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红】【哨向】听见你眼睑相阖的声音 一更

搞死是赶上521了……
取名废尽力了
向导Hal x 哨兵Barry
设定大概是RR算在内的DCEU?就是先出现的绿灯侠,然后他去宇宙不怎么回来。后来才是大超和正义联盟。大闪性格参考的正义联盟预告片,形象还是金发碧眼,我习惯了_(:з」∠)_
就是觉得啊……Barry哪个都合适,但Hal那意志力当哨兵可惜了【并不】
真·更期不定
我要去准备执业医了……
还有期末考……
身在一个有病的学校有什么办法呢……

一更

Barry醒来的时候察觉有人在争吵。这很奇怪——呃,只是对于最近的他而言。因为,他不是被“吵”醒的。
Barry成为闪电侠有一段时间了,还算是刚入门的他对于自身潜力依旧处于挖掘状态。每天都能发现一点新鲜事是很棒的体验。虽然每种能力都能用一个原理解释:他很快,相当快。
因此,最近出现的事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也许飞速的新陈代谢可以纠正他变形的晶状体和瘦弱的身材,但不至于让他听见百米之外的窃窃私语。他又不是超人,他没有超级听力。但事实是,Barry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睡一觉了。风吹草动都能把他惊醒。
无意冒犯,但法医科的解剖室真的是个静谧的好地方。
除此之外他还很敏感,非常敏感,大冬天的他出门不戴围巾口罩,并且彻底舍弃了高领毛衣。更过分的是,他甚至问过Cisco能不能把他的制服改成短袖无领衫。
【Cisco:你怎么不干脆穿泳衣去打击犯罪?】
类似于以上例子的事还有很多。在这只是想说,Barry等醒后才发现有人争执真的非常、非常不对劲。
人群中他仿佛还看到了蝙蝠侠。
……好吧,更诡异的事发生了。
“呃,伙计们?”他撑着额头费力地坐起来。神啊他脑子要炸了,还有些耳鸣,他四肢跟要断了似的。他是完成了什么自己都想不起来的了不起的袭击了吗?
“好极了,他醒了——你怎么样?”
语调很陌生,还有些急躁,但Barry当下却决定他喜欢这声音:“我——Ouch——还行——除了好像一万头羊驼从我头顶踩过去似的其他的——还行……”
“很好。他没事。案件了结,Over。”视野中那团模糊的绿色背影依稀对周围一圈超级英雄比了个不正规的军礼,“请允许我就此告辞,留步别送……”
“不许动。”Bruce冷酷地说,“Clark,拦住他。”
“嘿——我说——嘿!!!我以为你们是正义联盟?你们对付的不是坏人吗——嘿!我无意冒犯,大块头,但我也不是吃素的!想打一架吗!?”
“无人故意引战,这位勇士。”亚马逊公主隔在两人中间,“但事发突然,我们不能任你一走了之。”
“我不跟美女动手,但不代表我会束手就擒。”陌生人语气缓和些许,“这仅仅是个意外,睡一觉醒来一切都过去了,把它当做一场梦不好吗?尤其是另一当事人毫无记忆的情况下!”
“这种事并没有你所说的那样简单……”
“等等。”Barry·据说是另一当事人·毫无存在感·疑似酗酒断片中·闪电侠·Allen猛眨两把眼睛勉强能看清周遭了,“出了什么事?我做了什么吗?这位、这位……绿、绿灯侠!?”
“Wow,所以,还是我的迷弟,我可以考虑留下一张签名——但答案依旧是‘No’!我不会这么草率地做出这个决定!你给我起开——大蝙蝠你们有完没完!?”
“如你所言,Barry也是当事人之一。”Bruce态度坚决,“你无权替他做出选择。”
绿灯侠挫败地叹着气,嚷嚷着“Fine”扭头朝另一个方向飘去。Clark见状还想冲,被Diana一把拦住。
“他去的会议室,小镇男孩。”公主忍着笑。
“某某的方向感还不如一个局外人。”Arthur讽刺地讥笑。
Barry:???
Clark老实地“哈哈”着过去扶Barry:“你还好吗?能走吗?”
Barry受宠若惊地站起来:“我还行……事实上,我好得不可思议……”
“那就好。”超人友善地跟他并肩随在队伍最后,“其实遇到这种事我该说‘恭喜’的,但你们的情况的确复杂。就……看造化吧。总的来说你没事就太好了。”
“什么意思?”Barry一头雾水,“从我醒过来你们就不太对劲。他们在吵什么?绿灯侠怎么会在这儿?天呐我之前一直以为他是个传说……”
“大部分人以为B也只是个传说,但他现在在这儿不是吗?至于灯侠,我想谁也不会在这种时候抛弃搭档的。”
“什么搭……”
这时众人已经陆续在长桌前入座,绿灯侠在与Bruce对峙的位置上站定,拤着腰一副准备死磕到底的架势。Barry则发现他被挤得只剩下灯侠左手边的椅子了,不免有些诚惶诚恐地蹭了进去,双手规矩地搭在桌面上,一脸空白。
“好极了。”绿灯侠见人都到齐了,清了清嗓子,义正辞严地说,“我反对!”
“赞成。”公主看好戏地咧开嘴。
“我赞成灯侠。”海王咕哝着。
“赞成Diana。”超人耸肩。
“赞成。”Bruce毫无起伏地陈述。
“……我还是反对。”一直待在会议室的钢骨无奈地说。
“……而我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Barry彻底崩溃。Diana“噗”地笑了出来,男士们却反常地沉默不语,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似乎坚持要用眼神杀死对方。
“显而易见。”
“一点也不!”
“我们准备招揽绿灯侠入伙。”最后还是Clark好心解释,“三对三。所以你的意见?”
“我?为什么要反对!?”Barry差点尖叫,“天呐这可是绿灯侠!”
“不,等等,你们真的跟这位小天使解释清楚状况了吗?并没有吧!”当事人出离愤怒了,“他知道你们只是因为我是他的结合向导才想拉拢我的吗!?”
“我想闪电侠这点自知之明……”
“我的啥?”
“……”
就连Bruce看向了一脸单纯的速跑者。
Barry呆滞地重复:“你说你是我的什么?”
“你看,他不知道。”绿灯侠吐出一口气摔回座椅,“我说过哨兵对这种情况向来迟钝,我不想搞得跟逼婚似的。或者更糟——联姻!”
“怎么回事?”Barry还是跟一只受了惊的兔子似的,“到底出了什么……”
“Barry。”Clark做出安抚的手势,“你对哨兵向导有任何概念吗?”
“……经常被收编入伍的品种?”
“算是吧。”超人失笑,“看来你并不是一无所知。”
“一点点。”Barry拘谨地缩起肩膀,“这跟我又……”
“你最近有没有觉得自己什么地方不对劲?”蝙蝠侠接过话题。
“……也许吧?我是说,神速力……”
“跟神速力没关系的。我记得上次通话的时候你跟我抱怨总是睡不好?”
……这种程度的记忆力也算是反人类了吧:“是……但那是我家太吵了……”
“吃饭清淡,不爱穿粗糙衣物,甚至因为不能接触刺激气味的化学用剂而终止实验?”
“……我们说好不安监控的!”
“现在,再给我背一遍哨兵向导的定义。”
“向导,向导就是精神力超乎寻常,可以辅佐哨兵适应社会的角色;哨兵五感发达,非常适合侦察等各种军事……”Barry猛地转向绿灯侠,“我是哨兵!?”
“你是。”Bruce替他回答,“而你在昨天觉醒了。”
“我……”Barry突然惶恐起来,“我做了什么吗?我听说哨兵刚刚觉醒会因为无法处理过载的感官信息暴走……我暴走了是吗?我伤到什么人……”
“嘿嘿!放轻松点小东西,没人受伤——老蝙蝠你吓着孩子了!”灯侠揽着他肩膀,义愤填膺地朝对面吼,又转头耐心地开导,“你很好,没有任何人因为你而受伤小家伙。有人制止了你……”
“灯侠制止了你。”超人坦然地说。
灯侠无奈地笑着耸肩:“没错——不用谢,顺便。”
“谢谢你。”Barry乖巧地回复,“那、接下来……他们什么意思?什么……”
“你知道向导怎么帮助哨兵吗?”钢骨突然发问道。Barry眨眨眼:“呃……一般向导都能一定程度地安抚哨兵来着……但要保证时效和程度,说是得互相绑定什么的,具体的我不是很……”
“这不重要……”
“最常见也最牢固的是肉体连接。”Bruce打断了急不可耐的灯侠,“也可以借助药物和仪器,仅仅完成精神连接,耗时短,保质期也不长,只是用来应急,一个月之后就会消泯。还有一种……”
“真的不重要!”
“最特别,也最少见,临床上甚至无法模拟,只有少数个例……”
“他不需要知道——”
“‘契合’。”Diana眼神中满是兴奋,“灵魂‘契合’到一定程度,只要见面便能自动精神结合。只要一个月之内完成肉体链接,便能做到真正结合……”
“简称上床。”Bruce淡定地活活把灯侠想说的话噎死在他嗓子里。
Barry彻底傻了。
“我们赶到的时候,绿灯侠和你都晕了过去。”超人继续给已经快休克的闪电侠梳理因果,“彼时结合已经完成,我们认为队友的结合伴侣……”
“根本!没有!什么!结合伴侣!”绿灯侠爆了,“听着,我很高兴自己能帮上忙,但这就是一张单程票,一次性买卖。‘契合’说得那么高大上,说到底也就是达成方法简便的精神连接罢了,一个月……”
“一个月之内,你,依旧是闪电侠的结合伴侣。”蝙蝠侠很坚定,“所以,Barry?”
“啊?”
“你怎么想?”
“……啊?”
“我们不可能舍弃你的结合伴侣不管。但他态度非常坚决。所以,你的意见,该不该让他留下来?”
“……我自己的意愿就这么不重要吗!?”
“闭嘴。”Bruce直截了当,“Barry?”
“……啊……”一直沉浸在“卧槽这当上了绿灯侠的向导卧槽这能摆平全宇宙的意志力卧槽我的了我的了我的了我的了”里的Barry猛地回了神,“我……我觉得……他要不愿意的话……就算了。”
Diana皱眉:“Barry?”
“结婚还能离,但真结合就回不了头了。”闪电侠体贴地朝身边的人笑笑,“虽然‘契合‘好像非常难得,但我们才第一次见,连话都没说上几句,这么草率地做出决定,也太糟糕了……”
“看来还是有明白人的。”绿灯侠感动地躬身给了他一个抱抱,“小天使你简直是联盟的良心!”
Barry在他怀里僵住了。
“那就这样,绿水青山后会有期。反正整个2814都是我的扇区,我们有缘再见……”
“等一下!”Barry脑子一热冲到他身前,戛然停在灯侠对面鼻尖对着鼻尖,吓得差点话都不会说了,“等等等我我我我送你……”
灯侠一愣:“我自己……”
“怎么说,有一个月呢……”Barry不知所措地咧咧嘴,“就当……联盟的礼数……好了……”
“……行。”
“谢、谢谢……”
“不用……”
两人肩并肩地消失了。
剩下五个人面面相觑。
“Barry并不知道会出什么事,对吧?”Diana狐疑地看向阴气沉沉的蝙蝠侠。
“……我看他们俩都不知道。”Clark头疼地说。钢骨默默在手臂上操作着什么,Arthur凑近了:“你在干嘛?”
“更新资料库。”
“作甚?”
“联盟很快就要添上新成员了。”

“就到这儿吧。”
绿灯侠飘出主建筑大门,对慢悠悠跟在后面的闪电侠这样说。
Barry有些失落地答应:“噢……”
“别放心上,只是个意外。我没有觉得被冒犯——相比较而言我觉得那只大蝙蝠更惹人生气一点。”
喷笑:“他可是Bruce Wayne。”
“……那是谁?”
“……你认真的?”
“不重要。”
“你会后悔的。”
“也许吧。”不以为意,“结合之后你的状况稳定不少,但还是赶紧找个老师以及想要结合的向导吧。我对哨兵没经验。”
“噢……”
“还有……”
一双手突然搭上他两颊,Barry紧张得怵了一下,不察头罩被人整个掀了下来,灿金的发丝在夜色中也耀了人的眼。
Barry直接傻了。
“我在你脑海里知道你的名字了。”对面人的面具随着他说的每一个音符慢慢消散,那双棕褐色的眼睛坦诚地裸露在他面前,眸光跃动,眼神温柔,“我觉得不公平。”
Barry揪着头罩的沿:“啊?”
“Hal Jordan。”
“啊?”
“我的名字。”
“……”Barry惊呆了。
“我住海滨城。有空一起喝一杯?”他笑着骤然飘上半空摆摆手,“拜了,Barry Allen?”
“再、再见……”
灯侠飞走了。
Barry还站在那里。
捂着自己的心脏。
闪电侠需要心外急诊。
可以插队吗?

tbc

热度 181
时间 2017.05.21
评论(31)
热度(181)