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Female!Hal】室友条约 一发完

Hal在家从没怎么正经穿过衣服。

身为其室友,Barry早就以法证官闪电侠还有男人的身份见识过无数美好肉体。同队女英雄们的装扮更是用各种方式展现着力与美,方便行动的同时免不了令周遭人群浮想联翩。而就算不跟Diana她们相比较,绿灯那身具象出来的制服也是难能可贵的规矩,肃穆的黑绿色从脖子裹到脚趾严丝合缝密不透风,眼睛上都贴了张盖过鼻梁的多米诺面具,只留凹凸有致的美好线条惹人遐思万千。

Barry Allen阅人无数,早就练得坐怀不乱心如止水。可即便如此……

他也受不了一个极品尤物成天袒胸露乳地在自己脸前晃悠!

“我有穿内衣!”Hal生气了,“而且天很热!”

“空调开着呢——非常自然的26℃!”

“在自己家凭什么还要那么拘谨!”

“……因为这家里有男人!”

“你哪儿没见过?”

“……别说让人误会的话。”

“我们是战友。”Hal自认自己非常正经。

“你的制服可没这么清凉。”

“你想让我把制服改得清凉一点?”

Hal托着下巴考虑状。

“……”

Barry愣是没敢再吱声。

Hazel Hal Jordan,他美丽性感的棕发好友,同生共死的过命交情,个性爽朗且不拘小节,当着室友面晃悠一双长腿,说不上心大还是另有所图。久而久之Barry都习惯了。只在自己眼前显摆总好过在外招摇不是?反正眼见着那对呼之欲出的D级小白兔,他现在甚至能面不改色地让人帮忙递个遥控器。

Hal在家就没怎么正经穿过衣服。

所以如果房门一关她身上的衣服还能好端端地盖着肚子。

那就肯定有事。

于是大清早的,Barry一出厨房,看见许久未见从头到脚包得严严实实正在浴室门口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室友,当即秒懂:“坐过来。”

本来还讨好笑着想蒙混过关的灯侠立马耷拉下眉眼,乖巧地溜上沙发。闪电侠人影失踪又出现,站到人身边时手里多了个急救箱。

棕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语调软绵绵,话一出口却在负隅顽抗:“我用灯戒养养就好了……”

“什么时候回来的?”

“凌晨……”

“好几个小时了不还是不敢亮出来给人看?”

“真不严重……”

“衣服解开。”

“许久不见主动不少啊小男孩~”

“Hazel。”Barry沉下脸。

“……”Hal沉默地解开衣扣,衬衫从肩膀剥落露出斑驳的淤紫和伤口,不宽不重不深不长,刺得男人眼球疼。

Hal眼巴巴地看着向来温和的好友一语不发跪在自己面前,打开急救箱,棉签蘸了碘伏消了三遍,又撕开一条纱布绕着胳膊一圈圈地缠,有条不紊,慢条斯理。

表情明显不温和。

她看着他翘着杂毛的发顶,张张嘴想缓和眼下紧绷的气氛:“Barry你跪得真标准……”

“住口。”

“你这样女孩子容易误会……”

“不是现在,Hal。”法证官不为所动。

灯侠抿抿嘴唇,消停了半分钟,胳膊被敷料压得抽疼,她到底还是忍不住:“我更喜欢你拿着别的盒子摆出这架势。”纱布撕开发出“刺啦”的动静,女人的声音是带笑的揶揄,“西装革履的,再叼朵玫瑰。不叼也行。白大褂也行。不是睡衣就行。”

“我五分钟前就能换掉这身,打扮得人模狗样走出这道门——猜猜被谁绊住了?”Barry试了两遍纱布松紧,又拉过另一条细细白白的胳膊仔细翻看。Hal不自在地往回缩了缩。她手肘扭伤了,而且现在衣衫半褪得被人拽着,实在有些不忍直视:“我是想等你走了,可是要知道人有三急……”

Barry翻翻眼皮,轻描淡写地看了她一下,不咸不淡,却让这向来把逞强当精神食粮的姑娘垮了肩膀:“真的不严重……”

“我看看你肚子。”

“你别跟照顾怀孕的老婆似的……”

“Hal。”

“你迟到了……”

“Hal。”

Hal叹了声,不情不愿动动手指又解了两颗扣子,别别扭扭留下一枚,难得有些矜持:“都是旧伤……”

Barry没接她茬。

Hal挣扎片刻,不太死心:“好几个星期了,早长好了。就怕你多想才……”

微凉的小腹被拢进一片温热,男人伸出手,盖上横贯的伤口,颤抖地摩挲。她飞快地解释,巴巴地交待完来龙去脉,又大肆嘲弄一番对方的丑态,喋喋不休的,声音却越来越小,最后只剩心虚的嘀嘀咕咕。

“真没事儿。”她嗫喏着,“OA的医疗手段很完善……”

“所以这次耽误这么久才回来?”Barry语调平稳。

“他们不让我走!”Hal控诉状,“检查这个检查那个,都愈合了还逼我吃药换药,每天安排一堆检查他们不累吗……”

Barry没说话。眼睛直直地盯着那道切在肚脐上方的疤。Hal腰身很窄,这一笔凶狠得像把她腰斩,纹路狰狞凌乱。他不清楚OA的医疗手段,总之不是缝合形成的,也不像严密监测下的妥善处理。激光仓促灼烧的残留。可能当时战况紧张来不及转移伤员,也可能不那么做她捱不到安全地带……

Hal会死。

Barry呼吸微微发烫:“给Carol请假了吗?”

“她不知道我回来。准备睡个天昏地暗明天再去报道……”

“后天。”

“啊?”

“我带你去S.T.A.R.检查。”他飞快地堵回对方话头,“伤很重的话你下周都不许出门。”

“都说了让灯戒多照几天,保证还你一只细皮嫩肉的小祸害。”Hal不满地嘟嘴,“我着急回家就是不想再被一群紧张兮兮的医护人员当个巨婴看护……”

“你这还是着急赶回来的?”Barry谴责地摇摇头,“你是我见过最不听话的巨婴。”他小心地在疤痕周围按了按,见的确没什么痛苦反应才收了手,体贴地帮忙拢好衣服,“别的地方还有吗?”

“……唔嗯?”

“你在家,刚起床,准备睡回笼觉。穿着上衣是为了掩饰旧伤——那你穿裤子呢?”

“……”

Barry眼疾手快地拦住一矮身试图从侧面开溜的灯侠,单手用力,把人掼到沙发上,压着她不停扑腾的胳膊按上软垫:“Hal Jordan!”

Hal瞪着他,像在看什么图谋不轨的登徒子,蜷曲的长发铺散开,嘴唇紧张地绷直,眼神倔强。却很快又柔和下来,顺从地松了手脚,张张嘴,软绵绵地讨饶:“疼,Barry。”

Hal Jordan不服软。她向来维持着一副有些讨厌的自大样子,竖着尖刺,强硬地驳回所有质疑和小看。她不利用柔弱作盾牌,这么说话要么是意识模糊的时候当真疼狠了,要么在存心逗自己皮薄的老友。

可无论怎样,Barry受不了这个。

他一下就松开了箍在女人双腕上的钳制,眼神复杂地看着乖巧委身在自己掌控中的灯侠,慢慢挨近了,手臂穿在她脊背和腰身下,一点点缩短距离,在人怔忡的目光中埋首于细嫩的颈窝,深吸一口气,又叹息般吐了出来。

“让我看看。”他轻轻地说。

Hal被打在皮肤上的热气烫得缩了一下:“都好了。”

“我想看看。”

“真没事,就小腿有处骨折,在OA养了养连疤都没留下,有点肿而已……”

“给我看看。”

“肿了,不好看。”

手臂抽搐般紧了一霎,Barry沉默地蹭在她颈窝,僵持片刻又孩子气地埋得更深。Hal搭上男人的胳膊:“我挺好的,Bar。”

“你是挺好。”Barry闷闷地说,“我不好。”

“你迟到被Singh骂是你咎由自取吭~”

“……哼。”

“别闹脾气了。”她拍了他一巴掌,“这不正好吗?你不一直寻思着让我好好穿着衣服……”

“别穿了。”

“……啊?”Hal有点愣。

“别穿了。以后都别穿了。”

Barry的嘴唇贴上她脖颈。

“除非来客人。只有我和你的时候,外衣不用穿了。受伤更不许穿了。有空调有暖气实在不行我可以为你烧壁炉总之你不许再在家里穿衣服听到没?”

Hal震惊地瞪着他,嘴巴开开合合差点不会说话:“你、你这是性骚扰……”

“你只穿着三点式在我脸前晃悠不算性骚扰了?”Barry撩开还没有扣死的衣摆,“让我看着你。你受伤了我得知道。伤在哪,重不重,我都得知道,你不能再瞒着我……”

“总得给我个理由吧……”Hal破天荒得脸涨红,难为情地往外扒拉搭在自己肚子上的手,“不能你说不穿就不穿了,我可是个正经人……”

也不知平时成天当人面溜兔子的家伙是谁。

Barry暗中腹诽,却其实也没怎么放心上,顺手把最后一颗给解了,敞开衣衫露出虽然伤痕累累却依旧美得惊心的胴体,拨开文胸上的暗扣,一吻落上心口。

“我管你是不是正经人。”

他淡淡地说。

“你是我的人。”


后来Hal还是会时不时在两人独处的情况下穿得整整齐齐。

而这个时候的Barry却总是笑着亲亲她泛红的耳尖。

像只偷腥的猫。

End

热度 169
时间 2018.05.13
评论(26)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