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幽灵哈X剧闪】I've Died Everyday WaitingFor You 21

“那个”Hal姨姨打了个酱油XD

二十一更

“你来这干嘛?”Joe举着枪,警惕地对着突然出现在实验室的不速之客,“你是怎么进来的!?”
Hal冷淡地瞥了他一眼,没吭声。
老警官警告地上了膛,Iris见走向不对还想拦一拦:“爸……”
“我不管你是哪路鬼神,你现在是嫌疑犯,我有权利拘捕你,我不管你怎么忽悠的Barry,你不要挑战我。”
Wally刚跟着Jesse跑进来,见这架势愣住了:“怎么回事?爸?”
“这是谁?”Jesse一脸状况外,“没人介绍一下?”
“没这个必要。”一直没得到回应的老警察有些恼了,“我现在就逮……”
就在这时他们背后突然卷起裂隙漩涡,Jesse惊喜地扑了过去:“爸!”
正经的Wells博士搂住了女儿,安慰地笑着说别担心。Wally下意识开怀地想过去一一击掌,却发现众人表情不对。
“怎么……”
Julian一脸懵逼,Cisco精神恍惚,Caitlin泫然欲泣,Barry……
Barry走在最后,眼眶是肿的,看见Hal站在那明显松了口气的样子竟瑟缩一下僵住了,踌躇地蹭着地板,不敢过去。
Iris也觉得蹊跷了:“怎么回事?”她莫名其妙地在两人中间来回转身,“你们俩吵架啦?Barry你是不是在另一边遭遇了什么?”
Joe眉毛一竖又想发火,Caitlin摇摇头制止了他。Barry嗫喏着,什么都说不出来,哑了似的。
博士一脸问号:“这是……”
没人回答。
僵持中Hal叹了一声,抬起手臂,一个小小的拥抱姿势。Barry见状眼一下就红了,他慢慢挪过去,一点一点,走到他面前停住,低着头,磕磕巴巴小心翼翼的:
“我听话,我按时回家。”
“……嗯。”
泪水已经溢满了,Barry眨眨眼,两滴水珠落了下来。他抽了抽鼻子,手足无措的,小声说:“对不起。”
“嗯。”Hal无奈地自己伸出手,抱住了他,慢慢让他的脸埋进自己怀里,“好了。”手在他后背揉了又揉,“好了好了……”
“对不起……”Barry呜咽着,话都说不顺畅,“对不……对不起……”
“不要紧……”
“……这到底怎么回事!?”老警察见孩子委屈成那样立马爆了,“Barry你哭什……你到底在另一边看到了什么!?”
没人理。
Hal轻轻晃着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红人,摇摇手指对着急上火的养父作出噤声手势,“砰”的一声,消失了。
“……”
Wells要晕过去了:“刚刚那是什什什什什么!?那人是谁!?”
“呃……”
“谁都不是!”
Joe彻底暴怒,喝停了欲言又止的HR,转头质问有些魂不守舍的探险小队:“你们一五一十地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去的时候好好的怎么一回来就成那副模样了!?”
两位男生依旧一副消化不良的怂样,Caitlin艰难地酝酿半天后回答:“Joe,情况……非常复杂……”
“我要听实话!”
“如果我是你,我是不会问的。”Cisco恍惚地走开,“我、我去查点东西……重启一下世界观……”
“……Julian……”
“我、我得……回CCPD——没错,CCPD,那才是我该呆的地——是的是的——没事去什么丛林我特么个傻子……”鉴证官咽了好几口唾沫,胡乱地举帽敬了礼,一边骂自己一边跌跌撞撞地跑了。
一群人难以置信地瞪着几乎落荒而逃的两人的背影,寄希望于最后一个还能说话的知情者身上。
“……反正,”Caitlin只能说,“你们现在只要知道Barry眼下非常、非常需要Hal,就行了。”说着她也摇头抚额嘟囔着“天呐我现在觉得自己每一句话之前都得先祷告一下请求发言许可”,小跑步地溜了。
留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呃……”Wally干笑着朝Wells博士打招呼,“那什么……欢迎回来?”

Hal没有回Barry公寓,而是带着他直接去了自己神庙。Helen正在大厅里玩,感觉到有人靠近欢快地打招呼:“Hal叔叔你不是说要过几天……”抬头看到他们这架势不由尖声惊呼,“Hal叔叔!?”
“提前回来了。乖,Helen,我们有点事情要谈,你待会儿找Miss.Minnx讲睡前故事吧。早点睡OK?”
Helen捂着嘴点点头,偷偷地目送他们疾速奔上楼梯,担忧地频频回头,直到两人彻底消失在阶梯另一端。
他搂着他的闪电侠进了一个房间,让他坐在床边,自己跪在他面前:“好了,我们到房间了,Helen听不到的,你可以哭出声了……”
“我该怎么对她解释!?”Barry失控地喊了出来,死死抓住Hal领口,声音突然压抑着往外挤,“我该怎么跟她解释就是我害死了她叔叔……”
“别,Barry……”Hal叹着气抱着他换了个位置,双双躺倒在床被上,怀里是伏在肩头哭到崩溃的男朋友,“这种想法太危险了……”
“但它是真的——我的天、我的天我竟然一直、一直没有意识到?我竟然不觉得我的……记忆……”
“这是我的失误。”Hal轻轻地说,“我以为只要我在就能一直隐瞒下去……我以为只要我还在就能永远保护你……”
“你为什么还选择我,Hal?”Barry紧攥着他胸前的皮革,“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造成了那场灾难……我害得地球陷入极冬极夜……我让你……让你选择去点燃太阳……”
“Barry你听……”
“事情不该是这样……”Barry痛苦地捂住眼睛,“你不该……这种结局……一个本可以避免的灾难……太阳上甚至没有你的墓碑……你死了你的灵魂被复仇之灵选中……他让你杀人……上帝啊你曾经为了抵抗他差点……”
“Barry——Hey Baby……”Hal撩起他下巴,“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这就是我想说的。Bar你听着,我选择了你,好吗?我选择在那家咖啡店靠近你,我选择冒着被发现的危险站在那里等着你,如果我会怨你的话,我不会这样……”
“所以为什么?”Barry颤抖着,“我害死了你……我杀了你!”
“你救了七百万人。”
Barry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
“听着,Barry,听着。”Hal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他脑袋,“噬日者总会来的,在另一个时间线上也一样,然后我会在那个时候飞上太阳。什么都没有改变,除了……”
“除了?”Barry胆战心惊地重复。
他叹息着,轻轻地触碰他的额头。那一瞬间记忆仿佛在上升,Barry不知为何地感受到Hal正在刺探。而与此同时,他也似乎看到了,在另一个世界、另一个时间线上肩并肩的两人。
Barry几乎无法呼吸。
“这是本来应该发生的?”Barry轻轻地问,“那些冒险、那些事……它们是我们本该拥有的样子?”他的声音发抖,水汽渐渐溢满了,“而我抹消了这一切……”
“你抹消了一种可能。”Hal中肯地回答,“你抹消了我们可能会有的另一段人生。”
“天呐……”眼泪坠了下来,“天呐……”
“但你同样抹消了另外一些。”
Barry呆呆地偎在他胸口,恍惚地看着他。
“一些……坏事……”
“你没必要安慰我,Hal。”Barry虚弱地呜咽,“还有什么事能比你……”
“我说过,我可以看透所有时间线。”他耐心地解释,“变成幽灵后不久,我就阻止了一次机械超人和Mongul的战斗,那真的——轻而易举。虽然加重了反噬,但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四个月前。
“四个月前你突然消失又出现在Joe West家门口,镜子……反射出另一条时间线。在那里,我们相遇得很晚,噬日者没有那么早出现,而机械超人和Mongul的战斗……荡平了海滨城。”
Barry一僵:“什……”
“我想用戒指重建这座城市,但是能量不够,我去了OA,但是没人愿意帮我,说灯戒的崇高使命不该用在这么无聊的私事上。
“我疯了。”
“我灭了整个军团,毁了几乎所有灯戒,我变成一个怪物,跟昔日的战友反目成仇。那个时间线,那段时间,我是‘视差怪’。”
“……视差怪?”
“对啊。”Hal无奈地笑了笑,“被正联排斥,我离开了地球。然后,噬日者来了——太阳毁了。
“极冬和极夜持续了好几天,而我当时还在宇宙边缘徘徊,一个后辈找了好久才找到我。我想不起来当时怎么考虑的,但我依旧降落在那颗熄灭的恒星上,用戒指点燃了太阳。”
“……你说什么?”
“所以,你看,Barry,我总会死的,死在太阳上,死后被幽灵选中做这些破事。但是,这里?这条时间线?已经好上不止百万倍了,宝贝熊……”
Barry楞楞地看着他,说不出话。
“……Oliver……”
“?”
“Oliver知道吗?”他抽噎着呛了一下,“天Oliver会恨死我的……他为了你退出正联……”
“……他知道。”Hal有些莫名不开心地干巴巴地回答,“我向他解释了。”
“……那他……”
“很生气。”
“……哦……”
“后来也没关系了。”
“……啊?为什么?”
“因为……”

〔太阳终会陨落。〕
「……你再说一遍?」
〔?〕
「你再说一遍,我就信你。」Oliver虚弱地说,「再说一遍Hal……」
〔太阳终会陨落。〕Hal宽容地浅笑,〔这真的是一个更好的世界,Olie。〕

“你抹消了海滨城的覆灭,你抹消了视差怪的出现。你救了Carol,救了我的朋友,救了我的家人。你让Helen在父母去世后还能拥有一个正常的家庭,而不是这座孤冷的神庙。你拯救了七百万人,甚至更多。这段我本就该经受的磨砺又算什么?”他轻轻抵上他的鼻尖,“你拯救了我,Barry Allen……”
Barry哭得快说不出话:“天呐Hal……”
“你不是在遇见我之后才停止记忆闪回的,Barry。”他亲吻着他的脸颊,“我从一开始就插手了。虽然神速力不怎么开心,但我也没必要听它的……”
“再说一遍,Hal。”
“神速力不开心?”
“不是……”
Hal失笑地附在他耳边,纵容地呢喃:“你拯救了我,Barry。”
Barry再也按捺不住地吻上他。
……
[……所以,你们和好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卧室另一端,戴着修女般的头巾却袒露出姣好胸脯、身材健美的女性幽灵执着权杖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感天动地。我可以转告Helen让她放心了。]
Barry拽着男友衣领惊魂未定:“Hal姨姨!?”
[噢小可爱,我好想抱抱你……]
Barry感到周身温度一寒,主体幽灵已经全副武装正襟危坐:[你看见多少?]
[一切。以及,‘所有’我们。]
[……]
“……什么!?”
[所有幽灵都在这儿,小可爱。]“母性”忍着笑,温柔却戏弄十足地回答,[想见见你其他男朋友吗?]
“……我拒绝!”
Barry几乎在尖叫了。

tbc

热度 105
时间 2017.03.30
评论(3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