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幽灵哈X剧闪】I'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07

凄风苦雨的哈不是哈……
所以哈逗比回来了【揍】
好吧,私设:当Hal跟幽灵合体状态时会显得比较苦大仇深,当他用自己的人格跟幽灵吵架的话,那就是他自己了_(:з」∠)_剩下的后文慢慢商量

七更

“世界多奇妙。”Hal坐在某处大楼的天台上,“邪恶的速跑者想把另一个时间线覆盖到现在的上面,在此过程中造成大量无辜人受屠,但由于他处于神速力监狱,我们无法对他进行审判。Wally West——一个在无数可能里都在担任闪电侠罗宾角色的人正在慢慢觉醒。冰霜杀手越来越难扼制自己的超能力而她最近两天就会在队友面前暴露。震波和朋友之间的裂隙扑朔迷离。与此同时,我——一个已经牺牲的绿灯侠——恋爱了,对象是另一个超级英雄。”
[……]
“说点什么,幽灵,别假装自己对此好像无所谓——不,等等,你还是别说话了,你应该根本无所谓。”Hal无聊地荡着腿,“你猜如果我的老队友们知道了会说什么?‘办公室恋爱是禁止的’!”他模仿着蝙蝠侠沙哑的嗓音,“‘你们会使战场形势出现不正常偏颇’。拜托饶了我吧,他简直就是另一个你,偏执又愤世嫉俗……”
[我很愤怒,Jordan。]
“我说什么来着。”
[你根本没有听从我的劝诫。]
“更正一点:你那不是劝诫——你根本就是在威胁!”
[而那才是幽灵的本分,你也知道,Jordan。]幽灵惨白的脸微微扭曲,[你已经超脱万物而存在,你不该再涉足尘世。闪电侠有他自己的轨道,而你们的交集,在他创造了闪点之后……]
“Uh-uh,说话小心一点,绿兜帽。”Hal警告地竖起手指,“如果你敢在我的男孩面前提起这个——如果你敢伤害他……”
[我惩罚有罪之人,Jordan,而你是我的宿主。]幽灵无机制的眼睛盯着他,[人前我是你的模样,我能交谈的对象只有你。]
“好极了。”Hal鼓鼓掌,“现在闭嘴,我不想跟你谈。”
[有什么正在失控,你能感受到,Jordan。]幽灵威胁地压低声音,[不要等事态发展到不可挽回的时候再去补救——你们超级英雄总是那么没用。]
“嘿!不要以为你是造物主的投影就可以一棒子打死一群!我……”
[破镜不能重圆,Jordan,无论怎么修补裂隙都在。死人无法复生,即便你怎么伪装,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真相。]
“……不会有那一天。”Hal赌气地踢着天台边沿,“他会在那之前跟我分手。不会有那么一天。”
[你自己都不相信,不是吗?]
“……闭嘴吧。”
[有任务。]
“我感应到了——谁让我是个恪守本分的好员工呢?”Hal若有所思地从天台上站起来,一跃而下,转瞬间出现在Chubbuck。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脚下的尸体。黑胖个矮没多大升职空间,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不像是会跟人结怨的类型。
谁知道呢?他这么想。总有人被莫名其妙杀掉,总有人会莫名其妙得罪人。
你知道吗?他在心里问幽灵。
这总会让我想到原来时间线上还没来及发生的那些事——噢你一定知道,有了你我才看得到。
有人写了我们的故事,我和Barry,The Brave And The Bold。名字没什么新意,但仔细琢磨琢磨,倒也挺感人。有些事总也不会改变,闪电侠和绿灯,规整和自由。
他蹲下来触碰尸体。
我们有一次也被影子袭击了,然后我们解决了。相当漂亮的联手,友谊进展的历史性一步。但是跟现在又有点不同。那次我们要面对的是外星瘟疫,眼前的这个……
他轻轻哼出声。
眼前的罪魁祸首只是个错误运用自己能力的可悲人类罢了。
……可悲。
可是什么能比身不由己更可悲?
Hal出了会儿神,然后嘲讽地笑了。
你知道吗?那次是影子活过来杀死宿主。好笑吗?负面情绪凝结的阴影杀死宿主,再被一个外星秃头收为己用。
蠢毙了,对吗?
什么样的东西会这么做啊,幽灵?
[……]
寄生——那些可悲的生物。它们依靠宿主存活,依靠宿主提供的养分成长,最后贪得无厌地将宿主榨干。
很蠢对不对?杀死宿主它们也无法存活,可就是无法扼制自己膨胀的欲望。
[我是上帝的怒火。]幽灵的形象在Hal身上若隐若现,[我是复仇之灵。我依附于人类灵魂而存在,我通过宿主执行上帝赐予的使命。我不伤害宿主,我保护他们。]幽灵阴森地沉下声,[前提是他们听从我的劝告。]
……我一向乖巧。
[你总在抱怨,总在抗拒。]
“因为你要的是杀戮,杀戮!”Hal终于忍不住吼出声,“就算他们罪有应得——以杀止杀永远也不会是我的选择。而我已经足够配合,记得吗?我已经帮你审判非常多的人了,你听见我了!?”
[这已经是你无法避免的命运。]
“死人还谈什么命运?”Hal叹着气伸出手点上他的额头,“来吧,让我们看看他死前最后一分钟……”
[我知道你在不满什么。但我不是寄生的存在,Jordan——有人是。]
手顿住了:“你说什……”
幽绿的身形慢慢隐没:[有些东西是……]
“什么东西——嘿!?”
幽灵不见了。
Hal郁闷地吐出一口气,打起精神重新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受害者身上。
“暗影?”他嘀咕着,“真是没新意的代号。”

如果要Barry形容自己现在的状态,那他只能告诉你——
焦头烂额。
“Wally开始做关于自己是极速者的梦了——炼金术师给他植入的。”Barry烦躁地用指尖扣着杯子,“我们现在就得对付暗影,好尽快专注在炼金术师身上。”
“暗影通过高频振动制造出自己是一个影子的假象。”
“当他攻击时一定会降低客体分子的移动速度——我们找到办法减缓他的客体分子的移动速度就能抓到他了。”Cisco收拾收拾东西抓紧走进实验室,“我现在就去想办法。”
HR乐颠颠地跟在后面:“我来监督你~”
Caitlin和Barry对视了一眼。男孩摇摇头放下杯子:“我得去警局了,不然又得被Julian投诉。”
Caitlin笑了:“不用告诉我。你现在有一个绝佳的倾听者。”
“你知道我不是重色轻友的那种人……”
“你不是?”
“……我恨你。”
“直击痛处,哈!”
“而且……”Barry迟疑地搔搔头,“我们不会讨论这种事……”
“这种?什么事?烦心事?”
“是啊。”
“为什么?情侣间就要分享快乐平担痛苦不是吗?”
“……Well,我觉得我们还没……”Barry玩着手指斟酌词句,“你看,我依旧在小心翼翼地维持这段关系,所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尽量不去……”
“你再说一遍?”Caitlin难以置信,“Barry——你跟他都约会两三次了,现在说你们的关系还处于‘努力维持’的阶段!?”
“……你看,”Barry纠结着怎么开口,“Hal他……我不知道他是做什么工作,他很少主动联系,我怕打扰他,Caitlin,我怕……”
“怕惹他烦?”Caitlin大翻白眼,“拜托,你们见了三次面,你就弄坏了他两件衣服……”
“一件!”
“你觉得你还能做什么再惹恼他?”
“……我不知道。”Barry沮丧地晃来晃去,“但人都是有底限……”
“我倒觉得他对你相当宽容。”Caitlin摊手,转头走向自己的实验室,“大胆一点,Barry Allen,你在谈恋爱,你可以任性一点,让他多陪陪你之类的。打给他,用你最擅长的撒娇融化他——相信我,他绝对不会忍心吼你的。”
“我才没有撒娇过!”Barry大声对女孩的背影抗议。Caitlin无所谓地摆摆手。
“……我也不会撒娇。”
“Whatever~”
“而且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他。”
Caitlin停住了:“关于什么?”
“就是……”Barry无措地指了指一旁隔断里竖着的制服,又示意了整个工作间,“这些……这一切……”
“闪电侠的事?”
“对,没错。”Barry拊掌应和,“就是这个……”
Caitlin停下脚步,转过头关切地看着他:“Barry……你自己是这么想的?”
“我应该告诉他——我想告诉他,Cait。”Barry讷讷地,“这很奇怪,我们甚至才认识几个月但是……我想跟他继续下去。如果我想延续这段关系我就必须告诉他。可我又怕……”
坏人总会看透他在乎着谁。
坏人总会利用他在乎的人相要挟。
逆闪,极速。
他们害他他失去了父母,害他跟Patty分手。他想跟一个人安定下来,他得做到坦诚相待。但是,把Hal带进这一切?
他不能再让周围的人因为他而受到任何伤害了。
Caitlin走过来,安抚地揉揉他后背。她看出了他的瑟缩,并为此心疼不已:“要我说的话——如果你确定他就是你想要的那个人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渴望跟他走下去,你就告诉他,Barry。”
“Cait……”
“你得给他一个选择的权利。而如果他也选择了你……”女孩故作轻松地耸肩,“我们可以保护他。”
Barry表情缓和地拍了拍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背,轻声说:“谢了Caitlin……”
“不客气。”她坏笑着掴了把他后背,走开了,“打起精神,我们晚上要帮Joe撑场子。Ceceilia,电影之夜!”
Barry呻吟着盖上脸:“我恨电影夜……”
“不,你爱死了。”生化学家得意地扭出一段挑衅的舞步,“你只是恨没有一个在你睡着后能抱你回家的人……”
“Caitlin!”
“嘿!我有个好主意!”Caitlin“哈”地一击掌,“你可以邀请他一起去!”
“这主意糟……”
“怎么了?”Iris突然拐了进来,Wally磨磨蹭蹭跟在后面,“Wally在警局出现幻觉了,我带他来检查一下——什么主意?”
“晚上Joe约会之夜,Barry带着他男朋友——同意的加一!”
“真的吗,Barry!?”Wally惊喜地看向百口莫辩的前辈,“你终于愿意展示自己的神秘人了!?”
“不——什么神秘人——不,我没答应!你加一也没用!Iris把手放下!”Barry急吼吼地喝停自己兴致勃勃的小青梅,“今晚是Joe的主场我带着Hal去我说什么我不能抢Joe的风头更不能破坏他的心情!”
“你谈恋爱了,Barry,这怎么会影响他的心情!”
“Come on,Barry,你可以只说是你朋友。”Iris央求,“带他来吧,已经好几个月了,你连照片都不愿意给我……”
“我自己也没他的——不,我不会这么干的,那对Hal不公平。”Barry揉着额角,“不行,绝对……”
“或者你不介绍——你说名字就行——等约会夜过去再向爸爸坦白?”Wally也兴奋得直搓手,“来吧,大家都会去——绝佳的机会不是吗?就算有什么冲突我们都能拦着……”
“一点都不安慰人,Wally。一点也不。”Barry叹着气转向一边,“我会问问他——别抱太大希望!”他朝身后迅速欢呼起来的队友们吼道。

tbc

热度 101
时间 2017.03.16
评论(1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