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幽灵哈X剧闪】I'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11

审判日里整个正联一齐出动给幽灵找宿主,但是幽灵刊一开始没有一个人记得这事
考据太太们一致同意是编剧互相吃设定😂
仔细想想我可能还是更喜欢原来不知道这种设定
想玩夏洛克那个梗儿😂
后半段哈苏的毛病忍不住犯了
没有双绿的意思
绝对没有!
反正LZ不承认!

十一更

要不是回来一趟他可能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
Hal悬在Barry小憩的沙发上方。小孩之前已经连轴运转了好几天,队友被外星人绑架那几个小时更是坐卧难安。在终于确定绿箭他们已经安全之后被Caitlin踹去休息。
印象里的Oliver Queen从没这么耐心过——除非面对Dinah——他会斗志昂扬地做好准备炮轰任何一个胆敢招惹自己的人。
但他会安慰Barry,会在所有人背弃小孩的时候坚持“Barry不去我也不去”,他甚至没有为闪点的事多责怪一句……
铁汉柔情不好说,也许Barry激发了他的母性之类的。
谁知道呢?
Hal看见Barry手指不安地抽搐。
你得知道,他们撇下你俩擅自搭救总统结果全军覆没可不是你的错;事后一半人被外星人传送走也不是你的错——顺便,他们会回来的,我保证,明天就能回来了,毕竟在一次大事件中主角们的每一步都是有意义的;至于这个……
Hal看着桌子上安安静静的手机,叹息。
可能就是我的错了……
“该死。”Barry含混地骂了一句。
是啊,真该死。他百无聊赖地胡思乱想。
刚成为幽灵那一阵他也会偷偷去看Carol,变成别的样子跟她说说话——虽然后者在她了解他的现状后就没再发生了。
他就是没法控制自己。他怀念依旧为人时的生活,他向往人类存在的方式。
他总是很冷。
“你在哪里,Hal?”他的男孩喃喃着,“至少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
Hal沉默地看着他,安抚地摸摸他的耳廓。
“如果真的是我的错的话……”
[不能每件事都要自己背负的,Barry。]他慢慢跪在地上,俯身附在他耳边,[谁也不可能独自拯救全世界——我们只是说竭尽全力罢了。]
像是感觉到虚无里若有若无的碰触,Barry眼睫颤巍巍地动了动,意识堪堪清明几分,将醒未醒眯着眼睛,茫然地看着近在咫尺的容颜:“Hal……”
[嘿,Baby……]
“这是梦吗?”
[是啊,]他用指甲轻轻刮弄他的下巴,昵语般低喃,[是梦噢……]
“你去哪里了……”没怎么挣扎的Barry顺势将额头抵在他颈窝,“你去哪里了……为什么我找不到你……”
[很远的地方。]指尖描摹他脸颊的线条,搁在他太阳穴上温柔地摩挲,[很寂寞的地方,Barry。]
“他们觉得我疯了……”Barry委屈地咕哝,“他们一定以为你是我臆想出来的。要不是有自己的顾虑,Joe估计都想给我安排心理咨询。”
[因为这对他们来说会轻松许多。]他的语气蓦然轻忽起来,[这对你来说会轻松许多,Barry。谁知道呢?整个世界不过上帝的一场梦罢了。]
Barry呜咽着乞求:“说些什么、说点什么Hal……告诉我这不是假的……”
Hal探手拢住他后脑勺,把他护进怀里。
[明天——今天,]他略艰难地开口,嗓音带着些许不自然的沙哑,[你朋友他们从时空旅行中回来后,外星人会提出一些无理取闹的要求——不要答应他们。]
“……什么?”
[不要答应他们,Barry。]Hal叹出声,[把他们赶走。]
“不要答应什么?”
[任何事。]他说,[好好留在地球,然后我会告诉你一切。好吗?]
“……你不能……”Barry困顿地抱怨,“你不能这样突然出现让我听你的话然后……”
[好吗,Barry?]
“……大男子主义的混蛋……”
[所有你想知道的事情,Barry,]他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颊,[我都会告诉你。说定了,好吗?]
“Hal……”
[Barry,好吗?]
“……好。”Barry委屈地抽抽鼻子,“好……”
[乖孩子。]Hal吻了他的嘴唇,[乖孩子……]
……
Barry被Cisco推醒的时候还有点懵。
“Oliver他们回来了!”技术宅兴奋地摇着他胳膊,“你绝对想象不到他们去了哪!宇宙飞船啊哥们!我都后悔昨天没有——呃,Barry?你怎么样?”
“嗯?”Barry茫然地看向他,“发生了什……”
“你眼睛怎么那么红?”他关心地凑近了些,“梦到什么了吗?”
Barry揉着眼睛,听到他的话之后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
“……”
“///////////////”
“……别说了,我懂了……”

七个小时后,政F派人来通知他们,人类可以与支配者达成停战协议,条件是交出闪电侠。
十个小时后,他们拯救了地球。

等庆功宴结束、再把七七八八的队友送走,Oliver带着Barry杀进了酒吧。
“你确定要跟我喝酒?”Barry笑笑的。
“你看起来需要放松一下。”
“普通人喝一堆水也是没法放松的。”
“你看,都会开玩笑了,多大进步!”
“……Olie……”
“你知道吗?”他跟他碰了碰杯,“我很惊讶。”
Barry抬了抬眉毛:“唔嗯?”
“我以为你一定会答应。”
“外星人的条件?”
“是啊。”Oliver笑了,“我绞尽脑汁存了一肚子草稿,打起十二万分精神等着迎接神速力级别的辩论赛,妈的我都准备好用武力把你留下了——结果你就窝在旁边闷成一坨什么也不说。”
“我想投降来着。”Barry在好友“看吧,我说什么来着”的眼神中没心没肺地笑开,“但是,每次我张开嘴、要说出那个‘Yes’,就有声音在耳边震得我脑子嗡嗡的——‘我们约好了的’,‘想想你的承诺’……”他耸着脖子模仿那种无机制的音调,Oliver被逗乐了:“哇哦,什么声音?你仅存的智商吗?”
“不,那是……”Barry自嘲地嗤道,“没什么,忘了吧……其实如果再拖一会儿,我估计真的就这么答应了——还不是多亏你们想出了解决方案。”
“我能说什么?这是多好的一个团队。”Oliver感慨道,“有那么一瞬间我还真觉得我们无所不能……”
“今晚是庆功夜。”Barry抖抖肩,“允许任何心比天高——再给你两个小时。”
Oliver笑了笑:“你知道吗?这自大的样子让我想起一个人。”
“谁?”
他摇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知道这是什么吗?”
Barry眯了眯眼:“怎么,你又要跟我求婚?”
“日!胡说什么——上次也就给你看看——这可是绿灯——妈的我又忘了你没这个时间线的记忆……”本来准备嘚瑟一把的Oliver突然想起这茬,噎了半天后憋屈地吐出一口气,郁闷地翻个白眼,“这是灯戒,全宇宙最强大的武器之一。”
“联盟纪念品?”
“我那个朋友留下来的。”
“……噢。”
“只是一个仿制品。”他支着手臂,撑在吧台上,对着幽暗的光线出神地打量,“他的那枚跟在他身边,可能还保护着他,可能已经灰飞烟灭。我已经很久不再抱有希望——不,从来没有过。他死了。”
“……还在为他哀悼?”
“我没有为他哀悼的地方。”Oliver沉闷地打断他,“他跟家人不怎么亲近,他去世的时候甚至不在地球。他弟弟替他操办葬礼备置墓地,但我们心里明白——他不在那。没有任何意义。”
“……但你仍然会想起他?”
“有时候。”Oliver心不在焉地把玩戒指,“他存在感很强,你很难忽视他,即便成了超级英雄也用一种闪闪发光的方式恨不得全世界都能看到他。但这两天尤其怀念。就像我告诉你的——他主场在宇宙,对战外星物种是他的日常。他不太靠谱,但战斗的时候有他总是会轻松不少。”
“所以你随身带着他的戒指?”
“不是随身,就今天而已。我寻思着也许能派上用场。对付外星人一个灯侠比地球上一个都军队有用。”他略有些骄傲地哼哼着转了转戒指,“仿制品同样有效——其实没什么区别,真的假的我都不会用——靠,他还为此嘲笑我,好几次……”
“听上去是个很恶劣的人?”
“相当恶劣,根本没法忍。”
“但你当他是朋友?”
“我以前……很不一样,Barry。”Oliver皱起眉,“我很暴躁,即使是对朋友。我们没少争执,但是没错,我当他是朋友。他很——他曾经很重要。”
“他现在也很重要。”Barry轻轻地说。
“……我不否认。”
“它能做到什么?”
“一切。”绿箭表情严肃,“当你有足够意志的时候,你可以用它做到一切。”
“……你不会用。”
“不会。”
“他做到了?”
“他是最好的。”
“很少听你这么说一个人。”
“他活着我也说不出口。”Oliver叹息着把戒指收回怀里,“也就仗着他听不见——他特别容易膨胀,真不能鼓励他。”
Barry看他一脸纠结的样子,笑开:“噢天……我真的很想见见这个人。”
“这辈子没机会了。”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Olie?”小孩安静下来,略落寞地问,“我猜你之前从没跟我说得那么详细……”
“短短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既视感太强烈,让我很不安。”他坦白,“我们解决了外星人,又来泡吧——他特别喜欢酒吧,异性缘好得让人嫉妒——而你之前甚至有个机会独自飞向宇宙拯救地球。”Oliver警告地朝他端起酒杯,“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打消了这个念头——永远都不许这么干,Barry Allen。”
Barry不置可否地耸耸肩。
“他死之后,我——还有联盟——恐怕所有知情者都不止一次地想过,有没有更好的办法——答案是无解的,Barry。”他继续游说,“只是,但凡还有一丝可能,我们都不愿再放弃任何人。”
他笑着跟他碰杯:“敬老朋友?”
“……敬老朋友。”
两人沉默地干了这杯酒,出神了一会儿后年长的男人突然打起精神:“噢对了,如果你真想看看他……”
“唔?”
“他们俩都还在的时候,我们经常会一起喝酒。”星城管事唠唠叨叨地翻着口袋,“我记得Dinah曾经给我和他拍过一张——噢,找到了。”他晕晕乎乎地笑着递过手机,“光线问题,他又不留胡子,显得年轻罢了。其实我比他帅多了……”
“……Olie?”Barry颤抖地打断他。
“怎么?”
“你那个朋友,”小孩艰难地咽了咽唾沫,“你那个朋友……他叫什么名字?”
“Hal,Hal Jordan。怎么?”Oliver迟钝地打着呵欠,“你成为英雄没多久他就……所以你们在另一个时间线上认识?嘿!Barry!?等——Barry!”
弓箭手百思不得其解地看着速跑者落荒而逃似的残影,警觉地环顾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到之后纳闷地挠着头坐了回去,抑郁地又叫了杯酒:“搞什么……”
“有时候说你猪队友真的不亏,Olie。”
“What The FUCK!?”

tbc

热度 99
时间 2017.03.20
评论(30)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