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Halbarry】Maya(清水/生子慎入/一发完)

01
Maya念念叨叨地收拾着书包抱怨他们班上一个总喜欢揪她辫子的讨厌鬼。
“也许他看你可爱?”Barry不以为意,“这个年纪的男孩都喜欢通过欺负女孩子来吸引注意力。”
“才不是!他嫉妒!”Maya脸蛋气得粉粉的,“他说我的头绳太晃眼老让他分心!他就是在嫉妒!”
Barry笑开了:“没错,他嫉妒你。下次再这样怎么办?”
“把他肺拽出来!”
“……不,Maya——这谁的话?”
Maya耸耸肩:“Olie叔叔说对手贱的人绝不能姑息纵容!”
“……他都教了你什么啊!”
“他还说……”
“不Maya,记住,下次直接打电话告诉我,明白吗?”
“你是在建议我报警,是吗?”
“……我去找他聊聊。”Barry叹着气帮她穿上外衣,“这脾气和你爸简直一模一样……”
“至高赞誉哦,Daddy,至高赞誉!”Maya飞快地往书包里塞了两包曲奇,“现在出门还赶得及你上班之前巡逻一次!晚上要是太忙可以不用接我!”
“说什么呢?”Barry把碗扔进水池,“一分钟我还是抽的出来的——Maya,我们怎么说的来着!?”
“可是校车太慢了!Justin也在上面!”小女孩活力四射地跑远了,“我认得路Daddy!”
“别跑太快记得看路——嘿!午餐带了吗!?”法证官急急忙忙追出去却只能望尘莫及地对着空气吼,“别吃太多零食!”
“……”回答他的只有无限沉默的空气。
Barry挠了挠后脑,咕哝着孩子大了越来越不好带,转身准备回屋收拾点儿东西再出门,突然背后传来莫名的动静,Barry警惕地转头,漩涡般的裂隙扭曲地张大口,似要吞噬什么。就在闪电侠攥紧戒指的手都要抽筋的时候,缺口吐出了一个人。
裂隙“啪”地消失,大气中还残留着紊乱的踪迹。男人跌在不远处的小径上,狼狈地揉着后脑:“该死的下次绝对不要答应Cisco做什么实验——噢嘿!Barry!?”
Barry僵在那。男人飞快地浮了起来飘到他面前,一脸惊喜:“能在一场事故中见到老朋友真是太好了,我们……等等,你……”
“……嘿,Hal,”Barry艰涩地开口,勉强微笑,“我们……好久不见?”

02
十二年前的那一天,那个英俊的男人面对着他,理直气壮地说:
“我想和你在一起。让我做你的Alpha。”

03
他们去了瞭望塔,当班的钢骨已经收到消息,点点头说自己去检查一下把Hal带来的设备,让他们先聊一会儿。
十二年前的绿灯侠一脸状况外,语气里又充满难以言喻的欣喜:“我呢?正确时间线上的我呢?我不该陪着你吗?我难道抛弃你了?”
“我们结婚也十多年了,Hal,没必要无时无刻黏在一起。”Barry甜蜜蜜地笑着,“而且你很忙——你在外星系呢。”
“压榨劳工。”还存有些愣头青特质的年轻英雄不满地抱怨,“这么多年了小蓝人一点长进都没有。”
Barry耸肩:“谁说不是呢?”

04
婚礼来了很多人,他们还邀请了媒体。两座城市守护者的联姻,一度成为舆论笔下的宠儿。
婚礼那天他换上男式婚纱,在神父面前向他的Alpha屈膝,以示臣服。
然而Hal把他接进怀里。
他笑着说,他们不需要这种东西。
于是事后有人问,你们是不是奉子成婚?

05
“我们……是不是奉子成婚?”
年轻的Hal小心翼翼地询问,眼神里流露出期待和畏惧:“我没有……不相信感情我就是担心……你是不是……”
“我们婚后才标记的,Hal。”Barry打断了他的惴惴不安,说完愣了一下,自嘲,“真是越剧透越多了……”
“……那……”Hal忐忑地搅着手指,“我们有孩子吗?”
Barry住了口,定定地看着他。Hal一阵手足无措:“我明白,这是未来,我要是知道太多可能会不自觉改变什么呃所以你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的Barry……”
“我们有个女儿。”
他在他愕然的目光中笑着重复一遍:“我们有个女儿。”

06
他们结婚三年,发情期一直做足了避孕措施。因为他们很忙,他们的生活很危险,他们不想让自己的血脉承担这种风险。
可是那一天,他大汗淋漓地躺在他身下,云雨方歇,神速力还没带走皮肤上被亲吻和抚摸的痕迹。Hal有力的手臂箍着他的腰,爱惜地啃咬他们的标记。
他眼皮发涩,胸腔涨得满满的,突如其来就油然而生一股难言的冲动。他在那个时候问他的Alpha:
“想不想要一个闪电小包子?”

07
Hal接过照册时还有些惶恐:“我可以看吗!?”
“当然。”Barry耸肩,“你敢说知道自己孩子的样貌以后就不会对她的新生惊喜了吗?”
“该死的当然不!她会是我的小天使!”Hal惊叹地一页一页翻过去,棕色的眼睛盈满了欣喜,“天呐这是我们的孩子……”
“她挺像你的。”
“看出来了。”Hal傻笑着用指尖描摹着女孩的五官,“这鼻子和我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08
他为准备生育调理了半年,Iris笑他比女性Omega还讲究。
“因为你以往的作息太不规律了。”他的丈夫毫不退让,“以后你白天值班,晚上有活儿交给我。”
“坏人都是晚上出来诶……”Barry有些不爽。
“那正好。白天你也不能太累听到吗? ”
“Hal你把我当猪~~~~养。”
“你要是能像猪一样心安理得让我养就好了。”Hal心累地捂着胸口,“一想到你要是真怀孕了还跟那帮无赖日夜颠倒地拼命我心脏病都快犯了……”

09
“比起相貌,性格跟你最像。”Barry不满地哼哼,“从头到脚就没个和我一样的地方。”
“除了眼睛。”
“除了眼睛。”

10
Maya的瞳色很浅很浅,像透过玻璃珠看的阴天。
比起蓝色更像灰色。
当她认真看着你的时候,你会感觉是一个天使凝望凡人。
仿若悲悯。

11
“性格?多像?想进灯团吗?”
“不,这倒没有,她已经答应接我班了。”
“挺好的。”Hal心悦诚服地鼓鼓掌,“挺好的,我们家不需要再多一个人被守护者压迫了。”
“看你还蛮自豪的。”
“Maya的头绳,挺天才的。”Hal一脸跃跃欲试,“我的主意吗?”
Barry梗了一下:“彻头彻尾你的主意,天才。”
“Wow,必须给我点个赞。”Hal乐呵呵的,“虽然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我会想出办法的。你别剧透,这我一定要自己想出来。”
“靠你了,天才。”他喃喃着,“因为我也不知道……”

12
那场灾难发生的时候,Hal说他得过去。
几乎所有人都明白,是张单程票。
彼时他发情期刚消停没两天,想跟过去,被丈夫制止了。
他望着Barry,眼神让人读不懂。Barry也不懂。
然后Hal俯身亲了亲他的肚子。
他不懂。
Hal走了。
两个月后Barry在追踪嫌犯时因为剧烈的晕眩和恶心,差点跌进另一个次元。朦胧的绿晕中他沉入深眠,醒来时他的队友围了一圈,超人站在最前面,欲言又止,吞吞吐吐。
他说,Barry,两个月了。
Barry没反应过来,以为他想说Hal已经走了两个月了。
他以为他们想让他别等了。
Barry眼眶泛红。
下一秒,他撑着床沿,呕得撕心裂肺。

13
Hal走了。他怀了他们的孩子。
两个月了。
两个月前,那小小的受精卵可能才刚刚扎根。
Hal亲吻了他的肚子。
也许就像Sinestro说过的,野兽一般的本能。
Alpha的直觉。

14
“怀孕的时候就在了。”回忆过去Barry依旧有些无奈,“那时候整个正联都在监视我,不许我插手超级英雄事业。”
“……我勒个去?”
“真的。”
“他们竟然这么靠谱?”Hal傻笑,“我有没有谢过他们?天呐竟然有一天他们抛弃了你跟我统一战线……”
“少得意了,天才。”Barry咕哝着反驳,“你一直是最操心的那个。”
“这是我的Omega,我的孩子,我的家庭,我当然上心。”Hal不忿地辩解,突然又抓住他的手,眼睛亮闪闪的,“我表现得好吗?有多好?”
Barry想了想,总结道:“鸡婆。”

15
逆闪一直是他最厌恶的对手。无人出其右。
正联在他孕期一直保持高度戒备,每个星期都会有人自愿来他城市巡逻。Wally甚至休学一年,专心帮忙打理中城。无赖帮,Grodd,还有普通的小打小闹,这些都没什么问题。
可是逆闪,逆闪是针对他的黑暗面,是闪电侠的跗骨之蚁,是阴魂不散的苍蝇。
他打伤了Wally,拿Iris要挟。他逼他出面,逼他交手,在他束手束脚的时候对准他已经显怀的肚子。
Barry心跳都快停止了。
然而什么都没发生。
绿色的意志力拢着他,并紧紧地缠绕住敌人不停震颤的手臂让他动弹不得。他想摧毁他。Barry明白。他甚至想把他已成形的孩子活生生拽出来。
可是Barry没有精力生气了。
后援终于来到,他愣愣地看着收拢在他手腕缩成一点点大、安抚地挨蹭他手背、丝绸般的荧光绿,迟疑地开口,嗓音发颤:
“Hal?”

16
他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
他没有戒指,没有能源灯,甚至没有Hal。
可是Hal的意志力依附着他。
保护他。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17
“其他人呢?”
“都在自己地盘忙着呢。”
“真好啊。”
“嗯?”
“真好啊。”Hal看着忙前忙后的钢骨,笑着感慨,“十几年了都没怎么变化。都还在呢。”
“……”Barry滞住了,又在他看过来的时候抿唇笑着点点头,“也不是那么好。”
都还在呢。
可是没了你啊。

18
它不怎么出来。
或者说,在孕期的剩下四个月并不常出现。
因为Barry很乖。
他曾经也很极端,在逆闪事件解决后的第三天他甚至崩溃地往自己手臂上划。
然后刀被裹住了。
他的手被裹住了。
他愣愣地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手,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一个男人站在自己旁边,握住刀身,搂着他亲吻他的肩膀。
他听见Hal对他说抱歉。
他再也没做过任何极端的事。
他乖乖地配合朋友们的好意,放手让小辈们帮忙打理这座城市还有Hal的城市。
直到Maya出生。

19
“老蝙蝠还是那么不好相处对不对?”Hal乐呵呵地握住他手背,“放心有我呢,没人能欺负你。”
“少得意了,天才。”Barry毫不留情地损他,“一直试图找Bruce茬的是你好吗?”

20
Maya出生时很闹腾。
Bruce捧着他小小一点不停扑腾哭闹的孩子交给超人,冷静地指挥周围人拿热水和襁褓。产程不过半小时,可对Barry来说是十足十的冗长炼狱。尚处于产后虚弱的闪电侠对周围人聊了什么不怎么关心。可突然传来一声惊呼,Iris的。Barry猛一激灵,惊慌失措地看过去:“怎么……”
他难以置信地睁大眼。
丝绸般的绿光慢慢从女孩皮肤下浮现,温情地缠绕,包裹住皱巴巴的婴儿。刚刚还哭得撕心裂肺的小恶魔眼下却打了个呵欠,砸吧砸吧嘴,安妥地睡了过去。
Iris扑到他跟前说了什么。
可他听不见。

21
意志之光在Maya出生时化作襁褓,在她一岁之前一直是女孩最可靠的保姆和玩伴。
在女孩可以记事的时候,安安静静地伏在她头顶,为她束发挽髻。
Hal最后一丝意识保护了Barry九个月。
现在又守护着他们的孩子。

22
“你辛苦了。”
“嗯?”
“不知道我有没有对你说过这句话,反正我要说一次:”Hal认真地说,“辛苦了,Barry。”

23
“我没想过你会回应我的感情,我也没想过我会有孩子。对于你的体质这肯定不会容易,所以——谢谢你,Barry。”
Barry一怔:“……我没回应你的感情?”
“事实上,我还没告白呢。”Hal不自在地干咳,“我暗示你许多次,没回应。怕你没感觉,又不甘心。哈,现在有你这番话当定心丸,我放心多了。回去就告白——就怕现在知道太多将来,改变了时间线。”
Barry呆呆地看着他。
Hal没有告白,他们还没有在一起。但他喜欢他,他回去就会约过去的他吃饭,然后在烛光中对嘴巴鼓鼓的他说,“让我做你的Alpha”。
他什么都不知道,但他闻到了,Barry身上已结合的气息,Alpha对自己的Omega天生的感知力,即便跨越了时空,他的气息依旧纯净,他感知到眼前这个人对他的依附和仰赖。
Barry突然明白了。明白了Hal临走之前的眼神。他以为自己等不到了。他以为自己还是篡改了未来。那时候他要走了,他以为他失去了他们的孩子。他亲吻了他的Omega的肚子,他在道歉。
他以为自己本来可以参与Maya的一生。
他动了动嘴唇,想再说点什么,可是这时候钢骨出现了。
他说,外推器修好了。
Hal立马站起来接过小机器:“谢了Vic!你还是一如既往靠谱!”他转向Barry,雀跃地说,“那我回去了?我的Omega还等着我的戒指呢——我该一开口就向你求婚吗?”
Barry不自觉也跟着站了起来:“我诚挚地建议你先跟我约会至少一年,天才。”
“好啦好啦,我跟你约会一年,然后求婚,新婚后第一个发情期就标记你,过个两三年就可以准备生孩子了——我都迫不及待了!”绿灯侠潇洒地发表着豪言壮语,突然又怂怂地缩回去:“你真的会答应我,是吧?”
“是啊。”Barry眨眨眼,“是啊是啊,我会答应你的,你个胆小鬼。”
“嘿,别这样,结局总是好的不是吗?”Hal已经打开了通道,愉快地飘在他对面,“我可以亲你吗?不还是算了,我还是回去把我的第一次献给你的第一次吧——虽然你看上去好像挺期待一个吻的?你需要吗?”
“滚吧。”Barry笑骂着把他推向裂隙,“赶紧回去向我表白,晚三天我就要追Patty去了。”
赶紧回去。
回去还给我属于我们的五年。
让我拥有你那五年。
“那还真是迫在眉睫。”Hal笑嘻嘻地在他脸颊上啄了一下,“我还想见见我们的小天使,但是算了,人生得保留一些惊喜不是吗?我得回去为我们小天使的存在迈出第一步。等不及看她慢慢长大了,拜Barry!”
Barry愣了一瞬:“等……”
Hal消失了。
他看着原本裂隙的位置,眼球蓦地刺痛。
他想说你等等,你看看她,你跟她说说话,你见不到她了,你不知道她多听话,她太像你了,她从没见过你,她想认识你,可你等不到她长大了……
他眨眨眼睛,做了两轮吞咽的动作咽下喉头那股滞涩感,慢慢走出实验室,给Maya挂了个电话:
“嘿,Maya?”Barry语调轻松,“晚上去看看Carol阿姨好不好?”

24
Maya会是闪电侠的接班人。
她曾对他说,Daddy,我不做绿灯侠。
因为那样的话,就没人再看见爸爸的意志力了。

End

热度 182
时间 2017.04.16
评论(62)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