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Barryhal】【ABO】第八个人 01

以下正文:

“名字。”

“Barry Allen。”

“这是你真正的名字吗?”

“是我。”

“今天怎么样?”

“还可以。”

“你们相处得怎么样?”

“我们很好,J'ohn。”

*

初次相遇,他让他交出失踪的孩子。

两分钟后,又对着全副武装的闪电侠喊出“Barry Allen”。

那并不是多么愉快的邂逅,虽然足够印象深刻。

然而更出人意料的是,当Barry目送着最后一个孩子安全地扑向父母怀抱不自觉露出欣慰微笑的时候,那位素昧平生的宇宙警察竟然蓦地凑到他颈边,抽抽鼻子,兀自嗅了嗅:“你是Omega?”

“!?”

察觉到他神情中的戒备,陌生人举起双手以示无害:“抱歉——无意冒犯。我只是好奇,怎么还有Omega胆子大到来做这一行?”

Barry定了定神:“我不是Omega。”

“是我唐突了,别生气。”他耸耸肩,轻飘飘浮了起来,“你不用太紧张,其实你味道挺淡的。一般人闻不出来的。”

他好奇地看过去:“那你呢?”

“我卓越非凡。”Hal朝他挤挤眼,“如何,需要送你一程吗?”

——他拒绝了。

却留下彼此的联系方式。

当时只是觉得他的能力很酷炫,而能遇见一个同僚又实在难得。

于是之后有了第二次,第三次……

终于有一次,他调侃他:“我自己回家可比要你送来得快。”

“这不可能。”刚结束一场恶战依旧气喘吁吁的灯侠支着膝盖笑了,“除非你让我半路分了神……”

“那我们比比看?输了的人请一个星期早餐。我说一、二……”

“嘿!‘三’被你吃了吗!?”

*

“你对灯侠怎么看?”

“惹祸精,但也是值得信赖的战友。第六感准到可怕。”

“仅此而已?”

“部分来说,”Barry停顿一下,“是的。”

“这句又是什么意思?”

“他很复杂,并不是简单几个单词可以概括的。”

“那就用长句。我们有一个下午的时间,你可以慢慢说。”

“……他很,”Barry困惑地皱起眉,“烦人。”

*

“你真的不是Beta?”

他跟Hal相熟之后,性别便不再是多么讳莫如深的话题。

已经无数次被类似语句质疑的Barry眼皮都懒得抬:“你真该去挂个耳鼻喉门诊了,天才。”

“这不科学。”Hal猛地凑到他后颈嗅了嗅,“第一次见面我真闻到了Omega的味道。”

Barry被他吓得一个激灵,一推桌面往后撤了一大截:“也许那天我跟谁撞了一下呢!?”

“别说傻话,是不是本尊我还辨别不出来吗?”Hal不甘心地缩回去,“亏我担忧了好久你是怎么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没出过岔子的。”

Barry不以为然地翻个白眼:“真是多谢你的杞人忧天了。”

“如果你当真如自己所言有那么坦诚的话,”灯侠举着刚从抽屉里翻出来的医用小铁盒兴师问罪状,“你为什么会有这玩意儿?”

“……以防万一哪天有Omega来串门正好碰上突发情况。”Barry白他一眼,“我还有Alpha抑制剂,就在这一盒下面。”

“因为Iris是Alpha嘛。理所当然的东西提它多没意思。”Hal莫名得意地摇头晃脑,“唉,跟一个女Alpha谈恋爱什么感觉?”

“谈恋爱的感觉。”

“别这样嘛,我们什么关系~就透露一下——会很辛苦吗?”

“没什么特别。”

“……她太弱还是你太强?”

“……我们还没做过。”

Hal夸张地松开铁盒,任其跌进被褥发出沉闷的声响。

Barry很是无语:“你咋了?”

“你们交往多久了?”

“一年多了。”

“……没做过!?”

“怎样?”

“性事和谐是维持热恋的关键啊!”

“……我们青梅竹马这么多年早过了热恋的黄金时期了。”

“等会儿,你不要告诉我……”Hal下巴差点脱臼了,“Iris发情一直在用这玩意儿!?”

“是啊。”

“……你完了,闪电侠。”

“干嘛啊?”

“警告你,想要绑定一位好姑娘,就得抛弃那套过时的大Beta男子主义。”

“什么跟什么啊?”

“舍不得节操套不到……”

“再废话你晚饭自己解决。”

“我认真的啊,Barry。”他看起来的确很认真,“再固执下去你们迟早得分。”

*

“……但Iris当真跟一个Omega结婚的时候,只有他愿意翘了婚礼,陪我喝酒。我没多大感觉,他反而喝高了。缠了我一夜,让人无暇他顾。”Barry纠起手指,“那天我突然发现,他其实很聪明。虽然固执,但是通透。有的事他自己来可能会处理得一团糟,但给别人建议的时候,他就很中肯。可能当下会让人恨不得撕烂他的嘴,但最后……他说的的确是事实。”

“他算一个益友。”

“他是。”Barry点点头,“但他有些太敏锐了。跟他深交起来,一直提心吊胆。”

“怕他戳穿?”

“一开始只不过觉得不自在,但后来——是的。”他笑了,“因为后来的事,跟他有关了。”

*

“我跟Carol分手了。”

Barry张着嘴,披萨险些掉地上:“怎么……”

“她是Omega啊。”

这下真的掉了:“她是Omega!?”

“很难想象吧?”Hal“哈哈”干笑两声,仰进沙发,惆怅地看着天花板,“遇到真爱就把我踹了。”咕哝,“叛徒。”

Barry把脏了的食物丢进废弃食盒,又打开一份新的。听他这么说立马不赞同地“啧”道:“话不能这么说。”

“约定好要做彼此一辈子的战友呢?”

Barry托出他第八块海鲜盛宴:“不有我做你一辈子的战友吗?”

Hal翻个身不看他:“你什么都不明白……”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才什么都不明白。”Barry凑过去掰他肩膀,“那你还在Ferris工作吗?”

“……暂时不了吧。多尴尬。”Hal闷闷不乐地接过晚餐咬了一口。

“有目标吗?”

“呒有。”Hal含糊地回答,“我都想干脆浪在外太空不回来了……”

“不行!”他厉声说。

Hal吓了一跳,叼着披萨无辜地看着他。

Barry虎着脸:“你欠我这么多钱呢!”

“……我闻到一股小肚鸡肠Omega的味道……”

“别转移话题!”

“真的。”Hal叹了声,“唉从Ferris退了之后就没人给报销房租水电费,也找不到月月拖账单还不把人踹走的慈悲东家。又没有工作。亲戚朋友都有自己家庭了,也不好去打扰。你说我在地球有什么念想……”

“……你想表达什么?”

Hal可怜兮兮地偎过来扒拉他袖口:

“闪电侠大大求收留。”

*

“一开始相安无事。虽然有分歧,但还算可以调和,没出什么大问题。”他心不在焉地玩着自己手指,“但,我们是不同的。和平只是表象,深部的暗潮汹涌从来没有停止过。”

“是谁打破了平衡?”

“是我。”Barry咬紧牙关,“还记得闪点吗?”

“知道这回事。”

“我在闪点世界,是个Omega。”

*

“嘿,”Hal拎着两扎啤酒冒了个头,“你想谈谈吗?”

Barry叹了声:“Hal,我现在没心情。”

“我知道。所以我决定不能放你一个人待着。”Hal静悄悄地走到他身边,坐下,用牙咬开第一瓶,“说吧,那是个怎样的世界?”

“很糟糕。”

“有多糟?”

“所有人都不对劲——所有人。”Barry“唉”的一声,“我是Omega。”

Hal呛住了:“What!?”

“我在那个世界是个Omega。”

“那也足够了!”Hal兴奋地揽过他脖子,“我就说一直觉得你有Omega的潜质!”

“不好笑。”Barry干巴巴地说。

“别这样,看开点,那个世界结束了。你还在这儿。”Hal语气突然安静,眉目柔和,“我不会评价你的选择,Barry,我知道你很难过。这一连串令人毫无喘息余地的事故中你肯定失去了什么,但——我会陪着你,好吗?你并不是一无所有了。我一直都在呢。”

Barry转过头,对上他的眼睛。Hal也在看他。那双温暖的棕褐色瞳眸好像藏了一汪湖,安宁地躺在眼底深处。

Barry莫名就想哭:“上帝啊……”

“嗯?”

“我真希望你是对的。”

“我总是对的。”Hal爽朗地笑开,“来,告诉我——当Omega是个什么感觉?”

*

“你觉得当Omega是个什么感觉?”

“我不知道,J'ohn,我是个Beta。我从来不知道Omega是什么感受,即便是在另一个世界。但是……”Barry悲伤的笑意充满讽刺,“我把那个Omega带过来了。”

“……”

“他很胆小,总是在哭,缩在角落里自怨自艾,恨不得从这个世上消失。说实话,我烦透他了。我们都烦透他了。但他承载了对闪点世界的所有负罪感。所以我没法把他怎么样。我没办法。看到他,想到那个世界——我也很想哭。你能想象的吧,J'ohn?那是我一手创造的世界,虽然它糟得像一坨屎,但我创造了它,然后又毁灭了。是什么给了我这么大权利?幽灵都没有这么大权利……”

“你说‘我们’,”J'ohn平稳地截取其中一个关键词,“你想谈谈其他人吗?”

Barry颓然地倒进沙发。

“这是你来找我的目的,不是吗?”

tbc

我好像一不小心溜粉了……

但是愚人节的帖子怎么能信呢【揍】!?

好吧我一开始的确没打算写完

但肉码了6000字

我舍不得删(T▽T)

热度 130
时间 2018.04.06
评论(20)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