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Barryhal】敏感系 一发完

中间大闪略崩坏瞩目

以下正文:

Barry是偶然发现的。

有一年冬天,快圣诞节了,他跟Hal去商场置办些东西,看着身前身板笔挺的飞行员忍不住使坏,把冷冰冰的爪子伸进了人家脖子。

Hal凄厉的惨叫把他吓了一跳。

顶着人山人海看热闹的眼神灯侠哀嚎着问他干嘛。Barry举着爪子,无辜地眨眨眼,随口说:“冷。”

面色不善的灯侠揉着脖子瞪了他半天,然后气鼓鼓地把那双手揣进了怀里。


那时候他还没放心上。当真以为是自己爪子太凉。

毕竟平时勾肩搭背都没问题。

直到同年平安夜Barry最后一次被Iris分手,以及第一次住进Hal卧室。

他说太晚了总不好把人女孩赶出去可他又没地方去。

大冬天的,还过着年,怪可怜的。

总不至于让人打地铺。

宁静的圣诞夜,伤心的圣诞夜,有家无归的圣诞夜,有Hal陪伴的圣诞夜……

邻居差点砸他们墙。

“为什么你是裸的!?”刚从浴室出来头发湿漉漉的Barry裹紧睡衣尖叫。

“我是男人!”Hal卷着被子把自己包成金字塔气急败坏地回呛。

“为什么你是裸的!?”

“我在自己家!”

“为什么你是裸的!?”

“我刚洗完澡!”

“为什么你是裸的!!!???”

“穿着衣服我睡不着!!!”

……

于是Barry知道了。

Hal Jordan,十八岁入伍,曾做到空军上尉,Ferris公司王牌试飞员,绿灯军团首席大将,正义联盟创始人,这位没有超人硬但硬得也还可以的硬汉他其实超——级——敏——感——

所以睡觉从来不能穿衣服,因为脖子会痒;不能平躺,因为肚子会痒;甚至被子被罩必须严丝合缝因为不然被胆盖上肩膀时游离的被缘就会落到脖子上……

Barry第一次听说的时候简直目瞪口呆:“你个能扛过空军和OA特训的家伙竟然怕痒!?”

“怎么样!?”老底都掀了所以生无可恋的Hal闻言再次炸毛,“空军训练可不会拿根羽毛在你腰上搔!”

“……”

Barry举手投降。

那天晚上他还是打地铺了。

先不管如果大半夜他睡姿不好不小心搂住了枕边人会不会被这位敏感系男子一脚踹下床,只是想想要跟一个裸男同床共枕,首先他心里这关就过不去。

好朋友,一……一间屋就够了Orz

被掌握了如是弱点(把柄)的灯侠临睡前还具了把中式菜刀抵着同屋人脖子恶狠狠地警告说你要敢嘴上打瓢让别人知道了你等着被我……

然后被Barry一指头戳上腰眼,吱哇乱叫着撞上天花板。

邻居终于砸墙了。


顺带一提,关于勾肩搭背。

Hal搭别人可以。

别人搭他基本都是等着挨揍。


Get新信息的Barry顺带明白了很多事。为什么Hal从来不穿高领,为什么跟人调情却很少有肢体接触,为什么那次送发烧烧迷糊的Hal去医院,给他穿袜子的时候人却一缩。然后Hal抽抽鼻子:“我不去了。给我灯戒照一会儿我马上就能好。”

“你戴着灯戒满世界跑不还是感冒了?”

Hal很敏感。

脚踝最敏感。

这也是为什么,每次遇到触手系怪物……

他都挣扎得仿佛岛国A鼜片Orz

在他撞破这秘密之后的一回联盟任务,战况进行一半Hal被一堆不知道是藤蔓还是长须的玩意儿牢牢困住了,那东西几乎把他全身都卷了起来却只是几乎,它们特别心机【←Hal语】地缠上他胳膊大腿胸口和脚……脚踝Orz

Hal努力具化利刃狂砍其余那些意图继续袭击自己剩余部位的触手,又要拼命克制着不要像被非礼了似的尖叫出来,死咬着下唇脸憋得通红通红……

更像被非礼了呢Orz

反正Barry噼里啪啦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场景,当时他脑子一热——他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热的——总之就冲了过去,操起Hal递到他手上的莹绿色长剑唰唰两个来回劈断所有胆大包天(这啥形容)的触手然后抄起Hal一个眨眼就把人带去战场之外,行云流水如同拯救公主的骑士。

Hal一脸懵圈地塌在他怀里。Barry非常体贴只捧着他后背肩膀和膝弯所以他难得乖顺地安静了几秒,脸颊依稀残留未来及消退的潮红,嘴唇微张着喘气,之前被咬得太厉害已经充血了,湿漉漉地肿着……

“谢了哥们!”

Hal从他怀里跳下来的时候Barry还没回过神。棕发的灯侠周身重新笼进莹绿的光晕中,迅速飘起来冲了出去。一连串不带停歇的动作中闪电侠目光一直跟随着某个翘生生的部位,直到啥也看不见了还摸着下巴思索。

敏感系的人被拍屁股会是什么反应?

“……”

完了。Barry掩面。

我对我友有邪念。


但邪念有时候就像执念,一旦在播了种扎了根,那边会在你心里一刻不停地疯长。明着还是暗着,堂而皇之或者隐晦地暗搓搓冒个头,总之是挥之不去春风吹又生……

Barry现在看见Hal满脑子都是怎么不着痕迹拍上人屁股。

他可以用神速力,但要想不着痕迹就只能摸一下,不然傻子都能想到那惊天动地的一瞬间发生了什么谁干的。他只想试试Hal能敏感到什么地步,又不是存心性骚扰。摸一下有什么用……

他为什么不摸一下呢?

Barry以拳击掌。


……谁说摸一下就容易了?


最近Hal有些焦虑。

他觉得Barry看自己的眼神不太对。直勾勾恶狠狠,要把他吃了似的。

“他想上你。”

被拖出来买醉的Oliver斩钉截铁。

Hal一巴掌糊上他背:“滚你丫的。”随即又忧虑地捧脸,“我是不是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了,上次跟他聊过之后他态度就不太对……”

“聊啥了?”

“男人的秘密。”

“……我是女人吗!?”

“这你自己说的,我可——噢,谢谢,美人儿。”

他从屁股口袋里捏出那张便签,向刚走出去两三步正朝他挤眼的女人晃了晃:“我的荣幸。”

转头便看到了不远处的金发男人。

“Barry?”

遇见老友的Hal立马把开始的议题抛到一边,顶着绿箭侠鄙夷的眼神热情地招手:“快过来——想喝些什么?Olie请。”

“……”

在Oliver几乎成形的怨念中Barry慢悠悠(以他的标准)走过来坐定,叫了杯烈酒,回头看看Hal,直勾勾恶狠狠的,突然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看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


掌握不得了信息、又经历过之前的乌龙,Barry突然无限留心起灯侠的周遭,爱照顾人的天性尖叫着发光发热。而当我们说到发光发热……

“松开手。”

Barry礼貌地对意图搭上好友手腕的女士说。

“别再这么做。”

闪电侠在海王意图拍拍灯侠脖子以示友好时拦住了他。

“有事直说。”

Barry档下Oliver伸向Hal肩膀的手。

“太近了!”

闪电侠一肩膀顶飞了追到地球来找茬的Sinestro。

“……”

“你是不是带他去照橙灯了?”超人附在他小声嘀咕。Hal张张嘴,一句话没说出来,突然脑袋一紧,自己已经被带出去十几米远。

Barry把人护在身后:“啥事不能大声说!?”


Hal想跟他谈谈。关于自己这体质突然烦人但也不是碰一下都不行,二十多年都健健康康地过来了,这种日常琐事那么小题大做真的是……

Barry扁着嘴看着他。

鼻头红红。

琐碎的小杂毛都耷拉下来了。

可怜巴巴的。

像只受了委屈的大金毛。

用那种“我做错了吗”的无辜眼神,湿漉漉黏糊糊亮晶晶马上就要哭了地看着他,蓝汪汪的大眼睛……

于是Hal忍了又忍:“真的是……”

嘴巴一瓢。

“……太谢谢你了……”


我是个没立场的人。

——By Hal Jordan


Carol是个好女孩。虽然她跟Hal最终还是分了手。

Carol是个好女孩。

但不代表一直会有好眼光。

有时候她交往的人实在让人想Emmmm……

“你是她属下?”

酒吧偶遇的时候Hal被介绍为“青梅竹马的世交”,本来还挺客气的男人不经意瞥见照片墙上两人接吻的合影知道他还是自己女伴的前男友,聊着聊着又听说Hal在Ferris打工……

态度立马就不对了。

语气颐指气使起来不说,还大大质疑了一番Hal的专业能力,大肆评判他的私人生活,挑剔的嘴脸仿佛自己才是什么航空公司的大老板……

“除了脸之外一无是处。现在女孩多聪明,知道跟你这种人玩玩就行,没必要把自己搭进去……”

“事实上……”

在远处观战许久的Barry走过来搂住Hal的腰。

“你从一开始靠得就有点近了。”

他冷淡地说。

“离我男朋友远点。”

对面愣住了。反应一会儿后“哈”地还想再发表什么更为恶毒的言论,却被人一高跟鞋跺上脚面。

“滚。”Carol在人惨叫着伏低时一肘顶上他喉咙,“飞行员酒吧还轮不到你这种人来嚣张。”

Hal干咳了声:“Barry那个、那什么没事了所以你看能不能……”

“干嘛?”

“你手……”他努力往下扒拉,“松点——喂——痒啊……”

“……”

Barry恼了。

Barry生气了。

Barry恶向胆边生。

Barry手臂一收将人卷进怀里,倾身顺势堵上那双觊觎许久的唇。

Carol又踹了男人屁股一脚,嘴巴张成“O”欢欣鼓舞地看着这一幕。

Hal上颚也很敏感。

闪电侠迷迷糊糊地想。

当他把舌头伸进去的时候,臂弯里的腰肢抖得厉害。

但却没再试图推走Barry的手了。


Barry又恋爱了。

直了二十多年的中城男生这次一路弯到了海滨。

男朋友是个敏感系的。

碰一下嚎半天的那种。

想亲亲摸摸简直像上刑。

遇到这种的Barry没辙。

Barry很无奈。

但Barry是个正常男人。是个,被,神速力,加强过的,正常男人。所有感官都在神速力中无限拉长拉长,所有渴望也在神速力中无限拉长拉长……

他是个正常男人。

他需要X生活。

但他要是情动的时候碰了不该碰的刺激到Hal了……

他是被神速力加持过。但他不是氪星人。

于是他想了想。

他决定把Hal绑起来。

Hal:“……”

Hal表示,手腕可以,你想绑他脚踝基本就是要他命。

嗯……

这不他妈正好吗XD


事后,顺利将其吃干抹净的闪电侠先生心满意足抱着自己仍然依稀发着抖的新晋男朋友,抚着人汗湿的脊背,腻在他身上黏糊糊地啃了又啃。

实践证明。

Hal Jordan除了脑子。

真的哪里都很敏感。

End

热度 226
时间 2018.04.15
评论(23)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