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幽灵哈X剧闪】I'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15

为了串梗儿还得重新捋原剧
从头看大闪对Iris各种娇宠抱亲……
心疼我自己

十五更

Oliver在返回星城的当晚回到家,洗完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踏出浴室,哼着歌找杯子接水,路过阳台一抬头差点吓出心脏病:“Jesus Hal Jordan!?”
惨绿惨绿的幽灵轻飘飘地悬在窗外,斗篷无依无靠地微微摆动,颔着首,无机质的绿眼睛阴森地看着他,在被人注意到之后便毫无顾忌穿过玻璃,站到他面前,皱起眉打量他半天后略埋怨地、冷漠地说:[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我做了一个朋友应该做的一切!”弓箭手没好气地无视他走过去把毛巾甩到一边,“顺便一提:不用谢!”
[你可能会击溃他。]
“你才是让他差点崩溃的那个!”绿箭侠恼火地冲他咆哮,“他吃不下东西,他向警局请了假,他都不开玩笑了,我觉得他一直在自责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妈的我想不通凭什么他在连你是谁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还爱你爱的死去活来。但事已至此,我总不能像你一样一走了之!”Oliver换着气努力平复呼吸又忍不住骂道,“你他妈就是个混蛋你听见了吗?你就是个混蛋!”
[……我看到的东西你无法揣测……]
“闭嘴吧神棍!”
Hal在他又一次背向自己的时候幽幽地叹了声,淡淡地说:
[太阳从未死去。]
在Oliver想起来问他什么意思之前,他已经从屋里消失了。
弓箭手僵着脸呆立了半天,蓦地踹了旁边的茶几一脚,骂骂咧咧回了房间:
“妈的神棍!”

S.T.A.R.里最近一直莫名笼罩一层阴云。
一向乐观的Barry少见得寡言,这点大家都能理解,毕竟从绿箭那儿听说两人已经分手。为期三个月的男朋友究竟是什么来头众人无从考证,暗影谋杀案唯一的知情者至今讳莫如深,至于一众灵异事件怎么解释,既然当事人没有惶惶不可终日,他们也就没再放心上。
Cisco作为资深技术宅其实好奇得抓心挠肝但也不至于现在戳人伤口。
但West一家却也成天丧着个脸就十分值得在意了。
“我不明白,他有什么事不能先跟我们商量!”Iris面对好友的疑问表现得相当愤愤不平,“我知道他失恋了心情不好,但是,搬出去!?”女记者简直要尖叫了,“Hell搞得我们做错了似的!”
“呃,那什么……”Caitlin头疼死地跟在后面,“我想Barry他已经足够大了……”
“我知道!可他犯不着毁了所有人的圣诞节!你能想象吗?他就好像送出一件礼物似的宣布这个消息,但是这根本就不惊喜好吧!?再说,如果真有什么好事情,那也罢,可可可他刚分手诶!我们该摆出什么表情?小伙子长大了姐姐好欣慰?Come on他有没有替我们想过!?”
“那个人把他搅得完全OOC了!”对比姐姐饱含了担忧的愤慨,Wally的恼火主要集中在那个素昧平生的“前男友”身上,“Barry本来可以成为我的导师,像他指教Jesse那样,但那人让他彻底乱了!给我的感觉就是他现在完全不在乎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他现在都无法毫发无损地完成自己的任务!”
“……他本来也没几次毫发无损……”Cisco小小声吐槽。
“不要让我知道那人是谁,现在在哪儿!”青春期大男孩余怒未消地摔门而去,“我要绕中城跑十圈后把他牙打下来再卷到天上扔进神速力……”
“不动声色地恋爱了,不动声色地分手了,不动声色地租好房子再在圣诞节晚上通知我们说自己要搬出去了?”Joe捂着胸口感觉自己要被气出心脏病了,“他他妈把我当什么?房东吗!?”
Julian,Barry鉴证科的同事,前炼金术师,现与闪电小队暂时合作中,表情复杂地瞥了老警官一眼,又将注意力转回手里的实验上:“注意言辞,West警官。以及我知道我们目前正处于一种微妙的同盟关系,但我真的不想知道闪电侠的私生活,我也不想介入任何人的家庭伦理……”
“他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老人炸了,“被人坑了怎么办!?”
“……”
……
“嘿……”Caitlin悄悄地走近正对着手机发呆的人,在被察觉的时候无辜地眨眨眼,歉意地笑了,“我们刚刚失去了你的信号了……当然几小时而已也不算个事哈哈……那个你、你想……聊聊吗?”
Barry不置可否地转过头。女孩找了个凳子挨着他坐好,纠结地玩着手指,欲盖弥彰地东张西望:“你在看什么?”说着偷偷瞄了眼他的屏幕,紧张地眨眨眼,笑着打哈哈,“嘿,挺帅的。谁的ins吗?”
Barry没有抬头。他微蹙着眉,有些困惑似的征询般开口:“他很年轻。”
“……啊?”
“他好年轻,Cait,他死的时候才二十多岁,”Barry茫然地摇摇头,“你知道吗?他比我还小三岁。”
“……!?”猛然回神的Snow博士赶紧又凑了过去,嘴巴张得能塞颗蛋,“他是你的……他是那个Hal?可我们之前甚至动用了S.T.A.R.内部引擎……所以你查到了?God Barry怎么做到的!?”
“Oliver认识他。”他自嘲地笑了,“外星人之战让他有些伤春感秋,酒吧里他给我看了他们的合照。无巧不成书,不是吗?”
闻言感慨万千的Caitlin突然警觉地一滞:“等等,你说他……”
“去世了。”Barry小心地攥着手机,“他去世了……”
“不不不等等,这不太对。”生化博士彻底糊涂了,“你一早遇见他过了三个月我们查不到他的资料然后你才跟着十几个人去打外星侵略者跟Oliver泡吧……怎么……他什么时候……难道他杀暗影那天我们就……”
“事情可能有点复杂。”他斟酌着,“他两年前就已经……”
“……等等,难道你……”
“我遇见一个鬼。”Barry自嘲地笑出声,“天呐终于遇到比神速力更不科学的事了Cait我大白天遇见一个鬼……”
“天呐Barry,”Caitlin关切地搂住他的肩,“你还好吗亲爱的?”
“我不知道。”Barry茫然地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不能算完全离开了,你明白吗?他还在这儿,只是换了一种形式,但我还能看见他,如果他允许我甚至可以触碰他。但这些又不是真的……”
“Barry……”
“他走了。”Barry急促地换着气,“上帝啊他走了……”
Caitlin震惊地湿了眼眶:“Oh My……”她慌乱地翻找纸巾,“发、发生了什么?他是什么时候……他是怎么去世的?你说他还在这儿又是什么……”
“我不知道。”Barry牵强地笑了,在手帕递过来的时候又迅速收敛起来摇摇头,“我不知道。Oliver给的档案里专门设了一栏,我没敢点开。我不想看。这根本没有意义对我来说……”
“也是啊……”女孩出神地附和,“如果他真的离开了,理由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至少我已经知道他是作为英雄去世的。”
“是吗?”
“是啊……但你了解最可怕的是什么吗?”Barry自顾自地说下去,“我一直在想,如果我们早点相遇会怎样?另外两个时间线上他是什么样子?另外的时间线我们为什么没有早一点相遇?在那里……”
“Barry?”Caitlin谨慎地唤他。
“……他是不是还活着?”Barry惶惑地问,“他会好好的吗?在最初——在闪点?如果是因为我……如果是因为我篡改了时间线才让他遭遇这一切……”
“你不许这么想。”Caitlin严厉地打断,“Barry Allen你听见没有?你不许这么想。我对Hal的事感到遗憾,但如果它能影响你到这种程度?我宁愿你从没在意过这个人,知道了吗?如果你再像现在这样冒傻气,我就算冒着能力暴走的风险也要把你的脑子冻住,听见了吗?”
Barry眼睛湿漉漉地看着她。
“当我失去Ronnie,我也有很长一段时间陷进某种情绪。”Caitlin语气缓和下来开导道,“这是生者必须背负的思念,Barry,是幸存者苟且偷生的代价……”
“我去看他了。”
Caitlin愣住了:“什么?”
“Oliver给我了很多他的照片,从一点点大,到他去世。你能想象吗?在一个人死后参与他的人生……”他紧张地笑出声,忽又克制地抿起嘴唇,“我看着,突然就很想……很想见他,你知道吗Caitlin?我有那个能力,我当时什么都顾不上了,我想见他,Cait,想得发疯。”
可他躲着他。
“于是我跑了。我没想回多远的地方,到他小时候看着他长大什么的……我没有,我只是想去三年前,他的家乡。我只是想看他一眼。我停在一个酒吧门口,”他的神情恍惚明亮起来,“他就在里面。”
Caitlin欲言又止。
“他被朋友围绕着,谈笑风生,特别开心的样子。Oliver勒着他的脖子笑骂着什么,我听不见,我看着他。”
他无忧无虑似的,跟幽灵截然相反的气质。
他没心没肺似的,跟幽灵完全不同的脾气。
“我真的好想跟他说说话你知道吗?”他哽咽着,“就是特别想……认识他,让他认识我。我想得特别简单,我可以过去给他买杯酒,聊两句,能陪他喝两杯再好不过。等他第二天一早醒来甚至不会记得我,我不会改变什么……”
他想触碰他。
他想感受他的笑容,他的温度,他还有温度时的拥抱。
他想他活着。
“然后呢?”Caitlin小心翼翼地问,“你做了什么,Barry?”
然后?
然后就在他着魔般准备迈出脚步的那一瞬,他被人揪住了后领,简单粗暴地拎回现在的时间,停在中城上空。
Hal,幽灵,环抱着他,不赞同地看着他,斗篷空荡荡地迎风猎猎作响。
他好冷。
他训他,从未那么严厉过地斥责他,说如此频繁地改动时间线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Barry不该凭一己私欲再让全世界承担那么大的风险。
于是Barry委屈了 ,真的特别委屈。他记得自己好像是哭了,特没形象,话都说不顺溜地骂着哭诉。
他说他想看看他,他说他能搅乱什么未来,他甚至都不知道他怎么死的……
Hal沉默了。
他把他送回家,又搂着他不放,沉思似的看了半天,看得他都心虚了,睁着眼胆战心惊不敢吱声。然后他幽幽一叹,慢慢把脸埋进他颈窝,慢慢吐出一口气。
他说:
小熊,别。
Barry恍惚一瞬,回过魂时,发现对方又不见了。
……
Barry定了定神,Caitlin依旧探究地看着他。他甩甩脑袋,生硬地牵起唇角。
“我什么都没做。”他说,“我回来了。”
生化学家立刻松口气,愧疚又欣慰地给了他一个拥抱:“我为你骄傲,Barry。”她又低声补充,“我真的很遗憾,Barry。”
Barry回应地环住她后背:“我知道。”他喃喃着,“我知道……”
女孩抿着唇,强笑着耸耸肩:“所以……你想跟我聊聊他吗?”

tbc

热度 98
时间 2017.03.24
评论(3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