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我的男朋友是飞行员 一发完

闪闪生日冒个泡_(:з」∠)_

以下正文:

“小姐……”
“我有伴儿了!”
搭讪的人顿了下。察觉自己反应过度的Barry干笑两声,掩饰地灌了半杯威士忌。今晚酒吧的人格外热情,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个了。被一些平时毫无可能交集的陌生人变着花儿搭讪,Barry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无比心累。
“如果你口中的‘伴儿’指的是那位,”男人示意不远处舞池中疯狂扭动的红发辣妹,“就是她鼓励我来跟你聊天的。”
“……”
Iris West我们完了。
Barry后悔了。他就不该跟小青梅一起疯——不,他一开始就不该离开瞭望塔。一群蒙面英雄的调侃总好过发小的道德绑架。混蛋啊让她帮个忙她竟然玩阴的!还得逞了——得逞了!?
闪电侠的尊严呢?
闪电侠的警觉和超光速反射弧呢!?
再不济就算、就算有把柄握在人手里好了,他要是抵死不从,不信Iris真能把他怎么着……
怎么就让她知道这件事了!?
“抱歉,不是她——不止是——我的意思是——她是但——我不无聊——我是说我没觉得无聊我一个人挺好——不我不是一个人——”
讨伐计划先放一边,Barry默默收好脑海里早就被扎得千疮百孔的红毛小纸人。眼下有更重要的事——更棘手的事——比如面前这位莫名执着的路人甲。
路人甲坐到他旁边了:“抱歉,无意冒犯,我只是挺喜欢你的。你朋友说了你很害羞。就聊一聊?我发誓什么也不会做——可以为你买杯饮料吗?”
“呃不用——不用真的我、我不……不能……不会喝酒……”
“不带酒精的?”
“我——觉得闪电侠今天刚全球直播了被魔法暴揍……我们这样欢天喜地的会会会会会不会不太好……”
“那是闪电侠,他不该习惯了吗?”男人不以为意地举手招呼侍应生,“给她一杯……”
“其实我是个变性人。”Barry情急之下飞快打断他。
对方好笑地看过来:“什么?”
“我、我说……我是……Gay那个Les……”在那样的眼神中莫名又怂了的闪电侠瑟缩着咧咧嘴,“不,其实我是、不是……我不是……我其实不是个女的……”他没撒谎!
可男人看上去却像被逗乐了:“哇哦,你真是一门心思想把我推得远远的对不对?”
“……也没有……”
“现在我的兴趣真的被挑起来了。”那人支起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

“……”
男人都是贱骨头。
……他是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回绝我?”陌生人兴致盎然状,“说真的,还是第一次有人用‘闪电侠被打了’当借口……”
“……”
我就是闪电侠,我被个三流魔法师打了还变成女人,求发小帮忙选衣服结果被拍果照,现在坐酒吧里应付一群不知情路人的示好……
是的“闪电侠被打了”理由充分。
“你是不是还想告诉我你有男朋友了?”
“我有男朋友了。”
“……”
破罐子破摔的Barry脖子一梗:“他是个飞行员!”
那人看上去马上就要笑场了:“飞行员?”
本来还有些心虚的情场菜鸟在对方“我看你还能怎么编”的眼神中莫名愤慨起来——干嘛啊我真的认识一个飞行员:“是啊,比我小三岁,海滨的,以前是空军上尉,现在在Ferris找了个试飞员的工作。”
抱歉了Hal江湖救急!
为了让自己说辞更可信,Barry从钱包里翻出照片:“我们认识四五年了吧——噢噢这个时候他梳跟你一样的发型,但太招小姑娘了哈哈哈。让他改成原来的样子还跟我急。”
“……”
Barry眨眨眼:“我……没说你不受欢迎……”
“……嗯?噢不,不会,没什么。我没关系,别放心上。”男人视线从照片上转开,干笑着打哈哈。Barry点点头,抿着嘴唇踌躇片刻后绞尽脑汁挑了两个故事——聊天嘛。

开始有些结巴,但Hal的名字跃在舌尖,感觉那么熟悉,他没法继续紧绷,慢慢语气也欢快许多,都不用人旁敲侧击,自己便打开了话匣,还一发不可收拾。从不起眼的小日常跳到初遇,又想起上回Hal生日。事无巨细,如数家珍,听得人目瞪口呆,好半天插不进一句话。
“你能想象吗?他能就厌厌的颜色跟我吵半天,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幼稚的男人吗?气死我了,再也不跟他看动画片了。”
“你们……感情真好?”
“当然!没有人比他更重要了!”
“互相家里都认识?”
“认识啊。”
“那你朋友还让我来?”
“噢,Iris不知道这事。她不喜欢他。”
“为什么?他不靠谱?”
“怎么可能!他最好了!”Barry不满地反驳,“Iris不看好异地,”随口扯了个谎,“她比较偏激。我更倾向于把她撇开——你不会出卖我,对吗?”
对方举起双手以示清白:“我嘴巴很紧。”
“谢谢。”Barry笑得眯起眼睛。
男人沉默地玩了会儿酒杯:“所以你……你们交往四年了?”
“三年吧。”Barry咧嘴傻笑着比了个“V”,大方地把亲密度截短一点。
“真羡慕你们。”
“羡慕什么?”
“交往这么长时间了,谈起他的时候你看上去依旧恍惚在热恋。”
“……啊?啊???”
“是我不自量力了。你们的羁绊绝非路人可以妄图插足的。”男人无奈地起身,“如果我能有幸与哪位姑娘经历过你们的那些事,我也会无可自拔地爱上她。”
“……谢谢。”
“你们是对幸运的家伙。”
Barry顿了顿,随即骄傲地笑道:“很多人都这么说。”
男人点点头,离开了,留另一人瞄着他背影,若有所思地咽掉剩下的酒。
Get到新技能的闪电侠很快便在接下来的社交中游刃有余,“是的,他有双棕色的眼睛”“我跟他小侄子特别谈得来”“他酒量不错但他喝醉了超可爱所以我喜欢灌他——我送他回家——我力气很大——你要不来试试”“他喜欢旅行,我也喜欢,我们去过很多地方——噢我存了几张照片你要看吗?偷拍的,特别养眼”“我们曾跑去巴厘岛,吹着海风在星空里听浪涛声声——噢星空下!我刚刚说了什么?一定是因为太浪漫了,巴厘岛的水很清,海天一色,我总觉得自己是被群星包围着”“他生活上不太仔细,但我的事他都记得,虽然有的时候想让他忘了——我现在真的不怕老鼠啦”“他超喜欢小孩子的,跟我前女友的小侄子比我都铁”……
Barry捧着手机,洋洋洒洒罗列自己跟Hal的共游和壮举。有些字字属实,有的被刻意蒙上一层罗曼蒂克色彩。有过一次亲吻,是意外,入乡随俗的顺水推舟,并不存在的怦然心动——应该没有存在过的。虽然Hal嘴唇又暖又软。
而且那个地方不是什么亚马逊河畔的无名部落。
只是几百万光年外一个陌生的星球。
“……你能想象吗?那是我两年前送给他的!”
玩到意兴阑珊的小记者难得良心发现去吧台捞人,凑近了却听见她那熟悉又陌生的小竹马正如是滔滔不绝着。
“……Barry?”
“噢嘿!Iris!”Barry头也不回地摆摆手,兴冲冲地跟对面刚坐下没多久已经听得生无可恋的男人海聊,“我能怎么办?当然是选择原谅他,毕竟都好几个月没见了。其实看见他我就很开心了,还记得我的生日——他连自己的生日都记不住但一直记得我生日我就觉得,太甜蜜了不是吗?别管礼物什么的了——我能指望他送我什么?相处时间太短了不值得为此闹脾气。有他天天惦念着,想想就很开心……”
“真的?”
“是啊!当然要是偶尔忘了也没关系,毕竟他工作太危险……”
“谁舍得忘记你啊?”
“你听?随口一句就是调情。可讨厌他这样了,说者无心,再勾到外面的野花野草……”
“哪能啊不就天天惦记着你吗?”
“你对谁都这么说。”等等。
Barry僵住了。
他猛地转过头,力道大得让人担心他闪着脖子。风尘仆仆的飞行员半倾着身,似笑非笑的,指节轻轻叩击吧台。Iris站在不远处,翠绿的大眼睛闪着狼一般不怀好意的光,正举着手机跃跃欲试状。

没心思应付吃里扒外的小青梅,一整个被笼在熟悉的荷尔蒙中Barry舌头都打结了:“HaHaHaHaHal!?”
“雷猴啊宝贝儿~”
“你怎么在这儿!?”
“不是你说的吗,错过什么都不能错过你生日?”Hal旁若无人地捧着他手腕,把嘀嘀咕咕“原话才不是这样”的人牵起来,“原谅我,路上耽搁了——哇哦你穿绿色真漂亮。”
“谢、谢谢……”乖乖被他引着转了一圈的Barry强忍着没有逃跑。
“你从来不穿高跟鞋的。”Hal声线温柔,“是为了我才如此盛装出席吗宝贝儿?”
不!
才不!
是你身后那个红发女魔头!
她逼我的!
“所以你……”闪电侠光速结巴,“你喜喜喜喜……喜欢、喜欢吗?”
“你美极了。”Hal语气极尽温柔,分心朝他身后看了眼。
路人男息事宁人地摊手退场。
满意地收回目光:“我的宝贝熊会打扮了。”
“又来,”无知无觉的Barry不吃他这套,压低声音,“我认识你这个表情,这代表你要么想猎艳要么想耍人了。或者都有。总之你给我收敛一点……”
“我很抱歉我迟到了。”Hal置若罔闻地捏着他指节亲了亲,“但还赶得及说句生日快乐。”
Barry佯怒地皱起脸。忽而又展颜,软声说:“好吧,勉为其难接受了。”
“我的好女孩。”Hal转向猛按快门的Iris,“你们还有别的同伴对吧?介意我把她先带走吗?”
发小表示完全OJBK。

两人肩并肩走出酒吧。三月底的冷风打在脸上,吹散在嘈杂人群中沾染的微醺。Hal脱下夹克,把人裹起来并顺势搂过肩膀,半侧过身帮忙挡风。两人就这样无言地走过三四个街道,Hal突然停住脚步,蹲了下来。
狂笑。
Barry无语凝噎地望天:“对,想笑就笑吧,我知道你忍这一路好辛苦……”
“我的天哈哈哈哈宝贝儿你美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不是喝酒了?耍什么疯赶紧起来被我同事看见这次可不保你。
“Iris说那是你我还没敢信,”Hal有气无力地抹眼泪,“我的天……她还真放心把你一个人扔那儿?”
“一大半人还是她支来的。酒吧都是她逼我去的。”Barry干巴巴地说,“良心这种东西她没有。”
“她逼得了你?”飞行员不信地摇头,笑得直抽抽,“你什么把柄握她手上了?艳照吗?”
“……”
“不会吧还真有艳照!?”
“……换衣服的时候……”
“有留档吗?”
“你起开!”
“这件事很严肃啊。必须杜绝一切后患——有底片吗?”
“……收起你那副猥琐的表情。”Barry黑着脸,“跟你一对比我突然对Iris非常放心。”
“对我你有什么不放心的?”Hal几乎蜷到地上,“所以为了驱逐那些登徒子,我成了你的异地小男友?是不是还五年相识三年热恋浓情蜜意准备结婚了的那种?”
“……你想多了。”
“噢我的宝贝儿……”风华绝代的灯侠毫无形象地仰躺在地面上,仰望着夜空喃喃,“这你生日还是我生日……”
“你也知道是我生日。”闪电侠没好气地给他一脚,“礼物呢?”
“宝贝儿你走光了。”
“……Hal Jordan!”
“害羞什么啊你哪儿我没见过?”飞行员跳起来活泼地蹦两下,“挺闷骚的嘛穿黑蕾丝嗯嗯嗯唔!”
“你要只有这种话可说那你可以走了!”Barry恼羞成怒地捏住他嘴巴。
Hal扶了把快滑掉地上的夹克,拍拍他手背示意指下留情:“魔法意外?”
“别提了,一整个月呢。联盟那群丧尽天良的只顾看好戏,谁都不愿意帮忙。”Barry呻吟着埋进他怀里——这身单穿还真挺冷的。
Hal顺手梳了梳被精心打理过的大波浪。凉滑的发丝缠在他手指上,漂亮的浅金在月色中依稀泛着光。
“你什么时候到的?”脸藏在人胸肌里的Barry突然开了口。
Hal继续玩头发:“‘当然选择原谅他’。”
“……喂,不许再笑我。”
“真的,就从这句开始听的。”
“……前面没听到?”
“没啊。”
“那你怎么知道是三年啊?”
“我们认识五年。意思意思扣一两年差不多了。”
“……哼。”
“干嘛?嫌短?总不能说我俩一见钟情三世姻缘上辈子定下的娃娃亲吧?”
“……懒得理你。”
摸摸头:“跟人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就我们的事啊。”Barry侧过身换个姿势让他抱,“别说,还挺舒服的,怪不得这么招小姑娘。”
Hal懒得理他:“我们什么事啊?”
“那么多年那么多事,随便哪件不能忽悠半天?”
“……你费心撒个谎怎么了?”
“信手拈来的亲身经历说什么不好非得说谎?”
“……不是,不得浪漫一点的吗?”
“旅游不浪漫吗?”
“三秒绕地球一圈不。”
“星空不浪漫吗?”
“旁边站个Sinestro不。”
“探索陌生文明不浪漫吗?”
“差点死那不。”
“现在,摸着自己的良心告诉我——不浪漫吗?”
“……好吧有点浪漫……”
Barry皱皱鼻子。他想着,想到自己亲口复述那些曾经,那些似乎没有存在过的心情,隐没在事实中子虚乌有的浪漫,想起自己以对方最重要的人自居时那瞬间的心悸,那夜星空,和陌生星球上的亲吻……
莫名气急败坏地咬了他一口:“所以我礼物呢?”
Hal不以为意地揉揉锁骨:“不是说见到我就会很开心吗?”
“那是说我男朋友,你是我男朋友吗?”
“我不是吗?”
“我生日你都迟到了。我得重新考虑考虑。”
“考虑什么啊!”Hal愤慨,“海滨当地户口,前空军上尉,Ferris王牌试飞员,正义联盟元老,绿灯军团领袖!往大了说我算个宇宙公务员,以后地球待不下去哥带你飞……”
“别咒我行不行?”Barry捅他一肘子,“扯这么多——不会真没有吧?”
绿灯头子满脸堆笑:“我按时回来已经很赶了。”
“我不管。我生日。”
“你说怎么办?”
Barry把夹克脱下来丢给他。
Hal手忙脚乱想拦:“别——你披着……就这身低胸小礼服能冻好你……”
“我天天跟寒冷队长和Caitlin打交道,冻也冻不死。”Barry执意,“穿上。”
灯侠只得顺从地伸进两只胳膊,走着神想干脆用戒指得了,不察衣领突然被拽人住死命往下扯。他依从地俯身,好奇地看着面前的人。

离得有些近了。

Hal眼睛眯起来。
嘴唇被咬了一口。
他惊呆了。Barry松了力道,却没有放手,若有所思地咂咂嘴,意犹未尽般。末了大胆地迎上他视线,勉为其难地皱起眉,唇角却漾着笑意:
“啥也没准备的话,送我个男朋友吧。”

End

热度 304
时间 2018.03.20
评论(34)
热度(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