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Barryhal】【HP AU】迷情剂 一发完

迷情剂,世界上最强效的爱情魔药,会带起一种强烈的痴迷感。据说在每个人的概念中,它的气味都不一样。

老教授神秘兮兮地眨眨眼。

他们只会闻见自己最迷恋的味道。


Barry从Garrick教授的课上回来情绪就不太对,心事重重的,上课也不如以往专注。但要他最好的朋友说,这位格兰芬多出了名的书呆子总算有了些青春期少男的样子。

“早知道一剂爱情魔药就能让守了十六年的花骨朵发芽,上次你生日我就该送这个。”Hal捞住他肩膀啧啧称奇,“你确定那是一个人?”

“不确定。”

“拜托,我们这个年纪,任何味道都影射着某个人。”

“理都被你占全了。”

“真不是Nora阿姨心血来潮实验出的新品戚风蛋糕?”

“不是。”

“我超爱那个味道。”

“谢谢。我会写信给妈妈让她邮寄来一份。”Barry抖落他的爪子继续不为所动地按照笔记一步一步操作,表情十分严峻,“我隐隐有个什么印象,可就是想不起来……”

“哇不要说那么大声,要让斯莱特林那群蛇精听见格兰芬多的智慧之神有想不起来的事,那明天课上绝对就不得消停了。”Hal咔吧咔吧啃着比比多味豆,“话说干嘛非要自己做,随便买一小瓶够你闻不就行了吗?”

“你也知道我是要闻的。这味道防不胜防。万一没忍住喝下去了,至少我只会自恋一段时间。”Barry目不转睛地调整液滴,“至于斯莱特林那边,有Bruce在呢。”

Hal牙疼地咧咧嘴:“他就是祸乱之源。”

“只要你别几十年如一日地挑衅人家。”

“他先开始的。”

“需要我提醒一句最近几次学院斗殴都是你挑拨的吗勇士先生?”

“为我大狮子血战到底。”

“你就贫吧。”Barry将最后一味药材加了进去,翻滚的汤水瞬间平息,搅动着泛起诱人的珍珠母光泽,袅袅蒸气缱绻上升,空气中再次漾起那股奇妙的香味。Hal立马扔了手里的半袋豆子,殷切地凑上去:“卧槽完成了!?”

Barry挡住他肩膀,一把扣上盖子:“嗯。”

Hal作势要抢,走招两三回都被人很轻松地躲掉了,只得不甘心地耸耸鼻子,追寻空气中残留的香气感慨万千:“Bar你不去拉文克劳可惜了。”

“这话你一个月说三遍。”确定他不会再来捣乱后,Barry重新打开坩埚盖子,晃晃魔杖引出来一些倾入试管。

Hal支着脸颊陶醉地嗅嗅:“你确定这法子行得通?”

“不管怎样总得试试。”

“真的不用先去Iris那……”

“Hal,”Barry斩钉截铁地打断了他,“我跟她没什么。”

Hal耸耸肩:“好吧,那就……祝你好运?”棕发击球手从好友书桌上一跃而下,翻出自己的光轮新款,“新加入了一个二年级生,我得去看看。”

“你的O.W.Ls怎么办?”

摆摆手:“那都不是事儿!”

白眼:“别又半途拐到禁林,过了宵禁还得我去捞你。”

“怕什么,我跟那里的独角兽关系可好了。”Hal得意地哈哈笑。

“独角兽只亲近处女。”

“……”

“……”

“……Barry Allen我一定得教教你怎样才能不把天聊死了。”

“撩妹儿的时候随你胡扯,跟我你就省省吧。”他把试管收进衣褶,又加了道混淆咒,“上次要不是我赶得及,你就要被那八眼蜘蛛分尸了。”

“是~是~我的白马王子~”他无奈地应和,“你抽空也过来一趟。一个月后跟赫奇帕奇……”

“不值一提。”

“也对。‘闪电侠’从来不需要训练。”Hal潇洒地摆摆手慢悠悠晃出宿舍,“愿你的真命天女是会在赛场下为你尖叫的人,Bar。”

“不喝我倒彩就谢天谢地了。”Barry好笑地摇摇头,“对新人好点。”

“那得看他本事。”魁地奇队长耀武扬威地亮亮拳头,“哥打下的江山,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它败在自己人手里?”

“……照你这标准格兰芬多队要绝后了。”

金发男孩郁卒地叹了声。


Barry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味道。

他所感知的迷情剂。

算不上香气,也没有多刺鼻,若有若无的,像青草和雨露。

风一吹就散了。

Barry捏着试管发愁。

“你可以试着描述一下这个味道。”

Bruce提议。这时间跟他俩一波的男生女生们都去魁地奇训练了,只留下不屑参加类似“野蛮”运动(从而暴露了身手)的Wayne大少以及金色飞贼在他眼中就如静止一般的格兰芬多“闪电侠”Barry Allen。

其实剩下几个除了Hal也不是什么热衷训练的元气类型,只是考虑到这次对手中有号称能看透所有人行动意图的J'Onn J'Onzz,一个两个不免都有些跃跃欲试。

“我已经把能分辨的气味都罗列了出来,但是……”Barry苦恼地甩甩那张并不是很长的羊皮纸,“很普通的味道而已。到处都是。”

“可能真相也就仅此而已。”斯莱特林王子不以为然地耸肩,蘸蘸墨水继续洋洋洒洒奋笔疾书,“心动的味道并不一定暗喻着心动的人。”

“可是Hal说的有道理,在这个年纪闻到的气味都暗喻了什么人。”

“……得禁止你跟那个麻瓜的孩子交往了。”

“这话你晚说了十几年。”Barry又打开木塞闻了一下,“而且Hal的爸妈不是麻瓜,他们只是更喜欢麻瓜世界而已——我怎么感觉还有甘草糖的味道?”

“你喜欢甜食。”

“也许吧。”

Bruce瞥了他一眼,看着那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禁摇头:“我还是想不通。”

“怎么了?”

“你应该是个拉文克劳。”

“如果我真去了拉文克劳,你们仨学院都惨了。”Barry难得笑得欠兮兮,“我会带着拉文克劳魁地奇创造历史。”

“现在历史都是狮子的了。”

“但我们想拿学院杯还是勉强——你要是也过来就好了。”

“Wayne家必须有个斯莱特林。”

“贵族规矩就是多。”

“但我一直觉得你该是只小老鹰。”他严肃地指出,“你的O.W.Ls也是12个优秀。”

“也许我的确有这个潜质呢。”Barry皱着眉嗅了嗅空气,写了什么又给涂掉。

“我会搞清楚的。”

“都快毕业了你们累不累啊。”

“追寻真相没有早晚。”他咬了口羽毛笔。

“……你竟然用糖羽毛笔……”

“Clark买多了。”

“你们又不一间宿舍。”

“他送了好多人——别废话,有进展了吗?”

“什么线索都没有。”Barry哀叹道,“我需要一些灵感……”

“或者触发灵感的地方。”

“但连灵感都没有我又该去什么地方?”

“……那就只能祝你好运了。”

“是哦。”Barry赞同地点点头。


……好运?


Hal深吸一口气:“你再说一遍?”

“这样不行。”找球手又在对着他的笔记狂捣鼓,“不身临其境的话,只是对着那味道想还是没有头绪……”

“于是你需要……”

“一点运气。”

“所以你要借助,”Hal酝酿着情绪,“啥!?”

“福灵剂。”

英勇无畏的魁地奇队长瞬间后退三大步:“你知道中间步骤但凡出现任何错误都会让你倒大霉的吧?”

Barry白他一眼:“Garrick教授会很感动你上他课竟然听进去了——但我以为你是以勇敢著称的?”

“勇敢和鲁莽是有差别的。”Hal难得在认真担忧,“Barry,要不算了……”

“那可是我真命天子。”

“你单恋的。”

“我可以朝着正确的方向试一试。”

“你总有机会知道的。”

“机会掌握在主动的人手里。”

“万一是你们缘分没到呢?”

“一开始不还是你嚷嚷着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可你没说要用福灵剂还他妈自己做啊!”Hal一脸悲愤,“万一中间出了什么差错——下下周就他妈比赛了你一倒霉连累我们全队一起……”

Barry恨不得甩他一个障碍重重:“信不信我把你所有甘草魔杖换成酸棒糖!”

“随便,反正最后都得跑你胃里。”找球手已经退到门边,扒着门框朝里看:“我会告知Garrick教授一声,以防万一你出了什么岔子,还有余地补救……”

“出了岔子我就把成品塞你明天的午饭里!”Barry示威地挥挥魔杖,“咱们走着瞧Hal Jordan!”

Hal缩了回去。没过一会儿又冒出个脑袋:“这药得熬多久?”

Barry不以为然:“半年吧。”

“……”

“……又怎么了?”

“Barry咱想开点儿,”Hal痛心疾首状,“咱不能为了一个可能还素昧谋面的小姑娘把前途都搭进去——你看等毕业了……”

“等不了。”

“……那至少比完赛嘛!”

“不会耽误的。”Barry怒了,“下个月的比赛我要是五分钟之内抓不住金色飞贼你所有作业我替你写!”

“……”

好吧这次真的是鱼和熊掌的问题了。

Hal甜蜜而痛苦地纠结了起来。

虽然也没有纠结太久。

——其实Barry只用了两分钟。

再次创造历史的闪电侠并没有将这次比赛放心上——好吧还是有点上心的,毕竟Hal实在兴奋过了头,举起他好哥们嗷嗷嚎着口号炫耀地绕场跑一圈。狮子们本来就热血,当时更是半个场子都沸腾了,铺天盖地的欢呼,差点让校长用了声音洪亮来维持纪律。

Barry真没打算这么高调。而且被个晚辈这样抱起来真有点丢人。他其实就是想早点结束早点回宿舍,早点开始制作他的福灵剂。也不知是真想快点知道答案还是对繁杂的制作过程入了迷,现在除了基本的课业Barry一门心思都在这锅小小的药剂上,为此圣诞节的时候甚至没有回家。

做福灵剂ing

做福灵剂ing

做福灵剂inginging……

“我对于与你们这种生物之间的差距绝望了。”Hal悲愤状,“真的,Barry,也许我们的确不是一个世界的……”

“收声。”

“你是怎么做到制造福灵剂的同时应付这么多作业的!?”学渣式哭哭,“你把这进度分给我一点我回去也不至于三天两头收我妈吼叫信……”

“你把你对魁地奇和变形课一半的热情放在其他科目上,也不至于濒临死线的时候这么辛苦。”Barry唉唉感叹着,“你的O.W.Ls怎么办哟~”

“你还说风凉话到底谁是你兄弟?”Hal受创捧心。

Barry没理他,只是皱着眉打量自己的清单,咕哝:“这几味材料好像不是很好找……”

“什么?”

“这几个。”他把羊皮纸递过去,“我在对角巷找了好久,甚至托人去过几趟翻倒巷,都没消息。马上就得用到了……”

Hal摸摸下巴:“这些禁林有吧?”

“……”

“怎么了?”

“你连生死水的水仙根都不会磨!”

“Isley教授是个美人儿啊。”Hal很严肃。

Barry眯起眼:“我代替Garrick教授鄙视你。”

“别磨叽了,来不来?该用这些东西的时候拿不出来可得倒大霉的。”

“……”Barry认命地收起清单,“我去准备一些东西。”

“准备啥啊速战速决。”

“吃的,和指南针。”Barry翻个白眼,“再像上次那样迷路了走进魔法生物地界不能用魔杖,好歹有个东西能带我们出来。”


“……”

“……”

“所以,”Hal怀疑地看着他,“你会看吗?”

“会什么?”Barry负隅顽抗,“至少我们能看出东西南北……”

“知道往哪儿走吗?”

“……住口。”

“得了,今晚又交代在这儿了。”

“……我去生个火。”

“别把不该招的东西招来了。”Hal认命地一屁股坐下,抖落出怀里的毯子将两人裹一起:“关键时刻还是得靠我的小毯子。”

Barry表情诡异地看着他。

“干嘛啊过来啊?”Hal不明所以,“嫌它薄啊?告诉你这毯子上有我奶奶施的温暖咒,几十年了都没失效……”

“你塞哪儿带来的?”

“内兜啊,特简单的空间魔法——你不是吧?干嘛?嫌弃啊?”Hal皱着眉捂到脸上闻了闻,“不难闻啊……”

Barry揪住一条边,凑到鼻子上,沉吟半晌:“没见你用过?”

“宿舍暖和用不上嘛。”Hal笑眯眯的,“就一次。”

“嗯?”

“上一次。”

“……禁林?”

“是啊。”

Barry想了想。

“我睡着了?”

“对啊。”

他睡着了。

Barry了悟。

他先睡着了。Hal把他盖在两人身上。他迷迷糊糊知道有这件事,但并没有往心里去。

但是他记住了。记住这个夜晚,和毯子上的味道。

那一晚,有青草,有露水,有暖烘烘的甘草糖,有Hal从麻瓜世界带来的香水和洗发露,还有,一种老人才会用的柔顺剂的味道。

他所闻到的迷情剂的味道。

Barry在这边发呆,Hal已经开始打起呵欠,不由分说掀起毯子把两人都裹了进去,幸福地团成一颗蛹。

不听话的棕发扫过Barry鼻尖,Barry迟疑着伸手,搂住Hal,轻轻拍打。

“把我当小孩啊。”击球手含糊地嘀咕。

“你的确比我小一岁。”

“十一个月。”

“叫学长。”

“讨打啊。”

Barry失笑,看着头上的星空,莫名就开了口:“你们总是问,问我为什么不去拉文克劳。”

“嗯嗯……”

“其实帽子挺为难的。他说我是一个刻苦钻研的人,但有时候会不守规矩,非常勇敢,又是个纯血。不太好选。

“然后我说:‘Hal会去格兰芬多。’”

Hal没忍住笑出声:“我那时候还没入学。”

“我知道啊。”Barry轻轻地说,“咱们几个人里哪一个不是十拿九稳着你会来格兰芬多?”

“……好吧,毕竟我还能去哪……”

Barry点点头,继续:“于是分院帽问我:‘你想去格兰芬多吗?’

“我不知道我想去哪,但我一直告诉他,‘Hal会去格兰芬多’。

“最后他说:‘噢,那好吧。’”

Barry眉眼弯弯,笑得很温柔。

“噢,好吧。”他喃喃着,“我是一个格兰芬多。”

Hal没有说话。

Barry也闭上了眼睛,呼吸均匀。

“你闻到的迷情剂,是什么味道?”

Hal含糊的声音在他肩头响起:“唔?”

“每次我在你面前打开迷情剂的时候,你都会露出那种——傻乎乎的笑容。”Barry毫不留情,“说,闻到什么了?”

“唔我不是告诉你了吗……”

“……什么时候?”

“一开始就告诉你了啊……”软绵绵地抱怨。

Barry愣了:“啊?”

Hal叹了声,伸手搂住他后颈,将脸埋进他肩窝,困顿地蹭了蹭:

“我特别喜欢,Nora阿姨亲手做的新品戚风蛋糕……”

End

热度 191
时间 2018.05.03
评论(24)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