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Barryhal】【ABO】第八个人 02

以下正文:

有的人,当经历了自身无法承受的事,就会将引起内在心里痛苦的意识活动或记忆从整个精神层面解离开,从而保护自己。但也因此便丧失了其“自我”的整体性——

人格分裂。

他幼时亲眼目睹母亲惨死,父亲又随之含冤入狱。这对一个一直生活在幸福与安宁中的孩子而言算得上毁灭性的打击。虽然父母的朋友们已经竭尽全力想让他远离伤害……

但伤害已经造成了。

“我一开始并不知情。”Barry沉重地回答,“就像书上说的,他什么时候做什么我无法干涉,我也没有察觉。醒过来发现自己在一个错误的地方,也权当是脑子糊涂睡懵了。有自我逃避的心理在里面吧,我说不上来。”他手指微微抽搐了一下,“直到……”

“直到?”

“直到Flash出现。”

“闪电侠?”

“是的。”Barry紧张地抠着自己手背,“他主动来跟我说话——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感觉就像……就像我脑子里有一块地图,平时他们都在自己的领域活动。互不干涉。结果有一天,Flash找到我的地盘……”

他把自己指节捏得发白。

“我以为自己疯了。”干笑,“不,我骗谁呢——我就是疯了。正常人哪有这破毛病?”

“Barry……”

“当一个人的精神被撼动、当他的意识层面不再稳固,当他出现了别的人格——有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然后第三个、四个……”他低着头,“新的人格知道旧人格的存在。Flash告诉我我们身体里早就不止一个意识——他用的‘灵魂’,但我拒绝这个单词。”

Barry自嘲地嗤道。

“你很愿意跟Flash交谈?”J'ohn不为所动。

“Flash他……很好。”

Barry神情恍惚。

“我是Barry Allen,而他……他就是闪电侠。我只是一个普通上班族,慢性子,拖延症,面对喜欢的人踌躇不前,永远走不出生活的框架。可他……他是那种标准的、那种世人眼中的英雄。他正直,又果敢,思维永远冷静又清晰。他是世界上最快的男人,是我渴望得到的一切。他才是……每次战斗时,跟你们肩并肩的人。”

Barry隐忍地闭了闭眼。

“跟Hal肩并肩的人。”

*

Barry Allen很少参与战斗。

并不是说他不能使用神速力。神速力依附于这具躯体之上,只要是“Barry Allen”,便可以使用神速力。

问题在于谁能发掘出最大的潜能罢了。

所以,当他在情绪星球上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吓坏了。Flash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说感觉像被强行拽了回去,却死活无法再次掌控躯体。只能快速地将事情因果交待一番。

把Barry坑惨了。

他速度没有Flash快,半途接盘本就危险重重,遑论当时还身处宇宙。Flash尽全力将自己的发现与想法和盘托出,却依旧没有找出症结所在。Barry硬着头皮自行分析,不觉走神时脚下忽而一绊……

“在干我的活儿吗,我最好的朋友?”

“……Hal?”

他恍惚地呢喃。

那一天那个人那样地出现,周身包裹在莹莹绿晕中,脸上漾着无可奈何的纵容笑意。他毫不留情地损他,三分讽刺五分调侃,还有两成浓浓的担忧。Barry冲过去握住他手腕,跟他商讨对策和出路。那是他们第一次联手,第一次真正以“Barry Allen”的身份与他并肩战斗。

当他摘掉Sinestro的戒指、看着他跟情绪星球一起消失,Hal载他返航,两人坐进灯侠最近在母星用以谋生的交通工具。Barry靠在车厢上,想象着在茫茫宇宙间这样一辆破旧的货车缓缓驶过,四只轱辘还冒着烟,就好似小孩子才会看的那种蹩脚幼儿动画里会出现的镜头……

不觉吃吃笑出了声。

“傻笑什么啊?”

“没什么。”Barry拼命绷着表情,“我就是好奇,最伟大的灯侠害怕的东西是什么,蛇?小丑?国税局?”

“我什么都不怕。”Hal赌气地一屁股坐他身边。

“你现在可活得好好的呢——这是不争的事实。”

“咒我啊?”

“英勇无畏的绿灯侠害怕说实话啊?”

“恩将仇报你,有这么跟救命恩人说话的吗?天理难容喂!”

“我们彼此彼此吧——到底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下个月的房租……”

“你在我那白吃白住四五个月了也没见有什么心理负担。”

“人容易变得勇敢,Barry,”Hal笑容突然收敛,“当你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时候。”

Barry眨眨眼。心脏突然扑通扑通跳得危险。

“你找到自己害怕失去的东西了?”

“……”

“在说这只小海星?”

Hal瞥了他一眼,扭头。

“闭嘴,Barry。”

*

“Flash是个好战友。”J'ohn肯定道,“但Barry Allen是最好的人。”

Barry摇摇头,示意他没有必要安慰自己:“Flash的确很好,而且他很强大,他可以在人格领域间来去自如,所有新旧人格都是他发掘并统一起来的。有的对此并不赞同,但这样的确省了我们不少麻烦。我是他们存在的根基,Flash就是总指挥。他算是……他是Barry Allen这个个体的顶梁柱。我跟他,我们算是保证了整个核心不会被破坏。他活跃度是最高的,但他并不总能在岗。如果连我也不行,这时候其他人就会冒出来。虽然我们并不乐见,但却是不可避免的……”

“听起来,你认同的人格只有你跟Flash。”

“是的。我不想过于负面地评价自己但其他人的确……不是太好。”

“怎样的不好?”

“我在遇见坏事的时候才会分裂。而不是每件坏事都能产生Flash。”Barry僵硬地摇摇头,“闪点算好的,只是软弱了些。其他的或多或少都有他们憎恨的东西而憎恨……憎恨是他们存在下去的意义。”

“可迄今为止,你在周围人眼中一直是相当正面的角色。”

Barry笑了:“我们达成了协议。”

“协议?”

“是的。和平协议。”他又抿了抿干燥的唇,“我们共用这一具躯壳,就必须学会如何共存。一些涉及人命的事情只能我跟Flash出面,但其他的——小娱乐,小放纵,甚或一些制度的灰色地带——总而言之我们罗列了详尽的条目,规定哪些事他们绝对不能染指,其他的……尽可能掩人耳目地任其折腾。”

“他们有自己必须出现的场景吗?”

“有的有,有的没有。”

“可以举个例子吗?”

“面对逆闪的时候钴蓝会出来。”

“钴蓝?”

“我想称呼他Malcolm,但他不肯——他们都会自己给自己取名字。”

“他是哪一位?”

“他是第一个副人格。”

“现在你身体里有多少个人格共存?”

Barry勉强勾勾唇。

“七个。”

他平淡地说。

“死了一个。”

*

未来的闪电侠上门找茬给他带来不小的冲击。

最要命的是,在那场被迫于时空裂缝旁边展开的战斗中,过于激烈的肢体碰撞将另一个时间线的记忆打进了他的脑袋。

蓝闪电就是那时分裂出去的。

他穿着Barry Allen的肉体,在历史洪流中摸爬滚打了一路,裹挟硝烟和尘土回归现实社会。他保留了另一条时间线的所有记忆,完美继承了未来闪电侠的一切,是目前出现过的所有人格中唯一擅长体术的,速度最快,也是最无情、最残酷、最冷漠的一个。

因为他一无所有。

一无所有的人无所畏惧。

关于他的信息少得可怜。Barry他们并没有机会对其深入了解。一来,他偏好独来独往;二来……世界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是很多。

他甚至没来及表现出任何确切的性别。

当未来闪电的被时间线“修正”,他便也随之销声匿迹。

早早地退出了这场博弈。 

*

“一个自主消失的人格?”

“可能因为他所凭依的记忆已经消亡。他存在的意义不在了。他也就不在了吧。”Barry想了想,“一切都只是猜测,但我们的确再也没有见过了。”

“你说他没有表现出性别?”

“至少不被我们所察觉。”

“什么意思?”

“地球人的两套性别系统,一套是先天基因,另一套至今机制不清。但我偏向一个理论,说它们是由后天激素影响的——我想你应该了解。”Barry耐着性子解释,“每一个人格都有自己的性别。第一套性征没法更改,我身上目前没有出现认为自己是女孩的人格,但当不同的人格掌管这具躯体时,他们散发的信息素是不一样的,表现出来第二套性别也不一样。所以除非独处,平时为了防止暴露,无论谁出来都是压抑着信息素的。蓝闪电……我们没有任何交流,他也没有机会施展自己的第二性征。”

“你说过你是Beta。”

“闪点是Omega。”

“有几个Omega?”

“目前是三个。”

“其他都是Beta?”

“……”

“Barry?”

Barry张张嘴,却没有说出一句话。他清清嗓子,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再颤颤地吐出来。

“……所以说……”

“有一个Alpha。”

J'ohn微微扬眸。

他们开始触及话题核心了。

tbc

热度 89
时间 2018.04.07
评论(2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