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Dickjay】Talon and the Hood(利爪!Dick)08

作者:firefright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05364
简介授权见01:
http://samantha911.lofter.com/post/3824c1_11d80d60

注意:
病病的大少,黑化的大少,占有欲爆棚的大少,对“Dick Grayson”身份很排斥的大少。以及保护欲满格的二少,沉迷大少美貌的二少【不是】

08 Birds in Flight

他们安静地离开了这座城市。

要Jason说,正在开的这辆绝对是件破烂货。他几乎是亲切地使用着这个词。但——驾驶一辆足够好的车去往目的地,但等到了某个没人会多看一眼的地方就把它遗弃并烧毁?

Talon可能会说Jason偏执狂,但考虑到谁在追捕着他们,这种行为是非常必要的。

他们一直没怎么交谈,自从他们离开、自从Talon带那个新罗宾回家又把他送回夜色之后。这可能是个错误,但就他的立场而言Talon认为自己做了正确的事。

不会再有罗宾死去。很棒的座右铭。

他将手放在脏污的玻璃上,看着高速公路极速向后掠去的模糊的光影。Jason早就加速了,路过上一个郊区时就这么干了。而现在靠近哥谭官方关口他还在继续加速。Talon不禁想他的搭档心跳是不是像自己的一样快。

后视镜里城市的灯火渐渐褪去,但仍然比他准备好的要快,他们越来越靠近那条标记着哥谭与不是哥谭的无形的线了,而他——

——他并不害怕。

Talon舔舔嘴唇,视线从外界的暗影上移开,转而看向Jason,Jason越来越紧地握着方向盘,指关节在极大的压力下泛着白。

“Jason。”

他想让他看着他,跟他说说话。什么都行,只要能取代这激烈的沉默。

Jason无视了他,继续更用力更快地驱动车辆,整辆车似乎都用力到发抖。Talon想知道引擎会不会罢工,想知道他们会不会在路边翻车并且烧毁。真这样的话,对于他们的故事来说绝对是烂尾了。

当然不会了。

但当一个路标闪进车头灯的光野里的飞快瞬间那想法依旧存在。

现在要离开哥谭地界了。

在掠过它之后Talon才觉得他们两个重新开始呼吸起来。然后Jason猛地踩下刹车。Talon冲向前,狠狠勒进安全带。这对Jason破裂的肋骨也不太友好。他咬紧牙关,一只手死死压着仪表盘,直到发动机尖叫着停上临时停车带。

幸运的是,这条路上几乎没有什么执法机关。

Talon转头看向Jason,看他艰难地呼吸。当他放开方向盘时他的手在抖。

“Jason,怎么了?”

而这话被扼杀在喉咙里,当他看见Jason的眼睛。

他皱起眉,试图分析Jason的表情,但他失败了:“你还好吗?”

Jason将脸埋进他的手掌:“我……”他开口,Talon敢肯定下一句话绝对是“很好”,但是Jason停住了,重新思索片刻,然后诚实地回答,“不。”他爱人的声音很粗劣,因为香烟和刚刚的口交,因为之前吼了Tim Drake,“我只是需要触碰你。”

“我不会消失不见的,小鸟。”Talon用拇指摩挲着Jason红润的嘴唇,大声说出这话让两人能够信服。

Jason急促的喘息足够证实这点:“我知道,我——该死,我们继续好了。让我们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他退开,手又放上方向盘,换档驶回大路上。

“我可以开车。”Talon提议,他知道怎么开,在意识深深的某处,尽管他已经成年没有触碰过任何交通工具了——比他能记忆起来的还要久。

Jason摇摇头:“不用。没关系。我需要什么东西集中注意力。另外,”他唇角的弧度苦涩,“我们用不了多久就能离开。”

这是他的错,Talon明白,因为他选了离哥谭那么近的地方。他事先取得Jason同意,让他来选目的地,他其实并不情愿真的离开这座自己出生的城市(他的,而不是Dick Grayson)。

离开了,但是还不够。

他缩了回去,重新紧了紧牛仔裤,看向窗户,继续眼睁睁看着哥谭的残像向后急掠。

前方,布鲁德海文的灯火越来越近了。

*

第二天夜晚,他们走在大街上,穿过这座城市里被大家称为“Spine”的部分。

Jason坚持他们应该待在地表,告诉Talon他不能从屋顶了解一座城市。

“你必须走过它,你必须踏着尘泥污垢才能真正了解一个地方。”

布鲁德海文的确有很多尘泥污垢让他们去了解。

如此曝光差点把他逼到边缘,但随着他们走得越远,Talon意识到其实他并没有多无所遁形。他穿了一件过于宽大的夹克,Jason的,帽檐遮住了他的眼睛,甚至没人看他第二眼。他们像对待其他陌生人一样无视了他。

Talon迅速决定自己喜欢这样。

“这地方一团糟。”Jason站在他右边这样说,而当他转过头,Talon看到Jason在微笑,几乎气喘吁吁地,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好他妈一个藏污纳垢的蜂巢。”

这座城市的居民可能会无视混入他们中间的未知刺客,但Jason又高又壮,即便什么也没做就是个无形的威胁。他脸上带着野性的嬉笑,配合趾高气昂的步子,足以让其他人绕着他俩走。

“就像哥谭?”Talon冒险地问,好奇事情会如何发展,刻意忽略Jason眼中的火焰如何激起他心中同样的兴奋。心情是可以互相影响的,他们经常如此,他与他的小鸟经常彼此感染。

“更糟。”Jason大笑着转过头,街边的流莺恶狠狠地扔掉了手里的香烟,在他们经过时咒骂着挤进一家废弃商店的走廊,“他们甚至没费心去掩饰。”

Talon被这种情绪温暖了,笑意使他勾起唇角:“你喜欢这样。”

“操他的当然了。”Jason转身用胳膊揽住他,推上砖墙,用身高压制着逼近了,让Talon听见自己耳语,“我们能拿下它。”他的呼吸扫过Talon的嘴唇,“你和我,让它成为我们的。”

他想这可能就是救赎了。

事实上,他一直知道Jason需要一个由头,一场革命,就像蝙蝠侠做的那样。让他坐在阴影中,仅仅为存在而存在着,他永远不会快乐。Talon也不想让他那样;他太清楚那种痛苦了。他等了好多年。等待Jason回归,等候重燃自己血液中的火焰。

“如果你想要,”他保证,“那它就是你的。”

Jason亲吻了他,饥渴而肆意地。他们互相拉扯,嘴唇碾在一起。Jason的眼睛被正直的热情信念灼烧着,而Talon接受了它,吸收了它,把它变成自己的。

“我想要。”他的搭档告知着,手臂攀上Talon一小块后背,额头抵上他颈窝。

我需要。他没说出来。

Talon手指梳过他后颈的碎发,无视了周遭刺探目光、还有几个路过时嘶嘶着“死基佬”之类的恶毒言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差点招惹了怎样的麻烦。他们只是无关紧要的背景噪音。

“你不能再是红头罩。”他警告Jason。

如果这个名字在这崛起,或者任何地方,就足够把蝙蝠侠招来了。

“嘁,好像我多想要那死怪咖用旧的名号似的。”Jason哼了声,耸耸肩好像这个身份可以像水从鸭子羽毛上掠过一般消失,“我可以找到新的,简单。”他停了会儿,然后问了让Talon意想不到的,“那你呢?”

“我怎么了?”

“你没必要再是利爪了,如果你不想要的话。”Jason后撤几分让两人可以四目相对,“你可以做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对于这座城市的人?”

“对于任何人。”

Talon抬起头,好奇地将拇指抵上Jason嘴唇:“对你?”

“是的。”Jason脱口而出,然后又解释,“我是说,对我而言你就是你,无论你用什么名字。但是你没必要再用他们给你取的名字,知道吗?”

他们。法庭。那些或多或少造就了他的人——至少是一开始,在牵引绳被砍断、他跑进夜晚成为别的什么东西之前。他不是最完美的利爪,不是他们想要之成为的典型服从命令的刺客、那些在他之前的人成为的样子。如果他变成那样,现在法庭至少还能以某种形式存在着。

取而代之的,他尽自己所能猎杀了他们,那些蝙蝠侠没有发现的人。

Talon皱起眉,感到有一丝不快。这不是他第一次考虑这么做,尤其在那些他研究自己曾为之的那个男人的日子里。

“我知道。”Talon将拇指探进Jason口中,感受他舔过自己指腹,又收了回来,“我会考虑一下。”

Jason看起来难以置信,几乎是害羞的,好像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过界(而之后在试图重新了解彼此时他俩都狠狠过界了),但随即一个女人受惊吓的哭喊声响起,Jason猛地转过头去,像一只猎犬嗅到了气息。

这是个很好的理由将对话拖延到另一个时间。

“去吧,小鸟。”Talon对他说。

Jason松开他,按压着指关节,期待对某些不知情的罪犯伸张正义。Talon脸上浮现骄傲的愉快。他的搭档开始行动,但又转过头,疑问地挑起眉毛。

“你不来吗?”

“我会在上面。”

他能轻松地研究出一条从这里到毗邻事发地点的路线。这条街上其他人甚至没有眨一下眼,或者他们只是简单加快脚步,假装没有听见。布鲁德海文就是这样的一座城市,几乎所有人都放弃了。

Talon看Jason咯咯笑着,然后被下一声尖叫转换成严峻和愤怒。他走了,寻着犯罪的方向,像一匹狩猎的狼。Talon紧随其后。他很快,但要阻止Jason打断谁的骨头,就算是他也要看运气。

阻止一起强奸未遂案长远上看可能算不了什么,但这是个开始。

tbc

热度 121
时间 2018.04.19
评论(4)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