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绿】【Barryhal】Ghost Sickness 上

OOC预警,全程参考小蝴蝶食用
梗儿来源:邪恶力量S04E06,略有改动
文里有介绍,就是一种让人胆小的恶灵病毒。Hal所有行为都是被病毒影响,OOC算SPN编剧的【喂】
日常虐闪心( ‘-ωก̀ )

以下正文:
当Zatanna问第一次出事的时间时,所有人都爱莫能助。因为,害怕很正常,即便是以无畏著称的绿灯侠。当事人都说不出什么所以然,眼下又正压着胸口稳着呼吸,依旧处于劫后余生的庆幸。
“可能是任何事,”Barry茫然地回答,“刚开始表现也许没那么明显,你不能说不想上班就一定是诅咒的锅……”
“不是诅咒。”
“Ferris的工作环境太危险了!”
Barry无言以对地拍拍他的背顺毛:“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凶手甚至可能不在地球……”
“必须是地球,Barry。”魔法师扶着水晶球不知该维持忧郁的表情还是爽快点笑出来,“现在已经不太常见,但的确还是存在的,原理也很简单,猎魔人都懒得给它取个正式的名字——就叫‘鬼魂病’。”
“……不是诅咒?”
“不是诅咒,把它看作……流感?”
“契机是什么?总得有个染病的触发点。”
“你看,Barry,那些在极度恐惧中死去的亡魂,死后便会用恐惧报复这个世界。他们会污染害死自己的人,将这个‘人’转化成病原体。而接触了病原体的人会非常敏感,非常胆小,对每一个可能的危险感到恐慌……”
“我们能换个地方谈吗!?”Hal忍无可忍地打断他们,“S.T.A.R.实验室?正义山?看在OA的份儿上Wayne庄园都行!”
“Hal,”Barry担忧地扶着他肩膀,“你还好……”
“这是宇宙!”强忍了一个小时恶寒的灯侠终于炸毛了,“我们像颗卫星一样围着地球转我们也可能会像卫星一样坠落!设施会坏掉然后我和Barry会憋死!”
“……”
众英雄心情复杂地看着他们的队友。
有点惨。
但是好想笑。
只有Barry心有余悸地抖了下。他们刚结束一场战斗,不算艰苦,心情都挺轻松,各就各位地等蝙蝠侠跟那些外星来客交涉完毕。Barry正跟钢骨打听某热带岛屿的特产,通讯里神奇女侠一声中气十足的“Hal”把他鼓膜穿透的同时差点把心脏也吓停了,舱门刚打开就扑了过去。
从Diana察觉不对到危机顺利解除间隔其实很短,大约只有两三秒,但Barry还是看见了——穿着飞行员夹克的Hal在失重和窒息中苦苦挣扎。
灯戒突然失灵令人措手不及,要不是超人反应及时后果堪忧。Barry死抓着男友不撒手,Bruce好容易缓和的下巴线条再次紧绷,逮着人从里到外全方位体检,甚至破例主动召唤了Zatanna。
魔法师刚从次元裂隙踏出来,看见正以“针头有气泡可能会让人心脏停跳”为由全身心抗拒注射器的灯侠,便了然颔首:“中邪了?”
……
“所以这是个传染病。”
“传播途径是什么?其他人会有危险吗?”
“我只能说,一个病原体感染三个人,而我们不能确定有几个病原体。”Zatanna继续驱动着水晶球,“感染方式是直接接触,找到与他肌肤相亲——不不不,开个玩笑。”魔法师打着哈哈安抚面色不善的闪电侠,“只要是肢体接触就有可能,比如买咖啡时收银员的指尖扫过你手背……”
“所以,”钢骨打断了她,“我们要排查他这次回到地球之后接触过的所有人类?”
“是——呃我想也用不着所有人……”
“他会感染其他人吗?”
Bruce突然开口。刚刚还插科打诨的队友们瞬间石化,僵持片刻后不着痕迹地全体后退半个身位。
闪电侠直接卡机。
万幸魔法师最后摇了头:“只有被鬼直接转化的人算得上病原体,我相信Hal应该不会被谁怨恨到这种地步。”
“噢,那可不一定,问问那些被他抢了女伴的可怜单身汉吧。”
Oliver幸灾乐祸。
曾经也被正主抢过女伴的人家现男友友好地给了他一个眼神。
Zatanna叹着气笑出声:“解决方法很简单,找到鬼魂的尸体,烧掉就行。排查一下Hal最近十几个小时可能直接接触过的人吧,最好能把范围缩小到一座城一个镇。”
“只有十几小时?”
“魔法时效是这么告诉我的。”
Clark憋下一声喷笑:“咳,好,钢骨和Bruce会帮忙,CCPD资源也很充足。总之我们先回地球。”
“我不!”
“……”
Hal扒着Barry尖叫:“我不去!爆音通道可能会出故障!它会把我的脑袋传到地球屁股还留在瞭望塔!我会被身首异处!我会死!”
“……”
沙赞乐得颠颠地捣着钢骨:“Vicky!录下来!录下来了没!?艾玛这等他恢复我能当段子笑到成年!”

最后是怎么把无法启动戒指还死活不肯走爆音通道的绿灯侠从瞭望塔薅下来的求别提,反正喜大普奔的的确下来了。
闪电侠觉得联盟应该给自己颁发一项终身成就奖。
蝙蝠侠表示呵呵。
眼下,闪电侠他男朋友正抱着行李站在他屋子里,拘谨地杵在沙发上,严阵以待般坐卧不安地听候发落。
“你住我家没问题。”Barry表情扭曲,“但是,理由。”
“我以为我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可以从‘你送我回家’直接跳到‘你带我回家’了。”绿灯侠理直气壮。
“噢那我们真是好棒棒。”闪电侠不为所动。
“不用太感激。”
“之前以‘进展过快’拒绝搬家的是鬼吗?”
“之前是之前,相比较‘之前’我们又多磨合了一段时间……”
“你是指一个星期。”
“一个星期发生了很多事。”
“Hal,我再问你一遍,你老老实实给我解释——究竟为什么要住进来来着???”
“……我租的公寓在二楼!”
“所以?”
“我可能会掉下来!”
“……”
Barry疲惫地揉着眉心:“行吧……你先把东西放卧室……”
“我睡客厅就好。”
“别这么可怜搞得我虐待你似的……”
“你地板是木的。”
“构架还是钢筋混凝土……”
“那也可能会塌!”
“……Hal,”Barry深吸一口气稳住微笑,“如果房子真的塌了,而我也蠢到没能把我俩都带出来,你,睡客厅,会是最先被砸死的。二楼所有的土块、所有的家具、所有地板、瓦片、甚至浴缸……”
灯侠抱着行李飞奔上楼:“我睡里面!”
“床在房间中间,两边都没东西。”闪电侠慢悠悠跟在后面,“只有我的左边和右边。”
“我睡靠窗户的那边!”
“理由?”
Hal迅速把换洗衣物塞进Barry的衣柜,熟练得仿佛蓄谋已久:“万一发生火灾能立刻跳窗走。”
“……Hal,听着,”Barry再次深吸一口气,走过去牵起他的胳膊,“东西放那一会儿我帮你收拾——我知道这个病毒会影响你的心情,但不该影响你的智商,你要清楚,我们都有超能力,万一出事,就算到时候你发动不了灯戒我也能带你跑……”
“如果你太心急忘记了防护措施,”Hal皱皱鼻子,“我的脖子可能会因为过度牵引而折断,我会终身瘫痪!”
“……”
“……我没不相信你……”
“我知道。”Barry安抚地想亲他,“你只是在害怕……”
Hal伸手挡在两人中间:“呃……”
“?”
“那什么……我觉得接吻……”
“怎么?”
“毕竟这毛病会传染……”
“Zata说了你不是传染源,而且如果是,那也已经晚了……”
“不,我那个、我是想说……”Hal勉强地又躲了一下,表情扭曲,在做强烈思想斗争似的,“我们先……刷个牙?”
“……”
Barry表情空白一瞬:“What?”
“刷牙。”
“……刷牙。”
“漱口也行,我带了漱口水……”
“我这里有——不这不是重点——你什么时候——噢这真是个蠢问题。”Barry叹着气松了手,“算了,你去洗澡吧,然后我们聊聊。”
Hal眨眨眼:“你知道,如果我们有一方是女的,我会觉得你要说的话可能是‘我们要个孩子’。”
“……”Barry无语地把人踹进浴室,“如果你还想解决这事的话——顺便,不把自己打理干净别想上我床。”
“……呃……”
“?”
“呃——我们没打算今晚……我们没有对吧?你不急吧?不急哈?”
“……怎么?”Barry抱臂眯起眼睛,“不一直是我充当克制的那一方吗?”
“呃,我知道你很克制——你很好你特别体贴我们性生活一向和谐我热爱你的玩意儿和所有富含情趣的小把戏我爱你小熊……”
“Hal。”
“但是万一,我是说就怕那个万一……”
“Hal。”
“你看,情动的时候人特别容易失控……”
“Hal。”
“要是你没控制住用了神速力我会死。”最伟大的绿灯侠振振有词。
“……”
“Q^Q”
Barry嫌弃地搡他:“给我滚去洗澡!”
Hal垂死挣扎地扒住门框:“你家热水器会不会走电……”
“Hal!”
“OK,OK……”Hal咕咕哝哝地猫了进去,“我情不自禁你也知道——可是如果我滑倒了……”
“Hal!”
“知道了知道了……”

之后,经历了——Hal拒绝用吹风机(Hal:我可能会失手烫焦头皮!)而Barry威胁如果他不自己吹干他就带他去甩干于是Hal哭丧着脸一副就义的架势被Barry按着烘干了头发——之后,俩人头挨着头躺在床上,Hal半阖起眼昏昏欲睡,Barry一边翻手机一边仔细分析道:“九点多你给我发短信的时候才刚起,从那个时候算——你公寓没发生什么凶杀案之类——好吧。”被男朋友鄙夷地瞪了一眼的闪电侠摸摸鼻子继续,“从你出门开始,仔细回想,中间跟多少人有过肢体接触?”
(≖_≖ )
摊手:“意会就好。”
Hal苦恼地掰起手指:“我出门,碰到房东老太婆,吵了一架,她威胁我让我搬出去我威胁她我晚上就搬出去,没动手;她儿子在旁边,也没动手;出门,买咖啡,吃早饭,去Ferris——这没有意义,我晚上还去了一趟酒吧,谁知道一路碰到几个人?究竟谁会在意这种事?”
“……你去泡吧?”
“干嘛?”
“你不来找我你去泡吧!?”
“你说的你要加班!”
“你要是过来的话我不就不用加班了吗!?”
“你不说你加班我不就过去了吗!?”
“……行,你去了酒吧。”深呼吸,深呼吸,“时间。”
“八点。”
“十点多联盟出任务,之后一直到现在就都跟我们在一起了……”
“真的不考虑是哪个被蝙蝠吓死的罪犯吗?”
“Hal。”
“你也知道他有多恐怖是吧?”
“Hal~”
“认真的,他看起来就是恐惧之源……”
“Hal,讲道理,病原体的特点是‘害怕’,不是‘让人害怕’。还有——你在我没看见的时候跟Bruce有过肢体接触?”
“What!?才没有!”
“很好,话题终结。”
“刚才那句话本身已经引起了我生理上的不适!”
“意外收获。”
“我要向CCPD投诉你家暴!”
“认真点,Hal,如果你不想接下来的日子活得像那个权戒者一样……”
“‘那个’权戒者?”
“地球-3的你,被Sinestro砍断一条手臂又杀死的那个。”
瞥:“知道挺详细啊,在旁边看着呢啊?”
“Sinestro告诉Bruce,Bruce又告诉了我。”皱眉看过去,“我没跟你提过?”
“你没提过,Sinestro提过。”
“他跟你聊这个干嘛?”
“讽刺我当时完全没帮上忙,并且在另一个世界里是怎样一个胆小鬼呗——你又为什么这么清楚?”Hal扑到他身上鼻尖抵鼻尖,审视地眯起眼,“是不是因为没能救下他心怀愧疚所以一直念念不忘?”
“……”
Barry攥着他的腰一翻身把他拢在身下吻住:“滚吧。”
Hal手脚扑腾着挣扎:“唔你等……唔刷牙……漱口水……口香糖也……”
“再啰嗦就上你。”
“……”

两人活活折腾到天将明。
什么都没吃到的闪电侠失落得睡不着,兜兜转转跑厨房去喝凉水,结果被突兀现身的魔法师吓得呛了一气管:“咳咳咳咳搞什么!?Zatanna!?”
女孩一改瞭望塔里的没心没肺:“为了避免加重当事人的恐慌我没当场阐明,但我必须提醒你,闪电侠。”
Barry看她阴沉的表情不禁也严肃起来:“怎么了?”
“是有时间限制的。”
“……什么?”
“人类的心脏承受不了这么多恐惧,即便他是绿灯侠。”Zatanna咬字清楚,“感染之后48小时内,他会慢慢体会鬼魂生前的恐惧。最后死于心力衰竭。联盟已经加大力度追查了,我只是来提醒你。”
Barry脸色惨白。
“还有不到36小时。”

tbc

热度 107
时间 2017.05.04
评论(24)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