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Barryhal】【ABO】第八个人 08 完结

链接中可能只有一两句话
艹尼玛的乐乎

08

Barry戒备地看着他。其他人的表情也友善不到哪儿去。橙灯反倒悠哉,耸耸肩,老神在在地把圌玩手上的戒指:“认真的,有意思吗?”

“没人想引战,毕竟我们都和平共处这么多年……”

“那是你们。”橙灯抬起眼,“我可连一岁都不到呢,别老琢磨着套近乎。”

钴蓝冷嗤:“没人想跟你亲近。”

“那你坐远点儿。你劣质的信息素恶心到我了。”

“我圌操圌你……”

“我需要一个解释,橙灯。”Barry打断了他,温柔的水蓝色眼瞳难得犀利,“你究竟是怎么想的?”

“你心知肚明。”

“我以为我们就此已经谈妥了。”

“你先毁约的,‘哥哥’。”橙灯笑容一敛,“是你染指了我唯一要求的东西。”

Barry攥紧拳头:“Hal是我男朋友。”

“Hal是我的。”

“你们俩都给我打住——Barry,”Flash按住他肩膀,“冷静。”

“……”

Barry深深吸气,平复一下后又重新坐直。橙灯依旧固执地审视着他。

“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吗,Alpha?”

戴着奇怪护目镜的速跑者懒洋洋地抛着自己的制圌服戒指。

“你碰了‘Barry Allen’的公用财产。”

“你想说什么?”

“‘你的’‘你的’什么的,对外人可以叫嚣一下,内部会议的时候还是省省吧。某些一次性的玩意儿用了用了也就算了,但有的东西,需要‘动物归原’的,懂吗?”速跑者挑升舔圌了舔唇,顽劣的蓝眸掠过恶意,“那小子是我们‘每个人’的。”

Alpha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

闪点瑟缩着扯了扯旁边人的手肘:“Johnny你别说……”

“我对那个Omega没什么兴趣,虽然他尝起来的确挺不错的。”Johnny抬抬胳膊挣脱了他,依旧桀桀笑得下圌流,“但你想把他据为己有,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发圌情期——那是普通日子可以相提并论的吗?你霸占一个尤物每个月最美味的半周,还想不许剩下时间有别人碰他?做人不能这么霸道,就算你是Alpha。”

钴蓝旁边两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说真的,你有Alpha的设备还不拿来共享已经很不圌厚道了……”

“你跟一个橙灯谈共享?”事不关己的SАVitar忍不住“噗”地笑趴,“那你才是真的疯了,Johnny。”

过过嘴瘾

Flash看着两双快要冒火的眼睛摇摇头:“Johnny你闭嘴——”

“别呐,继续啊。我一个Omega听得都忍不住了。”SАVitar抗议。

“忍不住干嘛?忍不住送人头?”闪点小声嘀嘀咕,“自己发圌情期又不敢出去现在逞什么流氓……”

“让他来啊。”钴蓝轻蔑地讥嘲,“以为自己臆想出个灯戒就真的是灯戒持有人了?Larfleeze没死呢。”

“你打不过我的。”

“别太自负了。”

橙灯冷冷地哂:“连神速力都不会用的吊车尾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叫嚣?”

钴蓝猛地沉下脸,阴沉沉地嘶道:“我能把你神速力烧干。”

“说到神速力,”又想到什么的Johnny突然兴致勃勃地插嘴,“你有试过用神速力操圌他吗?”他“哈哈哈”很过瘾似的笑起来,“天呐我真的很想看看他那个时候什么样子……”

橙灯的戒指都在发抖:“我看你舌头是不想要了。”

“真稀奇,我以为你充其量也就想上他而已。”SАVitar啧啧笑得嘲讽,“原来还挺认真的?”他转向神色阴晴不定的Barry,“看来你是一点优势都没有了。”

“我不需要优势。”Barry冷淡地说,“跟Hal相处的人是我,追求他的是我,他答应的也是我——Hal爱的人是我,你们都搞清楚这一点。”

橙灯冷笑:“爱不爱的我不在乎,但你要说追求可就笑死人了。事实是什么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吗?”

“橙灯,”Flash强行介入他们,“我在Hal第一个发圌情期过后就跟你谈过……”

“少摆出那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伪君子。”橙灯表情能吃人了,“那是一个Omega,他需要性礘爱,他也想要性圌爱,而他想要这具躯壳。然后你猜怎么着?这具躯壳出现过的八个男人中只有我能满足他!我跟他你情我愿,他从第一次就让我结住他——他求我结住他!当我真的那么做了你不知道他有多开心。所以,无论你们怎么偷换概念,那都是我的Omega,只是我的,再说一遍——我的!”

“所以你究竟想怎么样?”Barry接过话,通红的眼睛爆开电流,“说得这么慷慨激昂,既然你能成结,为什么没有彻底标记他?”

橙灯嘲讽地咧嘴笑出声:“怎么,稀奇了——你愿意他被我彻底标记?”

“这不符合你的设定。”Flash稳了稳Barry。

“倒挺了解我,哈?”他摸着下巴,“你问为什么——你们自己怎么猜测的来着?‘标记了发圌情期就会结束’——”嗤,“这个理论非常站得住脚不是吗?”

“你……”

“Omega发圌情期才几天?我就出来那么一小会儿,还被你们逼得每次都不能成结——这跟阉割有什么区别?”

钴蓝恼怒地拍案而起,差点踹翻自己的椅子:“我现在就阉了你信不信——!?”

“各凭本事,钴蓝。”橙灯攥着他后颈,逼他抬头看着自己,“真难为你没有神速力还能在这具躯壳里活这么长时间——但早该到头了。”音调蓦地压低,“安心去死吧,残次品。”

“……橙灯!!”

Barry的声音有一点失真。

橙灯推了钴蓝一把,握着橙色的能量刃后退两步,施施然甩了甩血,任由桌前那具毫无知觉的尸体缓缓倒下。

“思维的世界没有真正的灯炉。”他沉声说,“但思维的世界无所不能。”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我是橙灯代圌理人。我是贪婪本尊。我是你们中唯一的Alpha。这副皮囊是我的,附属‘Barry Allen’的一切都是我的——Hal是我的。”

橙灯慢慢慢慢咧开一个笑容。

就像他第一次念出自己名字。

“不服气的话,一起上吧。”

*

当我察觉他存在的时候,我意识到这一个会是前所未有的棘手。

他是Alpha。

应着对Omega的独占欲而生,对其他人格与生俱来的支配力、强烈的暴力倾向和攻击性让他不可理喻,而他本身也没打算有多合群。

他很强。

他称呼自己为橙灯,穿上了橙色制圌服。

这意味着他不仅仅拥有神速力。

——他可以驾驭灯戒。

*

可是Barry已经很久没有拿起过蓝灯了。

*

Barry跌在树丛中。这是一片荒地,来自他脑海设计模糊的地图。可现在已经没时间仔细勾勒了。橙灯疯了。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他跟Flash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态计划这次聚首的。他们会试着先跟人交流,至少套出一些有或没有必要的信息。只是所有人都忽略了——

橙灯才是最没耐心的一个。

钴蓝的尸体被抛弃在大厅。反正也是假的,没有人会在意。尤其是现在所有人的存在都岌岌可危。

Johnny是下一个。

小肚鸡肠的橙灯没那么容易让恩怨翻篇,他在Johnny转头的那一瞬便将能量刃刺向口无遮拦的速跑者——

被Flash截断了。

最强的速跑者与第八重人格缠斗在一起,同为神速力拥有者想要跟上他们竟然也很困难。Barry追到一半便被迫停了下来。橙灯不见了。Flash也不见了。这是片树林,他迷路了。他本来也不知道该往哪儿走。其他人格眼下也全部分散,不知是为逃难还是心怀鬼胎。

Barry谁都没法相信。

可是没有方向,没有目标,他一时就呆在那里,不知下一步该怎样……

他听到Johnny的惨叫。

*

我知道他在偷偷看着我们,伺机猎杀我们。或者等着看我们自相残杀,他好对着镜头吃吃窃笑。他太危险,需要有人阻止。可是我找不到他。他是Alpha,他很强,他不稳定。他是破坏平衡最大的隐患。

可他不出面,我拿他无可奈何。

我得想想办法。

*

Barry睁开眼。

*

一个Alpha最大的执念是什么?

是他的Omega。

——而执念就是弱点。

*

“Barry?”

J'ohn谨慎地唤。

Barry摇摇头,坐了起来。一堵高大的人墙杵在他面前。火星猎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你是哪一个?”

“……J'ohn,”他叹了声,“Barry睡着了。”

“……Flash?”

他点点头,站起来,飞快地换上戒指里的制圌服。J'ohn看着熟悉的电光残影,蓄势待发的手臂终于垂了下去:“发生了什么?”

“橙灯杀了大多数人。”他解释,“也有内斗的。最后就剩下我和Barry,受了重伤。橙灯站在我们面前快要下手了然后……”

速跑者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

“闪点从背后刺穿了他。”

“……”

J'ohn沉吟:“闪点呢?”

“橙灯还有最后一点力气。”

他目不转睛地抹了抹脖子。

“我把他们都葬了。”

“……Barry还好吗?”

“他累了。”

闪电侠温柔地说。

“他可以好好睡一场。”

*

“Barry?”严阵以待的女孩看见来人后放松下来,“到底……”

“都解决了。”

Barry冲过来拥抱了她。

“Hal怎么样?”他轻声问。

“睡得像个宝宝。”队医宽容地笑笑,错开身形,“我可以信任你吗?”

“永远都不能放松警惕,Cait。”Barry开着玩笑,“但是谢谢你,真的。”

*

Barry不喜欢橙灯最后的笑容。虽然这个人格的一切他都无法苟同,但那个笑容尤其令人不舒服。讽刺。他在讽刺。好像其实是他赢了,好像Barry穷途末路、遗漏了什么特别重要的……

他看向轻轻阖上闪点双眼的Flash:“他怎么样?”

Flash摇摇头:“太晚了。”

Barry颓然地跌坐在他身旁,茫然地看着天空那边的晚霞。

可笑,晚霞。

一个千疮百孔的虚构世界为什么会有如此逼真的晚霞?

“你打算怎么做?”

“你有什么想法?”

“很多。但都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还会回来吗?”Barry烦躁地揪头发,“还会出现新的吗?”

“我不知道,Barry。”

“我得回去给Hal解释。”Barry咕哝着抱怨,“解释为什么我结住他却不能标记他了,解释发圌情期和平时的我为什么不一样,解释——解释第一次的抑制剂为什么过期了……”

“那不是过期的。”他说,“只是普通的肌松剂罢了。”

“!?”

*

他把Hal带回家。

神经病乐乎

Hal“嗯”了声,不情不愿地被拖出黑甜乡。鼻间满满的混着橡木香气的威士忌,他眯着眼睛困顿地眨啊眨,呆了好长时间:“Barry?”

“嘿,宝贝儿。”

*

“Flash在哪?”

“这个问题迟到了好几年啊,Barry。”

“你是谁!?”

“不认识了吗?”他歪过头,讥笑地看着他,“我可替你承担了未来几十年的记忆呢,Barry Allen。”

Barry的呼吸几乎冻住了。

“……蓝闪?”

*

腰圌肢让人圈进臂弯,Hal推推他肩膀想要坐起来,却被反扣住手腕制在头顶:“嗯……怎么……”

Barry吻了他,放肆地享受着口腔的软甜和柔嫩。Hal眨眨眼,氤氲着水汽的瞳眸还未完全清醒,却也顺从地准许了他并不陌生的轻薄。那双手已经扯下碍事的睡裤,探进潮热臀䯦缝,唇与舌纠缠着交换体圌液,黏圌腻的水泽声听得人面红耳赤。

“是、是……”好容易得闲腾出舌头的Hal在他依旧没有间断的轻啄舔圌弄中结结巴巴询问,“又……又开始了吗?”

“嗯。”Barry捧住他下巴,贴着他嘴唇隐忍地叹息,“Hal,我的宝贝儿……”

“怎么了?”Hal痒得想笑,“你这两天怎么奇奇怪怪的?”

*

“Flash在哪?”

“Flash已经死了。”

对方哑然失笑。

“Barry。”

笑……

“Barry啊。”

那张一模一样的脸近在咫尺。

“你总让自己战友小心闪电的颜色。

“可你怎么知道?

“在你不做主导的时候,你怎么知道——

“自己的闪电是什么颜色的?”

Barry咽下绝望的哀鸣。

当年从这具身体里消失的人,是Flash。

*

“我得跟过去做个了断。”他低低地说,“跟他们一刀两断。而今天终于完成了。现在只需着眼于未来——我们的,未来,宝贝儿。”

*

“你都做了什么?”Barry踉跄着一步步后退,“你做了什么——肌松剂?”他失控地怒吼,“你还对他做了什么!?”

蓝闪电慢慢靠近,在他退无可退时单膝跪下来,蓝眼睛中流露疯狂。

“一切。”

*

他仰着脸,随着男人爱薧抚的动作轻忽喘吟,灼热欲潮逼得人眼眶潮圌湿,Hal眉目依稀带上困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Alpha,Barry?”

*

“你是Alpha……”Barry恍然地怒吼,“你是Alpha!”

蓝闪电眼中结着一层冰:“是的。”

不是橙灯做的。

Barry明白了。

不是他做的。不是他结住了Hal,不是他将精圌液灌进Hal的生圌殖腔。所以他才那么生气。他疯了。他发了疯地想要占据这个身体。他想夺回Hal。一直觊觎的人沾染上别的味道,这对于橙灯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为什么他不解释……”Barry晕眩地摇摇头,“为什么他不给我们解释……”

“怎么解释?让他亲口告诉你们Hal不是他的?”蓝闪电冷笑着嘲道,“这比杀了他更让他难以接受。”

他的手搭上Barry的喉咙。

“他宁愿你们误会,让你们以为他依旧保留对Hal的绝对所有权。他就是那么可悲的性格——再好利用不过了。”

*

“已经让你知道了不是吗?”Barry轻触着他的下颌,“出了很多事,很棘手。我不想把你卷进去。我不想……让你看到我那么糟糕的样子。”

“有多糟糕?”Hal手指揉进男人凌圌乱的金发,“比无赖帮还糟糕吗?”

他在开玩笑。

Barry也笑了:“糟糕得多,”他轻轻补充,“糟糕得多,宝贝儿。

“我谋杀了我自己。”

*

“你没有经历过那些,那些错过与失去,战友的反目,敌人的投靠。你——根本没有不知道那种感觉,你无法想象,我有多努力想要挽回。我挽回了,然后我得到了什么?我被‘修正’了。在它夺走我这么多东西之后,终于来取走我的性命了。”蓝闪电表情扭曲,“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Barry徒劳地挣扎。

“我不会再让时间从我这拿走任何东西。”

他浅浅吐息在Barry耳畔。

“谁都不能阻止我获取这身体的主动权,Flash也好,橙灯也好,再来多少都一样。我才是唯一的主圌宰,唯一的‘Barry Allen’。至于Hal?”

手掌慢慢收紧。

“他算庆祝我重返人间的一个小礼物怎么样?”

“不要伤害他……”Barry死死掰着他虎口,“你别动他、你不能伤害他……”

“我不会伤害他。”蓝闪电强迫他抬头看着自己,“我会好好爱他。”冰冷的蓝眸掠过疯狂,“我爱他啊Barry Allen。”

*

“告诉我Hal,”Barry猛喘一口气,“你愿意成为我的Omega吗?”

Hal愣了,不确定地看着自己身上的人:“Barry你要知道,就算你射圌进来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怀圌孕的……”

“Hal,”Barry沉下声,“我认真的。”

“你还没回答我唔……”

“我不想让你卷入不必要的麻烦。”他堪堪松开他肿圌胀的唇,“不想让你为难。”

“成为我的Alpha怎么会让我为难?”Hal佯装微愠地撤开半分,“倒是你白白占了这么久便宜哼……唔嗯……”

蜜道被另一个人的手指温柔搅动,Hal晕眩地低喘。Barry表情有一瞬的阴沉,却很快换上懒洋洋的悠哉:“我从没给你说过我是Beta。”

Hal“啊”地颤了下:“狡辩。”

“上了床还分辨不出来是你蠢。”

*

Barry睡着了。

在潜意识深处。

沉沉地睡着了。

——嘘——

*

丧心病狂

——他的Alpha?

Hal笑了。

Barry又亲圌亲他微张的唇:“所以你的答复呢?”

Hal眨眨眼:

“你觉得呢?”

End

热度 108
时间 2018.04.13
评论(40)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