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Barryhal】【ABO】第八个人 07

以下正文:

“为什么橙灯没有标记他?”

“谁知道呢?也许是因为标记了发情期就会结束。”Barry干哑地哂道,“他就是有这么恶心。”

J'ohn一时语塞:“橙灯没对自己的行为做出解释?”

“解释什么?”Barry讽刺地咯咯笑出声,表情狼狈而痛苦,“为什么突然打破协议?为什么突然想占有Hal?为什么——还能有什么为什么?他是橙灯,他一直想这么做,他自私自利又被精虫啃坏脑子、连自己肮脏的性器都管不住的可鄙Alpha,说真的我一直等着看他什么时候失控,我从来没有信任过那个无赖但操他的——操他的他怎么敢把Hal卷进来!?”

“Barry,”火星猎人的语气稳定而不容置疑,“冷静。”

Barry颤颤地捂住自己的嘴。

“灯侠的情况怎么样?”

“Hal还在睡。”他虚弱地说,“我把他交给了Caitlin。”

*

Barry觉得自己冲进S.T.A.R.的架势可能让Caitlin吓到了。他抱着Hal,仓皇得好像他的Omega遭遇了很可怕的事——真的是很可怕的事,但Hal不知道。他只是累得睡着了。睡得很安稳。被放到病床上的时候还眷恋地蹭了蹭速跑者的手心。

Caitlin无言地看着他在Omega额头深深一吻后起身就要往外走:“你不能在发情期中间离开他。”Beta医者不满地拦在他必经之路上,“要么一开始就用抑制剂,要么就陪他到最后,你这样……”

“我很快回来。”Barry狼狈地抹了把脸,“他会有一整天的间歇期,在此期间他要睡就让他睡着——有紧急避孕药吗?”

“……出什么事了?”Caitlin惶惑地压低声音,“Alpha?”

Barry点点头,又很快否认:“不是你想的那样。”

“Barry我们要不要报警……”

“不,Cait,这很复杂,Hal没被攻击但你听着——不要把他交给任何人。”

“什么意思?”她彻底糊涂了,“包括你吗?”

“包括我。”

Barry握住她肩膀。

“我不知道还能相信谁,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盯着我。你是能把闪电侠冻住的女人,拜托了Cait——Hal交给你了。保护好他。”

他的声音微微发抖。

“看清闪电的颜色,我的女孩。”

*

“他发情期还没完全过去。在我回去之前她能看护他。我不能放任橙灯对他为所欲为了。橙灯闹得特别厉害——我他妈也不知道他发的什么疯。他疯了其他几个也跟着一起想发疯。这次不可能粉饰太平了。Flash快压不住了。”

“他要标记Hal?”

“他要彻底掌控这具躯壳。”Barry咬着牙,“他要成为Hal的Alpha!”

“……”

“我爱Hal,J'ohn,你明白吗?我不想让他卷进任何坏事,我甚至不想让他跟我自己扯上关系现在要我把他交给橙灯?那个自私自利的人格会把他毁了——会把我们苦心经营的一切全都毁了!我不能再让他伤害他了。而如果让他得逞、如果他们有了孩子他甚至会毁了一个孩子……”

“所以你要抹消他的存在?”

“是的。”

“……这才是你来找我的主要目的,对吗?”

“是的。”Barry抹了把脸,“而且,我要让Flash占据绝对主动。”

“……Barry……”

“如果我杀了橙灯其他人格会怎么想?”

“……”

“他们会觉得自己岌岌可危,甚至认为我和Flash也是可以被替代的。尤其是,在有人给他们演示过如何消灭一个人格之后?”Barry神经质地绞紧手指,“我不是一定要干掉他们,但我不能再放任下去了,其他人可不是什么深明大义的圣人。他们都……太糟糕了。”

Savitar是在Iris跟Eddie结婚时出现的,一个嫉妒心极强的可悲Omega。他执着于青梅竹马的过去,非常偏激,破坏力不容小觑,甚至嫉妒着Hal的味道,嫉妒Hal的左右逢源,Barry猜他可能还嫉妒着Hal让其他人格争得如此不可开交。让他主导绝不是什么好主意。

Johnny应该是受强尼快客影响而滋生的。Barry至今也没搞懂这个人格出现的具体契机,但他的确是个跟强尼快客一样反社会的混蛋Beta,对待闪点还算不错——倒是有点良知——但依旧是个混蛋。

闪点,就像之前说的那样,他非常懦弱。他在另一条时间线上目睹了Hal的死亡,他经历过世界末日,却只会蜷缩在角落里偷偷哭泣。他是Omega,他不坏,但他什么忙都帮不上。他没法反抗橙灯,更没有办法保护Hal。

钴蓝——噢,钴蓝……

钴蓝是最糟糕的。

钴蓝看见母亲惊惧哭喊。

钴蓝看着父亲被判无期徒刑。

钴蓝是所有人格中唯一不会使用神速力的。他是幽冥的火焰,他不知收敛,憎恨法制,憎恨这世间的一切,憎恨其他所有使用神速力的人。他认为那是剽窃。

他可能不会把Hal怎么样,但他会杀了Wally。

至于橙灯……

“橙灯是第八个。”Barry脸色惨败,却依旧坐得笔直,“我和Flash……我们猜他应着对Hal的占有欲而生的所以现在他是最紧迫的那个,但有比他更棘手的。我尝试了,我尝试过跟他们谈谈,但没用。橙灯一直试图夺位,现在更跟疯了似的。当然没有一个人愿意让步。矛盾已经激化,成结只是导火索。他们都疯了。现在已经不存在喜不喜欢Hal的问题。橙灯结住了他——Barry Allen结住了Hal Jordan,就算还没标记,这个身体也已经把他当作私有物品。剩下的问题只是谁有能力做到最后一步……”

“橙灯是唯一一个。”

“这回不争个你死我活不可能收场。是我有问题。我不该这么惩罚Hal。我会对他坦白的,在我处理好自己身上的破事之后我会一五一十地告诉他真相,然后让他决定要不要跟我在一起。如果这次真的怀孕了我会照顾他们一辈子。但——我?我不是他的责任,我不会让他来选择谁更适合成为‘Barry Allen’。这不是他的错,不是他该承担的重负——他是我的Omega我应该保护他而不是让他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Barry激动地说。

J'ohn摇摇头:“灯侠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Omega,他才是最能帮助你的人。你应该一开始就告诉他。”

“也许吧。”Barry脸色惨白,“但我们都知道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不是吗?”

“……”

“我需要帮助,J'ohn。”他乞求道,“Hal的处境非常危险。他一直以为我是个Beta,一直对我毫无防备。如果哪一次我疏忽了让他真的被橙灯标记一切都晚了,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

火星猎人沉默地看着他。

“为什么是Flash?”

“……什么?”

“为什么你要让Flash主导,而不是自己?”

“因为,”Barry虚弱地笑笑,“他是最好的。”

J'ohn不赞同地皱眉:“你才是主人格……”

“Flash比我强大。”他打断了他。

“……”

“我经历过那么多糟糕的事,我有过六个糟糕的人格。只出现了一个Flash。他是我、他是Barry Allen身上最好的部分,他强大,周全,而且他更快。他是个可靠的战友,我相信他——你们也相信他,J'ohn。”

“没有Barry Allen的Flash……”

“他会抛弃人类的软弱,”Barry疲惫地倚在座位中,“抛弃人类的举棋不定多愁善感。他是完美的,完美的同事,完美的战友,完美的……情人。”

会谈室隐约掠过一声似笑非笑的泣音。

“帮帮我,J'ohn。”他抬起头定定地看着他,“就像你稳定了我的主导权一样,帮帮我,让我们——至少让我们见上一面。”

“你将面临的是一场混战。”

“我相信Flash。而且就算意外发生——如果真的有意外发生,那就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了。”Barry轻声说,“如果,一旦拔得头筹的那个不对,一旦你发觉闪电的颜色不对,J'ohn……

“杀了我。”

*

Barry睁开眼。

他在的地方看上去像正义大厅。

最初的那个地方。

废弃的Wayne庄园。华丽的装潢。椭圆长桌。七把椅子。

这不对。他默默计较。

他们很早以前就搬进瞭望塔了。

Wayne庄园现在是孩子们的基地。

会议桌前也早已不止七个人的位置。

尤其是,眼下正坐在每把座椅上的人……

都长着同一张脸。

“坐吧,Barry。”长桌一端穿着最普通金红制服的男人温和地说,“我们该珍惜你争取的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不是吗?”

……Flash。

Barry叹了声,在唯一的空位上坐定。

“现在人都到齐了……”

“你们确定?”说话的人肩膀上缀着奇怪饰品——钴蓝的品味一如既往不怎么样,“当真没有新成员吗?我是说——凭我们可爱主人格羸弱的意志?”他挑衅地朝身旁指了指,“这事打击这么大他真的不会给我们‘生’出新的兄弟姐妹?”

“别谦虚啊,说到生孩子你当仁不让不是吗?”

“Johnny你找死……”

“其他的先别问——能不能都把头罩戴起来?”角落里眼睛红通通的那位缩缩肩膀嗫喏着抱怨,“看着你们的脸让我出戏……”

“没时间闲扯了。”Flash敲了敲桌面,“Hal快醒了,在那之前需要解决我们之间的主要冲突……”

“不就是我吗?”

Barry循着声音看过去。

橙色的速跑者懒洋洋地掀起一边眼皮。

象征贪婪的标志烙刻在胸口。

“想解决的冲突,”嗤笑,“不就是‘我’吗?”

tbc

热度 84
时间 2018.04.12
评论(1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