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幽灵哈X剧闪】I'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29

幽灵刊之前塞叔不是死了嘛,幽灵刊里有一集,那个法国腔的反派出面把塞叔灵魂拼了起来,等他被哈姐虐了一顿后又还教他怎么凭借灵魂的优势(就是打不死)跟幽灵斗
就那个恶心的反派吻了哈姐(掀桌)
名字太长真的忘了……漫画在电脑里……
视差也很恶心,幽灵时期有一回视差要死灰复燃,还威胁Hal说要复活他嫂子跟她通鼜奸(≖_≖ )超没原则的反派
这里既然Hal变成视差之前牺牲的,那塞叔之前也不会死,又没法解释他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消息(好像也不熟太难解释)
就这样吧
复活了
明天或后天估计就能完结了
这一段写的我累死了……
打斗废||Φ|(|T|Д|T|)|Φ||

二十九更

“我不明白……”Oliver焦躁地抓着头发,“如果之前那个怪物在沉眠,它怎么附身的Hal——谁唤醒了……”
弓箭手惨叫着跌倒。
Kyle赶紧扶住他,警惕地瞪着融穿瞭望塔墙壁闯进来的不速之客。皮肤诡异的外星人倨傲地睨了眼严阵以待的绿灯侠,又讽刺地看向被射中了肩膀和膝盖的弓箭手。
“谁唤醒了它?谁能呢?谁会呢?”他嘲弄地笑着说,“你们地球人就喜欢问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Oliver怨恨地瞪着他。
“还能是谁呢?”
他的声音冷酷而空洞,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将死回响。他身前漂浮着骷髅拉开的弓箭,蓄势待发地指向他的敌人。
他睥睨地看着被护在他们身后的木棺,棺内安静沉睡的人:“Kyle Rayner……”
他举起戴着戒指的手。
“你该让它就那样烧毁!”
Rayner及时张开防护网,然而密集的黄灯箭还未来及展开攻势,外星人突然怒吼一声被撞了下来。
浑身流窜着未消的明黄色静电,小红人踩在外星人的背上捏着一枚黄色戒指,茫然地问:“他是谁——这也是灯戒?”
脚下的敌人猛地翻身把他撞到一边,Barry迅速躲开绕到棺材前护着Hal,警惕地瞪着已经重新戴好戒指的敌人:“你是谁?你的皮肤到底算紫色还是红色?你的灯戒是黄色?为什么要对Hal……”
“Sinestro……”
Oliver在Kyle的搀扶下踉跄地站好。Barry吃了一惊:“Sinestro!?”
“看来你知道我——有意思。”黄灯宿主频繁攻向神速全开的新晋英雄,“我没听说过你,你的能力是什么?就这样跑来跑去,偶尔给人使个绊子,像只碌碌无为的蚂蚁,一只惹人心烦的苍蝇?”
Barry灵活地躲闪过所有攻击,不时还要分心抓起身边所有能扔的东西朝对方脸上砸去。Oliver怒吼着频频射出箭矢,试图转移敌人的注意力,Kyle幻出巨剑,却被黄光一刀斩断。
“Barry!”
“你死了!”Barry转过头朝他大吼。
另外两人愣住了:“什么!?”
“他杀过人,他还想绑架Hal的侄女,那时候幽灵的一个意识层面守在旁边——她杀了他的,Hal说过!”
“……她?”
“他连这都告诉过你?”Sinestro突然把他绊倒后放出束缚衣将人绑住,逼到近前扼住不停震动的闪电侠的喉咙,眼神凶狠,“有点意思,人类,现在轮到你告诉我了——
“你又是谁?”

Hal最糟糕的噩梦也不过于此。
存在于另一个时间线、他以为已经永远被抹消的怪物从他身上撕裂开。霜白的鬓角,狰狞的表情。
“这是不可能的!”Hal怒吼,“我从没堕落成你的样子!”
『我是你的一部分。』
“我不是你!”
『别反抗这最终的融合。』
“从我脑子里滚出去!”
『我会满足你最大的愿望。』
“我的愿望就是你给我消失——”
『我们可以恢复一切。』视差怪狞笑着抠上他脸颊,『我们可以再次回到他身边,以人类的身份,以英雄的身份。我们可以清除所有胆敢找他麻烦的恶棍、从那些不知感恩的愚民手里保护他,我们可以重返巅峰,Hal Jordan!』
[你,不过是可悲的寄生虫。]
另一重力量从他身上分裂,Hal惨叫着,脆弱的人体被曲解成不可描述的影像,他的脑子几乎要炸开。
幽灵鼓荡的斗篷飘在他身后:[你始终是他的宿主,Hal Jordan,我选择你是有原因的。我希望通过绑定在你被感染的灵魂上、将这个怪物燃烧殆尽……]
视差怪挡住幽灵惨白瘦削的利爪,嘶嘶地怪声说:『即便是你未免也有些狂妄了幽灵。你对我而言什么都不算——只不过是一个宿主!』
幽灵冷酷的脸染上怒火:[复仇,必须实施复仇。]
“幽灵!”
[你会被毁灭的——]

Sinestro冷冷地瞪着在他手心不停挣扎的男人,尖锐的指甲几乎要刺破他的血管:“你到底是谁?你跟Hal Jordan又有什么见鬼的关系?他凭什么告诉你这么多?”
灼热的怒火混在Barry血液中奔涌,让他几乎震动成一团虚影。他奋力地拱起腰,一脚跺上外星人的脸后从桎梏间挣脱,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他!是我!丈夫!”
不远处好容易爬起来的Kyle又一个趔趄,差点栽成脑震荡:“他啥!?”
Sinestro猝不及防地捂着鼻子后退,Barry跳回地面赶紧跑到队友中间。
Kyle一脸惊恐地瞪着他:“你说Hal是你的什么!?”
“丈夫——你不知道!?”Oliver难以置信地怪叫。
“我怎么可能知道!?”Kyle整个三观都要碎了,“我这几个月一直在外太空出差我到哪儿知道!?”
“你之前跟人聊得热火朝天的!?”
“他是闪电侠!”黑发灯侠真的尖叫了,“我崇拜他很久了!”
“而他知道那么多幽灵的事你难道都没觉得奇怪!?”
“我只当他们是朋友!你联系他我还以为是因为他加入了正联又是目前唯一没有任务还能动的——原来他是家属吗!?”
“那不然呢我靠看你这么熟络我还真当你讨好嫂子呢!”
“见了鬼的嫂子!”Barry脸通红地朝Oliver吼,“叫哥!”
“给你脸了叫你哥!”
“人类!”
一条黄色的锁链抽向吵得不可开交的三人,被无视的Sinestro不满地怒吼。超级英雄们赶紧散开,Kyle跟外星人缠斗在一起,Oliver张弓搭箭戒备着:“你说那句话什么意思?什么她?”他总算想起来正事了,“你说Sinestro死了又是怎么回事?”
“幽灵可以根据宿主的性格分裂出无数的意识层面,其中Hal的‘母性’和‘保护欲’分别是两名女性。”Barry飞快地解释,“Sinestro得知Hal被幽灵选中的事,想绑架Helen用以要挟。但他不知道‘母性’是始终跟在Helen旁边的——她审判了他。”
“她杀了他。”Oliver直白地补充。
“对,Hal很确定,毕竟幽灵对死亡的状态非常敏感,可现在……”Barry冲过去接住又被黄灯砸翻的Kyle,“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树敌颇多,宇宙间超越幽灵存在的可不止上帝一个。”Sinestro嘲讽道,“那人的名字我已经遗忘了,只记得他苍白如纸的样貌,和额心的靶点……”
“……那个法国人?”
“他带领我重生。”Sinestro张开手臂,黄色的能量扭曲着凝成超越他们认知的武器,“我想我得感谢他,让我获得新的机会完成这项伟大的计划……”
“法国人又是怎么回事!?”Oliver射了几箭觉得没用,开始手忙脚乱地翻找Hal给他的备用戒指。
“宇宙生物混乱感情的复合体——名字太长我也想不起来了!”Barry匆忙间咆哮着解释,“他杀了Hal的兄嫂!”
“……什么!?”
“事情过去很久了,眼下——Ow!”
“Barry!”
“你知道的的确很多。”Sinestro频繁地朝Barry甩出具化物,怒极反笑,“他的确相当重视你……”
“该死——算了——”弓箭手好容易找到了灯和戒指,开始啰啰嗦嗦咒骂着回想誓词,“白昼朗朗、黑夜茫茫、魑魅魍魉无所、无所、遁形,还有……卧槽卧槽卧槽下一句到底是什么来着!?”

『我看得到你的恐惧!』视差怪揪着Hal的心口,『你对幽灵职责的抗拒!你对自己染上鲜血双手的厌恶!你对那条明亮的小闪电的愧疚!Barry!他本来值得更好的!他可以跟Iris West厮守终生!如果不是上帝安排他遇见了你!』
“闭嘴!”
『你根本无法给他幸福。』形容沧桑的男人剖开他的胸腔,『你甚至无法保护他,你追不上他的速度,在他执意想离开的时候。你总是要他等待,而你又总在惧怕他那一天等不了就弃你而去——』
“我们结婚了。”Hal咬牙切齿地按住他的手,“他不需要我来保护而且我们已经结婚了!我拥有他!”
『我才可以永远抓住他。』怪物咧嘴露出满口利齿不以为意地桀桀笑道,『我可以抽干他的神速力,把他永远地囚禁在一个地方,打断他的双腿,消磨他的意志,他永远也别想再奔跑,永远,都活在我的锁链和阴影之下。他会成为我的,我的宠物,我的禁脔,而你……』他凑近到他耳边,『你死了,Hal Jordan……』
“滚!!!”
Hal抬手掐上他的脸,咆哮着将之从中间慢慢撕开。
“帮我!幽灵!”
三者恍惚间化成一个,又好像各自为政似的相互对抗。
Hal挣扎地半脱出视差怪的形象,指缝里抠着怪物的皮,凶狠地、威胁地低吼:
“你休想动他一根寒毛,孽种……”

Oliver挣扎着具象出一支小箭就已经头痛欲裂,Kyle把他扑向掩体后面躲过Sinestro的扫荡,闪电侠却不敌重创地被掀到墙上,剧烈撞击下断片了两三秒。
“他很重视你。”
外星人飘到他跟前。
“你对他相当重要吧,人类?”
Barry呻吟着,面具早就破破烂烂的,喉咙又被重新掐住,他勉强震动起来想再次逃脱,却在下一秒惨叫——
Sinestro切断了他的脚筋。
“如果我杀了你,”另外两人想过来帮忙却分身乏术,Sinestro冷冷地看着手下人类端正的容颜因痛苦而扭曲,“我就可以真正打碎他的心了是吧?”
“你别妄想摧毁他。”Barry凶狠地回击,“就凭你,下辈子都不可能!”
“这脾气倒是挺合他胃口。”高傲的外星人攥起拳头,“长得也不错。”戒面抵上他下巴,“就是不知我毁了这张脸后他还会不会亲吻你破碎的尸体……”
“谁给你的胆子碰我的宝贝男孩,Sinestro?”
一把苍蝇拍“啪叽”将外星人扇到一边,Barry下落的身体被人安稳地接住。他呆呆地眨眨眼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人衔住了嘴唇。
“就是这样……”
Hal叹息着,并未多作纠缠,浅浅品尝则戛然而止。唇舌温软,是Barry久未感受过的鲜活,甚至在堪堪分开毫厘后仍无意识地追去舔了他上唇,依依不舍的。
反应过来后整个人都熟了。
笼罩在耀眼绿光中的男人愣了一下,哈哈笑开。他鬓角的白发不见了,笑起来年轻而明亮,活力四射的灿烂模样好看得令人侧目。
“你啊……”他俯身,用鼻尖蹭了蹭他的耳廓,让他仰起脸后轻轻与他额头相抵,温柔地呢喃,“真是不可思议……”

tbc

热度 98
时间 2017.04.07
评论(35)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