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幽灵哈X剧闪】I'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13

不要河蟹啊
不要河蟹啊啊

十三更

这是上帝施予的惩罚。
Barry漫无目的地奔跑着。
他想过,想过Hal是个超厉害的间谍,想过他是什么超能力者,想过他是电脑程序,也许就像前段时间的哥斯拉,他甚至愿意相信是自己疯了……
但他没法接受这个。
他惶惶然地向前冲,疾驰的风扑在脸上,刀割似的。但他没有停下。没有感觉似的,闷头向前跑。
这是诅咒。他想。
这是诅咒,是上帝的惩罚,惩罚他扰乱了时间线却又轻易获得原谅。
他让他爱上一个注定失去的人。
他在哪里?
[Barry?]
他是个英雄,他作为英雄死去,他什么也没留下。灯戒怎么用?他有制服吗?他战斗时是什么样子?他有没有像他和Oliver这样的小队?他什么时候离开的?为了什么离开?他在独自一人的最后一刻看到了什么又思念着什么……
他在哪里?
他多想成为他最后一刻的牵挂,他多想他还活着。
他对他一无所知。
Olie还知道他有一座坟墓,可他、他连他故乡在哪都不清楚……
[Barry停下。]
这有什么意义?
Barry大口大口喘着气。肌细胞溶解又重生,肺泡炸裂又重组。他似是无所察觉,依旧一往无前地奔跑。
他在哪里?
还有什么意义?
Hal死了而他错过了一切……
[调皮。]
叹息般的昵语落在耳际,虚影不绝间Barry定了定神,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竟停了下来,停在半空,偎在一个人怀里。
他颤巍巍喘出一口气。脸被眼泪糊得乱七八糟,夜风一吹刺得生疼。
[我在这里。]男人抱着他,轻抚他的脊背,脸埋在他发间,埋怨着,安慰着:[呼吸,Bear,你过度呼吸了Baby……]
“……Hal……”
[嘿,Barry……]Hal无奈地伸手,抹了把他的脸。他的手好冷。Barry哽咽着想。他好冷。他死了。
[我不确定该不该留你一个人消化这些。]他歉意地说,[但你速度太快了,再继续下去可能会跑进时间洪流……]
他握着他的手腕,抽泣用它挡住自己的眼,苍白的皮肤下没有脉搏。他很冷,他身上很冷,他从骨子里开始发冷。
他来选择约会方式因为知道他会在那些情况下买很多零食而这样他就不能和他牵手。他知道他冷,但他不知道有多严重他不知道他其实已经……
光影流转间他回到了自己房间,Hal还护着他,搂着他,轻轻把他抱回床上。Barry固执地阻止他离开。
Hal没有。
他轻轻触碰了他的唇角:[如果我这么做,会让你好过一点吗?]
“我不知道。”Barry呜咽着,“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
Hal吻了他。
Barry绝望地回应,近乎自虐地将舌头伸进幽灵冰冷的口腔。他好冷,真的很冷。比起冰霜杀手的亲吻更甚。他想他明白了为什么Hal那时候说这是一种惩罚——他的爱人在他们可以相遇之前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很冷,这很痛,Barry快无法呼吸了而这与亲吻毫无干系。
Hal死了。
良久后他感到Barry稍稍找回了一点呼吸的频率,于是稍稍错开些许,指尖揉上他的下唇:[感觉到了吗,Barry?]
Barry点点头,眼睛红肿,回答得轻声轻气:“很冷。”
[我不是在惩罚你,亲爱的。]Hal单膝跪在他面前,微皱起眉,手指捏上他脸颊,无机的音质恍惚间扭曲,落在耳畔的吻似乎都染上人类的体温,“我不是在说这个……”
“发生了什么?”Barry说得磕磕巴巴,“你在哪里,Hal,你去了哪里……”
“一个不怎么热闹的地方。”他温柔地回答,“一个被人遗忘的地方……”
“为什么……”
“我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你真的死了是吗?”
“是啊,”Hal叹息着,“是啊……”
“你现在是什么?”Barry惶惑地环着他脖子,手指神经质地陷进柔软的皮革,“我为什么会遇见你,Hal?”
“这是惩罚啊,Bar。”Hal嵌进他身前,“这是对我们两人的惩罚……”
“这不该是惩罚……”Barry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不应该……遇见你本来是最好的事……”
“遇见你一直是最好的事。”Hal轻轻抓了两把他的头发。
“为什么……”他发着抖蜷进他怀里,“为什么……”
有什么在消弭。
Hal怔怔地将手掌摊在他心口。
有什么正逐渐褪色。
掌心温热,胸腔里的心跳失速。他出了神,着迷地轻轻摩挲。Barry脸微红,哽咽着疑惑地询问:“Hal?”
“我犯了个错。”
“是什么?”
“你灵魂里有一束光,一簇火焰,无论遭遇了什么都不曾熄灭。我为此意乱情迷,我不顾一切想把它捧在手心。我好冷,而你太温暖了,Bar,你真的很温暖。就像火焰。”突然他又压低了声音,“可是我看到了它熄灭的未来。”
明黄色的焰心慢慢转为幽蓝。
“因为我。”Hal迟缓地眨了眨眼,“也许真的是我太自私了。”
过于靠近寒冰。
烈火也会熄灭的。
Hal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看不清这个事实——也许不是看不见,只是被他刻意忽略了。
他过多地影响了闪电侠的人生。
Barry微微摇着头:“你什么意思?”声音发抖,“你想说什么,Hal?”
他早就已经死了。
“我很抱歉,Baby bear……”
Barry没反应过来,被抵上羽被时还晕乎着。Hal的唇贴着他的身体,随肌肤一寸寸裸露而一寸寸游移。Barry紧紧搂着他。他没有反抗,尽管对他来说这走向有些奇怪,但这是他想要的。
他想要Hal。
Hal正在触碰他而他……
他在害怕。
Barry呼吸都在发颤。他在恐惧。他不知道自己害怕着什么。他的身体一片冰冷。好像Hal给予得越多,他就越会失去。
什么在手中逐渐流逝。
而他无法阻止。
“Hal?”他嗓音在抖,“Hal、Hal!Hal……”
“Shhhhhh……”男人覆在他身上,伏在他耳边若有若无地亲吻,手掌拢着他后脑,轻声安慰,“Shhhhhh,没事了,My boy,没事了,真的……”
Barry发着抖:“Hal……”
“会过去的,都会过去的。”他的容颜仿佛笼上一层雾气,“一开始会很痛……”
Barry揪紧他的衣领。
“就像初夜。”
Barry睁大眼睛,惊慌地粗喘。钝痛崭新而陌生。但他没在怕这个。Hell,他期待这个。他的手在幽灵身上摸索,探进外衣寻找他的手臂和胸膛,紧紧依附其上。
他渴望这个。
但是有什么在悄悄溜走。
“然后慢慢你就习惯了。”冰凉的吻落在他耳后颈项,Barry微微扬起头,拱身迎上他虚幻的抚触:“Hal……”
“你甚至会享受这个。”
情欲似浪潮拍打被神速力加持的感官,每一点摩挲,每一分触动,都让Barry哀吟着随之沉浮。他挣扎般扭动,搭在两侧的大腿都在打颤。
“当一切都稀疏平常……”
“别抛下我……”他感觉到了什么,一些会让他心碎的事,他发着抖恳求,“别抛下我……求你了Hal,别离开我……”
“然后你就可以忘记了。”落在额角的吻有些悲伤,“你总会忘记的。”
“不……”
“你做过多少梦,闪电侠?”他的手指磨蹭着他眼角,“把这也当成一场梦好了。”
“不……”世界仿佛陷入极昼般白茫的一片,他呜咽着寻求他的嘴唇,“不……不Hal……”
惊醒。
身体仿佛还残留有激情的余热和隐痛,然而Barry知道那不是真的。他偏过头,怔怔地看着床边伫立的男人。遮了半张脸的多米诺面具,惨白的嘴唇,惨白的肤色,黑色的铠甲和胸前讽刺地闪烁着的绿灯标志,墨绿的斗篷随夜风上下翻飞。
真正的Hal。
Barry着迷地看着他,视野都模糊起来,他眨眨眼,眼泪滴落。他看着他,试图把人刻进脑子里似的。
他在害怕。
Hal开口了:
[幽灵说得没错。]
不。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不。
[死者不该夺取生者希望。]
不。
[我过于贪恋人类的温度,却总是会忘记我们已经陌路殊途。]
不。
[我很抱歉。]他捧起他的手,他合掌将之捂在手心,亲吻他的指尖,[我真的很抱歉,Baby Bear,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不……
[拥抱你的人生、拥抱你已经获得的快乐吧,Barry……]Hal俯身轻触他的额头,[我无权涉足你的,我不能——在幽灵始终催促我上路的时候……]
不,不不不不不不!
Barry伸出手,几乎瞬间冲下床。他很快。他是最快的。只要他想他可以毫不费力地追上任何人。
但他抓不住来去无踪的幽灵。
“Hal!!!”

“……你觉得他现在这样OK吗?”Caitlin悄悄附在Cisco耳边,表情纠结。
还有两三天才是圣诞节,眼下他们的闪电侠正沉默地跟着积极性爆棚的HR,在博士舞蹈般动作的示意下一语不发慢悠悠地摆弄那些圣诞装饰。
“明显——不!”Cisco纠结地咬着笔头,“他好几天没喝咖啡了,你能想象吗?咖啡可是中城人的生命之源,他现在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Caitlin敲了他一记:“Joe也说现在在家基本见不到他人。我们又不好成天监视着自己队友……”
“我不明白,支配者来的时候他的状态明显有些起色,怎么又一夜回到解放前,甚至貌似更糟糕了——这已经不在失恋范畴了对吧?散场后Oliver带他去了酒吧……他们是不是说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我唯一清楚的就是他已经这个样子好几天了而问什么他都不说!”Caitlin气鼓鼓地把手上正在研究的东西丢到一边叉着腰怒瞪好友老半天,尔后烦躁地俯身,粗暴地在计算机上敲敲打打,“不行,我得再联系一下Felicity……”
就在这时,Barry的手机响了。他猝不及防地怵了下,呆愣片刻后叹出一口气,把手上的小玩具放到一边,很忐忑又非常失落地接起来,平淡地打了声招呼:“Oliver?”
『我猜你有很多话想问我。』绿箭侠的心情听上去也很糟糕。
“……”
『Jitters,现在。』

tbc

热度 95
时间 2017.03.22
评论(28)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