巴鼓鼓,想了想,“你也讨厌花椰菜。”

“可你喜欢——不,更正,你喜欢任何可食用的东西。我怀疑你脑子里就没有‘厌厌’的存在。”

“乱讲。”Barry小声咕哝,“我的厌恶是‘黄色’。”

“还有一件事我在意很久了。”

“嗯哼?”

“为什么黄色代表着快乐?你能想象Sinestro那样笑吗!?”Hal愤慨地指着屏幕上金黄色的小人儿,“我最恐怖的噩梦莫过于此!”

Barry大叹一声:“我究竟为什么要陪你看‘头脑特工队’……”

“只看它的宣传图特别亲切。我以为光谱军团被人类重视了,地球终于试图跟宇宙接轨了——我的工资终于可以用了!”

“事实上,这就只是一个将人类情绪具现化的动画片……”

“听听你在说什么。”

“……根本不是一回事!”

“就算片方根本没有考虑过在外星系苦哈哈打工的我们——可究竟什么人会把黄色设定为‘快乐’!?”Hal停下来考虑了片刻,“虽然某种意义上黄色的确挺快乐……”

“Hal~”Barry翻个白眼,“这只是PG分级。”

“但怎么着‘乐乐’也不该是黄色!”

“黄色意味着星星……”

“星星才不是黄色。”Hal鄙夷地皱起鼻子。

“……那就阳光。”

“可太阳是红色的!”

“阳光是黄色——以及红色是愤怒。”

“这点倒是全世界都同意。”

“Hal拜托,这是你选的片子。”Barry叹着,又抱来一桶爆米花,“一部评分还不低的动画电影——我们能稍微专注在剧情而不是设定上吗?”

“好的。”Hal稍稍收敛些许,抱过自己的米花桶,“抱歉甜心。”

Barry耸耸肩。

客厅里一时间只有虚拟人物的对话声。

“为什么紫色是‘恐惧’?”

Barry翻起白眼:“Haaaaaaaaal!”

“不,认真的,为什么紫色是恐惧?”

“官方解释说‘惧惧’设定是感官神经。”

“……哈?”

“因为敏感所以胆怯——是的吧……”

“这跟紫色有什么关系?”

“受伤后的淤青是紫色,或许还有宗教因素在里面——我觉得紫色代表爱情才更奇怪。常规来看不该是红色吗?”

“……Atrocitus代表爱情……”

“闭嘴我是说红色。”

“爱有悲伤啊。掺吧掺吧不就紫了。”Hal不以为然,“不说了,看电影吧。这就是个动画片。”

“噢。”

两人又安静了一会儿。

“所以,按电影的设定,星蓝石应该选择另一个地球的你,而不是Carol?”

“别把我跟那个胆小鬼相提并论!”

“你都没见过他。其实他也就是怂了点。怂起来还蛮可爱的。”Barry忍不住撇过脸掩面,“穿星蓝石制服的Hal Jordan……”

Hal一颗两颗地往他头发里扔爆米花:“就知道你一直对我不怀好意。”

“在见到任何赏心悦目的衣服时脑补自己男朋友,多正常一件事。”

“我会转达Carol你的赞美。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看电影了吗?”Hal愤愤地朝嘴里丢爆米花,“别说,乐乐专横的样子的确很像Sinestro——但,还是那句,他不会那样笑。那样太恐怖了。”

“那样太恐怖了。”Barry赞同地点点头。

想想Sinestro万年解不开的眉头配上乐乐的笑容……

不,算了。

“恐怖到他都不需要黄戒指来加成。”

“太对了。”

“金黄代表色怒怼小蓝人。”Hal噗呋呋窃笑,“这部分倒挺写实的。”

“Haaaaaaaaal~”

“好的,忘掉情感光谱。我会做到的宝贝儿。”

“我一点都不指望。”Barry疲惫地晃晃米花桶,“我只求你能安静一分钟。”

一分钟后——

“为什么黄色和蓝色掉下去了?”

“观影前你都不看攻略的吗……”

“所以故事主体是黄色和蓝色?”

“Hal……”

“为什么故事主体是黄色和蓝色?”

“Hal……”

“不,认真的,为什么主导角色是蓝色和黄色?为什么不是绿色?”

“……因为它们代表的情感是冲突的?”

“蓝色和绿色也很冲突——绿色和黄色也很冲突!”

“怎么?你想看绿色和黄色冲突?”

“不,我不想看。但我更不想看蓝色和黄色纠缠不清。我天天跟那群黄虫子打习惯了,我能处理绿黄大战。但是——嘿!不要动我的蓝色!”

“噢,你喜欢忧忧?”

“嗯哼?不,不是特别喜欢,但她是蓝色,我喜欢蓝色——我爱蓝色。未经我允许没有人可以找蓝色的不痛快。尤其是黄色。”

“我怎么听圣行者说你一开始对他们并不十分信任呢?”

“他在你面前嚼舌根?”Hal痛心疾首状,“他不是‘圣’行者吗!?”

“就不经意提了一句。”Barry耸耸肩,“你态度也不是很好嘛。别随便说你喜欢谁,人家会当真的。”

“我真的喜欢蓝灯啊。”

“是是是。”

“我的小蓝灯啊~”

“噢噢噢。”Barry红着脸往嘴里塞玉米片,“往好的方面想,至少绿色和红色合作挺愉快的?别老纠结于情感光谱嘛。”

Hal表情更加纠结。

“……你又咋了?”

“他们代表的是情感,红色就是愤怒——你看那火冒三丈的样子你敢说观众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你而不是Atrocitus?”

“……呃……”

“不,我拒绝凑这一部里的红色和绿色,这会引起我生理性不适。”

Barry不堪重负地掩面:“我们换部片子好了?”

“别啊,忧忧被抛弃了——她怎么可以抛弃忧——噢管道断了——掉下去了吧?活该。”

“……你就是片子里的花椰菜。”

“嗯哼?”

“绿色的大反派。”

“别那么幼稚,闪电侠。”

“我幼稚?我幼稚???”

“好好的夜晚你抛弃烛光晚餐和火辣性爱,堆了成山的米花可乐Doritos拉着我坐在被子堡垒里看动画片——现在别说话了让我们把剩下的剧情看完。”

“是我一直说话吗?是我……”

Hal凑过去亲在他唇上。

Barry咂咂嘴:“好的我不说话。”

Hal笑着搂住他,两人头挨着头依偎着看完了结局。

“逻辑漏洞。”

“非常睿智,设定科学。”

“为什么黄色是快乐?”

“有本事你跟心理学家理论去。”

“小孩子挑食是不对的。”

“说的好像你不挑食似的。”

“美好的夜晚啊,不上班没警报——看动画片?”

“那以后不看电影了行不行啊?”

“不行。”

“不看动画片了行不行啊?”

“不行。”

“Hal。”

“干嘛?”

Barry亲亲他脸颊:“生日快乐。”

Hal揉着那块被蹭得痒痒的地方,突然笑了:“Barry。”

“嗯?”

“动画片设定很科学是吗?”

“是啊,人物颜色其实都有参考Plutchik情感轮,大脑布局以及每个角色的分工也很聪明,不同情绪的说话方式、应事方式,分属于不同的专业心理学手段……”

“所以,”Hal果断叫停这段听得他一头雾水的演讲,“你承认,在你脑子里也有台幻想男友制造机?”

Barry愣住了,舌头莫名绊住了:“什么嘛……”

“宝贝儿别害羞啊~”

“滚蛋!”

“是不是趁我不在的时候‘突突突’地各种冒小Jordan啊?”

“……这台词太糟糕了啊!”

“你脸红了。”

Barry“啪”地把米花桶往他头上一扣:“你自己收拾吧!”

End

热度 218
时间 2018.02.20
评论(13)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