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Barryhal】【ABO】第八个人 03

在乐乎发真是烦死了

以下正文:

他以为Hal是Beta。

直到那一天。

刚刚结束的新机型试飞,惊心动魄的危险演练。Carol直接打到他手机上絮絮叨叨地抱怨。说的都是他兵行险招的举动可能会给公司带来多少损失,言语间却全是关切。

但生气是不可避免的。

Barry也很生气。

他直接翘了下午班,冲回公寓。他知道Hal回来了,要是不趁着怒火未消的时候兴师问罪,拖着磨着,再看人服个软,这事可能就这么翻篇了。

就像以前一样。

Barry一路上做了三秒钟的心理建设。辞色俱厉,辞色俱厉,绝对不能再让他糊弄过去了……

开门,进屋,Hal不在。

空气中弥漫着暖甜的热可可香气。

Barry疑惑地东张西望。好闻归好闻,人哪儿去了?知道会有这一出,提前做好点心谢罪跑路了?

而且这味道的出处也不大对啊。

Barry满心MMP,耸着鼻子一路嗅,最后打开浴室的门。

Hal就在里面,正坐在马桶盖上,斜倚着瓷砖,嘴里含着皮带,汗水早已打湿胸前的衣服,右手握着针䤗管刺进肘弯的时候发出解脱的喟叹。

“Bear?”

Barry一个激灵。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将注射器扔进锐器盒,拿掉皮带,手肘撑着墙壁慢慢坐直,却也好几次险些滑下去。他瘫在马桶上,徒劳地深深吸气,再吐出来,脸色惨白惨白的。过了好一会儿后妥协地朝他伸手:“那什么……友情支援一下?”

Barry僵着脸走过去,撑着他腋下想扶他站起来,可严重透支的人稍微挪开一点便不停往下滑,浑身都使不出力气。折腾两下更是大汗淋漓。

最后Barry干脆把人抱了起来。

Hal猝不及防地惊喘,头晕目眩地陷在他怀里,安静一会儿后忍不住笑出了声:“哇哦。”

“傻笑什么啊?”

“你在生气。”Hal昵语似的询问,“为什么?”

“我没有生气。”他矢口否认。

“说谎不是好小朋友。”躺进浴缸的Hal依旧不老实地叽叽咕咕窃笑,“我远比你以为的要了解你,宝贝熊。”

“衣服能自己脱吗?”

“我试试……”

Barry拿着花洒调了调水温,然后递给他,自己取走了换下的脏衣服:“简单冲一冲还是认真洗洗?”

“冲一冲就行了。”Hal挫败地哀叹,“我现在累得只想睡……”

“为什么不告诉我?”Barry语气有点硬。

“放心好了,我不会在你公寓跟人乱搞……”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告诉你又能怎么样Barry?”Hal歪过头,不含恶意地反问,“我能照顾好自己。”

“像今天这样?”他把毛巾甩他脸上,“你差点把Carol吓死。”

“只是Carol?”

Barry皱起眉:“你什么意思?”

Hal直勾勾地看着他,梗着脖子,神情执拗。半晌后又垂下眸,抬起花洒漫不经心地往自己身上浇,举措间流露欲盖弥彰的轻松:“唉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你一直在用抑制剂?”

“是啊。”

“……停了吧。”

“?”

“对身体不好。”

“Barry,Barry,Barry,”Hal好笑地看看他,“不用抑制剂——你帮我啊?”

“……”

“我是不在乎跟Alpha还是Beta,但不管怎样,得有感情在里面吧?这和平时约炮又不一样。”他调笑道,“要不,你真来帮我?”

“……别开玩笑。”

“看吧,你又不愿意。”Hal将湿透的毛巾搭脸上,含含糊糊地说,“不让我用抑制剂……跟熟人那么尴尬,随便找一个谁知道是不是居心叵测。对付发情期又不兴戴套的。万一怀孕了你帮我养着?”

“……”

“Barry……”

“歇会儿吧,你不该很累吗?”

“问问你嘛,”他声音轻轻的,“你是顾虑着什么……还是单纯感知不到信息素所以没想法?”

“……”

Barry狠狠咬牙。

指甲都掐进了手掌。

半天没等到回应的Hal解嘲地干笑两声,嘶嘶呻吟着勉强翻过身。Barry僵在那,大气都没敢出地听他艰难地动作,忍不住想冲过去帮忙时,那边翻腾两下没了动静。

“你要是Alpha就好了……”

心烦意乱间,Barry听见身后若有若无的咕哝。

“……你说什么?”

“……”

“Hal?”

Barry转过身,发现人歪在浴缸里,呼吸均匀,神情放松。

已经睡着了。

他走过去,关上淋浴,拧干毛巾,擦上有些熏红的脸。手指隔着面料抚弄柔软的唇,Barry看得失神。

你要是Alpha就好了……

*

“……你拒绝了他。”

“算是吧。”他疲惫地说,“之后Hal就不再掩饰自己的性别——我想你们都知道。”

J'ohn面露不解:“但你喜欢他,不是吗?Beta无法对Omega的信息素产生反应,也没法使发情期提前终止,但利用性爱帮助他们还是可以做到的。这在地球并不是没有先例。”

“可能吧。”Barry脸色灰败,“但我们不行。”

“可以告诉我……”

“因为这个啊J'ohn——这个!”Barry激动地指着自己心口,“我不想让Hal也陷入这种逻辑的怪圈。所以我没有回应、我不敢回应!而且我不是Alpha——我身体里没有一个人是Alpha!我帮不了他!我只能让事情变得更糟又何苦耽误他……”

J'ohn沉默地看着他神经质地咬上自己手指,片刻后开口:“可还是出事了,对吗?”

Barry颤抖地闭上眼。

“我常年在床头柜里准备着两种抑制剂。”他吞了吞唾沫,有些不稳地继续解释,“Alpha那份的确是当初跟Iris同居时留下的习惯,但另一个……其实是给钴蓝和Savitar准备的。”

“Savitar是你另一个附属人格?”

“是的。”

“他们在中间起到的作用……”

“没多大关系。钴蓝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出现了——其实也不是多难理解。”Barry撑着太阳穴,“Hal第一次在我身上闻到的味道就是他的。”

“他经常出现?”

“不。”Barry否认,“那天是他的发情期。他很好奇,就试着出来了一下。但Omega的发情期当真是最糟糕的——他五分钟都没坚持到就让出了主控权。然后我紧接着去调查失踪案,遇见Hal。从那以后便习惯性准备一份Omega抑制剂……”

“所以,”J'ohn打断他,“这跟那个Alpha有什么关系?”

Barry定定地看着他。

“很大的关系。”

他语气阴郁。

“那是一切的祸源。”

*

他那天照常下班回家,手里拎着半熟的速冻牛排和中式水饺,还有一大堆高热量零食饮料。CCPD难得不用加班,超能力者警报也没有嘈杂作响。Barry愉快地规划着自己充实的单身夜,包含各种垃圾食品和没营养的脱口秀。

然而,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他却闻到了熟悉的热可可香气,像是谁倒出了一整罐可可粉,在里面搅和进牛奶,又放进烤箱设成高热档……

Hal的味道。

但从来没有如此浓烈过。

Barry隐隐有了种不好的预感,然而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可能侥幸心理作祟吧,也可能想先确认了情况再做打算,总之他先关上了防盗门,放下手里所有东西,循着四溢的香气,一点一点摸进自己卧室。

Hal在里面。

他躺在床上,头发湿漉漉的——整个人都湿漉漉的,眼睛无神地睁着,大颗大颗眼泪不停往外涌。胳膊软在被单上虚弱地扭䤗动,双腿慢慢蜷曲又伸展,像在挣扎——他想逃。握不紧的右手虚虚扣着一支玻璃针䤗管,旁边敞着空了的医用铁盒。

他喃喃地唤:

“Barry?”

*

“他发䤗情了?”

“是的。”

Barry脸色死白。

“他每次受灯团召唤都会提前算好日子。这次走得有点久,身上带的不够用了。情急中直接回到家,却找不到自己存货,再去买新药风险太大。他本可以给我打电话——我可以给他带但他先想到了我的床头柜……”

“可是药物过期了。”

“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有定时更换!”

“那你……”

J'ohn明白了。

他心情复杂地看着联盟里脾气最好的人死死勒着自己手腕、眼神中掠过凶狠的杀意:“我们都不知道他怎么出现的。也许在得知Hal是Omega的时候,也许更早。新人格只要不跟外界交流即便是Flash也无法感知他的存在。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不知道那个时候铁盒里装的是什么总之Hal彻底进入发情期了,再换抑制剂也没用了……”

会谈室里一时间只有Barry粗重的呼吸。

“你们之前不知道他的存在,”J'ohn打破了僵持,“现在知道了。”

“……”

“他与外界交流了?”

“……嗯。”

“……就在那晚?”

Barry机械地回答:“是的。”

“他做了什么?”

Barry嗤地咯咯笑出声,神情饱含讥讽和痛苦:

“你觉得呢?”

tbc

热度 84
时间 2018.04.08
评论(21)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