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COCO AU】寻找Hal Jordan 上

清明

总不能说“快乐”……

杂糅时间线
考据党慎入

以下正文:

“在亡灵节,活人应该送给亡灵东西,你却拿走了属于亡灵的东西。”矮小的老骷髅摘下宽大的老花镜,虚虚搭着鼻梁,从镜框上沿审视座下手足无措的年轻生灵,“偷窃是不道德的,小东西。”

“嘿!那不叫偷窃!”原本胆战心惊的活人男子闻言立马愤愤不平起来,“我是闪电侠的继承人!我理所应当拿起那枚戒指!我有权利使用那套制服!”

“原本的主人亲口授权过吗?”

“没——但我有法律权益……”

“当事人跟你有血缘关系吗?”

“没——可他跟我阿姨是一对!”

“结婚了吗?”

“……没。”

“立下遗嘱了吗?”

“……他走得那么突然……”

“那么,显而易见,”盖棺定论,“你不能拥有它。”

“……”

Wally赌气地鼓嘴。

“下次亡灵节就给自己放个假,或者,干脆回去做套新的。”旁边红发女性骷髅温和地打断纪检员,语调轻松,“年轻人该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毕竟,那是件紧身衣——你懂我的意思。”

年轻的速跑者愈发痛心疾首。

“这是传承!”

气死他了。

今天本来计划好的。

闪电侠盛大回归的第一夜。

一年前Barry Allen在联盟任务中牺牲后,属于速跑者的那份重担便落上他一人肩膀。为了不辱没叔叔的名声,这一年来Wally West坚持作为闪电小子活跃着,只是私底下加紧了对自己的训练。

快一点,再快一点。

快到好像闪电侠从未离开。

快到源起中城的鲜艳红色再次复生。

到了那时,他将作为闪电侠回归。

比如今天。

就在今天。

他觉得自己准备好了。他已经独自完成过好几次任务。而亡灵节是个好时候。万寿菊铺就花瓣路,最快之人的鬼魂裹挟残影电光疾驰而来,作为亡灵也在守护这个世界。如此噱头,足以令好人宽慰、恶人胆寒。

也寄托着自己对前辈的缅怀。

可是,就在他触碰戒指的那一瞬,金色花瓣漫天翩飞起舞,暴起的电流疯了般抽动。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同宿的战友听见动静推门而入,疑惑地四处张望,呼唤着“Wally West”……

直接穿过他的身体。

……可能他还没有准备好。

“可能我还没准备好。”Wally现在非常沮丧,没留神就咕哝了出来,“所以还没资格继承这件衣服……”

“你是闪电侠,已经足够了。”

一直在Iris身后默默幸灾乐祸的人闻言站直了身体,笑容收敛成温润的弧度,蔚蓝色眼睛清澈依旧,跃动着愉快的光。金色电纹覆盖在赤红的制服上,乍一看与生前别无二致。

可唯一裸露的脸颊,现在只剩下森森白骨。

这让Wally更加沮丧地扁起嘴。他所努力的一切、他所有的作为,都是不想辱没了这个人的名声。这个生前无私扶植他、指引他、鼓励他,死后又在他出事的时候第一个赶到他身边,从千篇一律的亡灵中牵起他的手,让年轻的生灵不致迷失于亡者国度的奇诡图卷,还带他来到血亲身边。

这么好的人。

已经死去的亲人。

——前任闪电侠Barry Allen。

Wally垮着肩膀:“可是……叔叔你要知道……世界需要你……”

“世界需要闪电侠。而你,你现在就是闪电侠,所以他们需要的是你。所以——听话,赶紧回去。”这么说着,Barry转向纪检员,“他可以回去的,对吗?”

“当然了,长官——先生——闪电侠先生。”纪检员讨好地附和,“只需要血亲拿着万寿菊花瓣许愿让他回到人间就行——万幸我们处理过类似的事故。我知道您讨厌等待,闪电侠先生。”

“真是十分感谢。”

“好了,小男孩,叙旧时间到了。”Iris随手摘下旁边花瓶里装饰用的一小片瓣朵,“不管怎样也不会白来一趟。算是给你个教训……”

“也是恩赐。”Barry飞快地说。

“等回去了,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回去上学,好好念书。”女性亡灵眉眼柔和下来,宽容地看着自己小侄子,“你有大把时间,不差这几年。趁着年轻,好好谈个恋爱。”

小侄子不服气地嘀咕着低声反驳:“我也想,但我见识过……你和叔叔那样的感情真的太少了。”

“感情?”Iris失笑,“青梅竹马吗?”

Wally一愣:“啊?”

当事人不在意地耸肩:“我们分手了。”

“她甩的我。”

“不要把我说成坏警察。我们好聚好散的。”

“我不擅长坏警察,你又不是不知道。”被警告一瞪的前闪电侠投降般举起双手。

“O……K?”

“很难接受?”

另一个人温柔地问。

“也……不是。”Wally眨眨眼,的确有些消化不良,“就……一直觉得,你俩很好。感情也一直很好。所以没法想象……”

“死亡改变了很多事。”女人耐心地解释给他听,“怎么说呢?死亡,它让我们……更通透了。我们很开心可以永远在一起,但这种‘在一起’,跟陪在你身边、陪在自己父母身边,其实并没有区别。我知道了自己并不是非他不可,至于Barry,当他发觉自己没法停止对生者的思念……”她停了一刻,笑意稍显自嘲,“总之,我们相互陪伴,但不再是情侣了。”

“你阿姨现在可是这一带有名的交际高手。”Barry欠揍地说。

Iris飞他个白眼。

Wally摇摇头,耸起肩膀,眉头隐忍地紧蹙,努力克制似的:“所以你们……在这边过得怎么样?”

“噢——我们吗?”亡灵们对视一眼,“我们特别好。要知道,在这边可以认识更多朋友,还能见到死去的亲人,你知道这对我们来说有多重要。Barry依然可以随意奔跑,再也不用担心秘密身份、不用害怕波及家人,而且跌跤也不疼了——你能想象吗?亡灵痊愈得比神速力还快。”

“最赞的是死人不会饿。”Barry乐观地笑,“当然,亲人准备的小零食还是能让人非常开心。”

“那还真不错。”Wally失神地呢喃。

“现在——Wally,”Iris举起花瓣,“我把祝福送给你,回家后把我和他的遗照换成单人的……”

Barry无奈:“认真的?”

“干嘛,又不缺你照片?”女人‘咯咯咯’笑得不以为然,“好了——但,我说真的,Wally,回去以后,好好铸造自己的生活,不用刻意追寻前人的脚步……”

“代我们向亲友问好。”Barry迅速插嘴。

“尤其是Hal,”Iris喜爱地白了小竹马一眼,“Barry天天心心念念着呢。”

“Iris~”

刚准备接过花瓣的Wally闻言却是一愣:“你们没见到Hal叔叔?”

办公室瞬间安静。

Barry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Hal叔叔应该已经……”Wally搓搓手臂,“他……他没来找你们?”

万寿菊的光芒黯淡下来。

“那次海滨城的灾难?”Iris小心翼翼地试探。

“不——不算是。但那件事对他打击真的很大。罪魁伏法后他说地球已经没有自己的家,就……走了。”

Wally迟疑着。

“没跟任何人交待一句,除了戒指什么都没带走。从那以后就杳无音信了。然后突然有一天……”

吞咽。

“有一天……出现了新的2814扇区绿灯……”

“……”

Barry张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叔……”Wally结结巴巴的,“也许只是……”

“我们……找找看吧。晚会儿发个寻人启事——类似的吧。”Barry故作轻松地笑笑。

“也许是我们搞错了、也许他活得好好的,他只是……不干了?”

“Hal不会放弃绿灯戒。”Barry笃定地否认,“他为此而生。他是意志之源。就算绿灯戒抛弃他,他也会自己打一枚出来。”

“那他就是升、升官了?他们肯定有个团长什么的,所以2814的职权就下放了——毕竟那是宇宙军团,很多事我们并不清楚……”

“也许吧。”Barry安慰地拍拍他肩膀,“以后再说。现在无论如何得先把你送回去——Iris?”

“来,Wally。”他死去的阿姨温柔地转过他的脸,指间却始终捏着那片花瓣,力道顽固,不容置疑,“我把祝福送给你,回家后,试着铸造自己的生活,不用刻意追寻前人的脚步。宇宙很大,你不用把全世界都背负在自己身上。”

“帮助能帮助的人,也不要为无能为力的事自责。”

“追你喜欢的人,做你喜欢的事。好好跟朋友相处,好好看看这个世界,活得快乐一点。”

“也要学会休息。”

“家人都在这儿。”女人早已干枯的容颜眼下却依稀焕发出光彩,“晚点儿来。慢点儿跑。去吧。”


Wally跌回自己租屋,重重地跪倒在地上,有那么几秒没反应过来。

膝盖边躺着那枚金色的戒指。

他怔愣想伸手去捡,却在触碰的千钧一发缩了回来。他想起那个绚丽的亡者世界、死去的阿姨和叔叔,还有他临行前那双悲伤的蓝眼睛……

『Hal不会放弃绿灯戒。』

Wally“嚯”地站起来,抬脚就想往外跑,却生生止住了。他支着下巴想了想,回身给蝙蝠侠传去消息。


三分钟后,Kyle Rayner家门口站住了一位赤红色头发的速跑者。

新灯侠有些不耐:“你干什……”

“Hal Jordan真的死了吗?”

屋主被他兜头一句问懵了:“啊?”

“Hal,Hal Jordan,在你之前的那位2814扇区的绿灯侠,”Wally咄咄逼人地趋近,“你是怎么得到他的戒指的?他亲手给你的?还是……”

“等等,你给我等会儿,什么莫名其妙的?”Kyle有些恼火,“无论如何这是我家,你主动找上门,还明显有求于人所以我没有义务回答你这些无礼的提问……”

“Hal真的死了吗!?”

“我不认识什么鬼Hal!”

“求你了Rayner,”Wally语气突然安静,“求你了,这对我很重要——这对我一个很重要的人来说很重要……”

Kyle抿紧了唇。

“我不知道。”他坦白,“戒指是自己飞过来的,然后我去OA接受特训。我真的不认识他……”

Wally沮丧地垂下眼眸。

“但我的确听过他的名字。”

“!?”

“有名的‘上任团长’。”Kyle皱着脸,想起那些严苛的训练让他条件反射地胃痛,“因为来自同样的星球,我的教官经常把他拿来作为比对,以显得我……有多无能。”

“你是没他厉害。”Wally点点头。

Kyle翻个白眼:“随你……我从Kilowog那听过更恶毒的,这种话对我不起作用了。”

“……你说,‘上任团长’?”Wally迟疑一会儿后,小心地继续问,“你们……真的有团长?”

“那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我不是特别清楚。总之……”插画师挠挠头从门口让开,叹着气,“你进来坐吧,我们慢慢说。”

“我没时间了。”Wally歪过身子看了眼挂钟,“没法解释,但我真的很赶。你只需要告诉我——Hal是不是死了?”

“……是的吧。”

他说出了那个意料之中却难以令人接受的答案。

“他留下了自己的戒指。”

Wally上前一步:“什么戒指?”

“好像是他自己的戒指。跟我们的都不一样。造型不一样,原理……”Kyle困惑地摇摇头,“它没有宿主。准确地说团长失踪后它就一直闲置,也不在OA好好待着,满宇宙地瞎转悠,反复哔哔着一句话……”

“什么?”

Kyle看向他。

“‘寻找Hal Jordan’。”

tbc

热度 132
时间 2018.04.05
评论(11)
热度(132)
  1. 涛动~鹰飞萨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