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Dickjay】Talon and the Hood(利爪!Dick) 09-上

作者:firefright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series/305364 

简介授权见01:

http://samantha911.lofter.com/post/3824c1_11d80d60 

注意:

病病的大少,黑化的大少,占有欲爆棚的大少,对“Dick Grayson”身份很排斥的大少。以及保护欲满格的二少,沉迷大少美貌的二少【不是】

这章过渡,提不起劲

09 And We'll Take This Town, Tear it Down-01

他们在屋顶赛跑,Jason听见Dick在笑,视野边沿隐隐约约的蓝黑色人影若隐若现。

他集中注意跟上自己的搭档,嘴角扬起张扬的笑意,却没有笑出声。死亡,魔鬼训练,甚至几个月的领导者身份,Jason依然远远无法企及Talon的优雅和敏捷。无论他多么努力地试了。许许多多夜晚他唯一能做的就只是在Dick真有了什么动作的时候跟上他。

五个星期前,经历过整整两个月的谋划、制定策略、低调布局,蓝知更(Bluebird)和红翼(Redwing)已经在布鲁德海文粉墨登场。

两人分别使用红蓝搭配黑色,标志是个性化的“V”,就像鸟禽翅膀横亘于胸膛中央。他们挑选自己的鸟禽种类,竖起中指向Bruce还有法庭挑衅。

罗宾和利爪永远被他们舍弃了。一切都已物是人非。

——除了Jason无法割舍对皮夹克的热爱却也使用了万能腰带。

他意识到自己又失去了蓝知更的踪迹,Jason逼迫自己加紧脚步跨过屋顶边缘,不察被一只从空调机组上探出的手抓住肩膀。

完全仗着俩人间知根知底的信任Jason才没有因为这突然的抓握一拳揍向Dick。取而代之的,Jason顺从地停下,红色多米诺面具后的眼睛眯起来。蓝知更用手指碰碰嘴唇,朝对面公寓的天窗点点头。

他们跳起来,一个紧跟另一个,落在天窗边缘,肩并着肩一起蹲下身。Jason摸摸下巴,他知道自己搭档发现什么了。

一个巨型混蛋。

Roland Desmond粗略的形状和尺寸就像一头小型大象,体态足够让灌了药的Bane自惭形愧——而这很能说明问题。红翼和蓝知更曾笼统了解过布鲁德海文井然有序的犯罪王国,这却还是他们第一次正式与重磅炸弹私下会面。

“我想我们应该——”

蓝知更在他能说更多之前捂住了他的嘴,而Jason想也没想地舔了舔挡在唇前的手掌作为报复。他只尝到手套上的泥土和沙砾。他扮个鬼脸,拿出一把枪,假装要朝玻璃射击。

这个行为让红翼意识到自己的麻烦。Dick显然不赞成这个举动。Jason不确定为什么,除非Roland的脑壳厚得足以匹配他的身材,不然一发子弹就是一发子弹,会像对普通型号的人类那样对他起到同样的效果。

他的搭档指了指屋内。Jason明白了。

一个男人刚刚走进来,摩西分海般分开了Desmond的保镖群。哦好吧,Jason也认出这个人了。Dudley Soams,一个条子,脏警察,在他们为了看看这肮脏的兔子洞究竟有多深而涉足布鲁德海文腐败的警卫系统时做下标记的人之一。

这对他们而言该像圣诞节,一石二鸟。

只是事情有些不对劲。

Jason看着Soams站在重磅巨兽面前,前排围观当大BOSS上前一步时那抹自信的笑容多么快地从那个讨厌的男人脸上落下。Roland没有刻意减轻步伐,他太重了,让Soams看上去就像老鼠挡在一头横冲直撞的公牛的路上。两秒之后——老天!

Jason这辈子见识过许多操蛋的事,但眼睁睁旁观一个男人的脖子扭转180°后跌落地面?可能要重新定义“操蛋”了。他感觉到蓝知更的紧绷,知道他在想什么。

让重磅炸弹抓住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将是直接的死亡审判。

远程射击是最好的方案。

他怒视着Dick,看他是否有更充分的理由阻止Jason崩了那个邪恶的罪犯,然后向下瞄准。在这个大家伙知道他们在附近之前、那帮走狗有机会阻拦这次袭击之前他能射出去一枪,最多两枪。所以最好每一发子弹都有效果。

一击致命再正点不过——

蓝知更猛地抓住他夹克一角把人拉到一边按住,救了Jason一命——还有重磅炸弹的。

“搞毛啊!?”Jason胸口撞上坚固的水泥地,吃痛地嘶声道。蓝知更一放手他就滚到一边,险险地躲过另一个近在咫尺的子弹。警报响了,最好的射击时间泡汤了。他狂怒地跳起来,怒视对面坏了他好事的混蛋。

一个女人。

“你又是谁?”他挑衅道,“蝴蝶夫人?”

“事实上,是维克夫人。”她用脆生生的英式口音说,一柄细剑和一把左轮手枪同时指着他俩。蓝知更看上去和Jason一样感兴趣。

“你确定?”Jason一刻不停地回呛道,端起枪指向她,“因为这个面具让你看上去像只虫子,你知道。”

她唇角抿紧,显然他的话达到了预期:“而你们是城里新来的两只小鸟,已经干预到了重磅炸弹的生意。你们必将在此处现出原形。”

“哇,听见了吗大蓝(Blue)?我们让一位女士久等了。”Jason冷笑道,嘲弄地模仿她的口音,别扭得就像Dick Van Dyke学伦敦佬,“不太像话,对否(roight)?”

蓝知更没说话,只是沉思地歪着头。但没关系,沉默和恐惧是他的一种工作形式。这种情况下Jason才是话多的那个——或者任何情况下。

“如果开心的话尽管嘲弄我吧,反正你很快就要死了。”

Jason跟蓝知更交换一个眼神,以只有他俩能懂的方式捻动手指。外人看来这些动作毫无意义,只是像在暗示她疯了:“上帝啊,好吧,我才我们该逃跑了。我的意思是,毕竟你又大又吓人,虫子夫人。”

他举枪射击,她动身躲了过去。然后三个人一起撤退。

这是计算好的逃跑动作。不是因为他们怕了她,噢才不是,维克夫人——或罹难夫人,如果你想更深一层地解释——他俩随便就能搞掂,但Jason知道很快屋顶就会被全副武装的暴徒团团围住,而这样就不值得了。最好让这女人以为自己占了上风,然后将她带去一个不会被打扰的地方安静迅速解决掉。

她以为这场游戏中知更鸟们只是新手,一对无名小卒。而这点对他们有利。

预料中的,当他们在屋顶追逐躲避重磅炸弹走狗的枪子时她更专注于Jason。他是那个态度鲜明的人,是那个惹毛她还对她开了一枪的人。他不认为这女人意识到Dick消失了,那个时候自己还在向她投掷垃圾话和子弹。他的搭档隐没在暗影中,好像它们是他的第二层皮肤。

至少跳过六个房顶Jason才缓了下来假装一个趔趄让她追上自己。这很有趣,她怎么能没意识到呢?一个雇佣刺客,特别是一个好手的代表,至少该比现在表现出来的要聪明。

“太慢了,小男孩!”维克夫人用剑挑走他的枪,在他腹部狠踹一脚把他掀翻在地,语气过早流露出胜利,金属尖抵上他喉咙,她自大地笑了,“你是我的了,你的搭档比你聪明,他抛弃了你。门外汉得有自知之明,你不该来这座城市。”

Jason大笑出声,激动地看着她嘴唇扭曲的傻笑弧度转变成皱眉,快乐地任由自己落在屋顶。

“什么——你在笑什么?”她呵斥道,逼近一步,剑尖在他喉咙上划出血线。

“噢,你知道,就是笑你有多蠢。”Jason停下了咯咯窃笑,嘴唇抿回嘲弄的弧度,“你难道不知道——

“鸟是吃虫子的吗?”

维克夫人的眼睛被面具挡住了,所以他没能切实看见它们睁大的样子。她转身得太晚了,狡猾的杀手如死亡幽灵般自黑暗中隐现。杀戮被他赋予了一种优雅的美妙。哇哦,Jason想,他难道不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吗?

Jason重新站起来。蓝知更用膝盖钉住维克夫人肩膀,他走到他身边,匕首抵着女人的喉咙,为Dick看着自己的方式感到兴奋。蓝知更等他解决这个猎物。不过在那之前,Jason得从她嘴里套出点信息。

“所以,”他蹲在维克夫人旁边,Dick拽着女人厚实的辫子强迫她对上另一个人的视线,“有个大人物让你来解决我俩,对吧?我们必须接触他。”

关键在于让对方认为在此之后知更鸟们已经抓住机会离开了。红翼和蓝知更还没被成为久驻布鲁德海文的杀手,如此便很容易造成这种错觉——他们因腐败的正义系统被捆起来扔了出去,而不是死了(因为Jason真的相信恐惧可以让一些罪犯转变态度,只是那些不怎么糟糕的部分),至于那些他们确实在乎的东西则永远不会跟他们有所牵扯。

“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她勾起艳红的唇嗤笑,“你们只是点小麻烦,仅此而已。我只是被叫来做害虫防控的。”

“那现在你觉得怎么样?”Jason嗤笑着,手指蹭了蹭鼻梁,“因为就我来看你可能需要另谋高就了。”

“你觉得自己吓到我了?”维克夫人嘲弄地喷鼻,尽可能地隐藏自己的所有恐惧,“你们这些英雄都是群爱叫唤的狗,不咬人。”

这正是他期望从维克夫人那得来的评价,但他们很快就能证明她错了。

“你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可不像其他那些英雄。”Jason若有所思地掂了会儿自己的枪,然后用枪托狠狠揍上她的脸。女人惨叫一声,鼻子破了,“我们咬人的。所以,咱做个交易,你最好给我们一些能对抗重磅炸弹的东西,不然我们把你的尸体扔进海港。你不想这样,对吗?”

他宁愿她不想。

Jason不喜欢伤害女人,即便是坏女人。在他这辈子,女人待他总是比男人要好点(出于某种期望吧);所以他和蓝知更让她说话。这不好,不干脆,但到结尾的时候他们能比先下手要有更好的一席之地,而且维克夫人还能继续喘气。

“多谢帮忙。”

他告诉她,检查着她面具的一块碎片。面具下的脸很漂亮,是在不成比例的英雄与反派数中应该有的样子,“但我恐怕我们不得不道别了。”

维克夫人吐了口带血的痰,期盼地看着他,脸上浮现解脱,明显在等Jason像蝙蝠侠那样拿出手铐然后把她丢进最近的大楼里。

这是她最后的错误。

等她发现划破自己喉咙的匕首时已经太迟了。

维克夫人的眼睛只来得及睁大几秒钟。真的,这是相当快捷的致死手段,相当仁慈:尽管不像给脑子来一枪那么仁慈。对比她对待自己受害者的手段,他俩只是静静地让她离开而已。Jason一点都不觉得难受。长远上看,搞定一个冷血杀手可以拯救更多生命。

他等着Dick擦干净匕首,然后背向尸体。他们走上大街,找到一台付费电话,Jason给911打了个匿名电话,模仿着夸张的鼻音隐藏真正的声音,惹得蓝知更在他耳边笑开。他一点点舔舐Jason脖颈上干涸的血迹。他挂断通讯,转身贴上男人,无知无觉般报复地亲吻蓝知更,然后推开他,钩枪瞄准屋顶。

“今晚吃什么?”

“意大利菜。”

Jason被蓝知更的口音逗得大笑,开心地直摇头。他在肾上腺素的驱使下有些过嗨了,跑回家正好可以缓解,“行,意大利菜。所有你想要的,大蓝。”

他们在街上某家餐馆点了热乎乎的意大利炖饭,还有待会儿一起分享的提拉米苏。Jason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在关于重磅炸弹的档案里加上了维克夫人给出的信息。

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拟定一个计划,然后把那丑陋的混蛋赶出这座城市。

tbc

热度 108
时间 2018.08.14
评论(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