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幽灵哈X剧闪】I've Died Everyday Waiting For You 完结

网友的话夹了一条读者的评论和我一个基友赞助
谢谢追更的你们(´▽`ʃƪ)
A Thousand Years是一首婚礼用曲,题目是它副歌部分第一句话
官方翻译应该是本更的最后一句
只是前几更的那句貌似也没有问题
愿二哈早日回归
剧闪长点儿心吧||Φ|(|T|Д|T|)|Φ||
完结啦
目前我最长的一篇(T▽T)
谢谢你们

三十一更

“你说的没错这真的是彻头彻尾的灾难……”
Barry肩并肩跟Hal以及一群英雄站在队伍后排,前面正联大家长们还一本正经的应付着记者的轮番轰炸,身为招待会首当其冲的主角,Hal抚着额头小小声地跟Barry咬耳朵,全身心诠释生无可恋。
Barry抿唇笑着撑了他的腰一把:“别闹,这不是你们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了,早该习惯了不是吗?”
“再一百次都不可能习惯。”前段时间忙于王国事务一直没在联盟露面的Arthur咬牙切齿地接过话题,“亚特兰蒂斯九五之尊怎能容忍一而再再而三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
“歧视猴子啊?猴子挠你信不信?”站在Hal另外一边的Oliver也唇不动舌头动地回敬,“想想到时候的头条吧,你可没有一个幽灵男朋友帮忙挡箭也没有一个城的亲卫队帮你搞定舆论……”
“欠打了是不是?”Hal得意地哼哼着,“我们那叫正当防卫……”
“别正当了,假装苦恼地思考一下后续动作吧。”
“……什么意思?”
“……烧断手臂的是幽灵,那时候的你不被舆论束缚。”Barry小小声地向他解释,“但你现在复活了,两件事挨得那么近,媒体肯定会借此大作……”
“请问Grodd手臂被烧一事正联方面有何解释?是绿灯侠的鬼魂报复所致吗?”一名妆容干练的女记者咄咄逼人地提问。
“正联方面不知情,绿灯侠也并无鬼魂之说。”蝙蝠侠面色不改,“我个人很感谢那位神秘人士保护了我们的队友,但是这种行为依旧不值得提倡。”
“……厚颜无耻。”
“好假。”
Hal耸肩:“但是貌似奏效了。”
“明明Hal一个招牌Wink就能……”前排Clark在主持人挑选下一个问题时脱离话筒不满地碎碎念,被蝙蝠侠一记眼刀打断,“也——不可能那么容易就解决……”
“话说你还没告诉我呢,Grodd那事之后你跑哪去了?”
“我也不知道我跑哪儿了,幽灵带的路,我当时不是多清醒。”Hal若有所思地回忆着,“我就记得跟视差还有幽灵在自己脑子里打得不可开交,然后幽灵撕破了不知谁幻化而成的躯壳,我们仨就分开了,幽灵去找下一任宿主,视差附身了Ganthet,我被指引着返回肉身——话说小蓝人不是捣乱吗?我尸体是Kyle找的灵魂是幽灵净化的,他啥忙没帮还被视差附身砸了三栋楼,最后被老蝙蝠训的还是我……”
“把你的手给我老老实实放好。”Oliver咬牙切齿的,“这是正规场合!”
Hal鄙夷地睨了老友一眼,被两人身体挡住的右手继续在Barry后腰揉来揉去:“干嘛啊眼红啊?我家宝贝累着了我哄哄他还要你管啊?”
“呕我不想知道!”
“我没事,Hal。”Barry脸红得让人远看还以为他戴的是面具而不是面罩,“我吃饱了就无所谓了……”
“是啊是啊,你好得倒真快,”Hal酸溜溜地哼唧,“我后背还疼着呢!”
“说得你没欺负回来似的……”
“宝贝儿我快被你榨干了……”
“那……给你揉揉?”
“……你再给我揉感染了……”
“……舔舔?”
“……真的?”
“……回去说///////////”
“真的?”
“真的真的,你别靠过来,一堆镜头呢//////////”
Hal得意地笑着捏了捏他的臀瓣。Oliver僵着脸,梗着脖子问旁边的Arthur:“我能跟你换个位置吗?”
Arthur不动声色地朝火星猎人那边偎了偎。
Hal正色道:“你看Barry,这样不好,我们伤害到队友情绪了。”
“我的错咯→_→”
“唉体谅一下,怎么着Olie也算是我们的证婚人……”
“狗屁!”
“……关键时刻掉链子你可怨不着我。即使如此,我们也得为他想想……”
“哦吼吼吼好感动啊为我着想——你把我丢在瞭望塔的时候怎么不替我想想!?”
“你不是有Kyle吗?”
“……滚!”
“可怜的Kyle又被嫌弃了。”Hal立正姿势一身正气地凝望着前方喃喃,“这么下去该怎么找对象……”
“闭嘴吧,Kyle怨念地看了你好几回了。”
“他那是嫉妒。”
“……你有什么值得人嫉妒的?”
“一个可爱黏人体贴贤惠有武力值有颜值的丈夫。而且,我比他厉害。”
“滚/////////”
“不是事实?”
“我不可爱我不黏人我也不贤惠/////////”
“噢别这么妄自菲薄宝贝熊,你一直都是最好的。”
“所所所所所以……呃他又在瞪你了,真的没关系吗?”
“Hmm-hmm……”Hal认真权衡了一把,“回头你把Wally介绍给他。”
“……Joe会杀了你的。”
“不,等我把Carol介绍给Iris的时候他才真的会想弄死我的。”
“Hal~”
“老Joey这辈子抱不上孙子了。”
“坏死你得了。”
“你爱我就够了。”
“才不够。感恩节我们得有地方去才行。”
“我们可以跟Clark蹭,他们家感恩节只有两个人。”
“Bruce的家人可不少。”Oliver幸灾乐祸地拆台,“他会把你凌迟了的。”
Hal瞪了他一眼。
“别插科打诨了,Hal。”J'ohn突然插嘴,“好好组织一下语言。”
“……啥语言?我结婚都没用着发言稿。”
“你是这次招待会的主角……”
“我没看出来。”
“……待会儿肯定会让你总结陈词。”
Hal呻吟着:“不……”
Barry窃笑着扒拉了两下还死活黏在自己屁股上的爪子:“听见没有大人物,别跟我们这群打酱油的消磨了,属于你的黄金时刻即将来临。”
Hal泫然欲泣地看着他:“你也嘲讽我……”
“Ah-Ah,这锅我不背。”
“带我走吧,Barry,是你的话超人都拦不了……”
“蝙蝠侠可以,然后他会给我俩准备一副双人棺材……”
“最快之人的尊严呢!”
“被你吃了。”
“不该是节操吗。”Oliver嘀嘀咕咕。
“……那你鼓励我一下。”
“啥啊?”
“不让我走你也鼓励我一下。”
“脸呢这么多闪光灯在下面等着呢。”
“赌赌看,是你快还是记者的反应更快?”Hal不怀好意地眨眨眼。Barry一脸正直地脸红了:“这对他们不公平。”
“你不敢赌?”
“真想不通当初为什么要向你求婚……”
“因为我在绝对零度下也无法忽视的个人魅力?”Hal笑笑地挨近了他,“来嘛,多有意思,你不想挑战一下?”
Barry眼珠子转了转,迅雷不及掩耳地在他唇上碰了一下。
然后他后脑勺就被按住了。
主持人和前排英雄在看到记者们惊呼着纷纷起立闪光灯耀的眼睛疼时还有些纳闷,结果一转头眼睛更疼了。
瞬间后悔。
主持人维持纪律的努力被围观群众的尖叫淹没,混杂着此起彼伏的快门声,现场一度有些失控。
Bruce站在话筒前僵着脸,一肚子脏话快把自己憋内伤了。Clark微笑着拉住他的胳膊。直播呢,不能打人,不能打人啊啊啊!
Barry在舌头稍获自由的空档一仰头躲开,半嗔半喜地瞪着他,眼眸唇色水光潋滟的:“你作弊!”
“你本来可以挣开的。”
“说什么呢//////////”
“那、那个,绿灯侠,”主持人见势不妙赶紧插空把话筒递了上去,“两年后的死而复生,你有什么想对翘首以盼的世界公民们说的吗?”
Hal单手搂着他的小红人,君临天下似的朝着上百个镜头挥了挥手:“你好地球!我回来了!”
“……”
“……他一直都这么Drama?”震耳欲聋的哄闹中Barry越过丈夫肩膀,面色复杂地朝绿箭侠龇了龇牙。
“……习惯就好……”Oliver假笑着又往海王那边靠了靠,“你以后还有的看呢……”

卧槽有生之年请让我立刻升天谢谢
世纪之吻!!!
绿灯归来!顶礼膜拜!
我们小天使的画风完全被带跑偏了……
绿灯侠——全联盟唯一能把顾问大人气到变色的男子
说这个绿灯是烟雾弹的人你们也不看看闪电侠全程那“我老公最棒”的眼神
完了,现在掐架就不止要对付海滨城了……
日了,等蝙超真成了的时候,我都能脑补灯侠在旁边搂着闪电一脸假笑的贱样儿——呵呵,都是哥玩剩下的
已经脑补不下一百个幕后……
我的CP甜到牙痛不服跪着!
尼玛这次招待会来了几个灯侠?所以大闪正经身份是什么?军嫂?
灯侠!!!爸爸!!!全天候免费发糖放闪撒狗粮!!!灯闪圈的镇圈之宝!!!
神他妈军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前段时间发“绿灯侠复活自己就去干啥干啥”的可以履行诺言了,裸戆奔的请注意素质,吞钉子的请注意安全
不!!!军嫂是我们女神!!!热度都给你们了头衔绝对不能丢!!!
有谁注意到灯菊苣的手其实一直处于死角
我爱灯爸爸
上校和女神的CP上校才是入赘的那个吧
大闪有灯侠宠着我还是放心的
有几个人还记得是闪电侠先吻我们灯巨的?
他们有辣~~~~~~~么可爱!!!
……
蝙蝠侠把网站上一些热门留言打印出来例会的时候专门拍到他俩面前。
Hal一言不发地挑三拣四然后递给Diana几十个:“这是你的……”
“灯侠!”
“老蝙蝠别急——Clark的给你还是等他过来自己取?”
“Hal Jordan!!!”

后来。
后来他们重新举办了一场婚礼。
邀请了所有上一次参加或者没参加的亲友。
Joe坐在一群蒙面英雄中间紧张得小腿抽筋。
Iris认识了Carol。
休息室,前一夜紧张过头没睡饱的Barry在丈夫的巧舌如簧之下小憩了那么一会会,醒过来直到婚礼结束都在疑惑为什么在场宾客的表情都不太对。
等他们去了酒店,Hal在淋浴,他有时间摸两分钟手机,这才明白究竟出了什么鬼——
Hal用“GL_01”的号发了一张偷拍Barry睡颜的照片。
照片上他的半张脸被一面多米诺面具挡住,秘密身份倒没问题,只是呃……
Hal给他具象了一件绿莹莹的婚纱。
款式倒很新,效果没得说。只是Barry完全不知道他的丈夫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脱了他上衣又悄咪咪帮他穿回去的——他睡得有那么死吗!?
……等等,灯戒是不是自带脱衣效果?
Barry脸色引得能滴水。
——别问新的新婚之夜绿灯侠有没有爬上丈夫的床。
那是新婚之夜诶。

“我要去出差了。”
很久很久以后【也就两三年吧】Hal穿好制服站在阳台上这么对丈夫说。
Barry嘴巴塞得鼓鼓的:“哦。”
Hal严肃地说:“你不爱我了。”
“唔???”
“我说我要出差你都不挽留我了。”
“……Haaaaaaaaal~”
Hal委屈兮兮地张开手臂,Barry翻个白眼把手上吃的全塞嘴里,飞快地嚼嚼嚼咽掉之后扑上去亲他:“唔嗯嗯注意安全……”
“老实点,乖点,不许撩别人,不许被人调戏不还手……”
“这话原封不动地还你。”Barry偎着他手臂,“上次你买的那个饼干一样的小点心再给我带一点儿?”
Hal闭着眼睛咕哝:“就你这样还养猫呢,猫的粮食没被你抢光吗?”
“嘿~”
“我要是不去那颗星星就给你带点别的。”
“好(´▽`ʃƪ)”
“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
“嗯——早点儿回来?”
“这可不是我能控制的。”Hal笑着又交换一记黏腻的吻,“好啦完成任务我就回来,不会让你久等的。”
“我能说什么呢?”Barry眯着眼笑得好看,“遇见你之前的每一天都在等你出现。”

End

热度 132
时间 2017.04.09
评论(57)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